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故事小说 >> 浏览内容

十分畅销的《段步禹琉南静》,老书虫提名,一定戳中你的胃口!

小薇 2024-02-28 06:08:39 18
小薇 2024-02-28 18
点击阅读全文

段步禹琉南静的主人公是 宁清昭顾怀临 ,是作者宁清昭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这本书文情并茂,深深的打动人心,段步禹琉南静的简介是:第10章见到宁清昭,当即便跪下哀求:“宁天师,让怀临娶如涵进门,全是我老婆子一个人的主意!”“可我只是想我顾家有后,你有什么就冲我来,别害我的孙子!”见状,来上香的百姓们窃窃私语。“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太清宫的人若真做出这种事,还有何资格担当国庙之名。

封面

《段步禹琉南静》精彩章节试读

第10章

见到宁清昭,当即便跪下哀求:“宁天师,让怀临娶如涵进门,全是我老婆子一个人的主意!”

“可我只是想我顾家有后,你有什么就冲我来,别害我的孙子!”

见状,来上香的百姓们窃窃私语。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太清宫的人若真做出这种事,还有何资格担当国庙之名。”

“竟让自己的婆母跪地求饶,真是大逆不道!”

一句一句,像是刀子一样扎进宁清昭心口。

师兄弟们满脸正色,一遍遍解释:“我们小师弟绝不可能做这种事。”

可没人信,议论声越来越大。

甚至有人丢了香,嚷嚷着要去陛下面前告御状。

宁清昭看着,心口泂泂往外淌血。

方才还干净整洁的太清宫,她才回来不过一个时辰,便已经一片狼藉。

太清宫养她十余载,师父和师兄弟更是把她放在心尖尖上疼。

她如何能让太清宫累世声名毁在她手里。

宁清昭硬生生逼退眼中泪意,咬牙上前:“顾夫人,那孩子我会救。”

“到时,我也愿承受太清宫鞭笞之刑,以正自身与太清宫清名。”

“但我只有一个要求,与顾怀临和离!”

事到如今,一切已无可挽回。

她欠顾怀临的,她还。

一张换命符,换一场自由,了此情劫。

宁清昭看向众百姓扬声道:“从此以后,我宁清昭与顾家再无干系。”

顾夫人眉眼瞬间染上喜色,被丫鬟从地上扶起:“这可是你说的!”

师兄弟们面色一紧,刚忙劝说宁清昭:“不可!”

太清宫鞭笞之刑非比寻常。

那戒鞭是用铁丝编织成,上面满是坚硬倒刺,一鞭便能叫人遍体鳞伤!

只有严重违背宫规律法之时,才会动用。

可宁清昭心意已决。

她是国师亲传弟子,纵使师兄弟们不愿,却仍需依她的命令,请出戒鞭。

宁清昭跪在长街上,百姓奔走观望。

第一鞭,宁清昭的背便皮开肉绽,鲜血淋漓。

第二鞭,尖锐铁丝勾进宁清昭的肉中,扯下时,灵魂都仿佛被撕裂。

顾夫人出了口恶气,扬眉嘚瑟。

周围百姓却换了话。

“愿意受刑自证清白,也愿和离,想必也没有顾夫人说的那么过分。”

“是啊,太清宫庇福我们多年,必然不会做出这些事情。”

听见这些,宁清昭才松了口气。

待到行完刑时,她唇角溢出鲜血,已经无法动弹。

但还是强撑着一口气说:“劳烦,劳烦师兄弟替我拟一份和离书来……”

话音刚落,便听身后传来一道带着怒意的声音:“我不同意。”

第8章

是听到消息急急赶来的顾怀临。

他眉宇间尽是慌乱,又惊又怒。

宁清昭阖了阖眼眸掩下心痛,只是说:“三日后来取符。”

说罢,便在师兄弟的搀扶下,回了宫内。

她刚染鞭伤,没有气力制符。

权衡再三,宁清昭又吃下一颗透支生命的补药,才开始闭关。

三日后。

宁清昭闭关结束。

推开房门时,她已是面白如纸,脚步虚浮。

三日三夜未曾合眼,她如今只凭借一口气吊着。

不想刚出来,便撞见守在门口的顾怀临。

他眼眸泛红,布满血丝,像是已经守在这里整整三日。

一见到宁清昭便上前将人拥入怀中,力道之大,像是要将她融入骨血。

宁清昭连半分挣扎的力气都无。

她咽下苦涩,声音不复清越:“和离书带来了吗?”

顾怀临眉头紧拧,眼中满是惊人执拗:“我不会和离。”

“孩子我要,你,我也要。”

宁清昭只觉呼吸骤停,心口像被千万根针一同刺入。

她眼眶发涩,看向顾怀临,模糊泪眼中攒出一个淡淡的笑。

“是你跟我说过的,做人不能如此贪得无厌。”

她已经没有第二条命再去让他折腾了。

宁清昭将折成三角的符咒递给他。

“让柳如涵随身戴着它,孩子一定会平安降生。”

顾怀临伸手正要去接。

却又听宁清昭如死水般的声音:“孩子生下来,我们两清。”

顾怀临一顿,许久没有动作。

好半晌,他抬手接过:“我将符送回去,马上就来接你。”

“清昭,我有我的责任,但我爱你这件事,无可置疑。”6

话落,他转身离开。

宁清昭痛意噬心,神魂都宛如被撕裂一般。

体内的断情蛊又发作了。

宁清昭已经不愿去猜这话有几分真假。

耳边回想起这些天听见的流言。

“顾将军为了新夫人半夜去八珍阁买龙凤糕。”

“有人说了句新夫人身份低微,顾将军亲自去求丞相将她收为义女。”

“桩桩件件,足可见情见意。”

宁清昭胸腔中仿佛有无数虫子在一点点啃噬心脏,那痛绵延不绝,永无止境。

她眼中酝满了灰暗的雾,裹着无数哀伤和抓不住的未来。

喉头涌上一阵腥甜,她蓦地一口血喷出,往后倒去。

眼中最后留下的只有顾怀临的背影。

他步履匆匆,没有回头……

宁清昭再次醒来,是被生生痛醒的。

几个师兄弟围在床边,神色担忧。

她呆愣了好一会儿,才问:“我昏睡了多久。”

“两日。”大师兄回答后又焦急道,“小师弟,你到底是怎么了?”

无论是断情蛊还是换命符。

宁清昭都没告知他们。

她怔愣了好一会儿又问:“有人来找过我吗?”

众人面面相觑,摇头。

宁清昭想到顾怀临离去的话,神色只余空洞麻木。

他又一次食言,她却丝毫不觉得意外。

只是心脏为何还是如此痛?

她缓了缓,轻声道:“我要进宫面见陛下。”

……

紫宸殿外。

“臣乃太清宫弟子宁清昭,请陛下允臣与国公府顾怀临和离!”

宁清昭跪在那里,等候到双膝青紫。

不知道过了多久,皇帝身边的大太监终于出来,神色复杂。

“清昭姑娘,陛下政务繁忙,没空见您,您回去吧……”

宁清昭攥紧手,回想起当初。

陛下原是不赞成她与顾怀临成婚的,是她执意要嫁。

以至于,身边的人都对她失望透顶。

可那时的顾怀临,是只会冲他朗笑的少年:“清昭,若陛下当真不同意,我愿放弃世子之位和荣华富贵,与你从此浪迹天涯,我们去北境看雪山,去大漠看落日……”

回忆如藤蔓疯涨,缠上心脏,疼得她发抖。

情关难过。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