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人生感悟 >> 浏览内容

小故事最新章节_小故事(新年每家都在贴春联,而我家贴的春联,好像跟别人的不一样)全本免费阅读全文

小媛 2024-06-11 07:24:21 10
小媛 2024-06-11 10
点击阅读全文

从很久以前开始,家家户户过春节都是要贴春联的。

我家里也不例外。

可是我家贴的这个春联,和寻常的春联可不大一样。

1贴春联

这就是祖宗吗?

我抬头看着前面的东西。

正对着门的是很多很多的牌位。

那些黑漆漆的牌位高高的,山一样的沉默的矗立在阴影里。

高大的祠堂里,烛火阴暗的跳动。

不知道什么时候长辈都已经出去了,身后沉重的木门也被关上。

可是年幼的孩童却只是沉迷于前所未见的新奇事物之中。

我环顾四周,被四周摆放的雕像和墙壁上五彩斑斓的壁画吸引住了。

不知道为什么,那上面好像蒙着厚厚的灰尘。

我好奇的轻轻抚摸了一下。

不是……灰尘?

“闫宁!别看了,快来贴春联啦!”

对了!贴春联!

我瞬间回过神来。

大人们千叮咛万嘱咐最重要的事情!可不能忘了!

我小心翼翼的掀开衣服兜,拿出来来一张四四方方的红纸。

上面写着一个大大的福字。

我几乎虔诚的把它捧在了手里,跟着同伴小跑着像祠堂深处走去。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那几个小伙伴好像跑的格外的快,我无论如何也追不上。

我们跑过长长的走廊。

可能真的是我太慢了,这长长的黑暗走廊里只回荡着我的脚步声。

只是我并不害怕。

这里的,可都是我们的祖先啊。

只是等我穿越长长的通道到达供奉祖宗的正厅的时候却没有看见我的小伙伴。

他们所携带的春联已经被好生生的贴在了祖宗雕塑两边了。

“不等我……”

我一边哼哧哼哧的往上爬,一边碎碎念。

他们两个一向是看我小不愿意和我一起玩,可是我可很聪明的!

他们可是把最重要的交给了我!

我想要把那张福字贴在祖宗头顶,可是我够不着。

抬起头看了看高大的雕塑……

有办法了!

当我辛辛苦苦爬到雕塑脖子上的时候。

脚下踩着的拂尘突然断裂了。

“啊——救命——娘!!!”

孩子尖叫哭泣着掉落下来.

我从床上一下子坐了起来。

书名:小故事最新章节_小故事(新年每家都在贴春联,而我家贴的春联,好像跟别人的不一样)全本免费阅读全文

急促的喘息很久之后才平静下来。

外面天色还早,可是我却再也睡不着了。

真是太奇怪了,怎么会突然梦到八岁那年发生的事情。

难道是………

我一边穿着衣服一边纳闷。

难道是我妈想我了?

五年前,我从那个山坳中的小村子考来了大城市。

我知道在大城市不容易,所以这些年一直在坚持。

即使是春节这样重要的节日我也从没回去过。

一晃五年过去了,我也算是有了点小成就。

好歹今年春节可以回去了。

我得突然回去给妈个惊喜,妈肯定开心。

我美滋滋的想着给妈带什么好吃的好用的。

再次加快了手上的动作。

幸运的是我手上剩下的东西不多,能赶在今天晚上完成。

“闫宁,你还不走啊。”

同事眯缝着他那双好像怎么也睡不醒的眼睛趴在工位隔板上看着我。

这个时候公司这一层已经没什么人了。

基本上就剩下我和宋醒。

我是工作到这时候,宋醒是睡到这时候。

想到这里,我不由得吐槽。

这宋醒名字里有个醒,可是睡得比谁都多。

也幸亏他能力强,不然早就被老板开走了。

“我不能走啊,我得把这些都处理完才行,不然我就得耽误了回家的时间了。”

我眼睛看着屏幕,顺便回答了他。

“哦,不过你今年怎么就要回家了。”

我叹了口气,揉了揉酸痛的手腕。

“我得回去祭祖,而且我也想我妈了——倒是你,今年还不回去啊。”

“祭祖啊,这是好事情。”

“对了,你知不知道最近那个下乡的女教师失踪的事情啊。”

2失踪的女教师

我放在键盘上的手停了下来,长长的叹了口气。

这件事情最近在网络上闹得沸沸扬扬的,我怎么可能不知道。

尤其是那女教师失踪的地方离我老家还挺近的。

“说起来也是可惜,好好的大姑娘送小孩回家,结果回来的路上失失踪了“

我沉沉的叹了口气,确实是太可惜了。

“那现在找找没有啊。”

宋醒没回答我的问题,只是微微摇了摇头。

“走啦,晚上在公司小心点。”

我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宋醒的身影就已经消失在了我的面前。

好吧,宋醒总是这样,我也习惯了。

他总是懒懒散散不着边际,对他我总是没设么很好的应对方法。

我继续去应对我那些繁琐的工作,毕竟胜利就在眼前了。

我为自己打了打气。

说起来也凄惨,我今年已经二十八岁了。

目前还是个母胎单身的纯情小处男。

我结果连姑娘的小手都没摸过。

一方面是工作实在是繁忙,另一方面是我可能根本就没那命。

宋醒那小子天天睡觉,公司新进的小姑娘还是偷偷给他送好吃的。

这样零零碎碎的想着,工作竟然也是很快就完成了。

等到扣上电脑收拾好桌面。

拿起手机一看,竟然已经晚上十二点了。

不知怎么,突然就想起来宋醒临走之前说的话。

应该……没什么吧。

我看了看空荡荡的一大片的阴暗办公区域,心里也是有些怪异。

先祖保佑啊。

我火速提溜着东西离开了这里。

也不是我怂,实在是先祖离得有点远。

只是等我来到公司楼下的时候,我才发现我忘了拿鼠标。

………艹!

我已经无言以对了,可是我不得不回去拿。

我靠在我的小电车旁边,做了好一会儿思想斗争。

啧,算了。

可是当我进去之后才发现,保安已经把电梯停掉了。

……

屋漏偏逢连夜雨啊。

可是他们确实是发了通知今天电梯要维修。

不过办公场所也就是在七楼而已,我身强体壮的大小伙子爬个七楼还是没什么问题。

等我辛辛苦苦来到七楼,正要进去拿东西的时候,却发现了一点不对。

我已经是最后一个离开的人了,走的时候也完全拉上了电闸。

可是里面却传来微弱的光亮。

也可能是我的错觉。

那点光亮只出现了一瞬间,当我再看过去的时候已经是一片黑暗了。

错觉吧。

说起来,自从那年做过春童之后,确实有一段时间经常出现错觉。

每次都是妈陪在我身边才好的。

只是十五岁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了。

还以为都好了…

我拿起我的鼠标转身想要离开。

可是冷不防的,对面工位突兀的立起来一个黑黑长长的人形生物。

我全身僵硬的握着鼠标。

一手却迅速地从宋醒桌子上摸起来他养的仙人掌一下子扔了过去。

“啊!闫宁你干嘛!”

“宋醒?”

震惊之余更多的是疑惑。

宋醒一向是懒得要死,怎么会在这个时候来公司?还在人家桌子底下?

“我手机忘在公司了!”

这个时候我已经打开了手机手电筒。

宋醒可怜巴巴的拿着仙人掌站起来,手里举着他那个手机。

不知道为什么,这样荒唐的事情宋醒做出来一点也不让人意外呢。

“走了,咱们快走吧。”

宋醒扯着我离开了这里。

只是……我有点疑惑的回头看了看。

我好像真的看见在公司更深一点的地方,确实是有什么东西还在亮着的。

3回家

坐了很长时间颠簸的小面包车。

我来到了离我家最近的一个小县城。

我打算在这里给妈带点东西。

这里离我家也是很远,有些必须品要来买也麻烦,正好我给带回去了。

只是等我采购完出超市之后,却看见超市门口聚集了一大堆人。

“这是我媳妇儿,我们闹了点小矛盾啊,不碍事儿!”

一把粗犷热情的大嗓门响了起来。

我认得这个声音。

还是个熟人啊。

我把东西往树底下一搁,朝那逐渐散开的人群走了过去。

“星子!”

“谁**叫老子小名儿!”

看着转过身来的铁塔一般的壮汉,我慢慢抬起头来。

因为闫星这小子现在竟然比我还高了!

这个认识让我有点郁闷。

“我,闫宁!”

我抬头笑着看着面前的壮汉,隐约还能从那满脸横肉之间找出来一点小时候的样子。

说起来,闫星这家伙小时候可是个小药罐子,长得白净可爱,可不是现在的模样。

“宁哥!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