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美文故事 >> 浏览内容

叶竹栀纪鹤川全章节在线看_叶竹栀纪鹤川全文在哪看

小美 2024-05-15 22:40:55 9
小美 2024-05-15 9
点击阅读全文

叶竹栀纪鹤川 》由著名作者叶竹栀精心创造,小说主角是叶竹栀纪鹤川,它的内容意味悠长,跌宕起伏,大力推荐。叶竹栀纪鹤川小说精彩内容分享:纪鹤川他忽然想起叶竹栀曾经说过的话,他说吕晴婉喜欢的另有其人。眼泪滑落发间,悄然打湿了枕头。天明后,叶竹栀去找周子硶。见到叶竹栀衣襟下半遮半掩的红痕,周子硶羞恼至极,直接把玉坠丢进了池子里。“想要,就自己去捡!”叶竹栀白了脸,却毫不犹豫便跳了下去。池水冰冷刺骨,冻得人几乎麻痹。

封面

《叶竹栀纪鹤川》精彩章节试读

纪鹤川他忽然想起叶竹栀曾经说过的话,他说吕晴婉喜欢的另有其人。

眼泪滑落发间,悄然打湿了枕头。

天明后,叶竹栀去找周子硶。

见到叶竹栀衣襟下半遮半掩的红痕,周子硶羞恼至极,直接把玉坠丢进了池子里。

“想要,就自己去捡!”

叶竹栀白了脸,却毫不犹豫便跳了下去。

池水冰冷刺骨,冻得人几乎麻痹。

看不清池底,叶竹栀只能咬紧牙关徒手摸索。

一次次上浮下沉,她终于找到,将玉坠紧紧攥在手心里,叶竹栀却没了爬上岸的力气,身体一点点沉下去。

失去意识的最后一刻,她恍惚看见了一道模糊身影。

“喻臣……是你来接我了吗……”

眼泪化在池水中,她闭上了眼。

再次醒来时,天色大亮。

叶竹栀恍惚了一瞬,随即马上伸出手,看着空空如也的掌心,心中猛地一颤。

玉坠呢?!

这时,一道声音传来:“找此物?”

叶竹栀抬眸,见床边纪鹤川神情冰冷。

而他手中拿着的,正是她的玉坠!

第8章

叶竹栀悬起的心越发揪紧。

她强装镇定,低声恳求说:“……是,请大人把它还给我。”

纪鹤川扫了她一眼,又敛眸看向手心里的玉坠。

上面有个“喻”字。

昨日听下属报叶竹栀又去找了周子硶,纪鹤川当即捏碎了茶杯。

懑然赶去,是他救下了溺水的叶竹栀。

当看到她死死攥在手心里的东西,他才知她是为了这玉坠才屈从于周子硶。

分明一次次求他饶了她,可为了此物,她甚至连命都可以不要。

脑中闪过一张面孔,纪鹤川声音骤冷。

“我想起来了,你有条最忠诚的狗,就叫喻臣。”

当初叶竹栀强行召见他,就是喻臣亲自带他进的宫。

他记得,那是她的贴身护卫。

叶竹栀倒台后,树倒猢狲散,宫中人纷纷与她撇清关系。

只有喻臣始终不离,也随之一同流放去做了苦役。

闻言,叶竹栀下意识厉声反驳:“他不是我的狗!”

语落,对上纪鹤川冰冷眼神,又攥紧手不说话。

“那他人呢?”纪鹤川问。6

叶竹栀心中刺痛,半响,才哑声道:“他……走了。”

纪鹤川莫名气甚,冷声讥笑:“连狗都弃你而去,你却要留着他的东西?”

不知为何,见叶竹栀如此在意那个男人,他心中极为不悦。

这个女人不是口口声声说爱他?如今却为了另一个男人不顾死活……

虚伪至极!

叶竹栀红了眼,嘴唇颤抖着,却一言不发。

若不是喻臣在她身边,一次次拯救她,她早已死在了三年前。

他不是她的狗,是她深陷黑暗时唯一的救赎。

可这些话,她又何必跟纪鹤川说。

见她这副模样,纪鹤川怒火压抑不住,将玉坠狠狠砸在叶竹栀脸上。

“滚!”

“……多谢大人。”

叶竹栀颤着手捡起玉坠,正要走。

这时,纪鹤川下属正巧来报:“大人,昨夜北院走水……无人生还。”

北院……正是那日她见到父皇的地方!

叶竹栀猛然僵在原地,心脏似被一只无形的手碾碎,疼到连呼吸都抽疼。

父皇死了?

为什么?明明她已经竭力装作不在乎,却还是没能护住唯一的亲人。

那天所见,竟是此生最后一面!

叶竹栀一把攥住纪鹤川的衣袖,双目猩红:“为什么?为什么!你谋权攥位还不够吗?为什么还要我父皇的命?”

“你再恨我,这三年对我的折辱还不够吗?为什么还要害死无辜之人!”

叶竹栀突然的爆发让纪鹤川都是一怔,但他随即冷声道:“无辜?晴婉就不无辜吗?”

他甩开她的手,见叶竹栀神情悲戚,他心中莫名烦闷,又冷冷扔下一句。

“今日一切皆是你罪有应得。”

叶竹栀被甩退好几步后,就呆呆站在原地。

见纪鹤川走到门口,她突然开口:“是,一切皆是我自作自受。”

纪鹤川脚步顿住。

他负手转身。

叶竹栀满面皆是泪水。

她就那么直直看向纪鹤川,通红的眼似是要洞穿他的心。

“既然你这么恨我,那你为什么不直接杀了我?难道……是舍不得?”

第9章

纪鹤川眸中的错愕与慌乱转瞬即逝。

“痴心妄想!”他冷冷一笑,笑声乖戾,“你也配?”

语落,纪鹤川毫不犹豫甩袖离去。

叶竹栀眼中陷进死寂,宛如一潭死水。

她呆站了许久,才摇摇晃晃走到了北院。

小小的院子,只剩下一片断壁残垣,一具烧得焦黑的尸身就那样曝在日光下,无人收敛。

叶竹栀目之所及的一瞬,瞳仁猛然颤抖,冲上去紧紧抱住它。

直至眼泪哭干了,只余泣血的哭喊……

不知过了多久,回神时才发觉下起了雨。

忽然,一把伞出现在她头上。

竟是柳行首。

她拿出一个破布包的包裹:“这是……先帝前阵送来的。”

叶竹栀怔愣接过,倏然红了眼。

是两个一大一小的木雕,她一眼就知道,是儿时的她与父皇。

行首轻声道:“他让我告诉你,爹爹从未怪过你。”

叶竹栀心狠狠一颤,呆呆看着。

原来父皇对她的责备亦是装出来的,父皇从未怪过她。

包裹里除了木雕,还有一封可以出城的关卡文书。

行首拉起叶竹栀,重重叹息:“他把唯一的生路留给了你,公主,你一定要好好活着。”

叶竹栀紧紧攥着包裹,干涸的眼又流下了泪。

纪鹤川说得对,她是个罪人,却不是亏欠他与吕晴婉,而是亏欠喻臣与父皇!

她一定要离开这里,活下去!

是夜,叶竹栀混在人群中,顺利出了城。

她以为自己终于能摆脱纪鹤川。

可她忘了脚上的镣铐。

即便她遮掩了面容,却解不开屈辱显眼的脚铐。

在城外逃了三天,她就被抓了起来。

抓住她的不是纪鹤川的人,不过是个普通的村民。

她被拿去换了十两银子的赏钱。7

村民拿着赏钱感恩戴德的走了,叶竹栀被拖上马车,破布一般丢在纪鹤川脚边。

她当即跪下求饶:“首辅大人,求您……给我一条活路……”

纪鹤川声音是咬牙切齿的:“晴婉的一条命,你以为这番就能两清吗?”

叶竹栀满目空洞:“我没有害她,我只想活下去……求您大发慈悲,饶了我吧。”

她不停地磕头,额头磕出血来也不觉痛,似行尸走肉一般只重复着三个字。

“对不起、对不起……”

见她如此模样,纪鹤川眼眸都染上一层猩红,狠狠掐上她的喉咙:“你这贱命,也配得到她的原谅?”

喉中渐渐咸腥弥漫,无法呼吸,叶竹栀慌了,艰难挤出声音。

“放开……求……你……”

为了活命,叶竹栀拼命地抓挠,指甲被磨得残损不堪。

挣扎间,玉坠“咚”一声掉落。

饱经摧残的玉坠终究还是裂开了,宛如她支零破碎沉入谷底的心。

叶竹栀的视线死死盯着那碎掉的玉佩,手上力道一点点松懈。

想要活下去,太难太难了。

喻臣,父皇,对不起,我终究是要食言了……

纪鹤川顺着她的视线,气极反笑。

“还奢望那条狗来救你?”

他狠狠甩开叶竹栀。

叶竹栀瘫倒在地上,气若游丝,麻木地笑:“我是错了……”

“我最大的错……便是爱上你。”

纪鹤川喉咙一紧,死死盯着叶竹栀的双目彻底猩红,冷冷吩咐。

“死不悔改!来人,将这 jian ren 拖去军营!充军伎!”

语落,便有侍卫上前将叶竹栀拖走。

叶竹栀竟毫不挣扎。

她看向纪鹤川,却仿佛什么都看不见,满目死寂。

“纪鹤川,我恨你。”

明明毫无情绪的一句话,纪鹤川心口忽地如被锁链勒住一般。

他看着侍卫将叶竹栀拖走,手攥得死紧,那个‘停’字却一直被压在喉咙里。

回程的马车路过吕晴婉坠亡的那条河。

看着河中湍急水流。

纪鹤川告诉自己,无论叶竹栀下场如何,都是她罪有应得,无需心软。

马车进了城。

忽地,一声勒马嘶鸣在马车前响起。

纪鹤川掀开车帘。

来人是他的至交好友,大理寺少卿江叙旸,按理,他现在应该还在江南查案。

“错了!都错了!”

江叙旸神色焦急古怪,一见他就跳下马来。

纪鹤川不明何意,心口却忽地一抽。

“何事?”

江叙旸竭力想让自己平静下来,但脑中千言万语此刻化为一句话:“吕晴婉没有死!我在江南找到她了!”

纪鹤川瞳孔骤缩。

晴婉没有死?当时分明找到了她的尸首!

来不及多想,下一刻,纪鹤川骑上江叙旸的马,朝城外军营奔去。

靠近军伎营。

不堪入耳的声音入耳,纪鹤川心脏猛地勒紧。

他几乎是冲进去,就见一衣衫不整的男人愤然拔剑。

“你这死 jian ren !竟敢咬我!”

而那男人身下不着寸缕之人,正是叶竹栀!

纪鹤川双目猩红,厉声呵止。

“住手!”

男人被吓得愣住。

叶竹栀呆滞一般缓缓抬眸,看了纪鹤川一眼。

那一眼,满目荒芜。

纪鹤川心口猛然一抽,快步走上前去。

然而,仅剩一步之遥,鲜血倏然溅上他的脸。

是——叶竹栀主动迎上了那男人的剑尖!

第10章

一瞬间,周遭都安静无声。

纪鹤川一把推开吓傻的男人,目眦欲裂。

“叶竹栀!”

那具瘦弱不堪的身躯不再有任何支撑,软面一般倒下。

纪鹤川接住她,那鲜红的血几乎要将他的眼睛灼烧出一个洞。

他不敢用力,也不敢拔剑。

平生第一回,纪鹤川如此小心翼翼地对待叶竹栀。

纪鹤川冷冽至极的目光落在一旁的男人身上,带着杀意。

“叫军医!快!”

“是……是!”男人提起裤子,屁滚尿流地往外跑。

谁人不知,如今朝堂,首辅纪鹤川才是最大的话事主。

他喜怒无常、杀伐果断,惹怒了他恐就小命不保。

纪鹤川抱着叶竹栀,掌心渐渐湿润。

血,都是血。

他早已司空见惯的东西,此刻却令他惊恐至极。

他一遍遍呼喊着她的名字,怀中之人却紧闭双眼,不再有任何回应。

纪鹤川的心陷入从未有过的慌乱。

就像三年前,吕晴婉死的那天。

甚至更甚,更痛。

纪鹤川不明白是为何,分明他一直对叶竹栀只有恨,为何会如此在意?3

几息过后,军医匆忙赶来。

军医为难道:“……大人,劳烦您先将她放开,我好为她医治。”

纪鹤川这才回神,僵硬地松开手。

他的目紧紧落在叶竹栀身上,哑声说:“不允许有任何差池!”

军医暗自叹息一声,分明是他亲自将人送来,如今出了事,却要怪在他们头上。

官大一级,尚且压死人,何况是云壤之别。

一段时间后。

军医擦了擦额上的汗,报告说:“大人,尚且为这位姑娘保住了命,但近期内不可再受刺激。”

纪鹤川看着面上毫无血色的叶竹栀,心中思绪乱作一团。

吩咐赶来的手下:“备马车,把人送回去。”

“大人,是送去教坊司?”

纪鹤川喉间莫名一紧,冷冷看了那人一眼。

“府上。”

首辅府。

马车刚停下,江叙旸就迎了上来。

“鹤川,你急急忙忙去哪了?我方才话还未说……”

话说到一半,江叙旸看见了纪鹤川身边的叶竹栀,诧异道:“这位是……”

“叶竹栀。”

江叙旸一愣,叶竹栀的变化太大,他竟一点都没认出来。

把人安顿好,纪鹤川才正色看向江叙旸。

“你所说那事,当真?可有证据?”

江叙旸便答:“当真!前几日在边关,我亲眼所见!”

叶竹栀纪鹤川精品小说阅读,这本小说条理清晰,情节曲折,很吸引人!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