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美文故事 >> 浏览内容

悲青蕊陆砚辞最新完结免费在线阅读-悲青蕊陆砚辞悬疑小说在线阅读

qingyu 2023-12-04 14:51:46 15
qingyu 2023-12-04 15
点击阅读全文

的白原知道自己罪无可恕,所以白原就和悲青蕊姑娘一起去凡间收轮回之苦。”

“白原本就是凡人,能来九重天见到尊上,真好。”

她纵身一跃,单薄的身子如脱线的风筝一般,直直坠下。

陆砚辞伸手却只拽到一抹衣角。оазис

“啊……”

白赭看着不远处彻底失去理智男人,心里涌上一阵阵不安。

这一日,九重天的神仙见识了向来冷静自持的崇华天尊失去理智是哪般模样。

白赭没了悲青蕊的魂魄,完全不是陆砚辞的对手,陆砚辞将他折磨了一天一夜,将心头的怨恨、怒气全部都发泄在他身上,才将他的魂魄封印在锁魂珠里,送进悟静心帘。

白赭筹谋了万年,终究还是输在了陆砚辞让人难以企及的修为上。

九重天的风还是一如既往的和煦,暖暖的带着温和的灵气。

无心佛的梵音响了很久,浮屠宫传来一声叹息,“阿弥陀佛,尊上执念太深。”

“尊上不如随心所想,去往凡间历经情劫,洗去这一身浊气。”

浮屠宫门口,一道玄色身影背光而立,看不清脸上的表情,半响,响起一道沙哑而坚定的嗓音,“劳烦无心佛了。”

——

青云门是个厉害地方,雾都的人都想尽办法挤破脑袋想进青云门修行。

曜日下,青云门的牌匾在阳光下闪着金辉,整齐森严的屋子后有一间竹屋,竹门半掩,里面传出一声声压抑的喘息声。

娇俏的白衣女子趴在榻上,哭哭唧唧的看着拿着白瓷瓶的男人,含着泪抱怨,“师父,痛死了!”

第四十二章 喜欢你啊

男人抿着嘴,黑眸停在她身上片刻,修长的指尖沾了乳白色的药膏,另一手掀开女子的衣服,将药膏抹在伤口处,女子不安分的乱动,男人蹙眉,沉声道:“别动,再动为师不管你了。”

“陆砚辞,你敢!”悲青蕊撇了撇嘴,气鼓鼓地看着他。

悲青蕊陆砚辞最新完结免费阅读-悲青蕊陆砚辞悬疑小说在线阅读

陆砚辞垂眸,眼底划过一丝笑意,很快被他掩住,“你自己看青云门上上下下,哪有像一般胡闹的人,别人来青云门修行,我看你是来青云门捣乱的。”

背上的伤口火辣辣的疼,悲青蕊的一张白皙的小脸挤成一团,“是那些家伙先招惹我的!三个大男人好意思欺负一个姑娘家!”

上完药,陆砚辞将衣服盖好,起身准备离开,悲青蕊翻了个身,伸手拉住他,“师父,你要替我教训教训他们,他们都欺负到你心爱的徒儿身上,欺负我不就是不把师父放在眼里吗?!”

手中的柔荑软绵绵的,陆砚辞微微敛眉,有些心猿意马,不着痕迹的用小指扣了下她的掌心,很快收回手。

“没事,为师年纪大,应当让着小辈。”

悲青蕊眼睁睁地看着他离开,气的摔枕头,“师父,你是不是不疼我了?”

陆砚辞脚步一顿,黑眸里涌动着晦暗不明的光,嘴角微勾,“哪有,师父恨不得疼死你。”

他特意拉长了音调,说的意味深长,但天生对感情一窍不通的悲青蕊完全没听出一点弦外之音,笑的跟个傻狍子,“那就好,那就好。”

陆砚辞无奈的叹了口气。

背上受了伤,悲青蕊又是个怕疼的人,在竹屋安安分分呆了几日,等到伤口好了又趁着陆砚辞不注意溜了出去。

陆砚辞看着她像做贼一般溜走,默默跟了上去。

青云山脚下是一个村庄,悲青蕊一路从后山溜到一户人家后门,伸手敲了几声,门从里面打开,一个圆乎乎的大脑袋伸出来,看到她眼睛一亮,将门打开,咋咋呼呼道:“姑娘,你总算来了,小少爷等你好久了。”

悲青蕊停在原地没走,轻声道:“小少爷没事吧?那天吓死我了,滚下山崖要不是你家小少爷垫在我身后,现在我可能都摔去见阎王了。”

“没事没事,小少爷不会让姑娘出事的。小少爷伤没什么事,不过,只不过姑娘这么久没来,小少爷每日都在念叨着姑娘。”

悲青蕊弯着眼笑了笑,一拍小胖子的肩膀,“不亏我对小少爷这么好。”、

后门缓缓关上,街角缓缓走出一个人。

陆砚辞低着头,抿着嘴,脸黑如锅底。

“师父,你说师兄们是不是都不喜欢我啊,逮着我打……”

陆砚辞看着缓缓闭上的门,深吸了口气,他就说难怪那几个人死活不肯承认欺负了她,原来他还真的教训错了。

这丫头,仗着自己宠她越发变本加厉了……他得找个机会好好教训一下她。

悲青蕊在小少爷家里呆到傍晚才意识到该回去了,想到竹屋里的某人,浑身一个激灵,连忙同他们告别,往山上赶。

走到半山腰时,被一个人拦住。

第四十三章 不长记性

悲青蕊看清他们是谁时,倒吸了一口冷气,夸张的小跑到他身边,伸手戳了戳他让人不忍直视的脸,“师兄,谁将你们打成这样的?!太过分了吧!”

祁远打开她的手没好气道:“你说是谁?”

他伸手捏住她的耳朵,“悲青蕊,我告诉你多少回了!别回回找我们当挡箭牌,以前我就不说了,明天我要下山见未婚妻,现在我这副模样怎么办?!”

“痛痛痛……”悲青蕊将耳朵从他手里解救出来,有些犹豫的问:“这伤是师父打的?”

祁远斜睨了她一眼,“不然还有谁专门打脸?”

悲青蕊顿时不好意思,伸手摸了摸他的脸,满脸愧疚。

离他们十米远的树上,陆砚辞的脸阴沉的仿佛下一刻就有一场暴风雨袭来。

他听不清两人在做什么,只看见两人动作举止亲密异常,他拧着眉心,缓缓笑了,“悲青蕊,好样的……”

好不容易安慰好祁远师兄,悲青蕊累成狗回到竹屋时,发现屋子一片漆黑。

她有些怕黑,踟蹰着往内室挪,边喊:“师父,你怎么不点灯……”

下一秒身子猛的悬空,她惊呼一声,吓出冷汗,“谁,谁啊……”

她忘记合上的竹门缓缓关上,伴随着吱呀声,屋子重归一片死寂。

悲青蕊被吓得不敢出声,鼻尖有股若有若无的熟悉气息,她咽了口口水,结结巴巴道:“师父,是你吗?”

很长一段时间里没有声音,悲青蕊心脏砰砰猛跳,什么声音也听不见,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耳畔呼吸的声音清浅的几不可闻。

她松了口气,手摸上男人的肩膀,“师父,你吓唬我干嘛,放我下来,我去点灯……”

她话还未说完,嘴便被一只大手捂住。

那只手停在她唇上片刻,冰凉粗粝的触感袭遍全身,大手轻轻抚上她的脸颊,以一种温柔的力度,来回抚摸,仿佛要将她刻在心间。

悲青蕊吓的眼泪都快出来了。

赶紧伸手握住男人的手,哆哆嗦嗦道:“师ɯd父,你没事吧……”

她浑身僵硬,一半吓的一半羞的,她虽然是垂涎师父的美色,但从来没胆子去真刀实枪的干啊,这,这太刺激了!

她正准备说话,男人终于出声了,他嗓音低沉清冷,冰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qingyu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