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美文故事 >> 浏览内容

周令曦温子彻小说(温子彻周令曦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周令曦温子彻小说温子彻周令曦 小说最新章节

2023-12-06 20:48:42 18
2023-12-06 18
点击阅读全文

《周令曦温子彻小说在线》 小说介绍

温子彻难得耐了性子道:“那本王在此等着。”魏贵妃讪笑一声,没有再多说什么。很快,太子到了。魏贵妃急忙迎了过去,小声地道:“你父皇一直在里面守着,你其他的兄弟们都在封地赶不及过来。如今能尽孝的也只有你这个太子,快些进去守着,也让你父皇知道你孝顺。”...

周令曦温子彻小说(温子彻周令曦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周令曦温子彻小说温子彻周令曦 小说最新章节

《周令曦温子彻小说在线》 第15章 免费试读

温子彻难得耐心地解释:“那些人既然在太子身边当差,自然是为了权势。平常的时候名利双收,可必要的时候,也该承担一些风险。更何况,那人明知本王在此,还敢出言不逊,就该有被杀的觉悟。本王今日若不动手,任由太子踩在头上,百官只会更加轻视与本王。”
周令曦叹了口气:“算了,你自己注意分寸就行。”
马车到了内宫门,就不能再驶进去了。
温子彻和周令曦便改为步行,去往太后居住的慈华宫。
走在长长的宫道上,入目所见尽是一座座高楼玉宇。琉璃瓦在夕阳的映照下,金碧辉煌。
周令曦侧目去看温子彻,只见他眉头微蹙,眼神中带着一丝黯然。
这座华贵的宫殿,曾是他长大的地方。时隔三年,再度踏入,却有种恍然如梦的感觉。
慈华宫的院子里早就站满了人,皇室女眷、宗亲贵族等等,密密麻麻的人。每个人脸上都蒙着一层看不清真假的悲戚。
只是在看到成王的时候,那层悲戚转为了惊讶。谁也没想到,温子彻也会来。
在众人的眼里,他已经是个“被除名”的皇族。
惊讶不过一瞬,品级略低的贵族们纷纷跪拜行礼,毕竟他这三年再如何不堪,地位还是摆在那里的。
没行礼的也只有太子的生母魏贵妃,以及一些位分高的妃子。
温子彻没有看众人,直接就要往里去,魏贵妃上前一步挡在温子彻的前面:“成王殿下,御医正在里面会诊,未得宣召不可入内。”
温子彻难得耐了性子道:“那本王在此等着。”
魏贵妃讪笑一声,没有再多说什么。
很快,太子到了。
魏贵妃急忙迎了过去,小声地道:“你父皇一直在里面守着,你其他的兄弟们都在封地赶不及过来。如今能尽孝的也只有你这个太子,快些进去守着,也让你父皇知道你孝顺。”
“是,母妃!”
太子正要进去,温子彻冷声质问:“魏贵妃,为何太子可直接进去,本王却不能进去?”
魏贵妃高贵的眸子斜睨过来:“其他皇子分封在外,一时赶不回来。太子乃一国储君,自然该尽孙儿的孝道。至于成王殿下……太后当初为何会生病?你难道心里不清楚?你若是想尽孝,还是回王府老实地带着比较合适。万一殿前失仪,刺激到了太后,那就真是罪过了。”
太子也语带讥讽地道:“皇兄,皇祖母病危,你不添麻烦就是最大的帮忙了。还是请回去吧。”
对于一个疯子,没人会客气。更何况这母子俩,故意出言刺激,想要激成王犯病。他如果再次发病,必然惹怒里面的楚召帝。
皇太后病危之下,又不能再护着他。
搞不好,帝王一怒之下,直接下令罢黜王爵,圈禁到死。
温子彻的脸上确实弥漫着腾腾杀气,好似已经处于暴走的边缘。
周令曦在他身后低语了一句:“冷静,你刚才服了清心丸,只要自己不动杀念,就不会犯病。”
那声音不大,却如醍醐灌顶,让他思绪清明了不少。
他上前一步,直视着魏贵妃,冷声道:“本王若是一定要进去呢?”
魏贵妃看了眼殿门口守卫着的侍卫、宫人,道:“成王昔日为我大楚战神,有以一敌百之勇。若是硬闯,只怕这些人也不会是你的对手。”
温子彻从前时常出入慈华宫,和太后身边的人都很熟悉。可今日却发现,殿外守着的都是些陌生面孔。
自从皇后薨逝,魏贵妃就统摄六宫,如今应该是趁太后病重,便安插了很多自己的人手。她执意拦着,那些宫人是不会放温子彻进去的。
可一旦起了冲突,自然就是温子彻的错。
就在僵持之际,周令曦悄悄地道了一句:“你嗓门不是挺大的吗?他们不给通传,自己喊啊!”
温子彻被她一语点醒,深吸一口气后,大声地喊起来:“孙儿玄辰,求见皇祖母!”
魏贵妃冷眉横对:“休要大声喧哗,扰到了太后清净,你担当得起吗?”
温子彻并不理会他,继续喊:“孙儿玄辰,求见皇祖母!”
不多久,殿门缓缓打开,一个浑身散发着帝王威仪的男人出现在众人面前。他穿着明黄色的龙袍,头上戴着紫金腾龙冠。脸上的神色透着几分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意。
众人纷纷下跪,三呼万岁。
他的目光扫过太子、魏贵妃,最后落在温子彻的身上:“你怎么来了?”
三年未见的父子,一开口却是这样的疏离口吻,果然帝王情薄。
温子彻毫无怯意地与帝王对视:“儿臣来见皇祖母,魏贵妃有意刁难,儿臣被迫无奈只能大声替自己通报。”
魏贵妃忙道:“陛下,臣妾也是怕成王再度发疯,所以才不敢贸然让他进去。”
太子也急忙解释:“父皇,大皇兄刚才在宫门口无缘无故地杀了儿臣的侍卫。如此暴虐,可见疯病已然入髓,还请父皇下令将他送回王府,免得再造杀虐!”
楚召帝当即就怒了:“既然疯病尚未好转,何必再出来惹事,丢了皇家的脸面!”
却是连一句解释都不听,直接出言斥责,还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真是一点面子都不给温子彻留。
周令曦终于忍不住,站出来道:“成王的病已经好了很多,也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他杀人也并非无缘无故。根据大楚律法,以下犯上欺辱王爷者,当诛。太子的侍卫,当众冒犯成王,出言不逊,成王才动手诛杀。这些,宫殿外守候的文武百官都有目共睹,陛下若是不信派人去问下便是。”
楚国的律法非常偏袒于皇宫贵族,即便太子的侍卫,那也都是皇子的奴仆。奴仆却敢欺负主子,主子自然有权打死。
周令曦以前是不太看得上这种规矩,但今天情况特殊,只能拉出来替温子彻挡灾。
温子彻道:“父皇,儿臣虽然病了几年。但过去也曾为大楚立过功、流过血。今日,儿臣在宫门前,被太子的侍卫当众辱骂好狗不挡道。本王若是狗,那父皇又是什么?”
楚召帝神色微变,质问太子:“此话当真?”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