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美文故事 >> 浏览内容

宋晚陆景寒精选小说大结局阅读-最新小说(宋晚陆景寒)全文阅读

xiaohei 2023-12-06 14:42:31 19
xiaohei 2023-12-06 19
点击阅读全文

*

陈涵涵正思考着宋晚说的那些话,她的助理指着楼下宋晚离开的方向说:“涵涵姐,你快看啊,宋晚上了那辆黑色卡宴,感觉像是江少的。”

陈涵涵撇过去,又抽回,不在意的说:“卡宴而已,沈逸舟不也有吗,你别大惊小怪的。”

助理看着两人的背影,心中依旧有疑虑,虽没看清男人的正脸,可看身形并不像是沈逸舟的,明显要比沈逸舟俊逸,挺拔,但陈涵涵都这么说了,她也就没继续说下去。

宋晚下意识的要去开副驾驶的车门,被陆景寒拦住,他暼着后面车门,声音凉淡:“坐后面。”

宋晚止住步伐,将头垂低,听话的坐在了后面。

她眸色低黯,心里嘀咕着:有了陈涵涵就不让她做副驾驶了?

她置气的不去看陆景寒,余光却扫着他。

雨水将他的裤脚也蕴湿了点,小腿笔直,俊挺,很是养眼。

宋晚默默地收回余光,偏了下头。

他怎么不动?不去开车吗?

宋晚正疑惑着,就听见头顶传来男人清冷的声音:“宋晚,往里坐点。”

宋晚愣住,有些怔然的看着他,他坐这谁开车,她又撇了眼主驾驶的方向。

居然有人!

宋晚反应过来,尴尬的笑了笑,身子迅速往里移动,给陆景寒让了位置。

原来他有司机啊。

之前怎么不见他用?

她疑虑这会功夫,陆景寒朝她递来白色毛巾,宋晚下意识的认为他是想让她擦擦身上的水,可她并未淋到雨,宋晚拒绝了:“不用了。”

陆景寒没立刻将手收回,眉心稍稍变紧,直接将毛巾扔了过去,冷声冷气的说:“给我擦。”

毛巾上柔软的绒毛蹭过宋晚的手心,卷起一股痒意,指尖瑟缩了下。

宋晚陆景寒精选小说大结局阅读-最新小说(宋晚陆景寒)全文阅读

宋晚望着散在腿上的毛巾有些莫名其妙,他没长手吗,让她来?

心中虽不满,手还是听话的拿起毛巾,探了出去。

车内有暖灯,泄在陆景寒了身上,他衣服上确实沾了好多水印,尤其是侧面的肩膀上,湿浊了一片。

宋晚轻柔的捏着毛巾,落了上去,她眉心拧着,觉得奇怪,方才不是打伞了,他怎么淋湿了这么多?

宋晚又想起自己浑身上下没染上半点湿意,心口猛然揪了起来,她抬动着发颤的眸子,轻觑着他,心底冒出的想法让她受宠若惊。

陆景寒不会是因为把伞偏向了她,才挨浇的?

宋晚抿唇,擦拭的力道更轻了些,一不小心,毛巾从她的手心溢出,坠了下去,柔软的小手碰触到男人温热的肌肤,渐渐变烫。

陆景寒察觉到,眸光低垂的偏了过来,声音咬轻:“就这么迫不及待?”

第27章 邀请

宋晚的手迅速抽了回来,她别开眼,视线躲着他,不知是车内温度过高,亦或是别的什么原因,宋晚的脸颊凝了两抹红,她气息温吞:“没拿稳,不是故意的。”

“哦?”陆景寒压回视线,漫不经心的调侃:“你不解释,我还以为你是故意的。”

他拾起毛巾,清晰分明的指节紧紧捏住一角,宋晚忍不住的去看他。

陆景寒的视线如有实质般的漾了过来,轻飘飘的眼神好像在说:毛巾而已,怎么可能拿不稳。

“你可真娇弱。”

车厢内回荡着他低冷的腔调,夹杂着些许嘲弄,又带着点似有若无的暧昧。

别人听不出,宋晚却秒懂他话里的深层含义。

她指尖紧张的扣动手心,眸子装作无意落向车窗外,生怕被看出什么端倪来。

宋晚细微的变化落入陆景寒的眼底。

他捏着毛巾的手松了松,抽回晦暗的目光,手上的力道下意识的紧了紧。

陆景寒清冷一笑,装什么,耳朵都红了。

宋晚没意识到自己的变化,只觉得脸热,对着窗户,或许能冲散些。

咖啡馆离酒店的距离不远,没多久就到了。

外面的雨还在下,宋晚的手搭上车门,打算下车,可看旁边的男人不为所动的样子,有些犹豫,她轻轻咬住唇,偏过身,鼓起勇气问:“江先生,不一起吗?”

陆景寒垂下眸,对上她眼里的试探,他抬手,指腹捻着她眼尾泛红处,摩擦反复的动作,像被羽毛般刮着,一下又一下,轻轻痒痒的。

“邀请我?”

低诱的声音似有穿透力。

宋晚眸光微颤,眼神里的慌乱溢了出去。

她抚开陆景寒的手,侧过身子,就要去开车门,外面的雨声渐大,砸在车窗的声音,也更加响亮。

宋晚清楚自己现在出去,就算是跑着回去,也会被淋个半湿,可她又不肯再去向陆景寒求助了。

宋晚的手搭上车门的一瞬间,身后响起陆景寒的声音:“宋晚。”

宋晚下意识的偏回头去,一把黑色的折叠伞被递到了她面前,陆景寒别过头,并没看她。

他说:“雨大,打把伞。”

宋晚没含糊,接了过来:“谢谢江先生。”

可是他的手却抓着那把伞,没有要松开的意思。

宋晚纳闷的瞧着他,不是借她的吗?

陆景寒掀了掀眼皮,说:“要去接人,不能给你打伞了。”

他手一松,伞滑倒了宋晚的手上。

同时,她的掌心传来一瞬温热的触感,来自他的指尖,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

雨伞撑过头顶,周遭温度寒凉入骨,使人清醒。

宋晚打了个哆嗦,目送着远去的黑色卡宴,心里空落落得。

他接的人是陈涵涵吗?那为什么还要送自己?

宋晚讽笑了声:“觉得我可怜吗?”

亦或是因为那一夜的情分。

宋晚捉摸不透,他总是这样,行为匪夷所思。

车上,韩特助一边开车,一边透过后视镜时不时地偷瞄陆景寒,欲言又止的。

陆景寒察觉到了韩特助的异样,敛着眸,“说。”

韩特助说:“我记得这附近有个便利店,我去买两把伞,要不然接小姐的时候,该挨浇了。”

“去吧。”

陆景寒放下手里的手机,阖目向后靠去,缓缓抬手,捏了捏眉心,有些头疼。

晚接她一会,又要闹了。

第28章 最后一点火星

距离陈涵涵杀青还有一天,组里新来了个小姑娘,时常黏在陆景寒身边,长相属甜美那一挂的,五官精致灵动,光是看着就赏心悦目,让人忍不住去多看上两眼。

宋晚也不例外,同时,她心底也产生了很深的危机感。

因为,她发现,陆景寒看那姑娘的眼神意外的宠溺。

这是宋晚从没见过的,陆景寒看陈涵涵时,表面温柔的眉眼里含着的是淡漠,所以她不曾紧张。

“你就会管我,烦死了。”

少女拧紧了眉心,瞪着陆景寒。

陆景寒脸色带着点无奈,语调却是好声好气的:“小乖听话,外面冷,别生病了。”

他甚至还叫她小乖,如此亲昵肉麻的称呼,不太像陆景寒能说出口的。

宋晚拢了拢衣服,晋城的天是越发的凉了。

她别过头,视线正好落在陈涵涵的身上。

陈涵涵的脸拧巴着,淬毒的目光盯着少女,恨不得要将人生吞活剥,很是恐怖。

宋晚不禁扬起唇角,垂下头去看手里的剧本,看来,闹心的不止她一个。

她也不用费尽心机的去刺激她了,倒是省去了许多麻烦。

不负所望,晚上,陈涵涵就下手了。

宋晚睡得正香,走廊传来女人崩溃的叫喊声:“你别扔我,求你,求求你,让我穿件衣服。”

宋晚肩膀用力一抖,猝然惊醒。

“求你了,别扔。”

门外女人祈求声不断。

宋晚拧紧了眉心,彻底清醒过来。

她睡眠一直不好,有点声响就会被吵醒,何况是这般。

宋晚疲惫起身,朝着门口走去,她透过猫眼向外打量。

走廊上,陈涵涵衣衫不整,发丝凌乱,敲着陆景寒房间的门,不停叫嚷。

宋晚挑着唇,轻哼了声:“真是狼狈。”

没大一会,酒店的安保人员就把陈涵涵带走了。

整片楼道里重新恢复安静。

宋晚却睡意全无,她点了根烟,夹在指尖,望着窗外的夜色,深吸了一口。

许久没抽了,有些呛人,她咳嗽了两声,就掐断了。

宋晚不喜欢抽烟,甚至说的上是厌恶,可每逢烦躁的时候,她都会来上那么一根,抽到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ohei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