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美文故事 >> 浏览内容

林妮霍池秋的书名全文免费最后一章在线阅读 林妮霍池秋全文小说完整版

tingyu 2023-12-05 16:42:13 9
tingyu 2023-12-05 9
点击阅读全文

林妮看见鲜血顺着霍池秋的额头流了下来,温热的液体和昨夜自己手腕里淌出的一样黏稠鲜红,带着刺骨的凉意。

霍池秋愤然起身离开,铁青着一张脸将房门狠狠甩上。

“哐当——”手里的烟灰缸滑落,空气中带着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林妮愣愣的看着那抹红,脸色灰白。

眼泪无声从眼角滑落,她的身子连同心脏一起狠狠颤抖起来。

痛至百骸,却又苦不能言。

第八章 难以喘息

清晨的阳光带着一丝寒凉。

林妮站在心理诊所门前,呆愣愣的看了良久,终于走了进去,单薄的背影背负着说不出的孤寂与沉重。

明亮却又寂静的房间里,只听见铅笔在纸上划出的“沙沙”声。

夏时初站在她身后,看着她作画。

“苏苏,你既然喜欢画画的话,就要尝试着多去画一画,做让自己的开心的事情最重要。”

夏时初的声音响起,林妮的身形几不可闻地僵硬了一瞬。

她垂下自己画到酸痛的手,看着画纸上自己的作品,林妮心里终于升起那么一点点正常人的欢愉。

可这感觉也不过转瞬即逝,下一秒她的眼神就暗淡下来:“夏医生,我是不是病得更严重了。”

之前夏时初跟自己说过,她的病越往后越带有攻击性,不仅会伤害自己,还会伤害到身边的人。

就在昨天晚上,她砸伤了霍池秋。

林妮不是故意的,可是那一瞬间,她真的控制不住自己。

夏时初冲她温和一笑,倒了一杯热水递给她:“别多想,你看你的画不是画得很好吗?要不这样,你帮我画一幅肖像吧?”

“我?”林妮有些迟钝地指了指自己,见夏时初笑着点点头,她才反应过来。

林妮霍池秋的书名全文免费最后一章在线阅读 林妮霍池秋全文小说完整版

她都记不清,有多少年没有人说过她画画很好,劝她再提起画笔了。

可是在夏时初这里,林妮有一瞬间好像找回了当年的自己,一支画笔就能画下无数美好

她看了一眼夏时初,语气带着一丝难以察觉的欣然:“好,就当是答谢夏医生了。”

……

寂寂夜色,寒凉如水。

林妮回到家的时候房子里没有亮灯,她似乎已经习惯这种冷清,熟练地换好鞋,开了客厅一盏小夜灯。

暖黄色的灯光下,客厅沙发上显现出男人修长的身影。

是霍池秋!

阮PanPan苏微愣了一下,脑海里已经想不起这个男人有多久没有这么早回来过了。

不过她也只是看了他一眼,就带着自己给夏时初未画完的画像上楼。

林妮觉得自己跟霍池秋,实在是无话可说。

“站住!”霍池秋的声音从身后冷冷传来。

林妮脚步微顿,犹豫了一瞬还是转过身看向霍池秋。

她昨晚砸伤他的额头贴着一块白色纱布,在灯光下林妮看不清他的神色。

“有事吗?”她移开眼,语气平淡。

这样的态度显然让霍池秋有些不满,他沉着脸走到林妮跟前,将她手里的画一把抽了出来。

林妮眉头一皱,脸上闪过一丝不悦:“你做什么?”

霍池秋看着画像上的男人笑得这样温柔,一股怒火不受控制地从心头窜起。

他记得,从前,林妮就很喜欢画画,她曾为他画了很多幅画,可自从她的手受伤以后,她就再也没有拿过画笔了。

而现在,她拿起画笔,画的却是别的男人!

他的拳头捏得作响,黑眸里满是愤怒,半晌才像是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这是什么?”

“画像!”林妮拿回他手里的画,没有再看他,转身就要离开。

可是下一秒,她的手腕就被人狠狠握住,自己的手本来就受过伤,这样的力度让林妮疼得额头冒出一层冷汗。

“霍池秋,你放手!”她紧皱着眉头,想挣开他的手。

“放手?好让你去找这个男人?林妮,你真放荡!”

林妮浑身一震,整个人一下子如坠冰窖,所有的话一下子全数堵在喉头,发不出声响。

霍池秋抓住她的肩头,扳过她的身子逼迫她正视着自己:“你跟这个男人也睡了?”

林妮只感觉自己的心像是被刀子在剐一般,一刀又一刀,痛的几乎让她难以喘息。

“霍池秋,你跟苏雅做的事还不够恶心吗?你有什么资格站在这里质问我?”林妮看着霍池秋,眼底说不出是痛还是怨。

一句话,像烈火一般焚尽了霍池秋最后的理智。

他将林妮一把按倒在沙发上,疯了一般撕扯她的衣服:“我恶心?那今天我就让你恶心个够,你以为你是什么圣洁烈女吗!”

霍池秋的动作粗暴,林妮只能感觉到疼。

眼泪顺着眼角滑到脖子,林妮终于没了挣扎的力气,她只觉得冷,令人绝望窒息的冷。

第九章 什么也不想做

空旷的客厅里,窗外的月光清冷洒落。

林妮以一种极度不安的姿势蜷缩在沙发上,身上暧昧的红痕,昭示着刚才发生的事情。

霍池秋已经走了,留给她的是无尽漆黑的漫漫寒夜。

林妮双木无神地看着窗外,脑海中已经混乱成一团。

“叮叮叮……”刺耳的电话铃声忽然响起,她才木然回过神。

林妮不想动,她什么也不想做,可来电显示的人让她又不得不拿起电话。

她掩住所有的痛苦,声音温柔得跟以往没什么两样:“喂,妈,怎么了?”

电话那头传来焦急的声音:“苏苏啊,你弟弟这几天都没回家,听说他现在每天在外面喝得烂醉如泥,阿城最听你的话了,你帮妈找找他,劝劝他,行吗?”

“行,妈,你放心。”林妮挂断电话,心头却沉甸甸的。

她心里清楚,阮城喜欢苏雅,而现在霍池秋跟苏雅之间出了这种事情,他怕是难以接受。

酒吧。

喧嚣刺耳的音乐响彻大厅,舞池里的青年男女晃动扭摆着身子热舞,灯光交错,酒杯碰撞着发出清脆的声响。

林妮已经有很多年没有来过这里了,这里的一切都让她无比的恐惧。

可是,她得找到阮城,不让爸妈担心。

林妮在大厅一个一个找着,终于在酒吧最偏的位置找到了阮城,桌上的酒瓶空了一半,他显然已经喝了不少了。

见阮城一杯接一杯的灌酒,林妮一阵心疼,她忙跑上前,抢过他手里的酒杯:“阿城,别喝了。”

可阮城没有理会她,又拿了一瓶酒继续喝。

林妮忙拉住他的手:“阿城,爸妈很担心你,跟姐姐回家好不好?”

阮城看向她,霎时间红了眼,一把甩开她的手吼道:“你劝我回去,倒不如回去看好霍池秋?要不是你抓不住他的心,雅雅怎么会背叛我,怎么会跟我分手?”

闻言,林妮一下震住了,眼神突然黯淡下去,手也不自觉跟着抖了一下。

阿城可以说是她自小带大的,可现在,连他也开始责怪她!

阮城看着林妮的样子,脸上露出一丝懊悔,他有些烦躁地站起身,拉起林妮:“我送你回去。”

林妮眼神一紧,忙拦住他:“不行,你刚喝了酒怎么能开车,我们打车回家好不好?”

可阮城不听,非拉着她,将她塞到了车里。

车子一路疾驰,车窗外的风景变化着,夜风透过车窗在耳畔呼啸而过。

“阿城,你慢点……”林妮抓着安全带,满脸担忧地看着阮城。

话音刚落,一辆大卡车尖锐的鸣笛声响起,车灯迎面照来,照得人睁不开眼。

林妮看到阮城死死踩着刹车,可车子没有一点反应。

眼见车要撞上去了,下一瞬,一道身躯挡在自己眼前。

“嘭——”一声巨响。

林妮看见无数的玻璃破碎,在灯光下翻飞出致命的异彩扎入了挡在她身前的阮城身上。

巨大的撞击力下,她甚至能清楚地听见骨骼断裂的声音。

温热的血迹沾在身上,林妮张嘴声嘶力竭地呼喊着:“阿城!”

眼泪瞬间模糊双眼,林妮忍住喉头哽咽,打开车门,奋力将阮城从车里面拖出来。

她看见阮城冲她笑着,身体无力地倚在她肩头,声音虚弱地在自己耳边轻道:“我是男子汉大丈夫,要保护姐姐,我说过的……”

脑海中,那张充满童稚的阮城的脸浮现在眼前,那时候小阮城抱着她脆生生道:“我是男子汉,以后会保护姐姐!”

他真的做到了,到最后死亡面前也选择保护她!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林妮一直没有听见救护车的声音,黑夜透着绝望将时光拉得冗长。

“阿城,不要睡,医生马上就来了,你坚持一下好不好?”她近乎哀求着在他耳旁轻道。

可她却只能眼睁睁看着阮城嘴角带笑,眼睛渐渐失去了焦距。

林妮哭得泣不成声,双手颤抖着又拿出电话,第一反应拨给了霍池秋。

“接电话啊!霍池秋你快救救阿城!”

电话里只有冰冷的机械声,她心急如焚,嘴里不住祈祷希望着。

可是电话响了良久,最后消音在挂断声中……

万般无助下,林妮只能将电话打给了父母。

医院。

苏雅看了一眼霍池秋放在病房的手机,来电显示的是林妮的号码。

她挂掉电话,将手机开成了静音。

病房门被人打开,霍池秋拿着一叠检查报告进门:“医生说你很快就能出院了。”

苏雅笑得心虚,瞥了一眼已经熄灭的手机:“阿晨,你能帮我去买份清淡点的夜宵吗?”

霍池秋犹豫了一瞬,转身出了门。

另一边,夜风寒凉。

时间一点点流逝,林妮怀中阮城的身体逐渐冰凉,她一颗心也跟着跌入了深渊谷底。

她绝望地紧紧抱住阮城,低泣的呜咽声伴着凄凉的风声,在夜里显得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tingyu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