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美文故事 >> 浏览内容

甜蜜暖婚:钓系小茶总缠着求爱(温岩辰时路)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甜蜜暖婚:钓系小茶总缠着求爱最新章节温岩辰时路

lizhi 2023-12-05 12:39:10 10
lizhi 2023-12-05 10
点击阅读全文

  “真不逗你了。”时路将手机往她手里一塞,哄着她,“你自己打开看看。”

  温岩辰摁开了他手机的密码,看着屏幕上的内容,疑惑的转头。

  视线对上镜片后面的黑眸。

  她不解,“你确定这个?”

  ——

  晚上六点。

  皇家会所。

  江望去的时候,人都到的差不多了。

  他找个没人的位置坐了下来,整个身子陷在沙发里,半边脸颊陷在阴影中。

  不过是两天时间,整个人似乎憔悴了一大半。

  李燃穿着花衬衫,领口解开了两三粒,往他身旁一坐,很自然将一根烟递了上去。

  难以置信道,“江望,你没事吧?”

  真是活见鬼了,

  这还是他认识的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江望?

  江望两腿微阔,身子坐直前倾,接过李燃手中的烟,探身拿起桌子上的打火机点燃。

  他蹙眉吸了口,抬手捏了捏一下眉心,声音沙哑透着疲惫,“时路什么时候来,是他自己来,还是温岩辰也来?用不用人去接?”

  李燃看着江望抬起头,就算是房间昏暗,他还是看清楚了江望通红的眼睛。

  他心里忍不住唏嘘。

  “不知道,反正已经通知到了。”

  江望舔了嘴角,点了点头。

甜蜜暖婚:钓系小茶总缠着求爱(温岩辰时路)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甜蜜暖婚:钓系小茶总缠着求爱最新章节列表-笔趣阁温岩辰时路

  他现在,就想见到温岩辰。

  他找了温岩辰三天。

  电话打了不下百通。

  可惜对面最后直接变成了空号。

  他嗤笑一声,蹙着眉嘴上叼着烟脱下了身上的西装外套。

  众人才发现,平日里只穿黑色衬衫的江望,今天竟然穿着白色的衬衫,扣子还完整的系到了顶。

  不正常,太不正常了。

  李燃挨着江望坐,眼睛特别尖,一把抓起他的胳膊。

  稀罕的反反复复看了个遍。

  “哎呦我去,江望你这是.....”

  江望将自己的手臂收了回来,似乎不顾及众人的视线,随意的挽了袖口,里面的银色莫比乌斯环直接露了出来。

  “嗯,跟辰辰的一样。”

  他说完,抬头视线落在坐在对面的李曦身上,舔了下唇,意味深长的补了一句,“情侣的。”

第24章 以前放学哄小孩,现在回家哄老婆

  江望身子靠会在沙发背上,手指夹烟时,银色的镯子顺着精壮手臂下滑,碰触着袖口。

  李曦看着对面的江望笑而不语。

  江望也无所谓,脸色隐在阴暗处,默默抽烟。

  反正他今天来就是为了找温岩辰。

  有人伸着脖子,问着角落里的李曦,“哎,李曦,时路到底来不来啊。”

  “那温岩辰来不来?”

  李曦垂着头,挠了挠鼻子,似乎有难言之隐的样子,支支吾吾的开了口,“时路......他吧.....”

  原本穿着蓝色衬衫玩着手机的男人突然发出一声惊呼,成功吸引了众人视线。

  那人举着个手机,满脸震惊,仿佛看见了什么新大陆。

  “时总又发朋友圈了!我靠!真TM牛!”

  “僵尸号诈尸啊。”

  “发的啥啊,不是,他有时间发朋友圈,怎么还不来啊。”

  所有人好奇的掏出手机,果真看见了时路发的朋友圈。

  【时路:谢谢老婆的礼物 图片jpg.】

  江望见所有人朝着他投过来视线,多少视线里都带着几分吃瓜的味道。

  他脸色越来越沉,眉头紧蹙。

  李燃碰了碰他的胳膊,用手掩着嘴,从胳膊下面将自己的手机递给他示意他看。

  江望凝眉接过,李燃掩盖性的咳嗽了一声,抬手扶着自己的头发。

  只见亮着的屏幕上,出现了一张照片。

  照片里光线昏暗。

  男人骨结分明的手指跟女人纤细的小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小手被大手紧紧包裹着。

  两个人不止无名指上都戴着一枚钻戒,就连手腕上都戴着同一款莫比乌斯环手镯。

  在配上时路的文案,江望觉得自己就像是跳梁小丑,甚至被狠狠的打了一巴掌。

  捏着手机的骨结咯咯作响。

  李燃生怕下一秒自己的手机寿命不保,连忙掰开他的手指取了出来。

  甚至退出朋友圈之前,不忘给在那条朋友圈下面点了个红心。

  江望双眸猩红,死咬着后牙槽,硬生生从牙齿缝里挤出几个字,“你什么意思?”

  李燃嘿嘿笑了两下,“你拿你自己的手机看。”

  江望胸膛不断起伏,身上摸索了个遍,一时间想不起自己的手机放在哪里。

  对面的李曦看热闹不嫌事大,举着手机开了口,“看样子,这手镯挺畅销的。”

  江望顾不上李曦话里的挖苦和嘲讽,最后是在上衣里侧的口袋里掏出了手机。

  有人接了李曦的话。

  那人眼里带着几分雅痞,声音里都是得意:“我也买了好几个,送给我几个小女朋友,小姑娘就喜欢这些,老子的腰......”

  江望点开那张朋友圈,这次他一眼就认出了温岩辰手指上的那颗褐色的痣。

  周围的声音离他越来越远,他垂着头,拿着手机在那里看。

  恨不得钻到照片里将人拽出来问问。

  她不是喜欢他吗?

  为什么跟时路结了婚?

  照片是什么时候照的?

  这是晚上吗?

  戴上镯子之后,他们干嘛了?

  江望不敢往下去想,心脏突突突的直跳,攥着手机的手越发抖。

  他觉得身上一阵阵的恶寒,浑身冷的发抖。

  李曦扬眉,在时路朋友圈下面问他还来不来。

  不到两秒,时路秒回。

  ——忙,哄老婆,改日再说。

  众人被塞了一把狗粮,全都默默的关了手机继续聊天。

  “时路是真TM牛,以前放学哄小孩,现在回家哄老婆。”

  “哄来哄去,哄的都是一个人,不亏。”

  “嘶,难不成时路当辰就.....”

  李曦适时截住了话,看着江望意味深长道,“哎,这叫破镜重圆。”

  江望视线越来越沉。

  破,镜,重,圆.......

  他被这句话成功拉回到了那个炎热的夏季。

  他妈妈跟温岩辰妈妈是闺蜜,两个人感情好的不得了,甚至还说,温岩辰是他的未婚妻。

  高三那年,温岩辰父母要出差两个月,就让她暂住在他家,顺便让他辅导小姑娘的功课。

  时路年纪第一,他年级第二。

  可惜他没那个耐心,更别说照顾小姑娘,一放学就被李燃搂着去打球。

  李燃看着站在门口一脸茫然无措的温岩辰,手里拍着球,在江望那张死灰的脸上巡视一圈。

  球重重被他砸在桌子上,不大的声音还是将小姑娘吓了一跳。

  琥珀色的眸子水光莹莹,看起来又乖又软。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lizhi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