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美文故事 >> 浏览内容

贺司屿江若乔(江若乔贺司屿)小说全文无删减版完整版_ 贺司屿江若乔最新章节

2023-12-06 15:36:48 21
2023-12-06 21
点击阅读全文

《江若乔贺司屿在线小说》 小说介绍

这还是她第二次座这两吉普车,宽敞的座椅她占不满,随着车子走上乡路,她的身体随着一起摇晃。终于捱到了地方,江若乔凝眸一瞅,这不是那天原主溺水的小河?“你带我来这儿做啥?”...

贺司屿江若乔(江若乔贺司屿)小说全文无删减版完整版_ 贺司屿江若乔最新章节

《江若乔贺司屿在线小说》 第20章 免费试读

“下面播报一则重要新闻,我市涉嫌贪污逃犯许大洲,于昨天下午四点五十九分,在南乡地区被抓获,据悉,许大洲私相授受,贪污税款多达二百三十万……”
摇椅突然停止了晃动,坐在上面的江老爷子,慢悠悠的睁开了眼睛。
江老太太这时也停下嗑瓜子,瞪着眼睛问:“那许大洲都贪污了二百三十万?那得是多少劳动人民的血汗?哎呦,真是造孽!”
“你说他贪这些钱,就算逃到了国外他能逍遥?良心能过得去算!”
江老爷子闻言哼了哼,满脸的不屑。
“像他们这号卖国贼,哪还有良心!”
“是啊,幸好把他抓到了,人民的血汗也保住了。”江老太太悠悠的叹气,突然就想起了未归的孙子。“墨沉昨晚上一宿都没回来,小雪,墨沉跟你说没有,他忙啥呢?”
江若乔正在剥莲子,想到贺司屿昨天的交代,刚要回答,就被稳坐着的老爷子抢了先。
“部队纪律第一条就是保密,你问她,她能知道个屁!”
老爷子鼻腔里喷着气儿,傲娇的不行。
谁知,下一秒又被打脸。
“墨沉说他们有集训,这两天都不回来。”
“哦,原来如此。”江老太太眼神动了动,故意在老爷子面前拔高声音:“小雪,你莲子排骨汤不用熬太多,够咱们俩喝就行。”
“你啥意思?还不让我喝!”江老爷子一听不带他的那份儿,立刻就火了。
江老太太故意说:“你不是不吃人家小雪做的饭吗?咋地?现在反悔了,那你就别见天嚷嚷人家!”
江老爷子被说的没面子,老脸刷的一红。
吭哧半天,冒出一句:“我啥时候嚷嚷了?我说话就这语气!”
“嗯嗯,你没嚷嚷,指望小雪伺候,以后对人家好点儿。”江老太太一边笑,一边对江若乔挤眼。
江老爷子松垮的脸皮抖了抖,反正尊严已经没了,干脆……
“我还想吃炒豆角,你给我炒一个。”
“我刚路过菜摊,发现豆角有点不新鲜就没买,我买了点豆芽,就豆芽炒肉吧?”江若乔可不会得到一点儿好脸儿就巴巴的去讨好。
饭既然是她做,她想吃炒豆芽,那就得炒豆芽!
大抵,老爷子知道自已吃人舌短,不敢再挑,给江若乔台阶的同时,也给自已找了个台阶。
“豆芽也行,肉炒烂糊。”
“嗯,放心,保准炒烂糊。”江若乔憋着笑。
而坐在沙发里的老太太,早就绷不住,跑到外面捧腹笑去了……
夜,星子寂静的在天空眨眼睛,皎洁的月关顺着窗口投射进来。
江若乔睡的正熟,听见大门外响起一阵引擎声,眼皮子动了动。
因为大院治安好,江若乔平时不习惯锁门,房门被打开,她知道是贺司屿,懒得起来跟他打招呼,翻了个身,将脸对着床里面。
地上,响起沉稳的脚步声,一直来到床边。
江若乔感受到被凝视,装不下去了,开灯坐起来。
“怎么这么晚还回来了?”
男人高大的身影逆着光,细闻,带着一股清冽气息,还有露水的潮湿。
“睡你的。”贺司屿说完就去打地铺。
似乎过来,只是为了看她一眼。
江若乔被吵醒,嘴角撇了撇,躺了回去。
贺司屿先关了灯,才开始脱衣服,就在她迷迷糊糊准备睡着,听见他用命令的口吻吩咐:“明天上午,跟我出去。”
“去哪?”她嗓子眼哼问。
“到时就知道。”他这回答等于没回,说完,贺司屿就背对着她睡去。
江若乔一阵无语,对他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小声嘀咕:“伺候完老的,还得伺候少爷,唉,我这操劳的命吧。”。
今天是周六,江若乔要给老两口做饭,没捞的着懒觉睡。✘ł
有些意外的是贺司屿今天竟然没走,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来的,被褥都已经整理好了,正姿势悠闲的坐在书桌前,手里的书从《资治通鉴》,变成了繁体版的《三国演义》。
江若乔打了个哈欠,好不容易休息也没得懒觉睡,突然有些期盼,王淑珍能快点儿回来。
“妈跟爸都回娘家好几天了,也不知道要待多久?”江若乔一边穿外套,一边小声念叨。
贺司屿仿佛没听见一般,冰冷着脸,给书翻了页。
江若乔没搭理他,洗了把脸出去做早饭,现在老爷子对她的厨艺都很买账,她做什么就吃什么,
再也不挑食了。
老太太就更不用说,她随便炒个土豆丝,都能就着吃不少米饭。
饭后,贺司屿按照约定,叫江若乔跟他一起出门。
这还是她第二次座这两吉普车,宽敞的座椅她占不满,随着车子走上乡路,她的身体随着一起摇晃。
终于捱到了地方,江若乔凝眸一瞅,这不是那天原主溺水的小河?
“你带我来这儿做啥?”
江若乔心说,别是这家伙看她实在不顺眼,要给她再推河里一回,来个一不做二不休?
“杀人犯法的,贺司屿你可得考虑清楚!”江若乔很惜命,心里这样想,行动也跟着表现出来。
贺司屿从副驾驶下去,俊脸黑透,深邃的眸冷冰冰的剜她一眼,看起来,并没有什么耐心。
“下车。”
“我不下!”江若乔两手抓着安全带,鼓鼓的腮帮能塞下两颗核桃。
贺司屿却不跟她废话,绕过车头,直接打开副驾驶,按住江若乔胡乱挥舞的两只爪子,解开安全带,一把将她扯了下来。
就在江若乔以为自已要摔到地上,男人结实的胸膛好像一堵墙,将她稳稳的接住。ᒝ
江若乔鼻子磕在他胸口,酸得眼泪花直往出冒,挣扎怒瞪:“你要做什么?放开我!”
“未免以后再发生意外,今天开始,我教你游泳。”贺司屿面冷,声音更冷,对她的态度简直就像训兵一样,说做就必须做。
纵然江若乔大喊着“我不要”,贺司屿二话不说将她推下了河。
噗通!
江若乔先沉到水底,好在这时代没有那么大污染,水还算清澈,哪怕她不小心喝了一口,也不会有问题。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