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美文故事 >> 浏览内容

楚雅秦木峰你是我的囚徒小说在哪免费看 你是我的囚徒免费在线阅读

xiaoy 2023-12-10 14:51:48 19
xiaoy 2023-12-10 19
点击阅读全文

  所以为什么,为了父亲学医多年的我,却一直没有研究出父亲病症的根源。

  所以,为什么,明明母亲也爱我,却要把我害至这样的境地。

  所以啊,为什么,东方彻会狠得下心把我的头踩下在脚下,重重碾压。

  又为什么,他们都会问我,痛吗?

  爸爸,你痛吗?

  贺雪的怒火终于达到一个顶点,她拽住我的头发,使劲扯,伸出脚,不停地踹向我的身体。

  好像,我不是她的亲生女儿一样。

  到此,我也终于明白,为什么我什么都没做,东方彻和母亲却都迁怒于我。

  也许,爱屋及乌,恨屋,也及乌。

  我不知道贺雪是什么时候停下打骂的,那个时候,天似乎都已经黑了。

  法国的月亮又大又圆,照在远处郁葱的小树林里,清幽而寂静。

  墓碑矗立,乌鸦盘旋在头顶,发出「嘎———嘎——」的诡异叫声。

  我被一群保镖拖起,扔到了车的后备箱里。

  贺雪说,作为母亲,她还得送她的女儿一个礼物。

  我被他们打了麻药,昏迷过去,一概不知。

第十五章 秦木峰来了!

  昏迷中,我又梦到了秦木峰。

  他冷着一张脸教训我:“楚雅,知道教训了吧?就告诉你乖乖跟着我,我养着你,把你宠上天,你偏不要!后悔了没?”

  我泪眼婆娑地看着他,孤独地站在黑暗中,身上裙子被不知何处而来的风吹得紧贴在身上,头发还像白天里一样乱糟糟。

  他走近,把我抱到怀里,手放在我的背上,上下抚着,为我取暖。

楚雅秦木峰你是我的囚徒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你是我的囚徒免费在线阅读

  他的怀抱很宽阔,一下子就能把我抱住了,那么安定又温暖。

  可是秦木峰,如果这一切是楚家与东方家族的恩怨,你又怎么会知道呢?

  我从他怀里出来,想问他,他却漠然一笑,消失在了我的面前。

  接着他又出现在我背后,向我手里塞了一个杏仁小蛋糕,我开心地拿起要吃,却觉得这小蛋糕怎么有股血的味道?

  血...是我最熟悉的。

  我睁开眼,手里还把着小蛋糕。

  现在是现实,怎么会真有小蛋糕?

  我松开手里的东西,「哐啷」一声,金属掉落的声音。

  我拍拍脑袋,撑起身子,我似乎身处一个房间,右前方有个电视,电视的光源勉强照亮了些昏暗的房间。

  电视中传来女子的呻吟。

  我的神智一下子清醒。

  右前方几步的距离,有一台超大显示屏的液晶电视,电视中放着不堪入目的片段,那片段中的女主角———是陶莹莹。

  而背景正是那晚遭受枪击案时,我看到朱吉尔的地方。

  可是那个里面只有陶莹莹的脸,朱吉尔和其他人的脸全都没拍到。

  电视的光线向前蔓延,我的前面,似乎还躺着一个人。

  那个人很安静地躺在那里,一动不动,身体旁边流着一滩水。

  水?我心里忽然害怕起来,怕那不是水。

  而是———血!

  “啊!啊!”我害怕地大叫起来,身子开始频频向后退,移动间,手不小心碰到了方才手里抓着的金属玩意儿……那东西便在静得可怕的房间里发出叮了哐啷的响动。

  “秦木峰!秦木峰!”我脑袋一片空白,明知道此刻叫他是痴心妄想,却还是忍不住叫。

  或许他早就给我养成了这种习惯。

  他总要告诉我:“楚雅,以后害怕的时候就叫我的名字,保证你一叫就不害怕了。不信?来,你叫着试试。”

  后来,我一发病时,一想到东方彻那晚时,就会大声叫秦木峰的名字。

  他在,他总在的。

  我抱紧自己,才注意到自己手上沾了黏稠稠的一片,我又把那只手甩开,僵在那里,哭得脑袋都发晕。

  “秦木峰,秦木峰,你来好不好?”

  “好。”

  门被踹开,房间灯被按亮,我茫然看向门口,秦木峰就站在那里。

  他一进门便紧紧凝着我,两只手攥得死紧,他说:“楚雅,没有我,你真的过不好。”

  没有人知道,不会有人知道,那一刻,我才意识到秦木峰对我有多重要。

  我想告诉他,秦木峰,我知道错了。

  可是,不行。

  我拿起手边被我遗弃的金属刀具,站起来,指向他:“秦木峰,你别过来,你走吧。”

第十六章 我杀了人?!!!

  他的脚步却向我迈近:“楚雅,你什么意思?”

  我把刀横到我的面前,冲他大叫:“你走!走!我杀了人,我活不了了,你不能和我趟进这趟浑水。”

  他却像在听笑话:“楚雅,你知道我现在想干嘛么?我想上你!”

  我手里的刀具「砰」地落地。

  他长步跨上前来,把我一把抱起,冲到浴室里,打开淋浴,为我洗去身上血污。

  在秦木峰说过第九百八十五次让我在床上等着他后,他却在我杀了人之后要了我。

  我们就那样呼吸着彼此的气息。

  他说:“楚雅,你杀了人,那么,我也杀了人。”

  我说:“秦木峰。”

  他邪气地笑:“我在。”

  我说,我心里疼l̶l̶l̶,疼他就这样毁了。

  我们两个人都毁了。

  “所以,”他认真睨向我:“现在世界里,就只有我们两个人了。”

  我们的世界,再也没有那么拥挤,没有东方彻,没有陶莹莹,没有贺雪,没有张慧,只有我和我的秦木峰。

  后来,我们逃了。

  秦木峰以他多年积累下的反侦察经验处理了尸体,并对现场恢复如初。

  他的能力其实强的令人畏惧。

  也是在处理尸体时,我才发现,原来那个死的人是陶莹莹。

  电视上的录像带应该是提供给警方取证杀人动机用的,再一调查我和陶莹莹还有东方彻的关系,那杀人的诬陷必定落我身上。

  可秦木峰出现了。

  我站在埃菲尔铁塔前,看着秦木峰,风把他的短发吹得有些乱了,我踮起脚去为他整理。

  他淡淡看着,一眼似乎望了百年。

  “秦木峰,以后我们该怎么办?”

  他把我抱到怀里,向前走去,似是要带我走向未来:“吃饭睡觉生孩子。”

  我顿了顿,又道:“可是,你的父母...”

  我记得秦木峰的家里条件其实不是很好,他的父亲甚至有心脏病。

  他的身体好像一僵,良久,似自言自语又像对谁说:“这次,我有选择了。”

  我把手伸到他的手里,用他的大掌将我包紧,整个人一瞬间忽然很安定。

  远处铁塔脚下,一个女孩正追着男孩,嘴巴嘟起,表情苦恼,可眼睛里却带着光亮。

  男孩厌恶地转身,伸出双手就推了女孩一把,用法语吼道:“你很恶心,滚我远点!”

  女孩的眼里有水珠闪了闪,她不依不饶地站起身,伸出小拳头,对男孩威胁道:“哼,法兰克,我的身手可要比你好,你不和我约会,我就把你打趴下!”

  我的眼睛被一只长着厚茧的手指抚过,我才发现,我又当着秦木峰的面哭了。

  “楚雅,你在想东方彻!”秦木峰的声音带着毫不掩饰的醋意,还有些生气。

第十七章 逃亡

  我没有否认,「嗯」了一声。

  他听此猛地转过头,看向我,那眼里似乎有一瞬间慌乱……随即,他眼中浮上嘲意,讽刺一笑,把我的手甩开,转身快步走了。

  在铁塔边拍照的人很多,他又是故意走的快,没多久,我就找不到他了。

  再一回身,铁塔边的男孩与女孩也已经不见了。

  像在时光尽头消失的我和东方彻。

  秦木峰,我所想念的,确实是东方彻,是在初遇东方彻时,被你保护的那么好的我。

  敢爱敢追,不惧未来的楚雅。

  可是,那么好的我,就那样被东方和我的母亲毁了。

  留给你的,是一个羸弱又无能的楚雅。

  我很心疼,心疼怎么不能给我唯一的、最好的秦木峰一个曾经的我。

  如果那个时候我没有缠着你带我偷偷溜出部队,就不会和你在不熟悉的C市走散。

  更不会遇到东方彻,他无意救下被流浪汉围攻的我,自此让我情根深种。

  我曾经那么狂妄地、热烈地追逐我心中所爱……却不知原来正给自己挖着一个永远跳不出来的坟墓。

  偏偏,这个坟墓埋葬的还有你的一生。

  一个街边小丑走来,他在我身上吹出一串泡泡,我茫然地看着,一动不动。

  小丑大概觉着无趣,离开了。

  一个小孩经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oy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