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美文故事 >> 浏览内容

(霍屿琛宁恣欢)佛子为爱破戒,跪着对她轻哄索吻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_(佛子为爱破戒,跪着对她轻哄索吻小说免费赏阅)最新章节

2023-12-10 10:06:49 17
2023-12-10 17
点击阅读全文

《佛子为爱破戒,跪着对她轻哄索吻小说txt》 小说介绍

在宁恣欢被陈伯推着走来门口时,她转回头,就看到原本坐在沙发上的男人突然站起身。身躯颀长,风华绝代。只是,他那张俊美至极的脸庞上,阴郁暴戾,令人心颤。...

(霍屿琛宁恣欢)佛子为爱破戒,跪着对她轻哄索吻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_(佛子为爱破戒,跪着对她轻哄索吻小说免费赏阅)最新章节

《佛子为爱破戒,跪着对她轻哄索吻小说txt》 第19章 免费试读

  只见光线昏黄的审讯室里,一股令人作呕的血腥味袭来。
  而在宁恣欢对面,是一个足以让所有女人神魂颠倒的男人。
  他身姿矜贵,交叠着双腿慵懒地坐在昂贵的欧式沙发上。
  男人五官俊美邪魅,华美高贵,如同神祇。
  在宁恣欢朝着他看去时,原本低着眸子的霍屿琛倏然懒懒地掀眸,深沉的眸光凝视着门外的女人。
  两人四目相对,宁恣欢在撞进对面男人那一双眼瞳里的那一刻,她脑海中主动浮现出深夜时的一幕。
  在她发着烧,意识浑浑噩噩时,她隐隐察觉到有人整晚都在照顾着她。
  “过来。”
  倏然这时,霍屿琛微微掀开薄唇,清冷低沉的嗓音传来。
  宁恣欢回神,只见陈伯推着她来到男人跟前。
  这时,宁恣欢注意到不远处,一个被打的满身伤痕的女人被绑在椅子上。
  在宁恣欢出现时,对面的女人抬起头来。
  两人四目相对,宁恣欢通过那一双阴森的眼睛,认出她就是那天在医院里想偷袭她的那个女人。
  而这个女人在看到宁恣欢的那一刻,她眼中迸发出强烈的恨意。
  宁恣欢眼神冷漠。
  可下一秒,在她转过头来望着眼前的男人时,那一双晶莹勾意的瞳眸里,是难以掩饰的‘惊惧’。
  霍屿琛凝视着她,女人娇软纤细的身子上,乌黑柔顺的长发披散在肩腰上,肌肤白皙娇嫩。
  这会儿,霍屿琛忽然抬手在她的额头上摸了摸。
  “哪里不舒服?”他懒懒问。
  宁恣欢一怔,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他是在检查她有没有退烧了。
  女人心里微微滋生一丝怪异。
  她摇头:“就只是伤口疼。”
  宁恣欢看着他,好奇道:“九爷,她是谁呀?”
  霍屿琛睨了她一眼:“昨天在医院想刺杀你的人。”
  宁恣欢一听,她故作害怕的看着他。
  “那,那你是在审问她么?”
  霍屿琛饶有兴致的睨视着她,唇角勾起一抹残忍的弧度。
  这时,他忽然凑近宁恣欢,修长的手指捏着她的下巴。
  “当然,我很好奇究竟是什么人,会这么想杀了你。”
  宁恣欢眸光闪烁了下,她眼中故意流露出剧烈的恐惧,无助又可怜。
  “……”
  霍屿琛凝视着她眼眶中的几分湿润,真是忍不住想替她鼓掌。
  “九爷,我也很想知道她为什么要杀我。”
  在宁恣欢这句话刚落下的那一刻,这会儿,原本垂着脑袋,浑身是伤的女人,她忽然疯狂的笑起来。
  宁恣欢和霍屿琛将视线看向她。
  只见被绑在椅子上的女人缓缓地抬起头,她脸上全是血,面部狰狞可怕。
  她死死地盯着宁恣欢,尖锐难听的声音疯狂的笑着说:“你们别想从我这里得到任何的线索,你不过就是被宁家人抛弃的假千金,一个鸠占鹊巢的贱人。现在沦落到成为男人的玩物,你以为你躲在这里就有用?主子一定会杀了你……”
  刹那间,宁恣欢整个人的脸色瞬间冷了下来。
  霍屿琛眼中迸发出杀意,他倏地轻笑出声。
  只是这声音,却冰冷极了。
  “陈伯,带她回去。”
  男人忽然开口。
  站在门外的陈伯连忙走进来,他清楚此时非常生气,颤颤巍巍地低声向宁恣欢说:“宁小姐,我推你回去休息。”
  在宁恣欢被陈伯推着走来门口时,她转回头,就看到原本坐在沙发上的男人突然站起身。
  身躯颀长,风华绝代。
  只是,他那张俊美至极的脸庞上,阴郁暴戾,令人心颤。
  下一秒,他迈步朝着被绑在椅子上的女人走去。
  角度的原因,宁恣欢看不到他想做什么。
  只是,下一瞬——
  极度惨烈的叫声顷刻之间响起。
  饶是宁恣欢,听到这惨叫声,她心脏都微微发紧。
  紧跟着,接二连三的惨叫声持续地在审讯房里传来。
  陈伯似乎也感到头皮发麻。
  而审讯房里的女人似乎难以承受这极致的酷刑,她沙哑的声音崩溃求饶:“放,放过我……你想知,知道什么,我都说……”
  闻言,宁恣欢本以为霍屿琛会问出他想知道的问题,但她却听到他说:
  “很遗憾,我现在并不打算问了。所以,你也没必要活着了。”
  男人声音阴郁狠厉,冷冽如冰。
  女人惊恐:“不,你……”
  但她的声音却刹那间戛然而止。
  下一刻,宁恣欢清晰地听到脖子的骨头被人狠狠掐断的声音……
  宁恣欢浑身血液凝固。
  此时的这一幕,让她彻底对这个男人改观。
  在这之前,她本以为他并不像传言中那般冷血残暴。
  但此时,亲耳听到他是如何将一个杀手折磨得惨叫求饶,是怎样将一个活生生的人脖子扭断的声音,她才彻底意识到,这个男人比传言中更加嗜血暴戾。
  “处理掉。”
  “遵命,九爷。”
  景辞恭敬道。
  这会儿,宁恣欢转过头望去。
  男人屹立在那,他高大挺拔,如神祇高高在上的神明,矜贵且神秘。但他此刻却又似地狱的冥神,无情嗜血,极具危险。
  他高贵,冷漠,仿佛世界皆在他脚下。
  霍屿琛手上拿着价格不菲的手帕在漫不经心地擦拭着双手,随即冷漠地扔在垃圾桶里。
  他缓缓地抬眸。
  宁恣欢的眸光撞进眼前男人的眸子里,她是第一次如此清晰的感受到危险。
  霍屿琛迈步走到她身边。
  他淡淡开口:“你去忙吧。”
  陈伯颤颤巍巍地点头,他苍老的声音微微带着惧意。
  “好的,九爷。”
  陈伯离开后,霍屿琛推着坐在轮椅上的宁恣欢走出审讯室。
  一路上,两人都没有说话。
  宁恣欢沉默,她好看的眉头紧锁。
  这个男人实在太过于危险,她必须想办法离开这里。
  “我需要处理点事务,你陪我。”
  霍屿琛开口。
  “……”
  她能拒绝么?
  霍屿琛推着她来到他的书房。
  这是宁恣欢第一次过来。
  她打量了下,环境宽敞,装修偏冷淡性风格。
  霍屿琛推着她过来办公桌前,他随即走到女人对面的位置坐下,淡淡的说:“你要是无聊,可以看下书。”
  “……”
  宁恣欢没有打扰他工作,而是好奇地打量着他的办公桌。
  可倏然这时,宁恣欢的视线不知看到了什么,只见她眸色瞬间凝重,放在轮椅扶手上的双手猛地握紧。
  霍屿琛注意到她的目光,随之看去,只见宁恣欢紧紧地盯着一张印着戒指的图纸。
  而图纸上的戒指,正是宁恣欢搞丢的那一枚……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