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美文故事 >> 浏览内容

阮盏星封淮辞全集完整版大结局-阮盏星封淮辞小说在线赏析

xiaot 2023-12-06 11:09:02 18
xiaot 2023-12-06 18
点击阅读全文

阮盏星……

她哪会儿什么《一步之遥》,照着曲谱也就勉勉强强能弹下来,不丢人就不错了,说什么拉风。

牛皮吹大了,收不回来,阮盏星求助地看向封淮辞。

后者一脸看笑话的表情,像是在说,吹啊,可劲儿吹。

阮盏星不敢吹了,吹大了圆不回来,于是示弱地勾了勾封淮辞的掌心。

封淮辞瞧着她一副小狗模样,终于大发慈悲道,“你想渣人别拉着我们,丢不起这人。”

沈青川嘴角抽了抽,“我正常谈恋爱分手,怎么就叫渣了?”

“你谈的对象有超过三个月的吗?”封淮辞凉凉扫了他一眼,“帮你把人追到手,回头你腻了分手,玩失踪,人家再找上我们?”

沈青川被噎了一下,半天才憋了一句,“谁不想找个人踏实过日子,我这不是一直没有碰到嘛。”

说完叹了口气,对阮盏星说,“嫂子,你妈就生了你一个吗?真没有什么姐妹嘛?我要求不高,你这样的就行。”

封淮辞……

不等封淮辞开口,阮盏星就毫不留情的打击他,“沈总,你这前女友都能组成一个足球队,我就算有姐妹,我也不敢介绍给你啊,男人还是要自爱,不能玩够了就想找个老实女人接盘吧,老实女人招谁惹谁了?”

沈青川……

封淮辞娶她是看中她嘴皮子跟自己一样损吧?

这俩狗东西,绝配!

封淮辞看着旁边这个给点颜色立马开染坊的女人,捏了捏她的腰,眼神示意:差不多行了。

阮盏星这才闭上嘴。

沈青川离开后,封淮辞才道,“吹牛也要有个度,你是真不怕被拆穿丢人?”

阮盏星弯起眼睛,“大不了就丢人呗,反正跟你在一起,丢的也是你的人。”

封淮辞……

阮盏星封淮辞全集完整版大结局-阮盏星封淮辞小说在线赏析

碰巧几个老总来找封淮辞攀谈,阮盏星就去泳池那边找太爷爷去了。

这老头是一刻不消停,刚在赌场赢了钱,这会儿又在泳池和一帮小年轻比憋气。

阮盏星找过去的时候,太爷爷已经赢了一局,这会儿长在挨个给比赛输了的小年轻弹脑瓜崩。

阮盏星……

她难以置信地问一直守在旁边的林书,“他憋了多久?”

“三十多秒吧。”

阮盏星???

“三十多秒就赢了?”这帮坐办公室的男人是有多弱啊。

林书轻咳了一声,“老先生比赛前自我介绍说是薄总的太爷爷。”

阮盏星……

所以不是比赢了,是炫着封淮辞的名头,让别人给自己放水是吧?

她哭笑不得,他倒是一点没觉得自己赢得不光明磊落,看样子,还挺开心。

老小孩老小孩,真是越老越小孩。

太爷爷从上船开始就在四处玩,逗完这群年轻人,终于犯了困。

阮盏星说送他回房间休息,太爷爷有些恋恋不舍道,“晚上还有自助餐呢。”

都这会儿了,还想着吃呢。

阮盏星说,“我让人给你留点。”

“你说话他们听吗?”

“封淮辞说话他们听。”

太爷爷似乎终于发现了这个曾孙女婿的一点优点,勉强道,“他还算有点用。”

阮盏星发现自己这没良心的劲儿可能是遗传太爷爷,占了便宜还卖乖。

太爷爷是真困了,毕竟从昨天听说要上游轮上玩,他就兴奋地起个大早。

阮盏星帮太爷爷盖上被子,前一秒还在听这老头问“有没有小鸡炖蘑菇”,“是不是小溜达鸡”,后一秒鼾声就响了起来。

等她从船舱出来,外面已经放起烟花。

城市里已经很多年没有这么近距离地看过烟花,阮盏星不免多呆了一会儿。

还拿手机录个段视频发给唐笑笑,随后发了句,“豪门阔太的日常。”

唐笑笑回了个竖中指的表情包,“炫富可耻!”

阮盏星乐了半天,“等杀青了,带你来玩。”

正等着唐笑笑的回复,身后传来姚可欣的声音,“阮盏星,你很得意吧?”

阮盏星回头瞥了她一眼,“得意什么?弹得比你好吗?姚小姐这是输不起,来我这儿找存在吗?”

姚可欣脸色沉了沉,“你脸皮还真是挺厚的,你该不会以为阿琰不跟你离婚是喜欢你吧?”

阮盏星似乎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勾唇道,“怎么,肚子都几个月了,封淮辞都舍不得给你一个名分,让你着急到来我面前乱吠吗?”

“你想让我们离,我偏不离,不就是个孩子嘛,你生了我还省得受罪了,到时候让封淮辞抱回来我替你养,封淮辞没准还要夸我一句大度,感激涕零呢,至于我当狗养还是当猫养,看我心情吧。”

姚可欣气得嘴角抽搐,“你疯了吧?”

阮盏星懒得搭理她,转身就要走。

姚可欣见一计不成,猛地抓住她的手腕,“阮盏星,别说得你好像不在乎的样子,不如我们打个赌,看我们俩同时掉进水里,阿琰会先救谁?”

说着就拉着她的胳膊往水里跳。

第一百六十六章下去吧你

阮盏星哪儿想到姚可欣这么疯批,得亏她反应快,及时抓住护栏。

但是姚可欣力气极大,誓有种不把她拉下水不罢休的意思,眼看挣脱不掉,阮盏星直接抬脚踹向姚可欣。

下去吧你!

就这样,姚可欣在惊恐中被阮盏星踹下了水。

身后瞬间响起了陈太太的尖叫,“救命啊,来人了,有人掉水里啦!”

这一嗓子,瞬间把甲板上的人都惊动了。

“谁掉水里了?”

“好像是姚小姐。”

“天呐,好好的,怎么掉水里了。”

“陈太太说看见她和薄太太在船上争执,没一会儿就听见落水声。”

“你是说薄太太把她推下去的?”

“我可没这么说。”

船上议论纷纷。

等看到封淮辞的时候,众人又纷纷闭上嘴。

封淮辞从人群中穿过,一眼就看见阮盏星站在护栏边,面无表情地看着救援人员把姚可欣拖上了救生船。

封淮辞抿起唇,上前拉住阮盏星的手,后者愣了一下,抿着唇没说话。

海水特别凉,姚可欣虽然没有被淹到,但也冻得不轻。

她为了出风头,四月份的天穿一身薄纱,这会儿一见水,衣服全都贴在身上,可以说是曲线毕露。

现场男士们神色尴尬,但眼神却时不时往她身上瞥。

莫明轩脱掉外套,上前搭在了姚可欣身上。

姚可欣红着眼,哑声说了句“谢谢”。

船上医生过来检查了一下,说是受了惊吓,别的也没什么问题。

医生离开后,姚可欣酝酿着情绪,刚想开口,阮盏星突然上前拉住她的手,一脸自责道,“我刚刚都说让你拉紧我了,你怎么就松手了呢?幸好你没事,不然我就解释不清了。”

姚可欣???

封淮辞视线在两人上逡巡一番,淡淡道,“到底怎么回事?”

“我——”

“姚小姐喝多了酒,晃悠悠站到了护栏边,结果船颠簸了一下,她没站稳,整个人就翻出了护栏,我本来拉住她了的,结果她手松了,就掉下去了,手腕都给我拉疼了。”

最后一句,甚至有点撒娇的意思,说着还拉起衣袖给封淮辞看,上面赫然一圈手指印,明显是被人用力拉扯留下的。

封淮辞看着那一圈指痕,眉头不觉皱紧。

姚可欣怎么也没想阮盏星会颠倒是非,反应过来后,立马否认,“不是!”

封淮辞扫了她一眼,“不是什么?”

姚可欣看见他眼底的愠怒,瞬间噤声。

她已经失去了先机,现在如果再说什么阮盏星推自己下去的话,封淮辞非但不会偏袒她,甚至会觉得她在诬陷阮盏星。

她手腕上那一圈指痕就是最好的证明。

姚可欣恨得牙痒痒,垂着眼低声道,“我不是故意松开手的,我是怕把薄太太拖下水,才松的手,如果是那样,我罪过就大了。”

阮盏星挑了挑眉。

姚可欣要是演戏能有生活里这种水平,也不会被人诟病成这样。

她刚刚要是不先开口,姚可欣绝对会哭哭啼啼将罪责往她身上引。

到时候千夫所指,她连开口辩白的机会都没有。

虽然确实是自己把她踹下去的,不过那也是她自找的。

真是脑残剧演多了,居然会想到这种把戏。

还想让封淮辞救她,封淮辞根本就不会游泳!

阮盏星一顿。

姚可欣跟封淮辞认识这么多年,她怎么连封淮辞不会游泳都不知道?

她狐疑地打量着姚可欣,视线落在她的小腹上。

姚可欣肚子里的孩子是她最大的筹码,她会明知道自己怀孕,还玩这出把戏吗?

上次慈善晚会也是,薄景阳推她那一下,她着实摔得不轻,后来居然也跟没事人一样。

她同学怀孕的前三个月,别提多小心了,姚可欣是怀了个哪吒,怎么折腾都不怕掉吗?

一场闹剧就这么收场。

船上大家还在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ot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