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句子大全 >> 浏览内容

萧若洲黎清鸢正版阅读小说全文萧若洲黎清鸢-《萧若洲黎清鸢》免费小说无广告

xiaoy 2023-12-03 08:48:36 21
xiaoy 2023-12-03 21
点击阅读全文

第34章

等黎清鸢在正厅坐下,才从两位老人口中知道了这两年将军府的变化。

将军府的仆从都被遣散,留下张、陈两位老人。

至于守着府中的,有宫中侍卫,也有曾跟将军府上过战场的老人,大家自发的每七日一轮。

至于两年前的宫中旨意,黎清鸢也知晓了。

张伯道:“旨意上言明,若有朝一日四少爷回来了,可享朝廷俸禄。”

“而大姑娘那边的旨意,却是由她夫家接旨,封大姑娘为县主,只是自圣旨下发,大姑爷那边,除了领旨谢恩,便再无其他动作。”

听着他们的诉说,黎清鸢不由看向门外皇宫的方向,在心里默念:“皇伯父圣恩,姝宁记下了,只是此等殊荣,黎家不该受。”

黎家历代,奉行忠君爱国四个字,从不是为了荣宠。

黎清鸢想着,便对问道:“张伯,我离京两年,金陵可发生了什么大事?边境不宁,又是什么宵小作祟?”

两年前,她领兵迎战突厥大获全胜,想来,他们并未恢复元气卷土重来才是。

“二姑娘,您有所不知,这两年,陛下与摄政王励精图治,整治朝堂,如今的朝堂已是清明一片,就连军中军饷和抚恤金,也尽皆到位,我们的日子也好过多了。”

“去年,陛下下令扩充军队,百姓富足之后,参军的后生也多了起来,听说陛下甚至动用了自己的私库,以充军中装备齐全。”

“而边境如今,以南疆突厥为首,聚集周边小国,妄图再次犯我大朔,为此事,摄政王这段时间日日在军营中与终将士商议对策。”

“好在他们如今似是兵力不全,尚且只是骚扰,边境暂且无恙。”

黎清鸢眸色冷沉:“这群豺狼,今日或许只是小打小闹,若大朔疏于防范,他们趁机发难也未可知,如今边境守将是谁?”

“是当年黎家军的右将军,宋孟然。”

黎清鸢一怔。

黎家军众将士,向来在军中不会担任要职,既是爹爹说过上阵杀敌者不可沾染权势,也是朝堂之上反对之声重重,认为黎家军众人,只有一个认定的主人,不能掌权。

萧若洲黎清鸢正版阅读小说全文萧若洲黎清鸢-《萧若洲黎清鸢》免费小说无广告

直到此刻,黎清鸢才理解到他们说的那句,整治朝堂是什么意思。

黎清鸢看着夜色,低低道:“陛下的身体,又是怎么回事?”

陈叔叹息一声:“两年前,摄政王殿下查出,当初对将军府做下的错事,皆是因为周家勾结南疆,给他下了情蛊,不仅如此,南疆竟还潜入皇宫给陛下也下了蛊毒!”

听见熟悉的称呼,黎清鸢心里不由一颤,只是面上一切如常。

“据说陛下这些年一直在寻找解蛊之法,与天争命,一年前,陛下已经有所好转,却不知为何,今日竟直接传出噩耗……”

“二姑娘,将军府的一应令牌我和老陈都给您守着呢,您可要拿令牌入宫,见陛下最后一面?”

黎清鸢垂下眼,半晌,才轻声开口:“自然是要的。”

她看向黎宁州:“宁州,换身衣服,我们入宫。”

第35章

入宫的马车上,黎清鸢却突然有种近乡情更怯的感觉。

不止是因为要见那个再次相见,只能阴阳相隔的帝王,也是她心知,入宫后,她会看到萧若洲。

黎宁州似是察觉到她的不安,下意识揽住她肩膀:“二姐,别怕,一切有我在。”

黎清鸢闭上眼,她突然意识到,宁州早已在不知道何时,长成了可以让她依靠的一颗参天大树。

黎宁州却突然问道:“二姐,皇伯父驾崩,摄政王会不会继位?若是他真成了天子,咱们岂非要受制于人?”

黎清鸢身体僵硬一瞬,随即开口:“宁州,我们如今是回了将军府,可仅仅是因为那是我们的家,而并非回归承袭皇权赐予我们的任何,不必忧心。”

黎宁州重重点头。

马车缓缓停在宫门口,黎清鸢下车,将手中令牌递过去。

铁质的四方令上,刻画着一直栩栩如生的朱雀。

宫门口的守卫怔愣许久,才拱手行礼:“姑娘,如今国丧时期,还请容我通禀。”

黎清鸢轻轻点头。

一刻钟后,黎清鸢正背对着宫门,看着那颗抽了春芽的大树,却听身后传来一个遏制不住的颤抖的声音。

“姝宁……”

萧若洲看着眼前那道背影,只觉得恍如梦中。

这一瞬间,仿佛一切在他眼前放缓,那人缓缓转身,露出一张熟悉至极,却又陌生至极的脸。

熟悉是这个人早已刻入他的骨血,陌生是因为这两年日日夜夜的思念,导致此时看到真人出现在面前时,几乎不敢相认。

萧若洲想上前,又怕此刻是自己思念成疾而出来的幻想。

直到,那双澄澈的黑眸朝他望了过来,再狠狠一震。

黎清鸢是真的不敢相信。

在她记忆里,萧若洲依旧是那个意气风发的摄政王,算上她在远离金陵养病的时光,也不过才两年半。

而眼前人,青丝中夹杂白发,一张脸上满是沧桑之色,竟有少年白头,垂垂老矣之像!

她心神一晃之后,便是极度的平静,恍惚隔开两人之间的曾经与分离,从不存在。

她缓缓行礼:“见过摄政王殿下。”

她眼里无悲无喜,也无爱无恨,正应了曾经她那句,日后再见,只论君臣jsg,再无其他!

萧若洲的心脏像被一柄小锤子轻轻敲击,痛意蔓延到四肢百骸,可一股难言的巨大的喜悦,又将他整个人包裹住,以至于他什么都说不出来。

这样的情绪在他胸腔里来回冲撞,几乎将他整个人都撕裂。

不知过了多久,萧若洲才缓缓开口:“你们……可是要入宫为皇兄守灵?”

“自然,还请摄政王行个方便。”

萧若洲上前一步,急声道:“姝宁,我……”

只是下一刻,眼前女子悄然后撤,眉眼间满是淡然:“摄政王殿下,还望自重。”

萧若洲的手顿在半空,寒风越过他手掌,带起一片冷意。

好半天,他才回过神来,几乎不敢去看黎清鸢那般冷冽的眼。

萧若洲转过身去:“你们跟我来。”

无人看见,暗夜中,他嘴角溢出的血色。

第36章

当黎清鸢踏入长寿殿时,入目的便是那口金丝楠木的棺椁。

她跟着萧若洲越过层层朝臣,走到了棺椁前。

萧若洲声音低哑:“皇兄,黎家姐弟平安归来看你了。”

黎清鸢看见棺椁内脸色安详如初的帝王时,鼻尖不由一酸,泪滚滚而落。

“皇伯父……”

她站在棺前,泣不成声,跪满了人的殿内,瞬间弥漫着一股沉寂的气氛。

此时,黎清鸢感觉到裙边落下了一点重量,她垂眸看去。

却是皇帝最小的儿子,九皇子萧景辞正拉着她的衣摆。

“我记得你,你是王叔未过门的妻子。”

萧若洲一怔,他看着九皇子,久久不言。

或许唯有在九皇子这样的稚子心里,才会停留在黎清鸢还是他未过门王妃的记忆。

他不知道有些事已经随着时间的更改发生了变化,也不知道他做了什么,覆水难收。

九皇子从腰带里掏出一个巴掌的玉笛:“姝宁王妃,这是你送给我的,你还记得吗?”

黎清鸢才从九皇子那句话中回过神来,她蹲下身,轻声道:“九皇子殿下,臣女记得,可我如今,并非摄政王殿下的王妃,而是将军府的二姑娘,日后,你莫要叫错了。”

萧若洲看着那道蹲下的身影,眼睫狂颤,他轻声道:“他不是皇子殿下,而是明日即将登基的陛下。”

黎清鸢心尖一颤,不由回头看他,却只能看到他墨眸如晦,直直盯着自己的眼神,再无其他。

黎清鸢扭过头来:“是臣女唐突了。”

萧若洲没再说话,而是俯身抱起九皇子,声音温和:“景辞,从此刻起,你要自称为朕,王叔会让你成为如你父皇一般优秀的帝王。”

九皇子睁着乌溜溜的眼睛,似是不懂,可片刻后,他双手环住萧若洲的脖颈,定声道:“王叔,我会的。”

从长寿殿出来,已是夜半三更。

黎清鸢看着一直朝自己笑的苏公公,低低道:“事隔经年,苏公公可安好?”

苏公公‘诶唷’一声,笑道:“有二姑娘记挂着,奴才一切都好。”

黎清鸢点点头,正要带着黎宁州出宫,却听身后有脚步声渐近,她没回头,却也知道那是谁。

萧若洲站在不远处,看着她一如当初的背影,心尖如同被什么攥住。

他上前两步,艰涩开口:“姝宁,我们谈谈,好吗?”

黎清鸢的话音带着初春的冷意,散落风中。

“摄政王殿下,如今臣女与您,已经没什么好谈的了。”

萧若洲浑身一震,却只能眼睁睁看着黎清鸢一步步踏下阶梯,朝着宫门处远去。

他的视线一直停留在她离去的方向,哪怕人影不见,他也未曾收回。

一旁的苏公公叹息一声,不由开口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oy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