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故事小说 >> 浏览内容

萧若洲黎清鸢抖音新书热荐萧若洲黎清鸢-萧若洲黎清鸢最新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xiaor 2023-12-04 00:18:31 22
xiaor 2023-12-04 22
点击阅读全文

们如今是回了将军府,可仅仅是因为那是我们的家,而并非回归承袭皇权赐予我们的任何,不必忧心。”

黎宁州重重点头。

马车缓缓停在宫门口,黎清鸢下车,将手中令牌递过去。

铁质的四方令上,刻画着一直栩栩如生的朱雀。

宫门口的守卫怔愣许久,才拱手行礼:“姑娘,如今国丧时期,还请容我通禀。”

黎清鸢轻轻点头。

一刻钟后,黎清鸢正背对着宫门,看着那颗抽了春芽的大树,却听身后传来一个遏制不住的颤抖的声音。

“姝宁……”

萧若洲看着眼前那道背影,只觉得恍如梦中。

这一瞬间,仿佛一切在他眼前放缓,那人缓缓转身,露出一张熟悉至极,却又陌生至极的脸。

熟悉是这个人早已刻入他的骨血,陌生是因为这两年日日夜夜的思念,导致此时看到真人出现在面前时,几乎不敢相认。

萧若洲想上前,又怕此刻是自己思念成疾而出来的幻想。

直到,那双澄澈的黑眸朝他望了过来,再狠狠一震。

黎清鸢是真的不敢相信。

在她记忆里,萧若洲依旧是那个意气风发的摄政王,算上她在远离金陵养病的时光,也不过才两年半。

而眼前人,青丝中夹杂白发,一张脸上满是沧桑之色,竟有少年白头,垂垂老矣之像!

她心神一晃之后,便是极度的平静,恍惚隔开两人之间的曾经与分离,从不存在。

她缓缓行礼:“见过摄政王殿下。”

她眼里无悲无喜,也无爱无恨,正应了曾经她那句,日后再见,只论君臣jsg,再无其他!

萧若洲的心脏像被一柄小锤子轻轻敲击,痛意蔓延到四肢百骸,可一股难言的巨大的喜悦,又将他整个人包裹住,以至于他什么都说不出来。

萧若洲黎清鸢抖音新书热荐萧若洲黎清鸢-萧若洲黎清鸢最新小说全文阅读

这样的情绪在他胸腔里来回冲撞,几乎将他整个人都撕裂。

不知过了多久,萧若洲才缓缓开口:“你们……可是要入宫为皇兄守灵?”

“自然,还请摄政王行个方便。”

萧若洲上前一步,急声道:“姝宁,我……”

只是下一刻,眼前女子悄然后撤,眉眼间满是淡然:“摄政王殿下,还望自重。”

萧若洲的手顿在半空,寒风越过他手掌,带起一片冷意。

好半天,他才回过神来,几乎不敢去看黎清鸢那般冷冽的眼。

萧若洲转过身去:“你们跟我来。”

无人看见,暗夜中,他嘴角溢出的血色。

第36章

当黎清鸢踏入长寿殿时,入目的便是那口金丝楠木的棺椁。

她跟着萧若洲越过层层朝臣,走到了棺椁前。

萧若洲声音低哑:“皇兄,黎家姐弟平安归来看你了。”

黎清鸢看见棺椁内脸色安详如初的帝王时,鼻尖不由一酸,泪滚滚而落。

“皇伯父……”

她站在棺前,泣不成声,跪满了人的殿内,瞬间弥漫着一股沉寂的气氛。

此时,黎清鸢感觉到裙边落下了一点重量,她垂眸看去。

却是皇帝最小的儿子,九皇子萧景辞正拉着她的衣摆。

“我记得你,你是王叔未过门的妻子。”

萧若洲一怔,他看着九皇子,久久不言。

或许唯有在九皇子这样的稚子心里,才会停留在黎清鸢还是他未过门王妃的记忆。

他不知道有些事已经随着时间的更改发生了变化,也不知道他做了什么,覆水难收。

九皇子从腰带里掏出一个巴掌的玉笛:“姝宁王妃,这是你送给我的,你还记得吗?”

黎清鸢才从九皇子那句话中回过神来,她蹲下身,轻声道:“九皇子殿下,臣女记得,可我如今,并非摄政王殿下的王妃,而是将军府的二姑娘,日后,你莫要叫错了。”

萧若洲看着那道蹲下的身影,眼睫狂颤,他轻声道:“他不是皇子殿下,而是明日即将登基的陛下。”

黎清鸢心尖一颤,不由回头看他,却只能看到他墨眸如晦,直直盯着自己的眼神,再无其他。

黎清鸢扭过头来:“是臣女唐突了。”

萧若洲没再说话,而是俯身抱起九皇子,声音温和:“景辞,从此刻起,你要自称为朕,王叔会让你成为如你父皇一般优秀的帝王。”

九皇子睁着乌溜溜的眼睛,似是不懂,可片刻后,他双手环住萧若洲的脖颈,定声道:“王叔,我会的。”

从长寿殿出来,已是夜半三更。

黎清鸢看着一直朝自己笑的苏公公,低低道:“事隔经年,苏公公可安好?”

苏公公‘诶唷’一声,笑道:“有二姑娘记挂着,奴才一切都好。”

黎清鸢点点头,正要带着黎宁州出宫,却听身后有脚步声渐近,她没回头,却也知道那是谁。

萧若洲站在不远处,看着她一如当初的背影,心尖如同被什么攥住。

他上前两步,艰涩开口:“姝宁,我们谈谈,好吗?”

黎清鸢的话音带着初春的冷意,散落风中。

“摄政王殿下,如今臣女与您,已经没什么好谈的了。”

萧若洲浑身一震,却只能眼睁睁看着黎清鸢一步步踏下阶梯,朝着宫门处远去。

他的视线一直停留在她离去的方向,哪怕人影不见,他也未曾收回。

一旁的苏公公叹息一声,不由开口道:“摄政王殿下,回吧。”

倏然,他在月光的照耀下,却瞅见萧若洲眼底的泪意,心惊之余又觉得遗憾。

人生大梦方觉醒,世事终究一场空。

如今,摄政王殿下与黎家二姑娘之间,隔着的,不止时间,还有家仇,以黎二姑娘那性子,两人再难和好如初了。

次日,新帝登基时,朝堂之上,却是如同地震。

众臣看着站在新帝边上的那道蟒袍身影,接连跪下:“还请摄政王殿下收回成命!”

萧若洲咳嗽两声,不动神色咽下喉间腥甜,声线冷淡。

“本王心意已决,自即日起,命翰林院掌院学士顾之安,为新的摄政王,辅佐新帝直至成年。”

他看着还在怔愣中的顾之安,轻声道:“顾大学士,你不是一直在为她守住这太平盛世吗?”

顾之安突的想起两年前萧若洲的那句话。

“你应该替黎雲清看着她拼命守护的大朔。”

他上前一步,缓缓跪下:“臣,定不辱命。”

黎清鸢得知此事时,正是楚玄为她诊脉时,还未反应过来,便听张伯匆匆来报。

“二姑娘,摄政王……不,楚王爷登门求见!”

第37章

黎清鸢到正厅时,只见萧若洲褪去蟒袍,身穿一袭暗紫色锦衣,恍惚中,她仿佛看见时光洪流前,那个俊朗温柔的少年。

只是一瞬,黎清鸢眼中的怀念之色便散了去。

她缓步走进屋内,身后,还跟着一身清隽之气的楚玄。

萧若洲的表情一变,看着楚玄的目光顿时充斥审视。

楚玄却泰然自若的随着黎清鸢的脚步,站在了她身边。

萧若洲忍不住开口:“他是?”

黎清鸢端起茶杯,淡淡道:“这是我在山野间遇到的一位知己,这两年多来,多亏他照顾我。”

她跟萧若洲多年,自然知道他的软肋,更知道怎么说话,会让他更疼。

无关报复,只是黎清鸢不愿意再跟他有任何牵扯。

只是萧若洲几欲破碎的眸光,黎清鸢握着茶盏的手不由收紧。

她放下茶盏,直接问道:“不知楚王爷今日登门,可有何事?”

萧若洲用尽了生平克制才忍住了继续问下去的冲动。

他直直看着黎清鸢:“我两年前抓住了周雪落和南疆余孽一名,如今还活着,并非我念旧情,而是觉得他们,应该交由你处置。”

黎清鸢静静的看着他,心里却刺痛难忍。

什么时候,她跟萧若洲走到了这样连说句话都要小心翼翼的地步了?

她闭了闭眼,站起身:“如此,还要劳烦王爷带我过去。”

萧若洲眼底浮现细碎光亮,他站起身:“好。”

两人正朝外走,却撞见刚去了一趟军营的黎宁州。

他见黎清鸢跟萧若洲走在一起,不由脸色一变,问道: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or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