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郑芹曼谢君唯在线阅读全文 (郑芹曼谢君唯)小说无弹窗广告

2023-11-28 17:15:55 11
2023-11-28 11
点击阅读全文

“佳佳,生日快乐。”
“谢谢君唯哥。”
服务员推精致的蛋糕车过来,谢君唯松开她,点燃蛋糕上的蜡烛。
“愿吧。”
刘佳双手合一闭目许愿:“我的第一个望是希望能和君唯哥长久久幸福快乐。”
“第二个愿望,是希望我们的孩能健康长大...”
她的愿望尚未许完。
谢君唯的手机突然亮起来电显示——
【老】
他犹豫了一瞬,刘佳却他一步夺过手机直接关机。
“佳佳…”
谢君唯的眉头皱起,不等开口,刘佳直接委屈打断。
“君唯哥,我第个愿望就是希望你能陪我完整的过一个生日。我想完整拥有你一次,而不是你见不得的情人...”
此话一出,谢君唯便打消拿回手机的念头。
他摸了摸她的头:“好,今天你生日都听你的。
“谢谢君唯哥!”
刘佳扶着孕肚,探身在他脸上落下吻。
另一边,谢家别墅,灯火长明。
芹曼身穿一条黑色抹胸,赤脚蜷缩在宽大的沙发上,四周是横七竖八乱喝了的空酒瓶。
她举着手机,一遍一遍拨打谢君唯的电,手机里一遍一遍传来“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已等候多时的小宝鄙夷开口。
【死心吧,不会接的。】
它是来兑现承诺,带郑芹曼走的。
就在晚。
喝到微醺的郑芹曼却倔强的继续拨打:“总要结的干净些才行!他肯定在忙,我多打几遍他就能听到了。”
小宝失了耐心,冷着将谢君唯此刻的行为展示在郑芹曼眼前。
他正在流光溢彩高级餐厅里,亲手喂刘佳吃鹅肝。
郑芹曼一怔,停了动作。
她低声喃喃:“这样啊...来走前再见他面。”
酒劲上头,郑芹曼无力地眨了眨眼,手机掉落在地上出清脆的响声。
“算了,没必要了。”
郑芹曼昏昏欲睡,突然开口。
“小宝,回家之后们还会再吗?”
小宝答非所问,发出冰冷的提醒。
【时间到了,灵魂剥离会很痛,你做好准备。】
话音刚落,郑芹曼感觉灵魂与肉体逐渐分离,头痛欲裂。
她死咬住嘴唇,但丝毫不能压制痛苦,她忍不住用头去砸。
“啊——”
一声惊呼,郑芹曼眼前突出现一道白光将她笼罩,她只觉浑身一轻。
黑洞,撕裂了天花板,她看到自己的灵魂正缓缓上升…
在失去意识前郑芹曼听到一个遥远的声音。
【会。】
郑芹曼谢君唯在线阅读全文 (郑芹曼谢君唯)小说无弹窗广告
“轰隆”,天空发出声雷鸣,接着是倾盆的大雨。
谢君唯皱眉头从睡梦中醒来,刘佳枕着他胳膊熟睡中。
他从枕头下摸出机,开机,显示上午九点,随之页跳出数十个未接电话,全是郑芹曼的来电。
他抬头看了眼对面别墅,马上打开微信,编辑消息解释。
他刚发出【老婆】两字试探,红色的感叹号便了出来。
心脏猛地皱缩了一下。
谢君唯慢抽回被枕的手,穿上衣服冒雨往对面家里跑去。
推开大门,客厅洁亮如新,他喊了一“曼曼”,无人回应。
匆匆上楼,卧室也不见郑芹曼身影。
心一瞬。
谢君唯慌张掏出手机,回拨郑芹曼电话。
仍旧无人接听。
这时,他的手突然震动,一条新消息出现。
【回妈家住两天】
是郑芹曼的消息,谢君唯悬着的心松了口气。
【要我去陪吗?】
等了过了几分钟那边才回复。
【不用。】
【好,注意安全。有事给我打电话。】
那边再也没有复,谢君唯跌坐在地,松了口气。
望着墙上与郑芹曼的巨幅婚纱照,按了她可能发现了的念头。
想着佳要醒了,谢君唯起了身,他该她做早餐了。
墅大门砰地关上,谢君唯再度走进雨。
他看不见的身后虚空,系统小宝,若隐若现
【郑芹曼,你没完成的任务,我替你来完成。】
另一边。
人民医院,太平间。
失了生命体征的郑芹曼推进来
她安安静静地躺在床上,已经没有了气息。0
五十岁到的郑母一夜生满白发,形如枯槁坐在旁边牵着她的手。
另一只手,拿着的是郑芹曼的绝笔信。信里,她揭示了谢君唯出轨真相。
“妈对不起”写了满满一页。
郑母此刻早已魂不附体。“昨晚看到你说接你回家的信息,我就感觉不对,你上次说舍不得我的候我就该觉得不对……”郑母顶着早已流干眼泪的双眸,抚上芹曼的脸。
“芹曼啊,你怎么能让妈妈白发人送黑发人啊,你怎么能忍心……下妈妈一个人。”
“妈不逼你生孩子,好不好,我的宝……”
说着说着她愤慨起来。
“你不舍得对谢君唯做残酷的,妈妈来帮你做,你放心妈妈会替乖女儿讨回公道……”
她趴郑芹曼冰冷的躯体旁,默默流着殷红的泪。
“小曼你小时候经常说想去看山看海,以后妈妈带你去...”
“来世,你一定还要做妈的女儿啊。”
整整一个月。谢君唯都宿在刘佳家,发郑芹曼的消息都石沉大。
他站在窗户前看着自己家越来越心绪不宁
刘佳上前抱住他,“君唯,怎么了”
“小曼一直没回信息,有点担心。
“她又不是小孩,能有什么事?”
谢君唯还是不安。
可是她从来没离开我这么久过……”
刘佳踮脚吻上他的嘴,一路轻咬至他的喉结。
在她唇边诱哄:“君唯,你和我在一起,就不许想别人了!”
谢君唯喉结滚动,一时情动。
抱她往卧室走去。
……
深夜。
谢君唯推开自己家门。
凉快入秋了,他过来取两件外套。不知怎的,对郑芹曼的挂念越来越深。
他打开衣帽间拿起郑芹曼常穿的裙子细嗅她的熟悉的香气。
仿佛芹曼在他身边一样。
他太想她了。
看空荡的空间,谢君唯决定明天启程去乡下接她回来。
他伸手去拿放在顶的行箱,却触了一从未见过的方形收纳盒。
拿下来,掀开盒盖查看。
他刘佳轻吻拥抱的照闯入视线。
他呼吸一滞,起照片查看,底下那一摞刘佳给郑芹曼发的短截图,洒落一地。
黄色的信封躺在一片白纸,扎眼极了。
谢君唯的脸失了血色,比白纸还白。
他颤抖着捡起封写着“谢君唯亲启”的信件。
薄薄的两页纸,重似千斤。
两页纸写满对他满满的控诉与失望。
落款的‘郑芹曼绝笔,直接让谢君唯浑身血液凝结。
不,不会,这不可!”他迅速拨打芹曼的电话,耳的忙音敲击着他的神经。
他低吼了一声,让自己恢复定。
紧接着拨了郑母的电话。
电话只响了三下,通了。
谢君唯立马开口,“妈,芹曼在你那儿吗?!”
那边只传来风声“妈?你在听吗?”
良久,郑母缓缓开:“她在我这里。”
“求求你让芹曼接接电话,所有的切我都可以跟她解释!”
谢君唯奔出衣帽间,跌撞撞朝楼下冲去。猛地拉开大门。
满头银发的老妇人赫然站在门口,挡住了他的路。
谢君唯被吓住,睁大惊恐的眼怔看,这才清站在他眼前的人,竟然是郑母!
来不及问怎么回事,他上一步四处张望:“妈,曼曼呢?”
郑母抬起浑浊的双眼,身让开。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