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季楠闻舟小说在线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2023-11-28 17:21:46 16
2023-11-28 16
点击阅读全文


角落里,季楠的心跌进谷底,摔得血肉模糊。
她突然想起来,这三年每次过生日,闻舟都会给她买一个抹茶蛋糕。
季楠其实并不喜欢抹茶,但他没有一次注意到过。
他总是一边递给她蛋糕,一边深情地望着她,对她说:“生日快乐。”
那样深情的眼神,叫季楠哪还会在乎蛋糕是什么口味。
可这一刻,她却再也无法欺骗自己。
三年了。
每次生日,他将蛋糕递给她,心里想的究竟是季楠,还是钟雪?
红唇被她咬的毫无血色,她再也待不下去,逃一般的离开了甜品店。

直到晚上,季楠翻来覆去想了许久,终于还是忍不住,跑到他宿舍楼下,打电话让他下来。
她眼眶红了一大片,直接开口:“你还喜欢钟雪,是吗?”
闻舟拧着眉一脸不耐:“你又怎么了?”
只要提起关于钟雪的问题,他就总是带着抗拒,似乎那于他而言是个禁忌。
可季楠这次却不准他再逃避,“我今天看到你们一起逛珠宝店,甜品店了。”
她每说一个字,声音都抖得越来越厉害。
“现在,你是不是又要说,你不知道她喜欢什么款式的项链,你不知道她喜欢什么口味的蛋糕,你们今天只是偶然碰到,然后,又偶然的一起去给她买了礼物,一起逛了街,一起吃了甜品。”
闻舟沉着脸不说话,直到季楠最后说出那句“闻舟,是不是只要她现在回头,你就会毫不犹豫跟我提分手”的时候,他终于猛地抬起头。
“季楠!“他沉着脸,语气寒凉似冰:“你真是越来越不可理喻了。”
他说完就转身上了楼,不再解释任何,也不再说什么,只留下季楠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晚风中。
季楠看着他冷漠的背影,心冷到了极致。
怎么也想不到,三年相处,却得不到他一句解释。
再次不欢而散的结果就是,两人好不容易缓缓修复的关系,又降至了冰点。
三年了。
他总是那么冷静又理智,觉得她所有的生气和难过都是在无理取闹。
没有解释,更不会哄她。
好像季楠根本就不值得他花那些心思去对待。
冷战的这些日子,两人即便在学校遇见,他也会冷淡的直接无视她,连一个眼神都吝啬给予。
季楠每每与他擦肩而过,心都忍不住更加下沉。
到了周末,闻芊芊见她最近实在低落的厉害,终于做和事佬,抓着她就出门。
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闻芊芊带到了包厢门口。
“季楠,我哥正和一群发小在里面聚会,你俩抓住机会,别闹别扭了。”
话毕,闻芊芊抓住季楠的手臂不准她逃,直接带着她推门而入。
包厢大门被推开的一瞬间,几乎所有人都停下了手上的动作,齐刷刷朝门口看来。
三四个男生坐在一起在打游戏,而钟雪正坐在闻舟旁边聊天。
看见季楠,里面原本热闹的氛围瞬间安静了下来。
这是属于闻舟的圈子,他却选择了带钟雪来参加。
季楠心头压抑,转身就准备走,却被闻芊芊眼疾手快的拉住,下一秒,钟雪已经热络向她和闻芊芊招手:“快来,就等你们了。”
俨然一副女主人的样子。
季楠垂眸,跟闻芊芊坐在一起,隔了闻舟三四个座位。
他似乎毫不在意她的到来,还帮钟雪清洗了餐具。
直到中途,她实在透不过气,才找了个借口去上厕所。
回来时,在走廊拐绿轴角处,看见那几个男生正站在阳台抽烟。
闻舟一向是不抽烟的,今天也不知是高兴还是心情不好,竟然也拿着根烟。
聊天的声音有一句没一句的传来,基本都围绕着闻舟。
“你要是还喜欢雪雪,就和她在一起呗,你俩折腾这么些年有意思吗?”
闻舟没说话,眉却紧拧着。
那兄弟一副最了解他的样子:“你就别装了,不喜欢雪雪她走了你钱包里还天天放着她的照片?不喜欢雪雪你找季楠干嘛?不就是看她跟雪雪长得像,刚才你在雪雪身边,有跟季楠说过一句话吗?我看你也别耽误人家了,恐怕她现在还不知道,你之所以会和她在一起,只是把她当成了思念雪雪的替身了吧。”
“要我说啊,与其跟替身在一起,还不如跟正主在一起。”


第八章

替身……
正主……
几人的话犹如一道惊雷,轰然在季楠耳边炸开。
她脑子嗡的一声,只觉得自己什么都听不清了。
诚然,从第一次见到钟雪,她就知道两个人长得很像。
这段时间,也有过无数人说过她们相像。
但她,却从未让自己往这方面想过半分。
因为,闻舟这三年和她在一起的回忆是真实的,他叫她名字时的亲昵,亲吻她时的认真,全部都是她亲身体会过的。
可现在,他的朋友,居然说,闻舟居然一直把她当成了钟雪的替身。
她,是吗?
季楠只觉得整个人都无法正常思考了,心一抽一抽的疼,身子踉踉跄跄,猛地往后退了好几步。
众人听到脚步声,这才循声望去。
一看是她,立刻神色一变,脸色尴尬的拍拍闻舟的肩,离开了阳台。
原本热闹的地方瞬间变得寂静。
最终,是闻舟先开口:“不是你想的那样。”
仍然是这样冷静、理智又漫不经心的语气。
就算季楠亲耳听到他的朋友让他和钟雪在一起,居然也只能得到这样一句话。
季楠悲凉的想,这三年来,自己大概没有一刻走进过他的心。
面前站着的人,好陌生,好陌生。
她的手指紧紧捏着衣角,竭力让自己的声音不那么颤抖:“闻舟,有时候,我真的觉得自己快坚持不下去了。”
闻舟一滞,只觉得心头满是燥意,刚想开口说点什么。
可季楠已经转身离开,走廊明亮的灯光,也照不亮她满身的黯然。
钟雪约她出来见面,是在两天后。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