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沈曼吟傅逸骁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沈曼吟傅逸骁)小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正版无弹窗

2023-11-28 17:12:07 12
2023-11-28 12
点击阅读全文

只是半年后他卸任,兵权从皇上那儿又落在了傅逸骁手中。

从前她不问政事,但岳林为官多年,怎会看不出傅逸骁的野心。

若他不卸任,至少傅逸骁还不足以逼宫。

沈曼吟起身走到长福面前,道:“吩咐人去将军府传话,说我后日拜访岳将军。”

长福躬身道:“是。”

说完便转身快步走了出去。

见他离开了,沈曼吟转身将纸抽去,丢进一旁的炭火中烧去。

趁着还未到午时,沈曼吟进了宫。

养心殿。

皇上正在批奏折,见沈曼吟来了,凝重的脸霎时眉开眼笑:“乖孙来了,快坐。”

沈曼吟行礼,唤了声“皇爷爷”便坐了下来。

太监奉上茶,她饮了一口,余光扫了眼奏折,故作随意问道:“皇爷爷生气了?”

闻言,皇上眼底犹带愠色:“大理寺卿汪捷道刑部尚书徇私舞弊,利用职务之便擅自赦免了数名死囚,甚是罔顾法纪。”

沈曼吟眼眸一暗,将杯子放回桌上:“孙女儿身份不宜听政……”

“婉婉。”皇上朝她招了招手,让她站到身边后拉起她的手意味深长道,“皇爷爷这一脉就你一人,朕早晚是要老的,届时你必定要稳操大权,莫让魏国百年基业毁于一旦啊。”

一番话让沈曼吟不觉又想起重生前的一幕幕,心中愧意顿生。

她抿抿唇,抓住心中一闪而过的念头。

“皇爷爷,孙女有一事相求。”沈曼吟忽然开口。

皇上笑道:“直说便是。”

沈曼吟抽出手,跪了下来:“孙女想求一道赐婚圣旨,将京中萧颜赐于傅逸骁为妾。”

听了这话,皇上愣了愣,眼中满是诧异和不解。

娶妾这种小事根本不用向他请旨,只要正妻同意便可。

可他不解的是沈曼吟曾说过她和傅逸骁伉俪情深,容不得第三人啊!

见她低着头,皇上更觉是傅逸骁辜负了沈曼吟的一片痴心,心中眼里顿时燃起了怒火。

第二十二章 偶遇

皇上站起身,走过去将沈曼吟扶了起来:“是不是傅逸骁生了二心?告诉皇爷爷,皇爷爷替你做主。”

沈曼吟摇摇头,强忍着心中的刺疼感扯着唇角:“是孙女不好,孙女身子弱,无福生养,萧颜才貌双全,萧寒八斗之才,当属佳偶。”

她垂眸,掩去眼中难忍的落寞。

只要皇上赐婚,任凭傅逸骁不同意也得遵旨。

也只有皇上亲自赐婚,才彻底断了萧颜会入宫的可能。

几番劝说,皇上始终拗不过沈曼吟,无奈只能顺了她的意。

只是心中对傅逸骁多了些许的不满,甚至开始动摇要将辅佐权交给他的念头。

出了养心殿,沈曼吟望着高挂的日头,泛红的眼微微干涩。

往后的每一日,她做得每一件事,都会有这样剔心般的痛感吧。

沈曼吟苦涩一笑,眼底满是酸楚。

离宫时,她特意留心了宫中四处。

不见半点有死卫军潜在的痕迹,但想起天牢中那干脆的抹杀,沈曼吟皱起了眉。

若想除去奸臣,她还是得手握重权才行。

午时。

轿子一晃一晃地出了宫,一夜未眠的沈曼吟有些困意。

正当快要睡着时,外头一阵有些熟悉的吆喝声让她心神一震,忙叫小厮停了轿。

她掀开轿帘,朝那声音处望去。

果不其然,顾羽正倚在一家酒楼门前的门柱上,手里还拿着那随风飘荡的幡。

沈曼吟下了轿,打发下人先回去后径直走了过去。

顾羽见她来了,一点儿也没有偶遇的惊讶,反而笑着打着招呼:“夫人,看来咱们缘分不浅啊,这么快又碰上了。”

他略微轻佻的语气让沈曼吟有些尴尬。

她离顾羽三尺,问道:“你可替我算一卦?”

闻言,顾羽却摇头笑说:“夫人若是要问往后一事,我算不出。”

沈曼吟眉一蹙。

她不过是想问往后一事是吉是凶,是祸还是福,但顾羽却说算不出。

这倒是让她有些忐忑。

沈曼吟微张双唇,正想问其他,一个身影忽然从酒楼中走了出来。

她眼眸一怔。

傅逸骁?

未等她反应,萧颜跟着傅逸骁也走了出来,两人一前一后站着,甚像恩爱夫妻。

傅逸骁撞上沈曼吟的眼神,面上满是诧异。

沈曼吟在这儿作甚?

只是在看见那环臂依靠门柱的顾羽后,他面色一沉。

萧颜看了沈曼吟一眼,眸中尽是快要溢出来的不屑。

她看了眼一旁的顾羽,唇角一勾:“想不到夫人还信这个。”

不等沈曼吟说话,顾羽睨着萧颜开口问:“想必这位就是京中才女萧颜了吧。”

萧颜微不可闻地哼了一声,略带一丝高傲地微仰起头。

“月弯眉敛翠,云亸鬓堆蝉。”顾羽上下打量着,嗤笑道,“不愧是佳人。”

话落,沈曼吟和傅逸骁都怔了怔。

萧颜神情一狞,一张脸被气得绯红,死死瞪着顾羽。

沈曼吟看了她一眼,忍不住转头勾了勾唇角。

如此看来萧颜也是个沉不住气的,倒是这顾羽竟如此大胆。

居然用形容娼妓的词句“称赞”萧颜,倒何和她不谋而合了。

“婉婉,过来。”

第二十三章 选择

傅逸骁突然开口,冰冷的目光却落在顾羽身上。

沈曼吟收起笑,默默地抬腿走去。

这时,顾羽朝她无声地说了四字:小心萧颜。

沈曼吟眸色一怔。

她站到了萧颜面前,将她挡了个严实。

顾羽是让她小心萧颜?

“回府。”

傅逸骁突然执起她的手,阴沉着脸往提邢司府走去。

见此状,萧颜更觉难堪,眉眼中满是不甘。

顾羽看了她一会儿,戏谑道:“姑娘,你的‘福气’马上就来了。”

说完,拿着幡转身离去。

萧颜一愣,看着顾羽远去的背影心里开始惴惴不安。

福气?

若说福气,莫不过是傅逸骁打算设计将她送进宫做妃子罢了。

但这顾羽语气明显没安好心。

萧颜转头瞪了眼渐行渐远的沈曼吟,压着满肚子起走了。

回府路上。

沈曼吟挣了挣被紧握的手,不仅没能挣脱,反被更加用力的锢着。

她抬起头,见傅逸骁还是冷着脸,紧抿着唇,似是没有打算说话。

沈曼吟垂眸,也沉默了。

在她低头后,傅逸骁余光落在她身上。

她的一言不发让他很是恼怒,但又因心中的矛盾很是烦躁。

他不愿沈曼吟知道他和萧颜之间的密谋,可又期盼她能为撞见他们同出入而生气。

可是她什么话都没有说,那个算命的还似是在维护她……

傅逸骁越想越气,他发觉他越发捉摸不透现在的沈曼吟了。

沈曼吟眉一蹙,右手被紧握的力道不断变大,像是在宣泄不满一般。

她仍旧没有吭声。

回到府里,午膳早已备好,可傅逸骁却直接将沈曼吟带回了房。

一阵碰撞声响过后,沈曼吟猛然倒在床榻上,傅逸骁两手撑在她头两侧,墨眸如鹰爪般抓住她这只猎物。

良久,他清冷的声音才响起:“你识得他?”

“他”自然是指顾羽。

自那日他在街上看见沈曼吟同顾羽说了话,便觉她心思便重了许多。

“不识。”沈曼吟从容地看着他。

她的语气就好像将所有的冷漠反馈了回来,傅逸骁眼神一凝,心头微刺。

他瞪了沈曼吟一会儿,忽然像是泄了气一样侧身躺下,利索地将她拉进怀中。

天旋地转,让沈曼吟想起那日被斩首的痛苦。

傅逸骁抚着趴在胸口处沈曼吟的病发,语气和软:“等岳父生辰一过,我就带你回凉州。”

沈曼吟眸光一闪,低声道:“不必了。”

闻言,傅逸骁动作一僵。

“那的确是个偏远之地,不值得舟车劳顿。”

听着她一字字说完,傅逸骁心间更是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萧寒。”

沈曼吟轻轻唤了他一声。

“嗯?”

“若有一日,我和权力只能二选其一,你选谁?”

她的声音忽然变得缥缈,就像是很远的地方传来的一样。

傅逸骁语凝半晌,反问:“怎么问起这等不着边际的问题?”

“你选谁?”

沈曼吟抬起头,隐隐带着些水色的双眸目不转睛地望着他。

“……自然是你。”傅逸骁手再度落下,却停留在她发间的金簪上。

沈曼吟心中酸涩一笑。

明知答案会是什么,她却执拗的想听傅逸骁的回答。

说到底,不过是未死全的心还徒留一丝期待。

期待着他能为了她回到从前,但物LJ是人非,他早已不是当初的傅逸骁。

就像她早已不是原来的沈曼吟一样。

第二十四章 荒唐

次日。

一大早沈曼吟就穿戴好,命人将给陆成杰赶制好的新衣带上,同傅逸骁一块出了府。

马车中,沈曼吟看着将她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