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胡暮烟季君唯现言热文胡暮烟季君唯在线阅读-(胡暮烟季君唯)小说分享大结局胡暮烟季君唯

2023-11-28 17:11:25 13
2023-11-28 13
点击阅读全文

主的狠心吃惊一瞬,楚云柔的脸已经被打的高高肿起,脸颊那通红的手指印,显然是被巴掌扇出来的。

不过,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楚云柔当初仗着自己有人撑腰,怂恿季君唯带她去马场,摆明了要他命的时候,可见恶毒。

胡暮烟在沙发深坐下,漫不经心说着:“楚家主,你这是什么意思?”

却听楚家主讨好说:“叶大小姐,楚云柔当初做的那些事,我们楚家通通不知情,现在我们已经决定把楚云柔赶出家门,和她断绝父女关系,之后她是死是活任凭你处置。”

胡暮烟的目光全程都在楚云柔身上,她发现当楚父说带把楚云柔逐出家门的时候,她明显瑟了一下。

忽然间,她又响起了楚云柔在马场上被自己的飞镖吓得蹲下的场景。

胆子小,心思却毒。

胡暮烟忽然觉得没有意思,站起身道:“怎么处置那是你们楚家的家务事,不必说给我听。”

之后,她就站起身,示意李秘书赶人。

回到房间,她瞟了一眼屏幕上那被压倒根本抬不起头的绿线,更加觉得没有意思。

季君唯输的太快,她没有丝毫成就感。

一时间,心情不知道为何又焦躁起来。

胡暮烟拎起外套,想了想,又走到了隔间,敲了敲门。

门内,正在工作的傅君寒抬起头来。

因为他坐在窗边,抬头的这个角度,阳光从窗外照了进来,度在他刚毅的轮廓上,那剑眉星目间带着无与伦比的贵气和清朗。

有匪君子,如琢如磨。

胡暮烟失神了一瞬,直到傅君寒询问:“有事?”

她这才回过头来,想到自己刚才的失态,顿时满脸通红,而后咳了一声才道:“我想出去逛逛。”

傅君寒闻言起身:“我陪你。”

不料,却遭到了胡暮烟的拒绝:“不用不用,你忙你的工作吧,我就随便逛逛。”

说着,她就摆着手离开了。

离开之后,她坐着车,让司机绕着云城,优哉游哉的转悠,偶让见到了一个种满了银杏树公园,鬼使神差,她让司机停了下来。

而后,她下车走向了银杏林。

不成想,她刚走进没有几分钟,就听见身后传来充满思念的一句:“阿予……”

第十七章 恭喜破产

胡暮烟这才记起,她从前和季君唯在银杏树下逛了很多次。

回头一看,她满眼惊讶。

眼前这个瘦到脱相的男人是季君唯?

印象中,季君唯很注意自己的形象,她还记得有一次她开玩笑给他带了一个小猫发箍,弄乱了他的发型。

后来,他直接把她拖进了车内,就在车后座,一路做了回去,抵达家门的时候,他仗着夜色毫无顾忌,在家门口生生折腾她求饶,这才肯带她进屋。

从那之后,她在意不敢乱动他的头发。

而且,还被他扔来了一个任务:每天早起给他搭配衣服。

一开始,她以为这又是他折腾她的手段,可后来才发现,他确实乐意穿她搭配的衣服。

当然,这也不否认,她的时尚眼光。

毕竟,全国最优秀的时尚品牌,可是她一手打造的。

季君唯当初没有把她放在心上,都没有注意到,她给他搭配的衣服很多都是非卖品。

现在回头想想,胡暮烟都奇怪自己是怎么忍受那段糟糕的日子的。

目光流传,叶季予从思绪中回过神,又打量面前的季君唯,若不是他刚才出声喊他,她一时间还没有认出他。

此刻的季君唯,满脸的惨白,眼眸红的像是连续熬了很久的通宵,下巴的胡子冒出了青渣,他都没有打理。

唯有那还锋利眉眼,依稀能找出从前桀骜的模样。

却见他朝她走来,用一种恳求的语调说:“阿予,我破产了。”

话落,他一脸希冀望着胡暮烟。

下一秒,却听她说:“是么,那恭喜你啊。”

骤然,季君唯神色一苦,但却舍不得挪开放在胡暮烟身上的视线,再次乞求:“阿予,我知道错了,你原谅我好不好?”

胡暮烟静静望着他,没有说话。

见她没有打断,季君唯眼中闪过一丝希望,又道:“阿予,对不起,我爱你,你回来我身边吧。”

“阿予,我真的很想你。”

“阿予,再给我一个机会好不好?只要你愿意回到我身边,你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做什么你都愿意?”胡暮烟终于搭话,可眸光却冷淡:“季君唯,那你还记不记得我当初是怎么跟你说的?”

“季君唯,我给过你机会的,我不止一次问过你,你有没有爱过我?可你是怎么做的呢?”

“你竟然要把我扔下海喂鲨鱼!”

“不是的!我没有这样想过!”季君唯急切解释:“我但是只是想要你服软,只是想吓吓你,我也没先到绳子会断。”

“你怎么想的我不在意,过程如何现在讨论也没有意义,我只知道,当初你把我推下海,当初的海里聚满了鲨鱼。”

季君唯的目光一点点黯淡下去,胡暮烟的话还没有结束:“说到底,你狠得下心这么对我,不就是仗着我当初喜欢你你不喜欢我吗?”

“季君唯,你扪心自问,我的话有没有半点不对?”

“我不爱你,你在我这里就什么都不是!”

至此,季君唯脸色更加惨白,满眼痛苦,其实他心里十分清楚,他所有的坦然自若,都来自于胡暮烟曾经不离不弃盲目爱意。

第十八章 亲自讨回来

正是因为知道胡暮烟的性格,所以季君唯才更痛苦。

相处三年,她看似依赖他,但有的时候她就像是一团迷,看她就像是雾里看花,越想靠近就越不自觉沦陷。

知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无法自控,已经轻易被她牵扯情绪。

他不喜欢这种失控的感觉。

他想要她的服软,借此平复自己的焦躁。

可他越是打压,她骨子里越透出傲气……渐渐地,事情就到了现在这种不可控的地步。

他也不想这样。

如今面对这个冷酷的,对他没有一丝爱意的胡暮烟……他很痛苦,可同时他也有一种感觉,这样的胡暮烟,才是真正的胡暮烟。

但是,此刻的胡暮烟,遥不可及。

她不爱他,他却是没有半点谈条件的资本,甚至连靠近都显得多余。

晚秋的风出来,泛黄的银杏树簌簌落下,结束了他们一生,宛如祭奠他们死去的爱情,季君唯的心,有骤然一疼。

他咽下喉间的苦涩,千言万语最后到了口边,却只有一句:“……对不起。”

胡暮烟最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