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安姝瑶陆明启(安姝瑶陆明启)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安姝瑶陆明启免费最新章节(安姝瑶陆明启)

2023-11-28 17:12:12 15
2023-11-28 15
点击阅读全文

安姝瑶低头不语,面含羞意,手上的动作却没停,依旧缝制着那艾虎荷包。

几人正说着,门外的内侍公公走进了,弯着身子对几人行了个礼,随后掐着嗓子对皇上说道。

“禀皇上,锦衣卫指挥使齐大人在外求见皇上。”

安姝瑶闻言抬起了头,看向那内侍公公。

“齐易南?他来做什么?”皇帝抬了抬手:“请进来。”

不多时,门外边身着一身飞鱼服走了进来,对着太后和皇上行了个礼,沉声说道。

“臣齐易南,参见皇上、太后。”

皇上微微颔首,将茶盏端起问道:“你今日进宫,可有要事?”

齐易南直起背脊,看着皇上,开口说道。

“浔州刺史贪赃枉法一事已经结案,今日在诏狱内发现罪臣已经自戕。”

皇上搁下茶盏,冷声说道:“脏污枉法,罪有应得。”

齐易南低首不语,目光微微看向一旁的安姝瑶。

从刚才他进来时便看到了她,安姝瑶正坐在那里,手里握着个荷包,时不时抬头看一眼他,早已乱了线脚。

齐易南微微欠身,低声说道:“臣先告退了。”

一旁的太后早已看出了两人眉来眼去,见安姝瑶一副女儿家的模样,心中便有了数,随后张口说道。

“令堂可还好啊?”

齐易南看向太后,不明白为何突然问这话,却也还是恭恭敬敬回答:“回太后,家慈一切都好。”

太后点点头,看了看安姝瑶笑说道。

“明日端午节,皇帝在宫中设家宴,请的无非就是几个亲近大臣,明日你也一同赴宴吧。”

齐易南还有些疑惑,却见太后转眼看着安姝瑶,眼里都是慈爱,而后者也羞红了脸。

“免得我这孙女,魂不守舍的。”

第四十二章

待两人离开太后寝宫后,太后看着皇帝笑说道。

“方才我就看出,这小荷看齐易南那眼神不一般。”太后笑呵呵的,显然对那齐易南也十分满意。

皇上点了点头,也说道:“这齐易南年轻有为,又是个稳重性子,小荷托付给他,朕也可以放心。”

皇城门外,安姝瑶与齐易南道了别后上了马车。

帘子刚掀起,却又转过身,红着脸支支吾吾对齐易南说道。

“方才皇祖母说的话,齐大人不必放在心上。”

齐易南抬头看着马车上站着的安姝瑶笑问道:“哪句话?”

齐易南眼里满含笑意,声音温柔,安姝瑶只觉得耳边一阵发痒,早已红成了柿子脸。

安姝瑶支支吾吾半天也不好意思开口,齐易南也不为难她,伸出手替她掀开了帘子,轻声说道。

“明日我等你。”

安姝瑶轻轻点了点头,转身进了马车内。

而另一边皇城门外的马车内,师渺渺早就看到了齐易南,刚想下马车叫住齐易南,便看到了随行的安姝瑶。

师渺渺牙都咬紧了,眼睛紧紧盯着两人的背影,心中满是对安姝瑶的怨恨。

她的表姐是宫中的贵妃,她从临安回来,自然要进宫探望一下自己的姐姐。

没想到却让她看见了两人亲密的模样。

师渺渺的马车进了皇宫,一路到了自己的表姐的寝宫。

汐贵妃听说自己的表妹来了,连出门迎接,两姐妹手挽着手进了寝殿。

“这些年不见,妹妹是越发明艳动人了。”汐贵妃抚了抚师渺渺的鬓角。

师渺渺俏皮一笑,坐在汐贵妃的身旁,打量着她的寝殿。

她幼时刚离开京城时,她表姐也才刚刚入宫选秀,如今她已经做了贵妃,这寝殿又大又华丽,看的师渺渺眼睛都花了。

汐贵妃让御膳房做了些吃食点心送来,与师渺渺一阵寒暄。

师渺渺看着汐贵妃,开口问了一句:“表姐可知道安姝瑶?听闻是个郡主。”

汐贵妃一愣,不明白自己的表妹为何突然问起安姝瑶来,但还是告诉了她。

“安郡主是汝南王府的小女儿,皇上的亲侄女,太后对她也是尤为的喜爱,不过跟你一样,也是刚回京城的。”

师渺渺闻言来了兴趣:“刚回京城?她去了哪?”

汐贵妃说道。

“听说是身体不适,去了寺庙修养,不过也有传言,说是当时陆侯爷府的夫人曾在殿前大闹,说是安姝瑶曾是他陆府的逃妇。”

说罢,汐贵妃又摇了摇头:“不过是宫内的一些传言罢了,皇上早就下令禁言讨论了,我身处后宫,对这些并不了解。”

“你问这个做什么?”汐贵妃看着师渺渺问道。

师渺渺摇了摇头,拉过汐贵妃的手笑着说道:“随便问问罢了,表姐,你这的点心真好吃。”

汐贵妃笑了笑,摸了摸师渺渺的头:“好吃就多吃点,回头我让人打包好,给你送到府上去。”

姐妹俩寒暄了一阵后,师渺渺便借口离去,汐贵妃让人将师渺渺送到了皇宫外,看着师渺渺上了马车。壹扌合家獨γ

马车调了头后便要走。

马车内,师渺渺对着车夫一声令下。

“去陆侯爷府。”

第四十三章

师渺渺坐着马车到了陆侯爷府,丫鬟上前叩响了门环,里面的下人走出来,看着师渺渺问:“姑娘找谁?”

师渺渺上前几步走到大门口,对着那下人趾高气昂地说道:“我找你们陆候夫人。”

那下人闻言一皱眉头,面露疑惑。

自从陆明启死后,陆候夫人便被一直禁足在府上不曾出去过,那下人打量着师渺渺,发觉并未见过,不禁问道。

“请问姑娘找我家夫人有何时?”

师渺渺皱了皱眉头,报上了名讳:“你只管进去通报便是,就说是吏部尚书之女要见她!”

那下人一听是尚书府的人,不敢多耽搁,连忙进去通报。

陆候夫人并不认识什么尚书之女,但既然来了就让下人把人请了进来。

师渺渺在大堂等了许久后,陆候夫人才堪堪走来。

此时的陆候夫人早已没有了往昔气焰,苍白的一张脸看上去十分虚弱,眉眼间也带上了几分忧愁。

“你就是陆候夫人?”师渺渺打量着眼前的女人。

这哪里有一个侯爷夫人的样子。

陆候夫人坐在椅上,不愿和师渺渺多说:“你来找我有什么事?”

师渺渺一向骄纵无礼惯了,往椅子上那么一坐,开口便问道:“我听闻,那安姝瑶曾是你府上的逃妇,当真?”

陆候夫人看着师渺渺那副目中无人的样子本就嫌恶,此时听到她口中提起安姝瑶,脸色大变。

“你认识安姝瑶?”

陆候夫人听到安姝瑶这三个字,手便不可遏制地抖了起来,后槽牙都咬的紧了,恨不得将安姝瑶拆骨吃肉。

但看这师渺渺的样子,似乎也是与那安姝瑶结了仇怨。

“这安姝瑶跟你是什么关系?”陆候夫人问道。

师渺渺冷哼一声,说道:“她抢了我的男人!你只管说是或不是就行了!”

“是!”陆候夫人低喝一声,声音嘶哑,吓得师渺渺一惊。

“她三年前隐姓埋名嫁入我家,随后做了逃妇,摇身一变成了郡主。”陆候夫人的后槽牙都磨的直响。

“我儿只不过想让她回陆家,她百般不愿,还将此事闹到圣上跟前,害得我儿丧命啊!”

陆候夫人说这话的时候,眼里都充满了仇恨与怒火,面怒狰狞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