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陆御寒沐绵绵小说叫什么 陆御寒沐绵绵小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2023-11-28 17:16:27 10
2023-11-28 10
点击阅读全文

陆御寒:“不可能,你们肯定搞错了,我女儿不会做这种事的!”

“陆团长,我女儿那么喜欢你,你帮她说句话啊!”

见沐绵绵进来,张母扑了过来:“都是你!是你胡说八道,污蔑婉玉!”

沐绵绵冷冷地看着张母:“伯母,那些犯人都已经承认了,你就别自欺欺人了。”

说完,沐绵绵看向张婉玉:“你知不知道,他们本来的目标是陆御寒?”

张婉玉的神色有了一丝松动,却还是一句话不说。

沐绵绵接着道:“陆御寒为了救我,差点死在那些人手里!他胸口的伤到现在还没好!”

听到这话,张婉玉不可置信地睁大了眼睛:“不可能!他们明明说过,目标是你!”

话说出口,张婉玉才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

空气静了下来。

张婉玉破罐子破摔,再也维持不住表面的乖巧温柔,恶狠狠地瞪着沐绵绵:“你诈我?!”

沐绵绵面色平静:“我没有骗你,不信你去看看陆御寒胸口上的伤。”

张婉玉脸上血色褪尽,伸手去拽陆御寒的袖子:“御寒,我不知道他们的目标是你!”

“我只想对付沐绵绵!”

陆御寒冷漠地抽出手:“张婉玉,现场这么多人都听到你承认犯罪事实,我会把你移交给有关部门。”

这句话仿佛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张婉玉破罐子破摔,声泪俱下:“沐绵绵,你知道我有多羡慕你吗?”

“凭什么你就可以轻而易举的得到御寒的爱?!”

“不止他们,我还告诉了陆父你的地址。明明陆父答应过我,只要夺回孙子,就撮合我和御寒!”

“那么多人针对你,你凭什么好端端地站在这?!”

沐绵绵没有回答,看着张婉玉被押着出了办公室。

她对自己做了那么多恶心事,现在终于被绳之以法。

营队门口。

沐绵绵正要离去,陆御寒叫住了她:“小绵。”

沐绵绵身形一顿,还是回过头:“什么事?”

陆御寒神色复杂:“张婉玉已经被移交相关部门了,我也反省了自己,我们是不是……”

话没说完,就被姜衍打断:“小绵。”

他站在营队外,笑得温柔:“我已经说服爸妈,同意我们留在京市结婚了。”

第33章

桃红绿柳,阳光明媚。

明明是大太阳天气,陆御寒却觉得眼前一切都开始扭曲,灰暗。

他愣愣地看着沐绵绵,看着她转向姜衍,扬起一抹笑容,语气欢快:“太好了!”

酸楚从胸腔翻涌到喉咙,陆御寒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他想去拉沐绵绵,让她别走,可他根本没有立场说这句话。

两人之间不过几步距离,却仿佛隔着一座无形的高山,怎么都越不过去。

姜衍搂着沐绵绵,对陆御寒笑的礼貌:“陆团长,我和小绵先走了,到时候请你喝喜酒。”

沐绵绵惊讶望去,只见姜衍虽是笑着,眼底却没丝毫笑意。

陆御寒攥紧拳头,直到掌心的刺痛传来,才稍稍拉回理智,回了句:“营队军纪严明,休假不定。”

姜衍依旧笑着:“看你整天缠着小绵,还以为现在的营队可以自由进出。”Finition citron

“原来是我误会了。”

空气中火药味很重,一触即燃。

沐绵绵连忙打断两人,拉着姜衍上车:“走吧。”

汽车发动驶去,沐绵绵好奇道:“平常那么温润有礼,怎么一见到陆御寒,就变了个人似的。”

姜衍想到陆御寒的那双含情的眼睛,还有没说完的话,醋意就止不住翻滚。

是不是什么?

他还想和沐绵绵死灰复燃吗?

姜衍没有把这些心思说出口,而是道:“你把我想成什么圣人了?”

“我就是个喜欢你的普通男人,面对情敌当然会吃醋。”

沐绵绵被他这句话逗笑了:“姜家是沪市首富,你要说自己是普通男人,还让不让别人活了。”

姜衍也笑。

两人嬉笑着回到了姜衍家,饭桌上已经摆满了热气腾腾的饭菜。

姜母拉着沐绵绵的手:“回来了,快来吃饭吧。”

“小绵,你别和老姜计较,我和阿衍已经数落过他了。”

“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他还守着以前的那一套。”

坐在饭桌旁,沐绵绵感动地看向姜衍。

姜衍回以微笑。

姜母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就带过了她和姜父之间的矛盾。

但这背后,肯定有姜衍的努力。

沐绵绵给姜父倒了一杯酒:“伯父,我知道你说的那些话都是为了阿衍。”

“你们爱阿衍,希望他能幸福,我也是。”

见沐绵绵主动示弱,再没之前咄咄逼人的态度,姜父也顺着台阶下来:“你们年轻人有自己的想法,我可以理解。”

“我同意你们结婚,但有一个条件。”

沐绵绵屏气看向姜父,生怕他又说出什么把公司给姜衍,把沐序给陆家的离谱条件。

下一秒,姜父道:“我只给你一年的时间,一年后,无论长虹发展成什么样,你都要和阿衍结婚,定居沪市。”

沐绵绵长舒一口气:“好。”

她有信心能在一年内把长虹发展壮大!

四个人其乐融融地吃了饭。

饭后,姜母把沐绵绵拉到一旁,和蔼道:“小绵,这条珍珠项链是御寒送你的吧?”

“我把这条项链交给阿衍的时候,就和他说了,这是我娘家的传家宝。”

第34章

从姜母娘家的传家宝?

可沐绵绵明明记得,姜衍和自己说的是买的。

见状,姜母明白了什么:“阿衍没跟你说实话吧。”

“唉,这孩子就是这样,事事考虑别人,一点也不顾及自己。”

“你也别怪他,他是怕你有所顾忌,不肯收下。”

沐绵绵心中五味杂陈:“他送我这么贵重的礼物,就没想过我们会分手吗?”

以姜衍的性格,如果他们分手,他肯定不会把项链要回去。

姜母轻叹一声:“阿衍这是把自己的退路堵死了。”

“我看到这条项链的时候,就知道他非你不娶了。”

“就是老姜不信邪,非得刁难你。我代他说一声不好意思。”

“没关系,我理解伯父。”

沐绵绵摩挲着那颗黑珍珠,陷入沉思。

那天他们在公园吵架,她还把这条项链摘下来说分手。

那时的姜衍该有多难过?

她还以为这只是一条贵重些的项链,从来都不知道姜衍是抱着这样的决心和自己交往的。

要是姜母不告诉自己,他就没打算说吗?

姜母的话把沐绵绵拉回现实。

沐绵绵抬眼,只见姜母一脸庄重:“我告诉你,只是想让你知道,你在阿衍心中有多重要。”

“今后遇到挫折困难的时候,能够有信心走下去。”

“阿衍是个好孩子,也会是个好丈夫,好爸爸。”

沐绵绵重重点头:“伯母放心,我会和他永远在一起的。”

这时,厨房外传来姜衍的声音:“妈,你和沐绵绵聊什么呢?爸已经泡好茶了。”

屋外月光朦胧,屋内茶香浮动。

姜母又挂上笑容:“来了来了,这么晚还喝茶,晚上睡不睡了?”

沐绵绵也回到客厅。

姜衍开玩笑:“你和我妈聊什么呢,难道是说我的坏话?”

沐绵绵看着姜衍,顺着他的话说下去:“对啊,你做的坏事都让我知道了。”

姜衍做出一副无奈的样子:“那怎么办?”

想到姜母的话,一股暖意涌上沐绵绵的胸腔,眼中星光点点:“你只能以身相许来当封口费了。”

姜父重重地咳了一声: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