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安溪照顾辞月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安溪照顾辞月(最新全章节大结局)全文阅读

2023-11-28 17:18:01 13
2023-11-28 13
点击阅读全文

出版时间以及再额外多加一个小括号,填上页码。

顾辞月学着他,打开了他的笔记本,用钢笔,在他字迹下方的空白处,认真摘抄了书里的一句话:‘“为你,千千万万遍。”我听见自己说。’【美】卡勒德·胡赛尼.追风筝的人(第359页)

写完,她合上书,认真端详了一下自己和安溪照的字,怎么说呢,她的字不算丑,当年上高中时也是经常被各科老师夸奖的,但和安溪照的字一比,就完全不够看了。

她突然有些后悔,在他的笔记本上动笔了。

十二点半,顾辞月爬上床,盖好被子,刚闭上眼睛,手机就响了,是安溪照打来了视频电话。

她伸手拉开台灯,从被子里露出两只眼睛,接通了视频。

视频那头,安溪照刚洗完澡,正坐在床边,擦着头发,声音还是一贯的温柔:“宝贝,准备睡觉了吗?”

“嗯,刚闭上眼睛。”

“对不起啊,我不知道,吵醒你了。”

“没事,安溪照,你吃饭了吗?”

“吃过了,但是特别想你。”

“我也是。安溪照我好像有点后悔没和你一起去了。”

安溪照擦头发的手一顿,笑了笑:“后悔了也不迟,现在订票可以来京城过周末。”

“不要,时间太赶了,而且如果我去了,我们又要告别一次,好烦。”

“小傻瓜。我会尽快忙完的,再想我,宝贝也要记得按时吃饭,好好睡觉。现在把手机放在床头,闭上眼睛,我给你讲个故事,讲完就乖乖睡觉,好不好?”

顾辞月笑着照做了:“讲什么故事?又是小狗画大饼吗?”

“这次换一个,小狗采蘑菇。”

“好傻。”

安溪照讲完故事,手机那头,顾辞月的呼吸也平稳了。

他宠溺的轻声说了句:“晚安,我的宝贝。”

……

周天下午,顾辞月正吃着自己点的麻辣烫外卖,就听见了门铃声,她打开门一瞧,是拎着饭盒的王岑。

她侧身想让王岑进来,可王岑却赶忙摆了摆手,把饭盒递给她:“老顾不在家,我就不进去了。我是奉他的命令,来给你送饭的。我手艺一般,肯定不比他,小鹿同学你就凑合吃吧!”

“谢谢你啊,王老师。”

“确实该谢我,我一个顿顿点外卖的人,亲自给你下厨,这人情,够他安溪照还一阵的了。”王岑耸了耸鼻子,问道:“什么味?这么香!你在吃饭啦?”

“嗯,刚点的麻辣烫。”

“可以啊小鹿同学,没亏着自己。”

顾辞月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第129章 月亮不在家

王岑走后,顾辞月拎着饭盒回到客厅,一打开,发现里面是满满一盒小龙虾,王岑还给她留了张字条,特别标注了:加麻加辣,大人不在家,小朋友可以放心吃!

顾辞月剥了一只尝了尝,果然很辣,不愧是她的知己王老师,还真是懂她。

她开开心心的坐下,一边吃饭,一边继续看昨天没看完的综艺节目。

因为攒了很多期,所以一看就看到了晚上九点半。

顾辞月伸了个懒腰,关了视频软件,吃掉了最后一只小龙虾,又咕嘟咕嘟喝了一大口可乐,她心满意足的刚准备收桌子,安溪照的视频电话就打了过来。

她吓了一跳,忙是用平板电脑的屏幕照着,仔细擦了擦嘴,又喝了口白开水润了润嗓子,转身把沙发上堆着的零食全都划拉到地上,又把抱枕摆正,正襟危坐的挂着笑容,接通了安溪照的电话,乖巧的向他挥了挥手。

表面云淡风轻,内心却慌得要死,她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安溪照问她吃了什么。

就好像小时候,假期在家写作业,爷爷奶奶出门前叮嘱不能看电视,可自己没忍住偷偷看了,看得时候特别开心,但一听见他们上楼的脚步声,内心就又慌又忐忑。

顾辞月记得特别清楚,一直到她上小学六年级,爷爷家的电视还是那种像个大箱子一样笨重的老式电视机,看得时间久了,屏幕后面的机箱就会发烫。

每次爷爷一摸机箱,就能知道她到底有没有偷偷看电视。

这个问题困扰了她很久。

直到某天,她在一段娱乐新闻的采访中,听一个明星分享童年趣事,说他小时候为了不让妈妈摸出来自己偷看过电视,算着时间,趁她快回家前,把湿毛巾拧干,敷在电视机箱上,给电视降温。

这个办法,听起来就不靠谱,但顾辞月却信了,可她这湿毛巾一敷,却差点闯出大祸,还成功被爷爷奶奶少有的一起教训了一顿,并罚她用自己攒了几年的零花钱更新换代了家里的电视机。

从那之后,顾辞月是再没敢做过这种偷偷摸摸放纵自己找刺激的事。

可没想到时隔多年,她会因为安溪照而重新体会到这种忐忑的感觉。

视频那头,安溪照背靠在阳台栏杆上,他身后是一片人工湖,湖中央还有一座被假山拥簇着的,灯火通明的湖心亭。

与他所处的环境不同,他周围的声音很嘈杂,似乎在参加一个饭局。

见顾辞月久久没回答,安溪照笑道:“宝贝不肯说自己吃了什么,那就让我猜猜,这一顿肯定又是无辣不欢。小朋友,还真是不听话。”

顾辞月耸了耸肩膀,难得无从辩驳。

安溪照也没怪她,只又啰啰嗦嗦的叮嘱了一遍让她照顾好自己,少吃辣。

顾辞月看着屏幕,认真点了点头。

可看着看着,她就注意到了安溪照另一只搭在扶栏上的手,指间似乎夹着什么。

她凑近屏幕,又仔细看了看,问道:“安溪照,你是不是在抽烟?”

“没有。”

“那你把那只手抬起来。”

安溪照抬起手,凑近了摄像头,解释道:“包厢里有个小朋友,说喜欢我,刚送了我一根棒棒糖,别人都在抽烟,宝贝,我吃根糖不过分吧?”

“小朋友?是真的小朋友吗?”

安溪照无奈笑笑,把棒棒糖放进嘴里,站直身子,推门走进了屋里,招了招手。

很快,顾辞月在他周围嘈杂的说笑声里,听见了一道可爱童声。

紧接着就见安溪照蹲下,环抱住了一个看上去大概五六岁左右,穿着粉色公主裙,扎着双马尾的小女孩。

小女孩有些腼腆的看着她,在安溪照的引导下,甜甜的叫了句婶婶。

鹿家亲戚不多,和顾辞月平辈的表兄妹里也几乎没有生孩子的,所以她还是头一次被小朋友叫婶婶一类的称呼。

莫名有些尴尬无措,她保持着微笑,向小朋友挥了挥手:“你好呀!”

安溪照被她略显僵硬的表情逗笑了。

他温柔的侧头和小朋友耳语了几句,小朋友对着屏幕和她说了声再见就跑开了。

安溪照站起身来,重新靠回了扶栏上:“没骗你吧,是真的小朋友。今天这是个熟人局,成家的基本都把老婆孩子带来了,宝贝,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