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王后别想跑,摄政王日日要宠妻完章版阅读_云念卫青珏最新章阅读

小舒 2024-03-08 23:29:26 24
小舒 2024-03-08 24
点击阅读全文

王后别想跑摄政王日日要宠妻 》内容目录分享,《王后别想跑,摄政王日日要宠妻》已经编写完结,小说中涉及到的主要出场人物是 云念卫青珏 。这本小说全文下笔流畅,剧情紧凑,艺术感染力强,非常吸引人。完整版小说精彩概述:“怎么这么巧又生病,我还不知道你的性子,惯会偷奸耍滑不知礼法。”说完她又低声呵斥身后的夏荷,“还不赶紧去给你的小姐取药,愣着干什么,真是,如出一辙的让人不省心。”“坐下吧。

封面

《王后别想跑,摄政王日日要宠妻》精彩章节试读

“怎么这么巧又生病,我还不知道你的性子,惯会偷奸耍滑不知礼法。”

说完她又低声呵斥身后的夏荷,

“还不赶紧去给你的小姐取药,愣着干什么,真是,如出一辙的让人不省心。”

“坐下吧。”

云方皱眉吩咐到,于是她顺势在第二个位置坐了下来,低头看着眼前的菜肴,

正要在她那个位置坐下的云朔一愣,往常思思都是最喜欢坐在离爹娘最近的位置,今日却变了,

他抬头一看,果然看到父亲脸色一黑,

“愣着干什么?你也需要我请你坐下?”

云方没好气地说着,果然,思思是生气了,才会故意让他们都不痛快,就知道在这种事情上刺他,

决不能够让她这么恃宠而骄下去了,看来接回云娇确实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等到他动筷,云念才也开始用膳,因为发烧,她一点胃口都没有,什么东西吃进去都没有味道,就只盯着自己眼前的菜肴,

下一瞬,碗里就出现了韭黄,

“姐姐,你怎么不吃呀,我从来没有吃到过这么好吃的东西,也想让你试试呢。”

云娇坐在她对面,伸长的手刚刚收回去,

是故意的吗?可是为什么她会知道自己不吃韭黄呢?她讨厌那刺鼻的味道,以往她在的时候,从不会出现这种东西,

云念握紧了筷子,想要把它从自己的碗里择出去,

“吃掉。”

柳书兰冷淡地开口,目光里满是不容拒绝,

“多少百姓穷苦到只能啃树皮,挖树根,地上落的馒头都要捡起来,你身为丞相府大小姐,怎能如此挑食。”

瘦弱的少女身体微微颤抖,竹影里,她的瞳孔似乎在闪烁,半晌,她才说了一句,

“谢谢娘亲教导,我知错了。”

低头咽下去的时候,豆大的泪珠猛地砸到碗里,却没有一点声音,唯有云念眼角泛红,留着一抹生动的痕迹,

不能哭,不许哭,她在脑海里不断重复,

哭没有任何用,当她们爱你的时候,眼泪是武器;但当她们不爱的时候,眼泪不过是令人厌烦的东西。

云念觉得自己伪装得很好,她平静地吃完了饭,平静地看着爹娘对着云娇嘘寒问暖,

看着那鸠占鹊巢的女子娇声笑着,轻而易举地夺走了原本属于她的宠爱,

她不动声色的看着,像是自我惩罚一样把眼前的画面都记住,上一世为什么就没有看清呢?

为什么就没有意识到,当爱意被夺走的时候,她的愤怒都不过是无取闹。

还是云朔转头看着自己的妹妹似乎有些出神,他轻轻推了她一下,才看到她恍然回魂,

那瞳孔里面,什么都没有,骄傲任性,不满委屈,伤心难过,统统都没有,只是一片虚无,

他的心忍不住猛地一跳,像是有什么他不愿意发生的事情正在慢慢出现,

但是下一刻,云念眨了眨眼睛,露出了调皮的笑意,

“怎么啦?哥哥?”

就这样吧,云念想着,再坚持一段时间,等到宁斯年出手的时候,她就可以离开这里,去到一个谁也无法轻易去找她的地方。

云朔那温柔地眸子看着她,她知道的,对方一向很敏锐,上一世他也敏锐地察觉到了她对云娇的恶意,迫不及待地把她禁锢了起来,不让她有动手的机会,

所以啊,千万不能在哥哥面前露出真实的情绪。

温柔端方的少年定定地注视着她,也许一息,也许几十息,他叹了口气,

“走吧,我送你回去,你今天应当早点休息。”

云念被他牵起,跟着向爹娘告退,

“那我先送思思,爹,娘,云娇,明日见。”

走在下雪的路上,前面的小厮举着灯笼,云朔撑起伞,犹豫了一会儿才开口,

“你今日不高兴吗?为什么看起来,如此安静?”

“有吗?哥哥。”

云念拉开了一点微不足道的距离,也许云朔不会发现,但这代表着,她已经可以很好地压抑对哥哥的眷念,

“云娇刚来,爹娘自然对她上心,你不要在意,等过段时间就好了。”

“我知道的呀,我不介意,”

她摇了摇头,斗篷上抖落轻飘飘的雪花,

“她来这里,我很高兴,哥哥,你也是这样想的对不对?云娇……妹妹是一个比我更出众的人。”

她不介意,不如说,云娇让她知道了,原来爱意是这么浅薄的东西,说不爱,就不爱了,尽管她付出的代价那样痛苦,

“好了,很晚了,哥哥也去歇息吧。”

她要好好休息了,这样才能竖起更坚硬的壁垒面对三日后的及笄礼。

第5章这怕是不合礼制吧

三日的时间云念都是在自己的院子里度过的,她以怕传染病气为由,躲藏在自己的房间里,谁都不见,

中间左明远来了一趟,臭着脸扔下一支糖葫芦就走,一句话也没说。

溪玉倒是不知何时回来的,若不是云念看到斜插在床头的寒梅,差点也忽略了他去,

“溪玉。”

云念轻声喊着,她知道对方一定就在自己的身边,只要一句话,他就会出现,至少,现在是这样的,

窗棂响动了一下,她眼前一晃,面前就出现了一个冷若冰霜的男子,头发高高束起,穿着一身黑衣,双手怀揣着,腰上还缠着墨绿色的长鞭,像是蛇一样,

云念努力不让自己的视线停在他的腰间,目光飘忽地落在他的衣领上,她微微抬头,才能看到那抿起的唇,透着刻薄的冷,

“怎么回来了也不和我说一声,去哪里了呀?”

大概是怕她仰着头太累,溪玉自觉地屈起膝盖,降低视线和她对视,

“你又不需要我保护你,左明远不是很厉害吗?”

他还在不满之前云念听别人的话,让自己离得远远的。

云念这才恍然想起来,她前几日应当是和左明远去绑架某个官员的儿子,当然,左明远负责绑人,她负责助威鼓气,

她那时觉得溪玉古板又严肃,比哥哥还要别扭,就没让他跟着,哪知道一生气就一直到现在,

溪玉对她很少生气,在云娇出现以后就变了,她却没有一丝头绪。

溪玉是她十年前买下的人,那时她不过五岁稚龄,看被关在笼子里的溪玉长得好看,就央求哥哥买了下来,

丞相府不养闲人,爹爹又觉得她的身边缺一个武艺高强的人,便让他跟着左将军习武,倒是和左明远互相看不顺眼,常常要云念在其中调和,

他大概是也厌烦了她这样的主人,想要换一个更好的,才会迫不及待地走到云娇的身边,成为她的助力吧。

“我从未留下你的卖身契。”

云念突然开口,溪玉的眼神变得疑惑,却并不惊讶,

“我知道,怎么了?”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