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秦以沫楚霆深免费秦以沫楚霆深读无弹窗最新章节(秦以沫楚霆深)

tingfeng 2023-12-04 14:57:43 23
tingfeng 2023-12-04 23
点击阅读全文

“我说过了,在墨家你不必迎合任何人,我会为你撑腰。”

顿时,还未走远的墨家姐妹,直接朝着段衣衣埋怨:“真是个祸水。”

秦以沫再见男人宠溺的目光,只觉心底发寒。

楚霆深这带毒的情话,让她在墨家树敌无数,成为众人的眼中钉。

而顾家在京海没有根基,她所有的‘骄纵’都会让顾家成为靶子。

秦以沫沉默着。

楚霆深却一把将她拉入怀中:“若晴,如今我已经得到整个墨氏,也该补你一场世纪婚礼了。”

秦以沫猛地抬头,正对上楚霆深那双晦暗深邃的眸。

“我想把最好的都给你,让你父母放心把你交给我,不过我不方便开口,还要伯父来找我商量了。”

秦以沫的心瞬间被疼痛填满。

上辈子她就是听信楚霆深这话,满心欢喜的立马电话通知了父亲

可谁知父亲刚和他商量完,立马就遭到京海权贵圈的斥责,说他们是不要脸的高攀,还有人说她就是一个嚣张跋扈的女人,顾氏也从那时成为众矢之的……

秦以沫垂在身侧的手紧紧握成拳。

“北琛,我们家只是一个小公司,我能得你的宠爱已是三生有幸,不敢再想其他了。”

楚霆深倪着她,眼里飞快闪过一抹暗色。

他没再说什么,此事便不了之,但当晚,他出去后就没再回来。

而这也是秦以沫重生以后,第一次睡了个好觉。

翌日醒来,就见希姐带着笑走进来。

“若晴,听说你爸今早去了墨家老宅,要给你求一场世纪婚礼呢!”

第3章

秦以沫楚霆深免费秦以沫楚霆深读无弹窗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秦以沫楚霆深)

秦以沫脸色顿时煞白。

希姐扶着她:“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

秦以沫却没回答。

脑海里想起昨晚自己拒绝时,楚霆深的神情,只觉可笑。

他说想给她艳煞旁人的幸福,实际上,她只是一个替身。

一个到死都不明真相的替身。

秦以沫眼底闪过一丝悲哀,随即心口焦急得如巨石压在心底。

到底要怎么做,才能不重蹈覆辙,才能保住自己和顾氏?

此刻,这座漂亮的别墅,像是一座牢笼,她就像笼中鸟,被关在里面。

秦以沫想了好久,都没有想到办法。

天黑前,她走进厨房,做了几道楚霆深爱吃的菜。

她唯一能做的,就是让楚霆深打消为她办世纪婚礼的念头。

可直到所有菜都凉透了,楚霆深都没回来。

本想打电话问他,屏幕亮起备注提醒才恍然:“今日是十五。”

望着红色圆圈框上的日期,心一阵阵抽痛。

楚霆深告诉过她,每月十五是墨家家宴,他必须回老宅。

从前,她以为楚霆深不带她是不想让她受委屈迎合墨家人。

后来,她才知道,每月十五不是家宴,而是他和段衣衣私会的时间。

秦以沫瞧着满桌凉透的菜,心口仿佛被堵上了一团浸水的棉花,闷的发慌。

许久后,她才起身,全部倒进垃圾桶。

第二天一大早,秦以沫便决定去墨家老宅找楚霆深。

到了老宅,定了许久,她才发觉哪里不对劲。

仔细一看,段衣衣的房间和楚霆深的房间是相对的,两人只要打开窗户,就能见彼此。

秦以沫心里又是猛然一刺。

竟是这样的设计,开门就见情妹妹,真是一分钟都不浪费。

这时门开了,毫不意外,楚霆深从段衣衣的房里走出来。

可秦以沫的心还是痛了。

楚霆深的脸上,是她从未见过的愉悦满足。

心尖如同被什么狠狠掐住,痛意瞬间蔓延全身。

四目相对,楚霆深却立即换了神色,从容走向她:“我刚来找衣衣说事。”

垂在身侧的手攥紧又松开,秦以沫没拆穿。

“北琛,我不想要什么世纪婚礼,你不要把我爸的话放在心上。”

楚霆深瞬间收敛神色,看着站在他面前的秦以沫,冷眸微眯。

平日里表现得像是一个花瓶,可他的一举一动,秦以沫似乎都过分得了如指掌。

楚霆深牵起秦以沫的手,温柔安抚。

“若晴,伯父也是心疼你,是我这个做女婿的没让他放心。”

“不是……”秦以沫心慌的想解释。

“好了,这场世纪婚礼是我欠你的,一定会补给你。”

楚霆深声音平淡,语气却让人不容拒绝:“你回去吧,我也要去公司了。”

秦以沫看着他的背影,心一点点下沉。

回到别墅,她越发不安。

果然,不过两个小时,秦以沫就接到了希姐的电话。

“若晴,你快看热搜!”

秦以沫闻言,打开手机,网上早炸了,舆论满天飞。

——秦以沫善妒骄纵,怎么配得上楚霆深,还好意思要世纪婚礼!

——楚霆深就是太纵容秦以沫,才养肥了顾氏的狼子野心!

秦以沫一条条看着,心瞬间跌入谷底。

这一刻,她总算懂得,何谓笑里藏刀借刀杀人!

她这个小小的蝼蚁,如何斗得过权贵圈地位最高的楚霆深?

秦以沫浑浑噩噩地在房间里来回踱步,只觉得被人掐住脖子,快要喘不过气来。

最后,她只能想到给顾父打去电话提醒。

可电话没打通,只能在微信上语音留言——

“爸,我在京海一切都好,您不用担心我……现在网上流言对我们很不好,我们还是要小心行事,补办婚礼这事就算了。”

楚霆深听着录音,看向一旁的段衣衣,嗤笑发问:“衣衣,你说她那些话是真心的吗?”

段衣衣低头浅笑:“顾姐姐人美心善,不像我,嘴笨又不漂亮。”

楚霆深却眼神一沉,语气讥讽无比:“人美心善?她也配?”

第4章

别墅里,秦以沫只觉得眼皮狠狠一跳。

只希望爸爸看到自己的留言后,心中会有考量。

转眼到了晚上,楚霆深回来了。

上辈子,楚霆深每次到家,都会先拥抱她,他说这样就不觉得累了。

秦以沫因他这句话开心了很久。

可今早亲眼见过楚霆深从段衣衣房里出来的样子,现在只剩心凉。

楚霆深没察觉她的异常,长臂自然将她揽入怀,说起了事。

“若晴,快到中秋了,墨家要举办家宴,这次,你来负责吧。”

秦以沫抬眸问:“以前这些事不是……”

楚霆深却笑着打断她:“你是墨家的女主人,这些事早该你负责了。”

秦以沫心一颤,刚要开口,目光触及到楚霆深的衣领上,突然愣住。

在他白色衬衫上,衣领的内侧有一处浅浅的口红印。

楚霆深注意到她的目光,整理了下领带,那口红印便彻底隐藏了。

他转移话题:“中秋之后便入冬了,今年的京海肯定会下雪,若晴,给我织条围巾吧。”

秦以沫回过神,望着楚霆深依旧深情的眼眸,也扬起一抹淡淡的笑,默默点头。

第二天。

秦以沫刚吃过早饭,希姐就带来很多珍贵的羊绒毛线,嘴里还愤愤不平。

“若晴,我去找京海最厉害的手工师傅来,这次你织的围巾一定让楚霆深刮目相看!”

秦以沫笑笑。

她自小娇生惯养,根本就不会这些。

上辈子她为了楚霆深特意找人学,只要看见他露出的笑意,她就觉得值。

现在回想,她做的东西楚霆深总是丢三落四,但衣柜里却总放着那条缝着墨字的白色围巾。

原来,她就是一个明晃晃的靶子,楚霆深对另一个女人的爱却那样小心翼翼。

秦以沫只觉鼻腔瞬间被堵塞,压抑得她喘不过气来。

她突然拿起剪刀,将那些羊绒毛线,咔嚓咔嚓,全部剪断!

“若晴,你快放下剪刀,别伤到自己。”

希姐被她的举动吓到,立马从她手里夺走剪刀。

秦以沫喘着气,心里却觉得痛快,但痛快之下,却是更深重的痛苦。

围巾不过是可有可无的东西,自己对楚霆深来说,又何尝不是?

秦以沫闭上眼睛,深呼吸过后:“这围巾我不织了,希姐,你陪我出去散散心吧。”

墨家老宅,只离别墅不足一公里。

走着走着,秦以沫不知为何,居然就走到了这,但好在心里的烦闷消散了些。

她正要回去,却看见一抹靓丽的身影。

秦以沫一怔。

段衣衣上前打招呼:“顾姐姐好。”

秦以沫此刻心情十分复杂,但还是强压着思绪回:“段小姐,你好。”

段衣衣撩了撩耳边的秀发,一抹星光骤然晃中了秦以沫的眼。

那戒指,跟楚霆深送给自己的求婚戒,一模一样。

秦以沫心中一窒。

她清楚记得,求婚时楚霆深说过的话。

“若晴,这枚戒指是我亲手为你打造,独一无二,世上仅此一枚。”

秦以沫下意识摸上自己的无名指,她曾引以为傲的幸福,此刻却让她遍体生寒。

凉透全身。

而且她识钻,所以一眼就看出自己手上这枚,不过是段衣衣手上那枚戒指上的碎钻。

许是秦以沫沉默太久,段衣衣有些不知所措。

她轻言细语的开口:“顾姐姐,衣衣先走了,免得打扰到你和你朋友。”

秦以沫回过神,嘴角扯出一个嘲讽笑意:“段衣衣,你这话说得像是我会无缘无故骂你。”

“衣衣没有……”段衣衣立刻低下头,声线微弱发颤。

秦以沫静静的看着她,片刻,却只说了一句:“你走吧。”

若是上辈子遇上这种事,秦以沫是绝对会争个输赢。

可现在的她,又怎敢对楚霆深心尖上的人动手?

秦以沫心里泛苦,瞬间没了逛街的心思。

“回去吧。”

秦以沫并没有把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tingfen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