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浅菡束苍免费阅读结局浅菡束苍无弹窗全本免费阅读

junma 2023-12-06 13:27:18 20
junma 2023-12-06 20
点击阅读全文

可她只能受着,只要束苍能留她一命。

烈药彻底发作,仿若针扎火烧,痛不欲生。

浅菡已经辨不清身在何处,青姑何时离去她都不知道。

耳边隐隐传来了熟悉的挥鞭动刀声。

“天帝说了,这狐狸精仗着一张脸胡作非为,那便毁了她的脸!”

“贱骨头,你也有资格为天帝生子?今日我就挖了你肚子里的孽种去向天帝邀功!再挖半颗妖丹以示惩戒!”

“不,不要!”

浅菡恐惧睁眼,入目就是束苍那双无情的眸。

她忙瑟缩着战战兢兢跪起。

从前从不跪人的青丘公主,而今已将这卑微刻进了骨子里。

“束苍,我求你了,我给你磕头,你别杀孩子,这也是你的亲生骨肉!”

束苍却厌恶的掐住她的脖子:“你在做什么美梦?凭你也配诞下本君的孩子?”

窒息上涌,浅菡彻底清醒。

敛下悲恸,她红了眼:“是,一切都是我痴心妄想,是我不配,求你别挖我妖丹。”

松手任她跪下,束苍冷嘲:“十日期限仅剩一个时辰,不想被挖妖丹就把欠下的东西还来。”

一个时辰!怎么会!

浅菡惊愕,可束苍神情不似作假。

顾不及身上的伤,她慌乱跑出去,她不能死!

不料,刚闯到门口却撞到一人,摔倒在他腿边,下颚旋即被人掐住。

她被迫抬头,对上墨文渊取笑的眼,他阴阳怪气嘲讽:“尊贵的青丘小公主,听说,你用千年修为把自己卖了?”

浅菡束苍免费阅读结局浅菡束苍无弹窗全本免费阅读

浅菡被捏的生疼,却硬生生忍着没躲。

墨文渊是能轻松给出千年修为的人。

只要他愿意赏,她就能活……

覆下眼底的酸涩,浅菡学着溟下舞姬,冲男人讨好笑着:“魔尊大人若是能给我千年修为,要我做什么都可以。”

话落,墨文渊猛地将她抱起来,畅快大笑。

还冲着屋内扬眉,肆意挑衅:“我就说她定会来求我,束苍,是我赌赢了,这女人归我了!”

闻声,浅菡身子一僵,扭头便对上了束苍阴沉的眸光。

第6章

束苍眸光晦涩不明:“你要跟他走?”

浅菡茫然,墨文渊却以为她要拒绝,狠狠勒住她的腰:“别忘了,你只有跟我走才能活……”

男人气息洒在耳畔,亲昵的落吻在她脖间。

“不然你这货色,一个时辰之内,要上哪找第二个能给你千年修为的人?”

浅菡骇的发颤,可为了活命,她不敢反抗。

束苍看着女人乖顺,任由施为的模样,眸底寒光一再浮动,袖间大掌骤然凝出一股灵力。

“浅菡,你是走,还是留?”

墨文渊扯出一抹怪笑:“你总问她做什么?她有选择的权利?还是说,你舍不得?”

束苍却一眼不看他,只冷冷盯着浅菡,等她开口。

那双墨色的眸恨不能瞧进浅菡心里去。

可就像墨文渊说的,她哪里有选择的权利?

她的性命在他们看来,不过是个拿来做赌的彩头。

他们要她死,就像杀死一只蚂蚁一样容易。

她不走,等着被挖妖丹吗?

咽下喉间的苦涩,浅菡主动攀上墨文渊的脖子,软下语调:“魔尊大人,我愿意跟您离开。”

“极好!”

束苍话落,手里的灵力骤然破碎,运出的威力震的房内瓷器四分五裂。

闪身到两人身前,他一把拽住浅菡的手腕:“这贱奴重伤未愈,想必魔尊也不急一时,待万束苍将她治好,必然亲自送到你府邸!”

话落,他大袖一甩,墨文渊怀里便落了空。

浅菡反应不及,被束苍带到一号间,重重甩在榻上。

男人一步步靠近,脸上的杀意扑面而来。

她怕的瑟缩,想往后躲:“不要……不要杀我……”

束苍却欺身上前,扣住她的双手压过她头顶。

墨色的眸底翻滚着渗人的戾气,拇指擦着墨文渊亲过的地方,力道又重又狠,仿佛要把这块肌肤揉碎。

“你不是说魔气侵体之后就回不了青丘吗?墨文渊也是魔族,你怎的就愿意跟他了?”

“若非本君在场,你怕不是要当场与墨文渊行夫妻之好?”

浅菡疼的溢泪,还不等她求饶,束苍便抬手朝她腹部打入一团灵力焰火。

焰火入体,洗髓抽骨般的疼痛立时席卷全身。

这是仙界有名的洗涤焰,专门灼烧体内和神魂的脏污杂质,但却也是出了名的酷刑,就连大罗金仙也没几个能熬过去。

而今她只剩半颗妖丹,是断然承受不住的。

焰火入侵四肢百骸,那是烧心灼肺的剧痛。

浅菡疼的想抱住自己,双手却被束苍死死禁锢住:“疼,好疼!”

束苍却置若罔闻,冷眼睥睨着她:“你不是要爬墨文渊的床榻?你这身子肮脏,自是要洗的干干净净的才行。”

“不,我不爬了,天帝饶命,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我不跟他走了……”

烈焰钻入筋脉,眼见就要往她的妖丹去。

浅菡怕了。

她不要死!

她用尽力气凑近束苍,贴着他的手一遍又一遍的求:“求您放过我,以后我什么都听您的……求您了!”

衣襟挣扎间散乱,汗湿的发贴在苍白的脸上,咬破的染血红唇蹭着男人的手背,直叫他心烦意乱。

束苍大手一挥,收了洗涤焰。

浅菡终于得以喘息。

被灼烧过的身子散着热气,裸露在外的白皙脖颈,粉嫩若桃花。

束苍眼神下移,喉间滚动,不受控的朝着她的唇压去。

满室旖旎逐渐升温。

浅菡瞳孔骤然放大,鼻尖的空气陡然稀薄。

身上的疼意激的她满头冷汗,可她一动不敢动。

下一瞬,她蔽体的外衣便被束苍扯了下来。

禁锢她的大掌松开钻进衣里,从锁骨流连到胸前。

察觉到身上人的气息加重,浅菡想到什么,身子陡然一僵就想挡在小腹前。

那只大掌却先一步落下。

摸到一处凸起,束苍狐疑起身,就见她腹部多出一条触目惊心的疤。

疤痕末端,竟有一枚刺目的青丘媚印!

这印记,只有跟人厮混的青丘族人才会有。

她从前不是很爱惜这幅引以为傲的冰肌玉骨?花了半身修为去维护一身好皮子,如今竟然和别人玩得这么激烈,留疤也在所不惜?

束苍眸底不曾消散的欲色转瞬化为怒火:“你到底有多不要脸?”

大掌摁着疤痕压下,浅菡疼的一颤。

那剖腹丧子之痛,濒死的窒息好像再度袭来……

可她不能死。

一千年的卑贱折辱她都撑过来了,现在更不能放弃……

小手扣进束苍的大掌。

“陛下,我听话,不跟魔尊走……”

喘息的间隙,她发着抖,带着强装的镇定贴上他的小腹,模糊的眸中尽是不自知的魅色:“那我今晚跟您,你能饶了我吗?

第7章

浅菡话落,束苍眼底的情色褪的一干二净。

大手伸下,毫不留情的力道,擒住浅菡的下颚:“下贱东西,你拿本君当魔界那些杂碎呢?”

浅菡身子一颤,空洞无神的眸子里闪过一抹刺痛。

“那您到底要怎样才能放过我?”

事到如今,她再傻也该看明白。

束苍在乎的根本不是什么千年修为,这桩桩件件,不过是他为了折辱作践她而想出的法子。

果然,下一秒,束苍就一掌挥来,毫不留情将她打出门外,狠狠砸在走廊上!

男人散发的怒意,威压从门内袭来:“千年前你残害辛杳的时候,怎么就不发善心放过她?”

“万束苍就是你此生此世赎罪的地方,再敢跟谁离开,本君一定亲手灭了你的神魂,叫你永无来世!”

浅菡蜷缩在地上,几根尾巴疼的发颤,尾骨好像断掉了。

路过的舞姬见她衣衫不整,讥笑出声:“脏狐狸,长得这么丑居然还妄想爬上天帝的床榻,你——”

话没说完,舞姬一声惨叫,被一阵黑雾吊了起来。

墨文渊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双目嗜血:“低贱舞姬,也敢挡本尊的路?”

话落,‘咔嚓’一声,舞姬被黑雾拧断了脖子。

随后,那黑雾就涌上浅菡,戏耍缠上她受伤的尾巴:“真可怜啊,就一会儿不见就伤成这样,小公主,你现在后不后悔跟在束苍身边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junma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