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洛知封时涧(封总,那我该怎么卖)抖音热推新书-洛知封时涧无弹窗免费阅读

2023-11-28 17:11:21 12
2023-11-28 12
点击阅读全文

“我先要去金庭,到了我给你叫代驾。”

良久,封时涧才道,“不用。”

两人曾经是最宛若亲人的关系,后来又是胜似情侣。

可眼下,连一句客套话都说不出来。

虽然刚刚发生了意外,但洛知车子开的并不慢。

到金庭的时候,封时涧脸色很黑。

“洛知。”

他喊了一声。

洛知拉开车门的动作一顿,“时涧哥,有事?”

听到这句冷漠而又疏离的话。

封时涧关心的话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

“洛知,车祸不是儿戏。”

他的父亲,她的母亲都死于车祸。

车祸于他们而言,仿佛是一种诅咒。

不该如此轻视自己的生命。

“知道了。”

甩下这句话,洛知跳下了车。

她刚踏进金庭大堂,聂寻就小跑着冲了过来。

车内的封时涧,再一次目睹了她与男人出入酒店的画面。

洛知不知道封时涧的想法,因为她无暇顾及。

眼前的一切早已超出了她的预料。

第120章 满意吗?

蒋繁拎着酒瓶子,曹甫旁边的小个子制片人脑门上都是血。

见洛知来了。

蒋繁和那个小个子制片人同时出声。

“再伸你的咸猪手,老娘把你……剁了。”

“蒋繁,只要老子还在圈里混,就不让你好过!”

一声高过一声。

好似要在这里搞的对方身败名裂。

见状,洛知用力甩上了包厢的门。

偌大的包厢,静了一瞬。

小个子制片人看到洛知,一脸不屑,“你又是谁?”

洛知没理他,而是看向了一直隔岸观火的曹甫,嘴角勾起,笑着喊了一声“曹导。”

“好久不见呀,这怎么喝着还吵起来了?”

曹甫一副一言难尽的模样,“哎,你快劝劝。”

“看样子,闹的还挺凶。”

语落,洛知慢条斯理的看向小个子制片人,“您要怎么让我们家繁姐不好过呢?”

这制片人不知道洛知身份,只觉得是朵带刺的玫瑰。

勾人的紧。

“你要是让我高兴了,我就放过蒋繁。”

“你他妈说什么?”蒋繁又抡起了酒瓶子,但被聂寻挡了下来。

洛知看着他俩,意味不明的轻笑一声。

再次对制片人说,“好啊。”

制片人没想到她会这么爽快,头上的伤似乎都不疼了。

一副猴急的模样。

“现在就走。”

“别着急啊。”洛知抬手搭在制片人的肩膀,拆了包消毒湿巾摁在了制片人头上的伤口。

酒精沾在伤口上,制片人疼的倒吸了一口冷气。

洛知却俯身凑在他的耳边,“我啊,可不想沾了一身血。”

“好好好。”

制片人拉着洛知坐在自己的大腿,顺势就要亲下去。

洛知笑着躲了一下。

制片人以为这是情趣。

顶着那张尖嘴猴腮的脸再次要亲下去。

“洛知,你他妈做什么?”

蒋繁低吼。

洛知面色不改,眼中皆是风情。

就在这时,包厢的门再次从被外面撞开。

封时涧一身的黑。

脸色沉的滴水。

一屋子的人都傻了,唯有洛知面不改色,对封时涧视若无睹。

“拍好了吗?”

她问聂寻。

聂寻本能地点了点头。

闻言,洛知从小个子制片人的大腿上跳了下来。

“刚刚您强迫我的视频已经拍好了,如果您真的容不下蒋繁,那这个视频……”

洛知勾唇。

转头看向曹甫,“曹导,让您见笑了。”

“都是误会,都是误会。”

“我也希望是误会……”洛知回眸,盯着小个子制片人,“您觉得呢?”

“我……”

他看看封时涧,又看看洛知,顺着曹甫的话说,“都是误会,一时喝懵了。”

“那下次可不要贪杯。”

末了,洛知冲聂寻道,“走了。”

但谁也没有动。

封时涧就站在门口那儿,谁敢从他身边挤过去。

于是,齐齐看向她。

洛知晚上从工作间出来,只是在家居服外面套了件大衣,唯一撑着气势的只有那双高跟鞋。

眼下被众人盯着,她不慌不忙,脚步婀娜,款款走向封时涧。

直至站在封时涧不足一臂的位置。

“时涧哥,麻烦让一下。”

起初,封时涧并没有动。

直到包厢内传出曹甫的咳嗽声。

他才侧着身子站在一旁,深沉的目光收敛了几分。

“谢谢。”

洛知道谢。

冷漠,客套。

像极了曾经的封时涧。

出了包厢,洛知让聂寻先去开车。

电梯内,洛知第一次神情严肃地看向蒋繁。

“曹甫给你签合同了吗?”

蒋繁手环胸,戴着黑超不说话。

一副拒绝交流的模样。

想到刚才在包厢的种种,洛知忍着心底的恶寒,继续道,“这样的事情,我不希望还有下次。”

“洛知,别以为你刚刚帮我解围了,就可以蹬鼻子上脸。”

蒋繁大明星当惯了,好似受不得一点的委屈。

洛知气的咬牙。

“那你好自为之。”

出了电梯,聂寻刚好将车子开到了电梯口,洛知打开车门,“把人送回去,不管今天的事是因为什么,这种试探没有任何的意义。”

聂寻在华盛这么多年,左右逢源,怎么可能对付不了一个小小的制片人。

无非就是想试试她。

聪明反被聪明误。

关上车门,洛知看着他们驱车离开,才转身上了电梯。

金庭门口。

封时涧的揽胜霸道地停着。

今晚的事,封时涧帮了大忙。

按理说,洛知该谢谢他。

就在她犹疑不定的时候,电话响了。

“上车!”

依旧是不容置喙地命令。

时光好似一下子倒回了半年前。

洛知挂了电话。

踩着高跟鞋,熟练地上了副驾驶的位置。

车门落锁的瞬间,车子就如离弦的箭一般,窜了出去。

洛知摔的脑子发懵。

系好安全带,洛知皮笑肉不笑地开嗓,“时涧哥,开慢一点。”

封时涧闷声不言语。

但车速到底是慢了一些。

江城的春,总是来的悄无声息。

路边的春桃已经结了花苞,一串串的煞是好看。

望着窗外,洛知一时有些失了神。

直到耳边响起封时涧的声音,她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