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温梨玄衡小说完整版 温梨玄衡在线阅读

2023-11-28 17:20:02 14
2023-11-28 14
点击阅读全文

毕竟这人相当会时间管理,一贯不浪费任何机会。

我叹息一声,此时我带出来的二十个侍卫已经全部围在我身边。

玄衡扫了一眼,又冷漠移开。

我庆幸地摸了摸自己戴了面纱的脸,又后悔自己为何要这么快将妆卸了。

我不知道顾祁与夏梦瑜认出我没有。

我蹙着眉毛,故作镇定,看着打斗的人群眼中还露出一丝嫌弃。

玄衡那边的人越来越多,顾祁与夏梦瑜两人血渍斑斑,似乎快要无力抵抗。

我单手撑着脸颊倚在窗边,手中拿着个碧玉的杯子把玩着。

突然错手似的,那杯子落入江中。

我略带惋惜地探头看了一眼。

就在这时,码头上不知从哪里洒落大把碎银钱币。

“钱啊,好多钱,快捡……”

这世间,多的是人要钱不要命,人群纷乱起来。

正在打斗的人亦被纷乱人群冲散。

抓住这机会,顾祁与夏梦瑜跃入江水中,瞬间消失无踪。

我微微摇头:“可惜了我的夜光琉璃杯。”

阿风适时地再递上一个杯子,续上茶水。

我赞赏地看他一眼,低不可闻地笑道:“干得不错。”

阿风神色淡定。

“小姐说了,路途危险,一切都要提早做准备。”

码头上制造混乱的人群确实是我让阿风安排的,只是为了以防意外。

毕竟从决定出门开始,我似乎便在走错的大道上一路狂奔。

每每两条路在我面前,我一定会义无反顾选择错误那条,不得不防。

没想到这次倒让男女主占了便宜。

算了,就当我还债。

虽然现在还不知道我为何重生。

但看在我努力补救的份上,希望那什么鬼系统对我这一世手下留情。

毕竟能好好活着,全家宠着,谁又愿意死呢!

那边,玄衡神色漠然地一挥手,身旁侍卫拿出令牌,高昂声音响起。

“封锁码头捉拿逃犯,任何船只不得出行。”

我暗骂一声,语气不悦:“早知道有这种事,在清源山多跟阿珩玩两天。”

一边说,我一边起身下船。

走到船边,却被人抬手一拦。

“我们怀疑这里有那两个乱党的同党,没查清楚之前,谁都不许走。”

“小姐,请你将面纱摘下来。”

我刚欲说些什么,玄衡缓步走上船。

他漫不经心扫了我一眼,而后目光骤然停住,瞳孔渐缩。

我隐隐觉得不对,心瞬间提起来。

就在这时,一阵风吹过,我的面纱被风吹得远走,落在浑浊江面上。

我眼眸一沉,暗道不好。

玄衡目光紧随着我,冷淡的面容上渐渐变得震惊。

天空不知何时落下泠泠小雨,凉的有些刺骨。

我立在船沿边上。

凛冽江风将我裙摆吹得飘起来,宛如天边一抹云霞。

他叹息似的唤我:“阿梨,是你回来了吗?”

我怔住,一股凉意从背脊升起。

寂静无声的天地间中,他眼中似乎只有我。

我镇定下来,轻挑了下眉,露出一个微笑。

他踉跄了一下,游魂一样走近我,伸手要抚上我脸颊。

我抬手覆上他胸膛,唇边笑意骤然变冷,随后毫不迟疑地抬手一推。

波涛起伏中,响起扑通一声。

身边刀剑出鞘声响起,我却淡定地拍拍手:“登徒子。”

又有惊慌失措,此起彼伏的呼喊声响起。

“快下去救爷,爷不会水……”

第21章

我想我是恨的。

这恨意一直深藏在我心底,再次见到玄衡那刻便抑制不住地翻涌起来。

因为这一推,我自然没走成。

我对着想要拔刀的阿风微微摇头,又低声叮嘱:“无论发生什么,都别动手。”

虽然温云海给我的侍卫都是高手,但我们跟皇权,斗不起。

而玄衡身边那些侍卫一个个在看见我这张脸后,也莫名对我变得客气起来。

玄衡自然没让人狼狈地捞起来。

他功夫一向好,我知道,毕竟那是我陪着他在数九寒冬,夏日三伏里练出来的。

我无甚天赋又吃不了苦,却也是日日不落在一旁陪着他。

只是后来,地位越高,他动手的机会便愈发少。

他踏出水面,落在我面前,头发滴着水,却仍不损半分俊美。

玄衡眼尾带着微微猩红,一开始的震惊激动已经尽数化为平静。

但我能清晰感觉到,那平静下隐藏着想要不可言说的疯狂。

他说:“阿梨,我终于等到你回来了。”

那语气带着失而复得的欣喜,如在梦中。

我波澜不起:“公子,你认错人了。”

他摇头,脸上带着我看不透的笑意。

“我们曾日日耳鬓厮磨,无论你变成何种模样,我都知道,是你。”

我的侍卫阿风呵斥道:“莫要污我们家小姐名声。”

只是那话语中,明显带着几分心虚。

毕竟以前的温玥玥什么样全扬州城都知道。

玄衡置若罔闻,眼中似无旁人,他冲我伸出手,温柔至极。

“跟我回去。”

我后退一步,语气疑惑而冰冷:“我不认识你。”

玄衡无奈地叹了口气,依旧保持着笑容:“忘了吗?没关系,我一桩一件说予你听。”

我气得想笑,还敢一桩一件说给我听。

就你做那些事,你好意思说得出口?

就在这时,耳边响起一个清越又带着几分焦急的少年音。

“阿姐。”

我抬眸望去,只见温珩被人拦在岸边不远处,玄衡的侍卫已经抽出刀剑。

我瞬间杀意骤起,冷眸一扫:“谁敢动我弟弟?”

我的话一出,阿风他们亦全部拔刀,气氛一时剑拔弩张起来。

玄衡一个眼神淡淡瞥去,他的侍卫连忙将温珩放开。

温珩立刻奔到我这里,将我护在身后,十足保护性的姿态。

“你想对我阿姐做什么?”

小少年眉眼锋利,没有一丝惧意。

我看见玄衡微微蹙了下眉打量着他,墨眸后隐藏的冷意若隐若现。

知晓他性子的我,忙拉过温珩:“阿姐没事,你来做什么?”

温珩有些不满,却还是解释道:“我给爹娘的信你忘了带,赶到客栈老板说你来坐船,又听说码头出事……”

说着他压低声音:“你又惹什么祸?这里不是扬州,没人给你善后。”

我失笑:“我早就改邪归正了,这次真不是我。”

玄衡听见我们对话,眼中出现一丝惑然。

我抬眸看向他:“公子不是还要抓人吗?我真的只是一个无辜路过的路人而已。”

玄衡看看温珩,又看看我,浅淡得毫无血色的唇轻启。

“抱歉,这便放小姐离开。”

话一说完,他身旁的侍卫哗啦让开一条道。

我带着温珩刚走出两步,身后传来玄衡低沉嗓音。

“我们很快就会再见的。”

第22章

从我和玄衡相遇,我便意识到,这事儿没这么容易善了。

不过事到临头,我却反而放下一颗提着的心。

倒是温珩一脸忧心忡忡。

“那人似乎身份不简单,就连老师都对他十分客气。”

我坐在豪华柔软如软卧包厢的马车上,一边吃着水果一边逗他。

“那你刚才还敢那么凶?”

温珩没好气地瞪我一眼:“那是为了谁?”

我笑得没心没肺。

温珩又问我:“你真与他有仇?”

我不想让温珩操心太多,故意胡说八道:“谁知道呢,以前风流债那么多。”

温珩深深吸了口气,强压怒火。

我将葡萄推到他面前劝慰道:“莫担心,也说不定他就是看上了你阿姐的美色。”

温珩一副不想与我说话的模样。

外面传来阿风的声音:“小姐,少爷,书院到了。”

温珩掀帘子出去,又忍不住叮嘱我:“回去就在家里好好待着,莫再出来。”

我笑着点头:“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