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江擎深乔年最新章节阅读,余生勿恙小说

2023-11-28 17:17:44 9
2023-11-28 9
点击阅读全文

那面放置药瓶的柜子,他找来凳子踩上去够到药瓶,将瓶子里的药一粒一粒倒出来递到母亲面前。

  女人苍白的面容上闪现笑意,可她眼角却溢出泪水,泪水越来越多……

  暗夜划过天际,白天里还争吵哭闹的别墅此刻既然显得空荡又乔静。

  江擎深站在空荡荡的客厅里,只觉得胸口生闷,他深吸了一口气,最后上了楼。

  沈雪生前住过的卧室这么多年都被锁着。

  他拿出钥匙将房门打开,里面的陈设布置与他而言都是陌生的。

  早已经没什么记忆了,他在屋子里转了一圈儿,最后坐在了床沿上……

  许雅岚说的那些话都在耳边萦绕,他自嘲的笑了一下,原来,自己的存在真的从始至终都是个错误。

  其实这些话早已经无法再对他造成什么伤害了,可心里想想还是觉得不舒服。

  江擎深正思索着,忽然听到楼下有动静。

  他起身去看,在楼梯口看到了乔年。

  客厅灯光璀璨,女孩手里提着一个蛋糕盒。

  江擎深一眼认出来,那是他常吃的一款草莓蛋糕。

  “都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可你还是这样,去哪都不知道,跟我说一声嘛,实在不行,带上我啊!熬夜嘛!我陪你通宵。”

  一直都没什么。

  没什么的。

  这么多年也是一个人过来的。

  可……

  他所有的强大伪装,在看到女孩儿瘦弱温暖的身影时尽数崩塌。

  眼眶微微泛热,江擎深就那么看着乔年一步步走上前。

  他喉咙哽咽了一下,楼道里的灯没开,一楼客厅微弱的灯光透射下光。

  暗影中,男人脸上的表情并不算明显。

  江擎深伸手接过乔年手里的蛋糕盒:“是我吵醒你了么?”

  “笨蛋。”乔年看着江擎深故作坚强镇定的模样,打心里心疼他。她不动声色的骂了一句,语气却是温柔颤抖的,“在你怀里睡了那么久,你以为你出去了我还能睡得着吗?”

  江擎深抬手揉了揉乔年的头:“我的错。”

  “确实错了……”乔年低声嘟囔着被江擎深带到了沈雪的卧室里。

  卧室虽然常年落锁,可房间里一尘不染。

  乔年大概猜到了这间卧室的主人是谁。

  她将蛋糕放到床头柜上。

  江擎深眉眼间都是淡淡的笑意:“是你自己做的么?”

  乔年点头,她失明的时候心里渴望的就是为他亲手做一个蛋糕,现在好不容易能看见了,怎么能浪费了这个好机会呢?

  更何况今天见到江霄和许雅岚时,他们说的话多多少少都对江擎深造成了一些影响。

  乔年知道江擎深是不会主动将自己的脆弱表露出来。

  可他不会表露,并不代表不会难过……

  人心都是肉长的。

  “听说,某人心情不好就喜欢吃甜食。”

  江擎深略微不自在的低了下头。

  他快要奔三的人了,如果还嗜甜的话会不会显得很幼稚?

  “也没有很爱吃。”他纠正。

  乔年将叉子递给江擎深,淡笑着逗他:“你确定么江总,我可是记得某人每天早上都要吃蛋糕的。”

  江擎深老脸一红,开始低头吃蛋糕。

  酸酸甜甜的草莓蛋糕,一小块,糖分适度一点儿也不显得腻。

  江擎深似乎很喜欢,他一连吃了大半,难得这样看着他这副模样,乔年弯唇笑了一下。

  “笑什么?”江擎深侧头看她。

  乔年盯着江擎深唇角的那点蹭上去的奶油,她的手不受控制,有了自己的想法一样缓缓抬起,指尖蹭掉那点奶油。

  然后,在江擎深的注视下,乔年将指腹探进了嘴里。

  一丝丝甜蜜的味道在嘴里晕染开来。

  空气有一瞬间的静止。

  江擎深眸光略深:“好吃么?”

  乔年后知后觉自己做了什么,她含着手指别开头:“这话不该我问你么?”

  江擎深笑了一下:“宝贝,刚刚是在做什么?”

  乔年:“……”

  她能说是自己的手突然有了想法么?

  江擎深吃了一小块蛋糕,随后一手扣着乔年的后脑勺吻了下来。

  甜蜜在唇齿间蔓延……

  呼吸交织成丝,脸红心跳间,最后满卧室都是草莓蛋糕的味道。

  乔年红着小脸往后挪了一点儿:“你怎么这样?”

  “不喜欢么?”江擎深贴着乔年的耳垂问。

  乔年受不了他压低嗓音开口时的蛊惑,她觉得那时候江擎深就是个男狐狸精,要吸她的精气一样。

  她缩着脖子往后躲了一下,这个问题她没回答。

  因为她喜欢,她很喜欢,只要是江擎深做的,她什么都喜欢……

  “对了,别想着糊弄过去!老实交代,你今天想把房子要回来的事情为什么没跟我说?”

  江擎深放下手里的蛋糕,立刻好脾气坐过去将乔年揽入怀里:“年年,这个想法我是在踏足这里之后才想到的,一开始确实没想让他们搬出去。”

  乔年问:“为什么突然想到了?”

  江擎深挑了下眉:“因为,我忽然记不起她的样子了。太多年了,所有人都在遗忘她,而我,竟也在遗忘。”

  沈雪离世时江擎深才五岁,一个五岁的孩子能有多好的记忆呢?

  世人都说江氏集团总裁最是冷漠无情,可又有谁知道他才是这世上最重情温柔的人呢?

  因为原生家庭带来的伤痛,五岁的他在江老爷子铁血手腕中不得不用最锐利的棱角打磨自己,他只有这样才能保护自己不让自己被任何人看不起。

  他表面上的棱角从没有人想着去软化,所以,没有人知道江擎深也有温软柔情的一面。

  所幸,乔年见到了。

  江擎深所有的样子她都看到了。

第225章她被所有人遗忘

  岁月从来都是最无情的存在。

  沈雪离世的第一年,有人为她哭泣、为这条年轻的生命感到惋惜。

  沈雪离世的第二年,她名下的房子里,江霄有了圆满的家庭。他被爷爷奶奶接到了江宅,他看到了城市的万家灯火……

  沈雪离世的第三年,这个世界开始遗忘她的存在,江擎深记得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从别人嘴里听到这个人的存在。

  直到,第三年、第四年、第十年、甚至二十年后……

  尘风朔雪,岁月无声。

  没有人记得她了。

  她在这世上走了一遭,唯有留下的除了这栋房子就只剩下一个错误的他……

  “她活了一趟,总该留下点东西证明自己的来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