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隋宁安封云泽精彩小说赏析全文 只想再见你,天堂或地狱热门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2023-11-28 17:15:29 10
2023-11-28 10
点击阅读全文

几周前被封云泽送到城西安养院……两姐妹都是六年前因为那件大案自杀的随永和的女儿。”

  “有意思。”霄爷原本没有任何情绪的眼睛亮起几分暗光。

  “隋宁安之前怀的孩子是封云泽的。”男人继续说。

  霄爷忍不住看了身后关闭的房门一眼,冷笑着问:“封云泽对隋宁安什么态度?”

  “之前听说一直不承认,他别墅辞职的佣人也说,封云泽对隋宁安很不好……不过最近不知道为何,封云泽一直在寻找隋宁安,动用了很多人脉,已经差不多快把禹城翻过来了。”

  “这就更有意思了……”霄爷得意的眯了眼睛,将香烟掐灭在指间,手搭在门把手上说:“去准备女人的礼服还有制服,给筑龙集团打电话,就说我约他们总裁共进晚餐。”

第24章 婚礼延迟

  透过镜子,隋宁安有些紧张的看了一眼站在自己身后的霄爷,显然他很满意她这个扮相,嘴角挂着一抹讳莫如深的笑,眼神中却透着无需隐藏的欣赏。

  一字肩香槟色紧身长裙,将她玲珑的身躯包裹的恰到好处……一条堪比海洋之心的巨大蓝色心形钻石吊坠被垂在她颈间……霄爷一边系好项链扣一边突然将手伸进了隋宁安的胸口裙边中。

  “啊……”隋宁安忍不住惊吟。

  突然的侵袭让她浑身战栗,却还是倔强的站着,一动不动,脸侧的红晕从眼角一直蔓延到了脖颈和耳根,霄爷满意的笑了笑,俯身在隋宁安脖颈上狠狠落了十几处草莓印,才终于松开她,后退一步,审视着他同她共同站在镜子里的模样。

  “你都是我的女人了,怕什么?”霄爷问。

  隋宁安手指轻触了触那些明显的红印,看了站在一旁的化妆师一眼,显然她不会来帮她遮盖的。

  霄爷搂住隋宁安,冷漠又傲慢的说:“你会喜欢我给你的印记的,这样等下见到那个人,你就不会紧张了。”

  “等下……要见谁?”隋宁安没有底气的问,霄爷坏透了的笑笑,凑近她的耳边说:“封,云,泽。”

  隋宁安脚步突然挪不动了,霄爷挺直身子,轻拍了拍她的手背说:“你答应过我什么?”

  隋宁安不说话,霄爷冷笑一声说:“我以为你可能会有些恨封云泽……”

  “对,我恨,我恨不得将他和隋可儿碎尸万段!”隋宁安气的浑身都在发抖,霄爷大手摸了摸她的头顶说:“有我呢,你尽管去莽就完了,出什么事我都给你兜着。”

  隋宁安点点头,霄爷被她这乖顺的样子惹的一阵心疼,微一挑眉,又亲了她额头一下,将娇小的隋宁安小兔子一样搂紧,低笑着说:“今日如果你表现得好,我就送你一份大礼。”

  “封总,刚才有个人将这个放在了我办公桌上,是不是您之前要找的?”

  新来的助理将一只箱子放在封云泽办公桌上,他疯了一样迅速打开,看到了那只装着精油的布包。

  “应该是哪位清洁工阿姨私下留着了,但是您之前询问时太凶,她没敢承认。”助理都有些吓着了,小声提醒。

  “加工资,所有的大楼清洁人员,全都加工资!”封云泽像个孩子,颤抖着将箱子里的东西一样样摆出来,其实并不多……但确实都出自隋宁安之手,毛线勾成的晴天娃娃,棕瓶装的佛手柑精油,被他当初随手丢进垃圾箱的香薰灯,套在笔上根本没用的手工编织笔套,还有他从别墅带过来一直放在身边的编织杯子垫。

  一件件,都成了催命的符,扎穿了封云泽的泪腺。

  “隋宁安,你到底在哪儿?”封云泽痛苦的闭上眼,难道隋宁安真的不爱他了么?

  她的消息石沉大海,所有能动用的交通工具他都已经派人查了,她没有离开禹城,却在他的生命中消失了。

  “婚庆քʍ公司打电话来问一些婚礼的细节,隋可儿小姐说一切由您决定,这是细则……”

  封云泽悠得睁眼,冷冷的说:“告诉婚庆公司,婚礼无限期延迟。”

第25章 隋宁安,我爱你

  “你相信么?一个人在你家住了很久,却没有自己的房间,洗漱用品都是放在佣人房的,没有像样的衣服,屋子里的被褥也都是楼上淘汰不用的,可能一个保姆的待遇都不会像她那样,而她呢?一句怨言也没有,蜷缩在最角落的地方,卑微的活着……”封云泽就像是疯了,一会儿冷一会儿笑的说着话。

  “华丽的生日礼物,一直都是隋可儿给我买的,我用她要我用的香水,穿她喜欢风格的衣服,隋可儿喜欢的就是我喜欢的……但每一次生日,我都会在家里发现很多奇怪的东西。”

  封云泽看向桌子上摆着的那些物件,心又是一阵抽疼……自从隋宁安走后,他就没有一刻好受过。

  “还有一件事,封总,黎仓霄又约您。”助理只想尽快把情况汇报完就逃走,封总这个样子实在有点不正常到吓人。

  将一封信函放在桌上。

  封云泽听到黎仓霄的名字,瞬间冷漠的说:“不接。”

  “邀约函的信封上还有一句话,让我务必转告给你,黎仓霄说他身边,有您想见的人。”助理声音很小。

  封云泽冷笑一声,现在除了隋宁安,还有什么人是他想见的?

  猛地一惊,如果……就是隋宁安呢?

  ……

  约定地点,封云泽第一次提前到达,果然是鸿门宴,黎仓霄的地盘,会所里全是他的人。

  这两年,筑龙集团和黎仓霄之间的矛盾越积越深……毕竟从某种意义上说,筑龙集团发展迅速,动了黎仓霄和他父亲的利益,他们本就是有道上背景的人,肯定不会允许这样的事发生,奈何前些时日出了桩大事,黎仓霄栽了个大把柄在封云泽手里。

  “封先生,好久不见。”黎仓霄人未入话先到,封云泽急忙看向他,发现他身后就跟着几个男的,没有别人。

  “你说我想见的人呢?”封云泽一句废话都不想多说,开门见山的问。

  黎仓霄浅笑着指指被摆在封云泽面前的红酒说:“这是我酒庄今年新出的酒,你把它全喝了,我就告诉你。”

  封云泽望着黎仓霄,他的眼神也冷到极致的继续说:“当然,酒里加了东西,就看你有没有这个胆量了。”

  “黎仓霄,你有什么资格和我玩阴的?”封云泽傲慢的笑出声,作势就要走。

  “谈生意就该有个谈生意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