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洛窕顾远舟(洛窕顾远舟)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洛窕顾远舟最新章节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2023-11-28 17:10:16 10
2023-11-28 10
点击阅读全文

顾远舟笑了,“备车。”

他要让她知道。

她宁愿找谈矜言帮她,也不跟他低头。

这代价,她承受不起!

谈矜言又能帮她什么?

什么都帮不了!

-

人民广场。

眼下凌晨五点多,路上基本没人,天也还没亮。

一辆黑色的大众悄无声息停巷子边,被遮得严严实实的徐遒被带下车,从小门进入酒吧,十分钟后,保镖扛着徐遒从酒吧里出来,酒吧门口一排的士车,保镖拦了其中一辆,将徐遒塞进车里,状似无奈道,“让你别喝别喝,非不听,现在好了吧?喝得都不省人事了。”

徐遒浑身酒气,一动不动歪在后座上,司机对这种情况早已见怪不怪,并不足为奇,问了保镖地址,启动车子。

洛窕抵达人民广场,一下车就四处寻找,人民广场后面有一条酒吧街,姬满月冲过去时,正正看到徐遒被人塞进的士车。

周律行立马去追。

司机发动车子时,看到后面有道身影追过来,他正疑惑,保镖道,“不用理会,多半是认错人了。”

司机便没再理会,踩下油门离开。

洛窕追到酒吧门口,气喘吁吁,但只能眼睁睁看着车子离开。

“徐遒……”

洛窕等人都没有注意到,路边不远处,缓缓停下一辆黑色迈巴赫,车窗摇下,顾远舟满脸兴味望着洛窕等人。

洛窕死死盯着那辆出租车,记住那辆车的车牌号,她立马将车牌号报给周律行。

可下一秒,她就看到十字路口那一面驶来一辆大型货车。

货车的速度极快,快到已经超出限速范围。

洛窕看着货车前进的方向,又看眼载着徐遒的出租车,她似有预感,拼命朝出租车冲过去,“不要……不要!”

货车直直朝出租车冲过去,当出租车司机意识到对面那辆车有问题时,他猛打方向盘,可已然来不及,‘嘭’的巨响,货车撞到出租车上,满车玻璃瞬间被震碎。

洛窕崩溃尖叫,“不要!”

货车撞着出租车朝栏杆去,变故亦在这一刻陡然发生,不知何时从左边冲过来的另一辆货车,用力撞在那辆大货车上,将大货车从出租车面前直直撞开。

迈巴赫里,顾远舟舌尖抵了抵上颚,十分不满,“渍,谈家还真是阴魂不散。”

-

失去推力,出租车在地上滚了两圈,最后车头朝下停下。

洛窕毫不犹豫冲过去。

车里,徐遒双眼紧闭,满头是血,脸上满是玻璃碎的划痕。

洛窕泪如雨下,她颤着手想将门打开,可门太重。

周律行赶过来,将门打开,并将徐遒从车里拖出来。

一旁的姬满月立马拨打急救电话。

徐遒呼吸很微弱,洛窕用力握了握手,恢复了些力气,她迅速给徐遒做了一番紧急救治。

可他伤得很重。

洛窕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

徐遒迷迷糊糊,感觉脸上有湿漉漉的触感,他好似还听到了他日思夜想的声音。

他睁开眼,看到洛窕,他眨了眨眼。

洛窕见他醒了,立马道,“徐遒,徐遒你别睡了,再坚持一下,救护车就要到了!相信我,你一定会没事的!”

徐遒忽然就咧嘴笑了,“真的……不是梦啊……”

洛窕泪流满面,“不是梦,对不起徐遒,真的很对不起,我……”

徐遒摇头,“和你……和你没关系的……”

他忽然笑起来,越笑越开心,他嘴唇在动,洛窕怕他没有力气说话,凑到他唇边,却听他道,“洛窕,你知道吗?顾远舟一直都在骗你。”

洛窕愣了愣。

下一秒,徐遒骤然深吸了口气,他笑着大喊,“周律明的心脏,不在顾远舟身上!”

那声音洪亮,在空寂的街道显得震耳欲聋。

“他是个冒牌货哈哈哈哈哈哈……”

“他是个冒牌货!”

第162章轻蔑

洛窕整个人呆住。

徐遒笑着笑着不住咳了两声。

洛窕仍旧没有回过神来。

他那两声冒牌货很大声,顾远舟也听到了。

顾远舟大惊,他一脸凶狠,没想到徐遒命这么硬!但他既然一心求死,那他就成全他!

他沉声吼道,“把他杀了!立刻!”

除了那个和徐遒一起上了出租车的司机,外有其他保镖躲在暗中,收到顾远舟的命令,保镖立即朝徐遒开枪。

周律行十分警觉,几乎是保镖开枪的同时,他立马将洛窕和徐遒一起按下去躲在车后面。

保镖要再开枪时,他身后突然出现数人,一把将他按在地上。

洛窕缓过神,第一时间查看徐遒的伤,“徐遒!”

周律行护在洛窕和徐遒面前,姬满月也冲了过来,紧张查看洛窕,“知知你怎么样?”

洛窕摇头。

姬满月和周律行一起护着洛窕和徐遒,想到那枪响,她一脸愤恨,“顾远舟疯了吧!”

与此同时,急救车终于过来,门打开,车上跳下来的人却是仲源会。

仲源会不看众人愕然的脸,直接道,“先上车!”

顾不得那么多,顾远舟的人还在暗处,不知什么时候突然又开一枪,中枪可不是闹着玩的。

一行人迅速上车。

顾远舟大骂,“还不快把人拦住!”

徐遒必须死!

然而暗中的人却没有任何动静,意识到什么,顾远舟沉声开口,让司机开车去挡住那辆急救车。

然而他的车刚动,四周忽然涌过来几辆车,牢牢将顾远舟的车锁在中间。

其中一辆车里,车窗摇下,露出谈矜言那张寡淡的脸,顾远舟勃然大怒,“谈矜言,为了一个女人与我沈家为敌,这决定可不明智!”

谈矜言淡淡望着顾远舟,少顷,脸上的表情连一丝波动都没有,他的眸光一片沉静,如同一尊慈悲佛,他眼皮微掀,淡然开口,“为敌?”

“我想,你弄错了一点。”

“我从未将沈家放在眼里。”

“包括你。”

顾远舟目眦欲裂,他攥紧拳头,正要说什么,谈矜言已经重新摇上车窗。

急救车离开,谈矜言等人也紧随其后离开。

顾远舟双目猩红,几分钟后陈新潮带着人赶到,顾远舟一脚踹过去,怒吼道,“一群没用的废物!”

-

医院。

徐遒被紧急送进手术室。

洛窕站在手术室门口,目光空洞,显得十分呆滞。

徐家人接到消息,很快赶过来。

徐曼曼和徐母抓着洛窕的手,“我儿子怎么样?”

姬满月过来,握住徐母,“他……他还在抢救。”

徐曼曼和徐母泪流满面。

洛窕听着二人的哭声,心底的荒诞在这一瞬被放大到最大。

直到这一刻,她仍无法相信,顾远舟不惜一切代价要除掉徐遒的原因,是因为周律明的心脏。

她因周律明的心脏才接近顾远舟这件事,除了她和周家的人,没有任何人知道。

她一直以为她隐瞒的很好,可原来,所有人都知道。

听徐遒的意思,顾远舟也同样一早就知道。

更可笑的是,周律明的心脏,不在顾远舟身上?

不在?

她一片茫然,她突然不知道,自己这些年都在做些什么。

最重要的是徐遒,他回国是为了告诉她事情的真相,他是因为她,才遭此横祸。

听着徐家母女的哭声,洛窕走到徐曼曼面前,佝偻下腰,“对不起……”

她知道现在说‘对不起’什么的都太苍白,可除了这句话,她不知道她还能做什么。

她紧紧抓着徐曼曼的手,一遍又一遍重复这三M.L.Z.L.个字。

徐曼曼被顾远舟抓走时,隐约听到过洛窕的名字,也知道徐遒受伤这件事和洛窕有莫大的关系。

但严格算起来,这事的确和洛窕没有关系,该死的人,是顾远舟。

徐曼曼看眼徐老爷子和徐父,拍了拍洛窕的手,“你也别太自责,我们徐家找人算账,也是找沈家。”

姬满月扶住洛窕,想安慰她,可无从下手。

她只能抱着洛窕,轻抚她的背。

刚刚徐遒说的那几句话,她亦听到了,三言两语,她很快明白过来事情始末。

原来洛窕之所以嫁给顾远舟,是误以为周律明的心脏在他身上,徐遒为了告诉她真相,才被顾远舟一路追杀。

洛窕自责,周律行心底亦涌起愧意。

当初周律明心脏受赠人是他找到的,可他怎么也没想到,原来他找错了人。

真是他找错人,那洛窕这两年所受的苦,也和他有关。

周律行攥了攥拳心,去了楼梯间,拿出手机拨了个电话出去。

“小高,帮我调查件事。”

周律明去世的时候,他还在读警校,那个时候的他没有能力追查周律明心脏的下落,查到周律明的心脏被送往蕙心医院给顾远舟,已是他最大能力范围内查到的结果。

他从来没想过,他查到的所谓的真相,并不是真正的真相。

-

手术进行了足足七个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