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爱你纵使繁华一场厉御南末笙小说-爱你纵使繁华一场厉御南末笙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2023-11-28 17:18:48 11
2023-11-28 11
点击阅读全文

着身体分不清是疼还是不疼,有时候疼久了也会麻木。

  砰的一声,门被人打开了。

  末笙用纸巾擦了擦嘴,把垃圾桶移进床底下,抬头只见厉御南站在门口,一脸冷漠的望着她。

  “御南。”末笙喊道。

  厉御南讽刺道,“装柔弱,博取同情?你以为你怀个孩子,住个院就骗得了我?末笙,如果不是这一次,我都不知道你这么狠毒,想要杀纪向晚灭口,你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

  末笙心如刀割,面对最爱之人的不信任,苦楚只能打碎了往肚子里吞,“我……”

  “你别说了,不是想离婚吗?现在就签字,找个时间去民政局办理了!”厉御南不想听她解释,拿出离婚协议放在末笙面前。

  “我没有推纪向晚,一切都是她自导自演的。”末笙还是想解释,信不信就随他了。

  厉御南愠怒,死死的瞪着末笙,她把纪向晚推下楼是他亲眼所见,那两个男人都承认是她做的,还在狡辩。

  “上次你能对向晚见死不救,这次又杀人灭口,我还会信你吗?你就会装作一副无辜的模样博取我的同情,你装了这么久,还不累吗?幸好向晚没事,不然你死不足惜!”厉御南厌恶的说道。

13 我最后悔的是认识你

  “你就那么爱纪向晚?”

  末笙眼底含泪,这个男人她爱了这么久,给她的永远只是一个背影。

  厉御南这次没有丝毫犹豫,“我爱她,和你结婚本来就非我所愿,和你离婚后,我会快速和她结婚。”

  离婚协议书落在末笙手里,看着上面的几个醒目的大字,末笙死死的拽住一角,他们五年的婚姻到了尽头……仅仅是因为一个纪向晚,她可以光明正大的和厉御南离婚……可如果他们之间存在这么大的误会,纪向晚是最后的赢家,她死不瞑目。

  末笙把离婚协议往一边扔,“我反悔了。”

  这话惹怒了厉御南,把末笙从床上抓起来,“我就知道你诡计多端,肚子痛是假,就是不想和我离婚吧,还说得那么理直气壮,是谁给了你这么大胆子,一次次的耍着我玩。”

  “这是纪向晚要的结果,不是我,她想要嫁给你,我偏不,如果可以选择,我还真的想把她推下去,让这个人粉身碎骨!”

  末笙被下了套,遭到如此待遇,心底恨透了纪向晚。

  厉御南瞪着末笙,愠怒的脸带着一股狠意,“末笙,你再给我说一遍?”

  “我说纪向晚就是个表里不一的人!”

  啪的一下,厉御南一巴掌把末笙打在床上。

  末笙脸颊火辣辣的疼,跪在地上,双手扶着床,埋在被子里,眼泪肆意而流。

  “末笙,这辈子,我最后悔的就是认识你!”

  厉御南说完之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末笙伏在床上,痛苦的哭泣,情绪奔溃,哭得歇斯底里,捂着肚子绝望头顶。

  厉御南,你可知道,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也是爱上你!

  这两天医院只有末笙一个人,末笙没有亲人了,父亲早在五年前去世,母亲和父亲离婚之后就没管过她。她现在算得上一无所有,生不带来,死不带去。

  尽管生活枯燥,可总有调味品出现。

  那就是许湛。

  许湛和末笙从小学就就是同班同学,在末笙结婚后,他才渐渐的淡出末笙的世界,现在末笙和厉御南闹翻了,他当然会过来照顾末笙。不过末笙对他很冷淡,好像除了厉御南之外就不会爱任何人。

  许湛时不时过来看她,每次过来末笙都站在窗前,这样持续了一个礼拜,末笙才开口和他说话……不过第一句话却是让他不要再来看她了。

  许湛皱着眉,严肃的说,“末笙,厉御南都要和你离婚了,难道你还想着他?”

  末笙摇摇头,她就算想着厉御南也没用,他早就把心给了纪向晚,末笙回过头,脸色惨白得如同白纸,看得许湛心底发慌,明明是怀孕,为何她的脸色如此憔悴,好像他伸手碰一下就会碎。

  “我不想连累你罢了,许湛,我们认识这么多年了,你该理解我的。”

  “我不理解你,我只知道厉御南根本就配不上你!”

  末笙差点忘记了,胃癌晚期只有她一个人知道,其他人并不清楚,末笙又回过头,“要中秋节了,我想吃蛋黄月饼,能不能帮我去买?”

  末笙这样说倒是让许湛看到了希望,许湛点点头,利索的出门去给末笙买月饼。

  在许湛出去后,末笙也拖着疲惫的身体走出病房,她身体恢复得差不多,她想不告而别,也不想让许湛发现她的异常。

  但离开医院前,她想见一见厉御南,或许真的像简笑和许湛说的那样,她心心念念的只有一个厉御南,不管被他伤害多少次,都毫不犹豫的往他那里靠拢。

  末笙啊末笙,你变成这样都是你自找的。

  纪向晚今天出院,身上没什么毛病,也拖了一个多月才出院,末笙站在病房门口,透过窗户看向里面的人。

14 你不配末笙对你这么好

  “你什么时候和末笙离婚,我迫不及待的想嫁给你了。”

  纪向晚坐在厉御南身上,双手搂着他的脖颈,看上去十分亲密和恩爱。

  厉御南宠溺的刮了刮纪向晚的鼻子,“明天我回去和末笙把离婚办了,然后娶你。”

  纪向晚想了想,“你会管末笙肚子里的孩子吗?”

  厉御南皱着眉,末笙肚子里的孩子对他来说确实是难事,“孩子是她自己愿意的,以后和我无关,不会影响我们婚后生活。”

  “我相信你,御南,我爱你。”

  纪向晚表白,上前亲吻厉御南的薄唇,两人开始拥吻起来。

  末笙五味陈杂,咬着嘴唇,目光凝视着厉御南那俊美的脸庞,这样,他们之间连这点情意都没有了。

  算了,她何必追究厉御南的对错,在感情的世界里,总有一个人会受伤。

  末笙绝望的离开医院,如果这是她最后一次见厉御南,她也该死心了,离婚,也会有一对新人重新结婚。

  许湛买了月饼回来,打开门却看不到末笙的人影……顿时他慌乱了,丢下手里的东西跑出去问护士,护士并不清楚末笙在哪里。许湛仔细想了想,感觉不太好,末笙可能是把他打发走,好离开医院。

  顿时,许湛满脸的愠怒,他放弃末笙,把她交给厉御南五年,得到的只是这样的结果。

  许湛心底压着一股火,冲冲忙忙的跑去找厉御南,厉御南牵着纪向晚的手准备给她办理出院手术,并不知道危险已经来临。

  许湛见着厉御南搂着新情人,失去理智,吼道,“厉御南!”

  厉御南回过头,迎来的却是一拳,狠狠地揍在了他脸上,厉御南尝到嘴里的血腥味,抬起头,同样愠怒的瞪着许湛,“你疯了!”

  “我疯了?我看是你疯了,末笙爱了你十三年,为了你做了那么多,差点没命,可是你呢?你为她做过什么,在她怀孕的时候和其他女人鬼混!”许湛愤怒不已,做情敌这么多年,用力的呵护着末笙,可厉御南竟然不屑,这口气他咽不下去。

  厉御南看不惯许湛也是因为末笙,擦掉嘴角的血迹,讽刺道,“就你最清楚,可她选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