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读书推荐尹玖褚煜泽 霸少甜妻是个小可怜美文欣赏完整版

2023-11-28 17:18:58 13
2023-11-28 13
点击阅读全文

  “我在城郊重新买了一套房子,装修好的,一些生活用品也都已经备齐了,距离我诊所也不远,晚上花灯节之后你就和顾诃喆住到那边去吧。”顾端一边开车一边说:“这样也方便你习惯一下自己的生活,为未来多做打算。”

  “爸爸,你不去和我们一起住么?那我和妈妈晚上害怕怎么办?”顾诃喆好奇的问。

  小家伙也快七岁了,再过半年就能上小学,也完全能听懂大人话了。

  “那边学区也不错,也有条件很好的私立学校,如果你愿意

  一直住着,顾诃喆上学不是问题,不然还是尽早打算……毕竟现在弄户口之类的,会影响他上学。”顾端继续说。

  “好。”许久之后,尹玖只说出这样一个字。

  顾端微凝了凝眉头,总觉得心里欠缺什么,也总想对她多说些什么……可这次尹玖再出现,态度比之前还要冷了。

  他却无能为力,只能站在原地眼睁睁看着她距离自己越来越远。

  夜里晚些的时候,褚煜泽坐在黑澄湖中心岛的瞭望塔顶,于黑暗中点燃一支香烟。

  这岛是后来人工围建的,瞭望塔的灵感来自于当初救他的那位船主的儿子,他一直觉得黑澄湖风水不好,容易淹到人……所以每到白天就坐在这里,观察着能看到的一切区域,以便发现危险立刻组织救援。

  但事实上,从这座岛建成到现在为止,再也没有人于黑澄湖落水溺亡过。

  胸口一阵剧痛,褚煜泽将烟掐灭,又灌了几口啤酒,还是没能让自己感觉好一些。

  他身体一直没好,离开千山居之后,被闫照强迫去医院做了检查,一方面心情郁结,加上身体的旧疾,堆在一起就像是再过几天他就要归西了一样,医生总是喜欢将结果向很严重的方向推断。

  湖边已经陆陆续续聚集了不少人,带着微光的花灯也开始星星点点的进入水中,他不知道尹玖会不会来……若是来了又会在哪个方向,但却还是如往年一样,在黑暗中静默的许愿

  ,愿她一切安好,快乐安康。

第336章 放手太难

  “褚总,又上来了?我听我家小子说了,就上来看看。”

  船老大之前不小心摔骨折了一次,现在走路都得拄着一根拐杖,好不容易爬梯子上了瞭望塔,手里还拎着一提啤酒。

  褚煜泽给他让了个位置,他开了两听啤酒,身子倾斜着坐了下来,用拳头敲了腿几下说:“我这老胳膊老腿的,在这湖边长住不了,医生说这里环境太潮湿,对我的关节不好,所以我一般就这几天会过来。”

  褚煜泽轻声说:“每年花灯节,辛苦您操持。”

  船老大有点受不住的赶忙说:“你可别这么说,要不是褚总你,我们哪儿有这么好的生活,我儿子现在在城里买了房子,前年媳妇娶完,钱还够买辆车,最近媳妇也要有小娃儿了,全都圆满了,说真的我是没啥遗憾的了……在遇到你之前,我哪儿敢想这样的生活啊,做人啊,一定要感恩,平日里不来可以,这一年一度的花灯节,是褚总你交待过的,一定怠慢不得。”

  褚煜泽不说话,平静的看着远处的水面,上面的花灯已经越聚越多了。

  尹玖落水后,黑澄湖改造完毕,从第三年开始,他每年都会来这里放很多的灯,每一盏都写着尹玖的名字,希望她早点回来。

  他从来都不信她已经不在这世上了,哪怕所有人都已经放弃……哪怕连追责的人都已经默认了这样的事实,他都不信。

  说不悔么?更多的是伤和疼,在

  尹玖落水那一刻,他才终于看清了自己的心,知道存在于这世界上,对他来说真正的意义。

  原来,爱一个人是可以这般后知后觉的……原来,对一个人的爱是会在失去她后才疯狂生长的。

  只是,就算是她不在身边,他也一直坚信,她一定在什么地方安逸健康的活着,每年的花灯,他从不曾忘记来放过,就算生活再颓废,活着的信念再暗淡,他依然坚持着,只要她一日没有消息,他就要等一日下去。

  老天垂怜,帮他实现了愿望,但却没有赠给他守住这幸福的能力。

  船老大不是很了解褚煜泽的情况,只记得当初的一些事……所以每年都惯例的要问一句:“这么些年了,您夫人还是没找回来么?”

  褚煜泽想起去年他来这里时,船老大也问了同样的话,那时他还没找到尹玖,但仅仅一年,他便经历了得到和失去。

  若是未得到还好,再失去,简直要命。

  “找到了。”褚煜泽微低头,闷声将一罐啤酒一口气喝完了。

  船老大起初有点兴奋,但发现褚煜泽反应有些不太对,心里就大概懂了,觉得这八成是彻底确定他夫人的死讯了……毕竟掉在黑澄湖里能活着的人太少,何况那还是个弱女子。

  既然人都已经不在了,那这每年的花灯怕是真的要一直放下去了,毕竟承载着对亡者的思念。

  “你得好好照顾自己,我瞧着你比去年的时候瘦多了。”船老

  大说,又递给褚煜泽一罐啤酒。

  褚煜泽其实已经有些醉了,浅笑一声说:“有时候,放手比强求难,我是真的很想和她安稳的过日子……但是我发现做不到,只要我还是褚煜泽,只要我和她之间还有曾经一切的回忆,不管这回忆是好还是坏,我们就不能好好的在一起。”

  船老大有点被说懵了,心想这大总裁说话都和人不一样,一套一套的。

  “反正不管咋样,想做啥就去做,你做的决定肯定不会是错的。”船老大说,这话也确实有溜须拍马的嫌疑。

  褚煜泽又喝了一罐酒,微笑着说:“再帮我点几盏灯吧。”

  船老大赶忙点点头,给儿子打了个电话,叮嘱他再多点几盏灯。

  “褚总啊,人还是要往前看的,人生的路不好走,遇到的挫折是挺多……但时间能让人好起来的,有时候放手也没啥不好的,放下了才是下一个起点。”船老大说。

  有些人总能在不经意间说出一句话,治愈了很多人。

  褚煜泽微一笑,其实离开千山居别墅的决定是他一瞬间就做出的,在听到酒窖里那四个女人的呼救声时,他才知道尹玖虽默不作声,但依旧是当初那个嫉恶如仇的女人。

  将那四个女人赶走之后,他还是没法判断尹玖心里对他的怨恨和责怪到了什么境界,只知道这样将她变相囚禁在千山居别墅,对于他们的未来没有任何好处。

  而就在这个时期,他又收到

  了康侦探发来的,关于马铎铠行踪的消息。

  什么人都可以在这个世界上存在,唯独马铎铠不可以,不管是新仇还是旧怨,他都要让那个混蛋在这个世界上消失。

  所以与其让尹玖生厌,还不如放她自由。

  当然,这里面还牵着另一件事,生死攸关的事。

  尹玖不在他身边,才更安全。

  褚煜泽不再说话,船老大也知道这种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