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书宁孟宴臣全文免费 书宁孟宴臣在线阅读

2023-11-28 17:15:40 10
2023-11-28 10
点击阅读全文

恼的看着自己,孟宴臣笑笑,走到床边,弯身,与书宁对视,“自然是笑宁宁。”

书宁眼珠转转,伸手主动揽上孟宴臣的脖子将他更近的拉向自己,“哥哥也想再要个宝宝吗?”

说到这里,孟宴臣却没有了玩笑的心思,他眼中泛起疼惜,伸手摸向书宁的腹部。

现在这里已经是平坦如初了,而且孟宴臣非常清楚是怎么恢复过来的。

宁宁因为怀孕期间一直有专人照顾保养,所以生产之后其实没有很大的异样,但是对她的伤害不会因此消失。

休养期间孟宴臣一直花更多的精力陪伴着,知道宁宁的不容易。

孟宴臣亲亲书宁的额头,“有宁宁就够了,现在有了孟毓谙,我已经很满足了,不想宁宁再受罪。”

书宁笑了笑,家人给予的足够的尊重和关爱,孟宴臣绝对的支持,给了自己最大的主动权。

“嗯,生宝宝有点吓人。”她在孟宴臣耳边说着话,松开了手,拉孟宴臣坐下说话。

他一直弯着身子会很累。

孟宴臣坐下,书宁坐到他腿上,跟孟宴臣说着一直没有时间说的心里话。

孟宴臣仔细听着。

“但是我非常幸运,爸爸妈妈关心我,帮我照顾宝宝。”书宁笑着看向孟宴臣,“哥哥一直陪着我照顾我,会尊重我的一切想法。”

孟宴臣揉揉她的手,没有说话。宁宁说的,都是他应该做的。孩子是自己跟宁宁两个人的,宁宁受罪生产,自己能做的不过是让她的整个过程得到最好的照顾而已。

“所以,”书宁晃晃孟宴臣的手,“等我休整好,等孟毓谙小朋友再长大一点,”她把孟宴臣的手放到自己腹部,“我们随缘,如果能再有一个宝宝,我也会有跟现在一样的勇气的。”

孟宴臣眸光颤了颤,看着书宁的笑容,他这会儿越发能理解妈妈那时候说的,给她最好的,久一点。

如果人间有天使,是不是就是宁宁这样子?

第48章 罪恶的结束和新的开始

宋焰死在冬天。

街道上,醉酒,冻到失去意识直至死亡。

跟他的父亲一样。

不知道是不是一切皆有注定。许沁与宋焰都跟他们的父母是一样的结局。

宋焰出院之后一直过得很不好,舅舅为了挽回舅妈跟翟淼不再理会他,将他赶了出去。

租的房子因为那一场火,而被房东找上要赔钱。宋焰只能逃跑,然而他的所有都消失在了那场火中,又瘸了一条腿,脸上有烧伤的痕迹,嗓子也被火灾熏坏了,能做什么?能跑到哪里去?

他只能乞讨。

然而流浪者们也是有地盘划分的,宋焰有一回蹲在了两三个流浪汉的集聚点,被狠狠地揍了一顿,连唯一一件厚实一点的衣服都被抢走了。

他捡起别人丢下的烟头,趁着还能吸两口赶紧塞进嘴里。他头发凌乱,面容沧桑,眼神早已失去了光,只是戾气还在。

他守在了孟家门口几条街远的地方。

因为他一靠近那里就会被驱逐,所以只能蹲守在远处。

他要孟家付出代价,他一无所有了,凭什么他们还能做他们的人上人享受着自己这一辈子都没有享受过的一切?!

许沁死了?死得好!

要不是这个贱人,自己怎么会招惹上孟家?!当初为什么不告诉自己孟家是这样的家庭?!为什么不告诉自己她在孟家无关紧要?!那自己当初为什么要为了她那样付出?!

真不值得!

冬天里实在是太冷了,现在飘落的鹅毛大雪更是雪上加霜似的融化在了宋焰穿着单薄的身上。

宋焰缩在垃圾桶旁边瑟瑟发抖,看着一辆眼熟的黑色的车从眼前开过,他站了起来,就要追上去。

可是他的腿被冻麻了,站起来想要奔跑,却是狠狠的摔在了地上,他被冻得感知麻木,所以不知道自己的脸擦在冰冷坚硬的地上,被擦破了一大块,鲜血流了出来。

宋焰狠狠地骂着脏话,却突然看见了远处照过来的两道车光。

黑色的迈巴赫停在了不远处的路边。从车上下来的,穿着黑色正装和大衣的孟宴臣正撑着雪伞站在那里。

宋焰看不清他的神色,不然他应该会跑,离这里远远的。

孟宴臣今天下班有点晚,开了个比较重要的会,然后便赶回家中。最近宁宁有点小感冒,得赶紧回去盯着她泡脚休息,不然她能抱着孟毓谙玩很久忘记吃药。

路边上的动静本不能吸引到他的注意力,但是那张污垢下戾气横生的脸被车灯无意间照亮的瞬间,孟宴臣却一下子注意到了。

宋焰。

肖亦骁派人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宋焰,现在出现在这里...

孟宴臣看着前方自己的目的地,眸光冷了下来。他在路口调转方向,一边打了个电话给付闻樱。

“妈妈,我现在在回家路上,有点事耽误一下,您帮我看着宁宁泡脚,把感冒药吃一下早点休息。”

而后拨通了肖亦骁的电话。

然后,黑色的车停在了路口上。

他看着宋焰,慢慢走近,站在离他三米远,开口,“宋队长,好久不见。”

他居高临下,昏暗路灯下如同神明俯视蝼蚁。

出口的话却是那样讽刺,宋焰脸部肌肉抽动几下,就要扑上来将孟宴臣痛揍一番。

如果他能做到,肖亦骁说不定会让他走的痛快点。因为满足了他的夙愿!——痛揍孟宴臣!谁不想啊!问题是做不到啊!

但是他动不了ᴊsɢ,他麻木的四肢并不能跟他的大脑一样充满暴戾的灵活动用起来。

他在地上挣扎着,扑腾着,蠕动着,就像一只虫子。

“孟宴臣!都是你们!毁了我的一生!我要杀了你!”他叫嚣着,怒视着孟宴臣。

孟宴臣声音依旧平淡,“宋队长,你变成今天这样,不都是自己造成的吗?跟许沁的所有所作所为,才是你现在这样...像只下水沟里的臭虫...一样的结局的原因,不是吗?”

孟宴臣想了想,说出了他觉得是最粗俗的辱骂。

他不等宋焰继续怒骂,走近了一步,低声道:“如果你能善待许沁,说不定,你不会是现在这样。”

宋焰愣住了。

“许沁或许真心爱过你。”孟宴臣道,“她以为你是他的自由,她为你的确付出了许多,抛弃了孟家,是她为你做出的最大的牺牲。”

“而你是怎么做的?”

“你榨取她的价值,你不愿意付出。是怕许沁跟你的母亲一样吗?”孟宴臣道,看着宋焰因为自己的话而奋力挣扎的样子,觉得无趣,他突然话锋一转,“...所以赌博是不是很有趣?”

宋焰本来怒火中烧而要沸腾的脑袋像是突然被冰冷的空气袭击,他狠狠地打了个哆嗦,不可置信的看着孟宴臣。

孟宴臣却没有再说下去,他转身离开。

宋焰,追随许沁去吧。就当是你为她赎罪。

“孟宴臣!你给我回来!你说什么?!是不是你?!就是你!啊!——”

宋焰拼命地爬行着想要抓住孟宴臣,但是那辆车开得好快啊...就像他的人生一样,眨眼就过去了。

他奋力嘶吼着,却什么都无法挽回。

几天后,宋焰在乞讨的时候,有个好心的人给了他一顿饱饭,还给了他几百块钱。

宋焰看着眼前的酒杯,看着那个豪爽的中年汉子,大口喝了下去。他的喉咙开始燃烧,滚烫的感觉一直燃烧到了他的内心。

于是原本人家想要他买件厚实衣服好过冬的几百块钱,全部换成了劣质酒精,在冰冷的冬天,变成了燃烧他体温的快乐燃料。

于是在最后一滴酒进了胃里的时候,宋焰迷迷糊糊的醉倒在了垃圾箱里。

“许沁...”

他突然看见了许沁。

不是跟他结婚之后阴郁苍老的女人,而是当年初见,一身白裙,长发飘飘的女生。

那个蠢到听信他的鬼话,满眼都是他的女生。

“你真蠢啊...”他突然笑了起来。

然后闭上眼睛睡了,直到再也醒不过来。

这些孟宴臣都不会知道,他回到家的时候,灯光明亮。

开门,冷空气随着进入,孟宴臣带上门,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免得身上带着寒气进去。

听见了门口的动静,抱着孟毓谙小朋友的书宁走了过来,看见了孟宴臣,笑着抓着宝宝的手挥了挥,“欢迎回家,哥哥。”

“宝宝,叫爸爸。”

“啊啊——”

孟宴臣笑了起来,他换上鞋走过去,没有马上抱住书宁,而是俯身在两张一样的笑脸上各自亲了一下。

两双一样的大眼睛弯了起来。

孟宴臣脱下身上的大衣交给一旁的张姨,这才抱起儿子,伸手揽住书宁的腰,“宁宁今天有没有乖乖吃药?泡脚了吗?”

书宁颔首,“吃了。妈妈盯着我泡脚了,是不是你打电话跟妈妈说的呀?”

孟宴臣微笑不语。

书宁气呼呼的,“我已经是个大人了啊孟宴臣,你不可以这样。”

孟宴臣笑着哄她,“好好好,宁宁是大人了,是妈妈了,所以要给儿子当榜样了是不是?”

孟毓谙小朋友给爸爸应援,书宁看着自己儿子,“啧,真是我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