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苏清歌陆辞年(苏清歌陆辞年小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苏清歌陆辞年小说免费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2023-11-28 17:13:41 13
2023-11-28 13
点击阅读全文

她摇摇头:“反正现在陆辞年看不见,我现在受着伤也不易走远,若是再遇见那些黑衣人,你我恐怕再没有这么好的运气脱身。”

青山垂眸,从怀中摸出一只药瓶给苏清歌:“这是变声的药丸。”

苏清歌接过药丸,冲青山挥了挥手:“好,你在暗中接应我,九重宫若是有吩咐,你及时来传消息便好。”

青山走后,苏清歌这才又回到床上躺下。

只是,她全然不知,一身白袍的陆辞年在门外雪中站了很久。

第二十二章 情愿我负天下人

一夜的雪落完,地上只剩了白茫茫的一片,但是天却是晴朗了不少。

苏清歌的伤也好了不少,她推门出去的时候,便看见陆辞年在树下练剑。

满地白雪随着剑锋飞舞,那情景倒是格外曼妙。

真不愧是武林盟主的儿子,眼睛瞎了也要在这大雪天的练剑。

她打了个哈欠,刚要转身,眼神忽然怔住了。

方才那一招雪满人间……是她九重宫的招式!

陆辞年怎么可能会九重宫的武功?

苏清歌不由得多看了几眼,才发现,并非只有这一招,陆辞年练的根本就是九重宫的武功!

一时间种种疑惑冒出心头,正道子弟,绝不可能会九重宫的武功,再加上其中的招式是只有宫中长老们才能练的!

当然,这些招式除了长老们和教主,天下就只有她自己会。

她眼神一紧,这个陆辞年着实有些奇怪。

正想着,陆辞年忽然收了剑。

“你在那里看了半天了,可是对我这剑法有兴趣?”

苏清歌这才回过神来收回了眼神,脸上却又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

她走上前,摊开他的掌心在他手上写道:“你可有法子治好我的哑疾?”

陆辞年这才收回了手:“这几日我看过你的嗓子,并没有发现什么毛病,想来应该不是嗓子坏了,这样,我回头开一副药,你且试试,希望能有效。”

苏清歌勾唇一笑,不得不说,这个陆辞年确实是很有意思。

……

一连过了几天,苏清歌将端来给她治嗓子的药偷偷倒掉,然后吃下了青山带来的变声丸。

“咳咳咳!”她咳了几声,发现自己的声音变得有些嘶哑,喉咙有些灼痛。

其实这变声丸只能起效一段时间,听起来就如同平常人们感染风寒时的鼻音,寻常不熟悉的人分辨不出来。

门外响起一阵脚步声,伴随着竹棍敲打在地上的声音。

她上前打开门,果真便看到陆辞年过来了。

听到动静,陆辞年将手中的食盒递上前,简短的吐出两个字:“吃饭。”

苏清歌愣愣接过食盒,眼中闪过一抹异样。

“你医术好像不错,为什么不自己治治自己的眼睛?”她还有些不习惯自己如此沙哑的声音。

可是听到这声音的陆辞年浑身一僵,捏着竹棒的手指节有些泛白。

他开口,声音有些微微发颤:“你嗓子可是好了?”

对于陆辞年的反应,苏清歌也只当是他听到自己的声音有些意外,便没有过多在意。

“还得多亏你医术高明,不过我方才的问题你还没有回答我。”

陆辞年嘴角绽出一抹苦笑:“这小村里的药材很有限,要治眼睛恐怕要去城中。况且,看不见也挺好,有些人看见了恐怕会不知道该怎么面对。”

说好了这一辈子都要保护她的,差一天,差一个时辰都不算一辈子。

何况,他不仅没有保护好那个人,反而亲手伤了她。

苏清歌有些不明所以,顿时却也来了兴趣:“怎么?你该不会是做了什么亏心事吧?”

不过,这些号称名门正派的人,心底不知有多龌龊,做点亏心事不也正常?

可她问起这话,却发现他的神情越发黯然。

良久,他才低沉出声:“若是有一日,你最爱的人想杀掉你,你会如何?”

没有想到他会忽然问出这么一句话,苏清歌愣了一下。

但旋即她想也没想就冷哼了一声:“情愿我负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负我!”

莫说九重宫最忌讳的就是动情了,就算她爱上了旁人,那人却要杀她,那她一定会先下手为强。

情愿她亲手杀了那人自己抱憾终生,也绝不让那人杀了她,她可以死,可以痛苦,可绝对不会接受自己所爱只是一场空欢。

就算是死,她也要那人是爱着自己的。

陆辞年深叹了一口气,转身一步步离开。

院子里飘落的大雪将他的背影衬得苍凉又孤寂。

第二十三章 坐收渔利

北境的大雪格外纷扬热闹,院子里一颗红梅树悄悄开了花。

红梅傲立,不惧冬寒。

苏清歌一身红衣站在雪地之中,与那红梅相衬得极好,人比花娇,顾盼生媚。

只是这一幕,陆辞年看不见,只一身白衣从屋子里走出来:“外面天寒,北风正硕你怎么出来了?”

听见声音,她蓦然转头,看见陆辞年一身衣袂飘飘,眼睛上覆着的白绸宛若谪仙出尘。

她一时有些出神,总觉得有些眼熟,好像这人从前她就见到过一般。

见她不答,陆辞年又问:“怎么了?”

苏清歌这才收回眼神,有些尴尬地咳了一声:“我近日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还得回甘州一趟。”

陆辞年神色一紧:“你要走?”

苏清歌拢了拢披风,缓步走到他跟前停下:“你放心,我会回来的,顺便给你带些能治你眼睛的药材回来。”

说完,她抬脚从他身边擦身而过。

可她还没走两步,手腕就被人牢牢握住。

陆辞年拉着她:“我可以跟你一起去。”

苏清歌眼神怪异,这人莫非是怕她一去不回了不成?

可抓着她的那双大手又显得格外宽厚温暖,让她竟生出一丝不忍。

她轻轻拉开他的手,脸上笑得妖媚:“小瞎子,你还是等我回来吧,你都看不见,我可不想带个累赘。”

话音刚落,苏清歌感觉陆辞年的手僵硬了一下。

他脸上不知是落寞还是难过,最终只低喃了一句:“我还以为,你不会丢下我。”

他以为,就算他瞎了,瘸了,哑了,她也会陪在他身边做他的眼睛,做他的双腿,做他的嘴。

可是,原来一切都不过是他自己在异想天开。

听着苏清歌的脚步一步步走远,陆辞年拿着竹杖上前跟了两步,听见门关上的那刻,他停住了。

“我以为你回来,是原谅我了,可原来,你也把我忘记了。”他苦笑一声。

天道好轮回啊。

但,也许忘了也好,忘掉一切,说不定还能重新开始。

……

甘州城。

回到起先住的院子,苏清歌进门就看见离尘正在花厅品茶,青山在一旁侍候。

她眉头微皱:“你怎么来了?”

虽说在九重宫离尘才是教主,但她身为圣女,只要是为九重宫做事,也不必对他太客气。

倒是这个离尘对她的态度很奇怪,说严格吧,他从不怪她失礼之处。若说宽容,她从小便被教着要断情绝爱,哪怕动了一点恻隐之心都要被罚。

离尘只是淡淡扫了她一眼,将桌上放着的一封信封递到她跟前:“昆仑派的人私下潜入了甘州,恐怕是有大动作,他们已经发现了九重宫的行踪,你近日记得要谨慎行事。”

苏清歌拆开信封看了一眼,昆仑派的人背着武林众人潜入甘州城,截获他们的信鸽才知他们勾结了突厥。

她脸色一沉,近日来她一直在想,那天在去城郊客栈的路上是什么人想要截杀她。

可是思来想去也没什么结果,现在昆仑派的人又忽然冒了出来,让她不由有些怀疑。

“我知道了。”苏清歌将信收起来。

离尘这才接着道:“不仅如此,你将人找出来杀了,以铱驊绝后患。”

苏清歌愣了一下,既然这暗探都传消息来了,那么那些昆仑派人的行踪应该暴露了才对,为何还要让她亲自动手。

不过,这些人杀了也并不可惜,国贼人人得而诛之。

她看向离尘:“话说你将那陆辞年丢到甘州来做什么?”

离尘脸上露出一个莫测的笑:“让他们正派之人互相残杀,本尊坐收渔利岂不刚好?”

第二十四章 不讲道理

到了入夜之时,一辆大红马车极招摇地向城郊驶去。

苏清歌将马车停在门外,四下看了一眼,眼中闪过一抹算计。

就来这么几个人也想对她动手?真是自不量力。

她眼中闪过一丝冷意,手中提着一副药便进了门。

只是奇怪的是,今天院中一盏灯都没有亮,看着漆黑一片,只有雪地映得洁白。

“你真的回来了。”陆辞年的声音在厅中响起,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惊喜。

只是这冷不丁的一声,让苏清歌心里狠狠颤了一下:“我说你这人怎么大晚上的也不点一盏灯,吓人吗?”

陆辞年闻言,淡淡一笑,边说着边摸索着去找火折子:“我以为你不会回来了,我反正看不见,点不点的也无所谓。”

不知为何,听到这话,苏清歌心里竟有些心酸。

若不是他说,她都要忘了,这个人是瞎了。

看他点了火折子又去点灯,手伸过去的时候被火烫了一下,又差点打翻油灯。

苏清歌皱了眉,扶住油灯,拿过他的火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