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乔婉傅敬远免费阅读(乔婉傅敬远)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乔婉傅敬远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xiaohei 2023-12-06 12:06:43 20
xiaohei 2023-12-06 20
点击阅读全文

  一来,他们也吃了乔婉的包子,大家也都认识了,不好看着她被坑。

  二来,这姑娘是懂行的,摆明坑不了她,干脆做个顺水人情。

  图哥又郁闷又憋气,早知道他不吃她包子。

  他凑到乔婉面前,嬉笑道:“幺妹儿,我这也是一时间看走了眼,你给哥一次机会补偿,哥给你一百二十块?”

  柳阿叔瞧着他还跟自己竞价,黑了脸:“你……”

  “我什么呀,按照规矩,我先开口、先鉴的宝,就有优先收货的权!”图哥不客气地道。

  乔婉心里乐了,嗯,这就是她一上午盘旧货市场要的效果!

  如果不是大家都熟络起来,柳阿叔这帮人也不会出声抬价了。

  她垂下眼,很老实又无辜的样子:“爷爷说,要一百五十块,他才考虑卖呢。”

  这话一出,图哥就瞪大了眼:“一百五十块,他怎么不去抢啊?”

  这东西,到时候拿到东南边的渠道上去卖,给能卖几百块,可那是倒了几手的价格啊!

  他们这小县城的旧货市场,哪能那么贵!那还有什么赚头?

  别说图哥,就是柳阿叔几个都表情有些不太好。

  一百五十块可是几十年工龄的熟练顶级技工两个多月工资了!

  乔婉伸手拿过稻草,开始把碗包起来,边说:“爷爷说了,他饿死也不会贱卖他祖传的东西,东南那边省份的人来收这个东西,能卖大几百块钱呢。”

  唐爷爷的名头就是好用。

  图哥和柳阿叔几个摊主听到乔婉说的话,脸色也变了变。

  他们这帮人有本地的,也有外地的。

  但都是因为各种原因没有正式工作,被叫做二流子,扒火车走南闯北地收货。

  他们当然知道东南那边省份指的是靠着香港和闽省的意思。

乔婉傅敬远免费阅读(乔婉傅敬远)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乔婉傅敬远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

  只是没想到小姑娘的爷爷懂那么多,看来也不是一般人啊。

  柳阿叔蹙眉看了眼图哥,忽然问:“你收不收,不收我要了。”

  图哥犹豫了:“这……也太贵了。”

  收了也不是没有利润,就是利润会薄很多。

  乔婉却看向柳阿叔:“阿叔,你真的收吗?”

  柳阿叔刚要张口,图哥突然拔高了声音:“行吧,一百五十块,我收!!”

  柳阿叔彻底拉了脸:“你这家伙……”

  图哥干笑:“行规、行规,老哥,承让!”

  说完,他也不看看柳阿叔,就看向乔婉:“行了吧?幺妹儿,给我包起来哦,包仔细点!”

  乔婉笑容甜甜的:“哎,好嘞。”

  她手脚麻利地给他“打包”。

  图哥则从自己内裤最里头的袋子摸出一把钱来,数了十五张大团结。

  他点了又点,呲牙咧嘴,无比肉疼地递给乔婉:“呐,呐,幺妹儿,收好咯。”

  乔婉:“……”

  这带着男人内裤骚味的钱,她有点不想收啊……

  她连傅敬远的内裤都没摸过呢!

第57章敢和他抢女人?

  不对……她干嘛要摸傅敬远的内裤,她又不是有病!!

  乔婉晃晃脑袋,把奇怪的想法甩开,忍着嫌弃收了一百五十块,决定一会去洗手。

  图哥这帮人他们明明看着就像那种吃了上顿没下顿练摊的,可身上都是‘巨款’。

  她瞎胡诌了个一百块的价格,也是按照现在的物价和市场估摸出来的。

  这种好东西,再过个几十年到了拍卖行,随便几百万都有可能。

  但现在这时候没办法,大家都穷,国内有市无价。

  图哥收了难得的好东西,直接收了摊儿就走了——他可不想太晚走人,被抢了东西。

  没热闹看,大中午休息的点儿,也没啥主顾,其他摊主们都鸟兽散,回自己摊位上休息了。

  柳阿叔看着她收起钱,眉心拧了拧:“丫头,你的钱要收好,今天早点回村里去,现在治安没前两年好。”

  虽然红袖章不怎么管了,带来了买卖交易的扩大方便,可治安也慢慢地有些乱。

  收好了钱,乔婉看向柳阿叔,认真点头:“谢谢阿叔提醒我,也谢谢你今天仗义执言。”

  她看得出柳阿叔其实没有一定想和图哥争那个碗,出声是帮着她抬价格了。

  柳阿叔看着她,笑了笑:“没事儿,你要真想谢我,不如有机会介绍你爷爷给我认识,看他老人家还有没有什么好东西。”

  乔婉一愣,忽然有点明白了——

  原来人家阿叔帮她抬价格,是做人情在她这买人脉,冲着唐爷爷和夏阿婆去的!

  乔婉大眼弯弯:“好的呀,我问问,可我也没阿叔的联系方式啊。”

  这年头,只有公家和高干子弟家里才有电话。

  柳阿叔摆摆手:“没事儿,我年后也有几个月都还会在这里收货。”

  乔婉点点头:“好的。”

  下午的时候,她就换了摊位,寻个人多的地方,用便宜了两成的价格,把自己剩下的山货半卖半送的都出掉了。

  不到四点,她直接收了东西,朝着柳阿叔摆摆手:“我走了。”

  柳阿叔一愣:“你自己回?”

  乔婉却指了指不远处推车过来的高大人影:“我有人接送。”

  她早就在进城之后,先去找了陈辰,约定好下午四点来接她。

  柳阿叔一看,对方那大高个子,眉眼间还有一股子豪横气。

  他扯了扯嘴角:“难怪你个小丫头敢一个人来出贵货呢。”

  他早年也是当过兵的,这些年被逼得背井离乡走南闯北,一眼就看出来那大高个就是个手上见过人血的厉害角色。

  乔婉眉眼弯弯:“谁说不是呢,柳阿叔,这年头开始搞经济工作了,难免会有些见钱眼开,不讲道义的强盗,我们都要小心点。”

  柳阿叔眯了眯眼,这次是真的笑了:“小丫头,你倒是个做生意的料子,机灵得很。”

  乔婉摆摆手:“我走啦。”

  说着,她轻快地朝着陈辰走过去,跳上他的车走了。

  看着乔婉的背影远去,几个容貌凶狠的人过来凑到柳阿叔身边:“阿叔,要不要跟着那乡下丫头过去,他们就两个人。”

  打了人抢了钱,等那两个人报公安,他们都跑远了。

  柳阿叔拿了个水烟筒,吐出烟圈来。

  烟雾模糊了他的脸,显出一种与他憨厚形象不符的凶狠冷酷来:“你们几个都不够那小子几下子收拾的。”

  他们干黑吃黑,也要看人下手的。

  他们这帮人说是做旧货古董,其实为了生存,可干过不少事儿。

  “行了,那丫头虽然是个生手,倒像是天生吃生意这碗饭的,背后也有高人,我还想从她手里收好东西,这次就卖个人情。”柳阿叔笑了笑。

  那丫头卖个货,真是刚出窑的瓦盆——一套一套的。

  一开始他还都中了她的障眼法,真以为她是个啥都不懂村里卖山货的丫头。

  老大都这么说了,其他人都面面相觑,自然也就认了。

  很少看见心狠手辣的老大会这么夸人,还是个乡下小姑娘。

  ……

  傅敬远拿着烧好的水壶进房前看了看天色,大约已经四点多了。

  那女人拿着那么贵的东西出门,这个点再不回来,天黑前就回不来了。

  他剑眉拧了拧,虽然已经交代了陈辰去接,但那小子万一不够机灵……

  他或许该跟着她出去才对。

  京城下令恢复他工作的调令文书已经在陈辰手里了。

  他可以不再受制约的出入村子。

  “喂!改造分子!”

  傅敬远正在想事儿,门外忽然传来男人的叫声。

  他转脸,就看见梳着中分头的王建华带着两个知青站在院子外。

  傅敬远冷了脸,直接转身进屋,直接无视他们。

  王建华见傅敬远居然敢不理自己,顿时细眼里闪过恼火的光:“你这个改造分子也太嚣张了……”

  他领着人就要直接进院子。

  结果脚才踏进院门,忽然“呜——!”的一声,突然冲出来一只灰白色的身影,朝着他们呲牙咧嘴地吠。

  “妈呀~!!”王建华吓得和两个男知青赶紧往后退,把篱笆门关上!

  也亏得他们闪得快,才没被那灰白的‘大狗’咬下来一块肉。

  看着那只大“狗”的獠牙和荧绿的凶狠眼睛,王建华又怕又气。

  他在院子门外拔高了嗓子怒骂:“姓荣的,你个下放改造的坏分子,还敢养恶狗袭击人民群众,你滚出来!”

  傅敬远在椅子上坐下,随意地看了眼门外的小白:“干得不错,不要叫狗东西进院子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ohei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