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经典语录 >> 浏览内容

赵长明江瓷小说精彩章节-主角为赵长明江瓷在线阅读

xiaoy 2023-12-05 11:18:49 22
xiaoy 2023-12-05 22
点击阅读全文

早上九点,婚礼现场。

赵长明换好西装之后,就站在门口迎接来的客人。

然而,就连黎父黎母都到场了,却仍始终不见江瓷。

眼看着婚礼即将开始,赵长明走到黎父黎母身边:“黎叔,黎姨,江瓷怎么还没来?”

黎父黎母一怔:“离离没说要来啊?”

江瓷在骗他?

赵长明双唇抿成一条直线:“我去给她打个电话。”

他走到角落,刚拿出手机,还没拨通。

江瓷的名字先一步在屏幕上闪动。

赵长明连忙接起:“江瓷,你在哪儿?”

然而那边传出的却是个男人的声音:“你好,请问是江瓷小姐的老公吗?”

赵长明怔愣一瞬,眉心深深皱起,下意识脱口而出:“我是她丈夫,你是谁?”

男人声音低沉:“我是第三人民医院的医生。很遗憾的通知您,您的妻子江瓷小姐因胃癌恶化,于上午八点二十三分抢救失败……”

第十一章 分崩离析

寒意从脚底升起,瞬间侵袭四肢百骸,冻得赵长明浑身一瞬僵硬。

他狠狠怔在原地,眼底一片愕然。

刚才医生的话还在他的耳边不断回响着。

“……江瓷小姐因胃癌手术失败……”

这不可能!

赵长明江瓷小说精彩章节-主角为赵长明江瓷在线阅读

江瓷怎么会得胃癌?!

他们昨天晚上还通了电话,她明明说她会来参加自己的婚礼。

假的,一定是假的。

赵长明手足无措,心口处像是被扎了一把刀,刀刃在里面绞着,鲜血淋漓。

这时,司仪在台上高声道:“让我们有请今天的新郎——上场!”

赵长明失神地循声看去。

下一秒,却在众目睽睽之下抬步跑了出去!

他大脑一片空白,只剩下一个想法——见到江瓷。

赵长明失去了理智,不顾一切地向前跑,两条腿肌肉酸胀麻木也不自知,仿佛他成了一个感觉不到疲累的机器人。

他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只记得那风似刀片一样割在他的脸上。

终于,赵长明到了医院。

他冲进大厅,拉住一个护士便问:“江瓷呢?江瓷在哪?!”

瞧见赵长明一身白色西装,胸前还别着花,护士皱着眉看向他:“你是江瓷的什么人?”

赵长明想都没想就回答:“我是她丈夫!”

护士眼中怀疑更浓:“你是她丈夫?”

赵长明没了耐心,手上力道加重:“带我去见她!”

犹豫片刻,护士挣开他的束缚:“跟我来吧。”

两人走进电梯,赵长明眼看着护士按下地下一层的按钮,心仿佛一瞬被吊起,摇摇欲坠,而底下是万丈深渊。

他呼吸一滞,声音略哑:“地下一层是哪里?”

护士瞥了他一眼:“太平间。”

刹那间,赵长明双腿一软,险些就要站不住。

他觉得他的心里好像有什么东西正在分崩离析。

电梯门打开,一股阴冷的气息扑面而来。

赵长明跟着护士走进去,抬眼便看见一架盖着白布的病床停在不远处。

他在心里说了无数遍不可能,可当护士掀开白布,他看见那个跟在他身后二十几年的小丫头,脸色苍白地躺在上面时,他再也无法欺骗自己。

赵长明双膝重重跪在地上,刺骨的寒意和疼痛他却都感觉不到。

他缓缓伸出手,触碰到江瓷更冰更冷的脸颊,眼泪一瞬从眼眶涌出。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赵长明攥着江瓷的手,像小时候喊她起床那样一遍遍呢喃着“离离,醒醒,离离,再不起来、再不起来就……”

就什么呢?

少年时,他常用再也不理她来逼迫她起床。

现在,她再也不会受他的威胁了。

这次变成是她永远不理他了。

赵长明另一只垂在身侧的手紧攥成拳,手背上青筋凸起,指节已然泛白。

眼前闪过无数画面,无一不是江瓷曾经的笑颜。

她明眸皓齿,唇角上扬,站在透过树叶间隙的碎光下,对着赵长明天真活泼地挥手:“敬怀!”

画面定格在这一幕,哗啦一声,碎成满地狼藉。

只剩下面前再也不会睁开眼对他笑的冰冷尸体。

赵长明喉咙里发出压抑嘶哑的哽咽声:“离离……”

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不停,全是顾雪琳和段父段母打来的电话。

赵长明靠在墙面坐在走廊的瓷砖地上,双眼失神黯淡无光地看着虚空。

他的心口一阵阵闷痛,像是被人挖了个洞。

这是什么感觉?

是因为他失去了一个最好的朋友,一个亲密的家人,还是……

手机再一次响起。

赵长明俯眼去看,屏幕上跳动着黎母的名字。

他手一颤,按下接通键。

“黎姨,离离她……走了。”

第十二章 如果

黎家夫妇和段家夫妇赶到医院的时候,就看见赵长明颓废地坐在地上。

明明不过才两个小时,他却像是衰老了好多岁。

黎父黎母红着眼拉起他:“离离呢?敬怀,你可不要骗我们啊!”

赵长明喉间一梗,指向不远处的病床。

他又何尝不希望自己是在骗人,可他连自己都骗不了。

四位父母走过去掀开白布,黎母双膝一软就瘫坐在地。

紧接着,长廊中就回荡着撕心裂肺的哭声。

段母同样靠在段父的肩上流泪,两家好友几十年,她是看着江瓷长大的,她没把江瓷当成半个女儿,而是就当成了自己的亲生女儿。

黎母站都站不起来,攥着江瓷的手不肯松:“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昨天她的女儿还回家和他们一起吃了饭,怎么今天就变成了这样?

赵长明帮着黎父搀扶黎母,声音嘶哑好似砂纸摩挲:“医生说……离离几个月前就被查出了胃癌,但是她一直拖延治疗,并且瞒住了所有人。”

“而手术成功的几率,只有百分之二十……”

听及此,黎母眼前一黑,险些晕厥过去!

赵长明忍着心痛,轻颤着手递过一封信:“这个,是离离留下来的。”

黎母已经没有力气去接,是黎父红着眼接过,将信纸展开。

纸上是江瓷娟秀的笔迹。

“爸、妈,当你们看见这封信的时候,就说明我已经不在了。

原谅我只能用写信的方式和你们告别,因为我真的不敢亲口对你们说出我的病,我更不敢亲眼看见你们的难过。

我不是个好女儿,小时候调皮惹你们生气,长大了之后还是要你们担心记挂。我的病被检查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晚期,我知道自己是活不了多久的。

与其让你们先伤心,我想,倒不如一个人悄悄地离开。爸,妈,我这一生都生活地很开心,所以也就没有什么遗憾了。

唯一的遗憾,大概就是不能再照顾你们。

请不要为我难过,至少,我解脱了。

下面的话写给赵长明。

敬怀,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小时候我说永远都不要离开你,因为有你在,我就不会受到责罚。

但这次,我食言了,我要先离开了。只有一件事情拜托你,帮我照顾我爸妈。

还有……祝你幸福。”

短短一封信,每一个字却都有轻微的歪斜,看着就能知道,江瓷在写这封信的时候,是忍着痛的,是咬着牙写完的。

看完,黎父黎母早已泣不成声。

“这孩子……这孩子怎么能一个人独自承受这么多啊!”

黎母看向赵长明,哽咽地话都说不清:“敬怀啊,你跟她之前一直在一起,就没发现她哪里不对劲吗?”

赵长明浑身一怔,突然想起江瓷生日那次在玄关处突然晕倒流鼻血。

但当时江瓷说自己是低血糖,他便没有追问。

原来……原来不是没有征兆的,只是他没有去关心她!

赵长明跪在黎母面前,低着头再也无颜面对两位长辈。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是我没有照顾好她,是我的错……”

如果他那时再多问一句,如果他坚持要知道她鼻血因何而流,这一切是不是就不会发生了?江瓷现在是不是就不会死了?

那医生刚才对他说的另一句话在耳边响起。

“我建议病人尽快进行手术,但病人执意不肯,说是还没有做完该做的事,如果她能早点接受治疗,手术成功的几率不会这么低。”

赵长明打破脑袋也没有想到,江瓷为了帮他策划完婚礼,竟然完全不顾自己的身体!

然而都晚了。

江瓷……再也回不来了。

第十三章 戳脊梁骨

签好江瓷的死亡确认报告,赵长明浑身无力地走出医院。

刚走出大门,却看见一袭婚纱的顾雪琳就站在外面。

她红着眼上前,狠狠地打在赵长明的肩上:“到底是什么事,让你把我一个人丢在婚礼现场!你知不知道我有多丢人,那么多人都在问我新郎去哪了!”

赵长明看着她,眼前却浮现很多年前的一幕。

那年,江瓷被班主任选中要在学校的毕业典礼上跳舞,她不想自己跳,就拜托赵长明和他一起。

足足讨好了一个礼拜,他才答应下来,跟她排练了半个月。

然而就在毕业典礼的那一天,赵长明在去学校的路上被车撞倒,幸运的是没有受重伤,但到底还是错过了与江瓷的合舞。

姗姗来迟的他站在江瓷面前道歉,她像只兔子一样红了眼,手臂抬起,最后却没舍得打下去,只是用手指戳了下他的脸,瘪瘪嘴说:“你不给我带一个月早餐我是不会原谅你的。”

见赵长明不说话,顾雪琳心中怒火更盛。

理智被瞬间燃烧殆尽,她抬了声音:“他们说新郎跟人跑了,人人都在戳我的脊梁骨,你打算怎么办?!”

赵长明的思绪被扯回来,他凝视了眼顾雪琳,忍下心里愈浓的躁意,声音清冷道。

“抱歉,婚礼眼下是不能办了。”

顾雪琳狠狠一怔,她瞳孔骤缩,满脸不可置信:“赵长明,你说什么?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不想娶我了?!”

赵长明突然就觉得眼前的人好陌生。

她为什么和从前不一样了?

顾雪琳不知道赵长明心中所想,还在不依不饶,上前去抓他的手:“不行,你现在就跟我回去!”

她必须要赶紧完成和赵长明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oy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