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经典语录 >> 浏览内容

重活一世,这辈子,她不想再暖一颗捂不热的心了(姜芸林知行)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姜芸林知行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qiu 2023-12-02 18:57:38 19
qiu 2023-12-02 19
点击阅读全文

“林总好生奇怪,我叫姜生!”

“虽然我不知道姜芸是你什么人,但从林总口中,我能猜到我和她很像导致你认错人,但如果林总一直这样,我会考虑不和林总谈合作的事情了。”

姜芸心想,今天这碗粉是吃不了。

这林知行好像阴魂不散一样。

得让皮特早点准备好资料,把钢材这事弄完,不然一直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

想到这里,姜芸收回眼神。

“四号打包,谢谢!”

丝毫没有给林知行喘气的机会。

林知行站在原地,就这样静静地盯着她的背影。7

她还是和从前一样爱吃粉,她怎么可能忘记自己?

姜芸提着打包好的粉,走出好久,发现男人没出门,这才松了口气。

她也不知道怎么了,一看见林知行就忍不住的紧张。

夜晚

景园别墅

“姐,他是你前夫,对吧!”裴祈穿着睡衣趴在沙发上看报纸。

姜芸刚刚忙完最后一个合同回到家,满身疲惫:“怎么又问这个?”

“姐,你说过的,不会离开我的。”裴祈没有回答姜芸的疑惑,反而是跳了个话题。

跳的姜芸都有些迷茫:“什么离开?”

她已经决定了,等到国家发展起来,她就带着自己这么多年拼搏的东西去深市发展。

裴祈也是要一起带去的。

重活一世,这辈子,她不想再暖一颗捂不热的心了(姜芸林知行)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姜芸林知行全文免费阅读_笔趣阁

“姐,林知行这个人我打听过了,国家钢厂倒闭后,他自己接手成私人的,几年就发展成国内最大的私人企业了。”裴祈从沙发上翻身起来,嘴巴里的话语就没停过。

“别提他,我不想听见他的名字。”

林知行本身就是厉害有远见的人,只不过他上辈子去世的早。

好像也就短短十年的年岁了。

想到这里,姜芸的心仿佛又被针扎了一样。

这辈子,他应该也会去世的很早吧。

第二日

姜芸难得地睡了个早床。

起来之后,裴祈已经去上班了。

她乐得自在,慢悠悠地吃起了早餐。

“太太,有人来拜访,他说您认识他,他姓林。”

刚吃没两口,管家就走了进来。

姜芸听的眉头直皱:这人怎么又来了!

“跟他说我不在!”

姜芸狠狠地咬了口油条,表情有些不太自然。

管家退去几分钟后又回来,得知人已经离开,姜芸的胃口都好了不少。

吃过饭,姜芸开了辆车打算去考察一下放钢材的仓库,毕竟数量大,需要的场地也多。

刚开到门口,男人的身影猛地窜了出来,姜芸惊恐地急忙死死踩住刹车,才将车逼停在男人面前。

她咬着牙,气的下车,绕到一动不动的林知行面前,没忍住开口骂了句:“你是不是疯了!”

“姜生,我知道你就是姜芸。”

第14章

男人表情坚定,语气淡淡的,但带着无数的恳切。

姜芸怔了片刻,有些沉默:“所以你冲出来拦车,就是为了说这个?”

她知道自己骗不了林知行多久,但也没想过,他竟然这么快就认定了自己没有失忆。

“姜芸,我找了你十年。”

林知行声音带着惓慻之意,眼眶随着这话落下而红了一圈,短短的八个字把姜芸定在原地,表情复杂。

“所以呢?”

姜芸咬住唇,转了转眼珠,让自己别那么的想哭。

十年,没有人知道她是怎么熬过的这十年。

“姜芸,这么多年,你活着,为什么不联系我?”林知行看着眼前一身灰色大衣的女人,轻轻地吸了吸鼻子。

昨天晚上,他打听了很久,才知道姜盛集团的创始人不是港城本地人。

所以,心里的想法愈发确定后,才有了来找她问清楚的冲动。

“林知行,从我跳江的那一刻,我们直接就再也没有瓜葛了。”姜芸深吸了一口气,过去的事情就放在过去不好吗?

她从来就没有准备过有再见到林知行后该怎么样对待。

老天爷真喜欢跟她开玩笑。

“姜芸,你我还没离婚,我也从来没有给你销户,因为我一直相信,你还活着。”林知行心里一颤。

也是,当初的她那么想和自己离婚。

这些年,周围的人都劝他不要再找了,销户再娶,可他不愿,他不愿相信姜芸不在的这个消息。2

还没离婚?

姜芸轻轻蹙眉:“你不离婚怎么和苏梦玲结婚?”

自己死了,他不是应该皆大欢喜,然后和自己的挚爱结婚,抱子弄孙吗?

还找了自己十年?

这人不会是失心疯吧?

姜芸在心里面深深地表示怀疑。

“姜芸,我为什么要和她结婚?”

这句话倒是把姜芸给问蒙圈了,她深吸了一口气:“她的孩子掉了,你也应该负责。”

到现在,姜芸都处于一种不懂的情绪中,她没想过竟然能够和林知行平静的说起这些事。

是不是就代表着,她的心中,已经没有林知行丝毫的位置了?

“那不是我的孩子,我跟她,从来就没有别的关系!”

男人突然间提高了音调。

姜芸默默地摇头:“不管是不是,现在说这些还有意义吗?”

说完,姜芸转身上了车,探出头,看着男人:“让让,我还有事。”

林知行脚步灌了铅,他张着嘴,还想解释,他还想解释的东西有很多,可她似乎,不愿意听了。

以前,她总会认真的听着自己说话,那个时候,他又在做什么呢?

不耐烦,觉得多事?

车子飞快地驶出,林知行看着冒烟的车尾发呆。

姜芸坐在车上,慢慢地陷入沉思,林知行是不会骗人的,他想做的事情都是摆的明面上的。

所以,那个孩子真的不是林知行的。

自己误会了?

想到这里,姜芸猛地甩了甩了头,认真的盯着前方。

这都什么时候了,她为什么要为以前的事情苦恼?

但她刚刚汇聚眼神没多久,前方突然间窜出几个小孩,吓的姜芸边喊让开,边飞快地打着方向盘,但来不及看后视镜,车子就朝着隔离带而去。

砰的一声撞向了花坛。

车子瞬间翻了一个方向,倒着斜挂在花坛上。

巨大的冲击力让姜芸头脑瞬间开始发昏,玻璃碎掉,周围传来惊呼声:

“啊,出车祸了!”

姜芸深深地皱起眉头,身体的疼痛袭来,额头的血迹落在了眼泪。

死亡的感觉再次袭来,她惊恐,又艰难地张着嘴,无声的开口:“不,我还不想死。”

闭上眼睛的那一刻,她好像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朝着自己跑来,急切地喊着她的名字:

“姜芸!姜芸!你还好吗?别睡觉!别睡觉!”

第15章

是啊,她叫姜芸。

林知行是开着车跟上姜芸的,他想着无论如何,他都要跟姜芸解释清楚,求得她的原谅。

但没想到车刚刚开出去几分钟,就出现了这一幕。

这一次,姜芸是在他眼前出事的。

随着重重的落地声,他的心都静止了,惶恐不知所措,他就离她那么近。

林知行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下车,怎么跑到冒烟的车旁边的,他看着被血模糊了一脸的姜芸,就想到了那几个月没有她消息的绝望感。

眼泪顿时就冒了出来。

他怕姜芸睡着了,只能一遍遍地敲打着车子,让她有片刻的清醒。

边找方法打开扭曲的车门,边叫周围的人替他报警,打医院的急救电话。

林知行颤抖的手,刮裂了无数个血口,却根本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直到被警察拉开的时候,他的一颗心脏仿佛才终于落了地。

“姜芸,你别睡!”

林知行坐上救护车的时候,姜芸已经彻底晕过去了,医生给她带上了呼吸面罩。

他紧紧地握紧她的手,在心里不停的呼喊:

没事的!

一定会没事的!

他好不容易才找到姜芸,她肯定会没事的。

送进手术室时,林知行被拦在门口。

望着看不到底的手术室门,他死死地盯着门顶的红灯,再次悬的一颗心根本不敢落下。

一个小时

两个小时

三个小时后

时间过的好慢好慢,比林知行寻找姜芸的这十年还要漫长。

但他丝毫不敢撇开眼睛,生怕错过什么。

裴祈接到消息的时候,已经是姜芸进手术室的两个小时之后了,他急切的从集团赶来,一路上闯了不少红灯,差点也跟着翻车。

一进医院手术室走廊,就看见了坐在走廊面无血色的男人,裴祈瞬间鼓起眼睛,气势汹汹地冲到了林知行的面前。

一把提起他的衣领,举起拳头,语气不善:“是不是你害的我姐!!!”

“十年前你害了她,十年后你还要害她吗?”

“她是我的妻子,我找了她十年,我从来没想过要害她!”

这句话回答的掷地有声。

林知行抬起头就这样怔怔地看着裴祈,神情悲哀,无比复杂,看的裴祈眉头皱成川型,拳头却迟迟没有落下。

十年

原来他遇到姜芸,已经十年了。

最终,二人中间仿佛隔了条鸿沟一样,一左一右的坐着,身影都显得无比孤寂。

半个小时后

手术室的绿灯亮起,大门打开。

林知行和裴祈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qiu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