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经典语录 >> 浏览内容

小说(傅宪聪池灵涵)池灵涵傅宪聪精选片段阅读-小说池灵涵傅宪聪免费版最新更新阅读

tingyu 2023-12-05 13:33:21 18
tingyu 2023-12-05 18
点击阅读全文

整个人都失去了理智,怒斥道:“放了她,否则我绝不会放过你!”

瞬间,陈董刚才的冷静就被抛到了九霄云外。

他高举匕首,“来啊!我们同归于尽!”

傅宪聪一个箭步冲了上来,陈董怎么会是身强力壮的年轻人的对手,眼看着人就要被抢走,但他仍不肯放弃,一手攥着谢小秋,一手拿起匕首就要朝一旁的池灵涵刺去!

电光火石之间,傅宪聪只能救一个人。

他毫不犹豫的选择了谢小秋,将她扯入怀中,牢牢的护在了自己怀里。

噗呲!

匕首深深刺进了池灵涵的胸口。

鲜血顺着刀柄缓缓流出,池灵涵轰然倒下。

所有人都朝她冲过来。

剧痛之下,池灵涵强撑着眼看向傅宪聪的方向。

却只见他抱着昏迷过去的谢小秋冲下了楼,一眼也没有看向自己。

世界一黑,她彻底失去了意识。

……

痛……

伤口处的疼痛迫使池灵涵醒了过来。

池灵涵睁开眼,看到自己胸口缠着厚厚的纱布,而病房里空无一人。

疼痛侵入骨髓,她闭上眼,眼前浮现的都是傅宪聪选择谢小秋的画面。

任何时候,只要谢小秋遇到威胁,哪怕只是一丁点,他的眼里都只会有她。

明明早就明白了这一点,可池灵涵的心却还是疼得厉害。

小说(傅宪聪池灵涵)池灵涵傅宪聪精选片段阅读-小说池灵涵傅宪聪免费版最新更新阅读

这时,门口有两个护士经过,池灵涵听到她们讨论.

“听说合众集团彻底被逼破产了,董事长一口气没提过来晕死了,现在还在ICU呢。”

“天啦,真是不能得罪傅家啊。”

“什么呀,是不能得罪那个叫谢小秋的女孩子吧。”

……

听到这些,池灵涵整个人都在发抖。

因为她知道,今日合众的结局,就是将来池家的结局。

甚至会更惨!

谢小秋光是受了欺负他就发这么大的疯。

要是最后走到他逼她离婚那一步……

不行!

她必须要改变这个结局!

池灵涵猛地坐起来,不顾伤口的疼痛,颤着手拿出手机,拨通了父亲的电话。

“爸爸,我要离开傅宪聪,我一定要离开他。”

那头还以为她在闹脾气,无奈道:“小涵,你究竟是怎么了?你以前不是非他不嫁的吗?”

病房里,池灵涵沉默了几秒,终于下定决心缓缓期启唇。

“我告诉您一件事……”

……

谢小秋受了惊吓,傅宪聪不敢离开,寸步不离的守着她。

很多时候他自己都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在意这个女孩。

只是一看到谢小秋出事,就会控制不住做出一些行为。

就好像,这是他大脑里的一道程序一样。

而谢小秋对他也从一开始的惧怕,到渐渐依赖他,甚至到如今,看着他已经会渐渐脸红。

深夜。

傅宪聪在谢小秋的租房里照顾她,外面雷声阵阵,她睡得很不安稳。

他忙着安抚,没听到自己椅子上的手机一直在震动。

手机几乎震动了半个晚上。

但傅宪聪浑然不知。

因为谢小秋发了高烧,傅宪聪又照顾了她几天。

直到她终于康复,他才离开准备回公司。

下楼时才打开手机,一点开,上面竟然有六十多通未接来电!

全部都是三天前池灵涵打来的。

池灵涵虽然以前缠他缠得紧,但也绝不对打这么多通电话。

不知为何,傅宪聪心头突然涌起一股猛烈的不安。

他一路翻到底,最后看到池灵涵最开始发来的短信,只有两个字。

【救我!】

傅宪聪心头一跳,立刻反手拨了过去,连他自己都没意识道竟然如此担心池灵涵。

而且跟对谢小秋的担心,似乎有些不一样。

电话响了很久,在他心跳越来越快时,终于接通了。

但接听的却是池灵涵的父亲。

“怎么是您,池灵涵呢?她在哪儿!”

池父的声音一片死寂:“你来一趟池家吧。”

心头的不安越来越明显,傅宪聪飞速开车赶去了池家。

然而,一下车,他就看到池家整栋别墅一片缟素,刺眼的白色挽联齐齐堆放在一起,看起来触目惊心!

为什么会有挽联,为什么会有缟素,这分明是葬礼才有的,谁去世了?!

傅宪聪瞠目欲裂,脚底像生了铅一般,艰难地走进去。

走入大厅,他看到池父怀里正抱着一个骨灰盒,脸色惨白,整个人似乎瘦弱了不少。

傅宪聪呼吸发颤,开口才发现自己嗓子哑的不行。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池父抱着骨灰盒颤颤巍巍的站起身,表情悲痛无比。

“三天前,合众董事长醒了,他要报复你,就潜入小涵的病房放了把火,把小涵,烧死了!”

第10章

傅宪聪想起那些没有接听的电话,浑身一片冰冷。

他的手不自觉地发着抖,后退一步,冷声道:“不,不可能,伯父,你告诉我,池灵涵呢?!”

“池灵涵,你是不是想离婚装死骗我!”

整个池宅都充斥着他的怒吼声,池父眼中闪过一丝紧张,很快就变成悲痛。

他低叹一声,两行泪流淌在脸颊纵横的沟壑中:“宪聪,伯父怎么可能用生死之事骗你?我知道你难过,但是池灵涵已经走了……”

傅宪聪看着池父的眼神,嘴唇颤抖着,摇摇头:“不,肯定是池灵涵为了离婚编出来骗我的。”

“我不信!我不信!”

整个祠堂被他闹得天翻地覆,保安斗胆扑上去压住他,可是傅宪聪就像被激怒的凶兽,怒吼着掀翻了那些素白的花圈和摆设。

他的眼角发红,恶狠狠地说:“池灵涵,你不要骗我,不然我会让池家很难在这里生存下去!”

傅宪聪怎么说也是小辈,被这么威胁,池父脸色沉了沉,压抑住脾气:“宪聪,人死不能复生的事,难道还需要我教你吗?”

傅宪聪头也不回地走了。

马路上,一辆梅赛德斯飞驰着,低吼的声浪昭示着主人的怒火。

合众集团的员工已经傅傅续续搬走了,傅宪聪左顾右盼,看见一张熟悉的脸。

他大步流星地走过去,脸色阴沉,一把攥住了那人的衣领:“你们老总呢?!”

那人正是合从总裁的贴身助理,他胸前戴了一朵白花,脸色也不太好看。

他没有看清抓住自己的是谁,正准备骂出声时,定睛发现是傅宪聪,吓得立刻住了嘴。

“我们、我们董事长,三天前出事了……”

他和池灵涵同归于尽了。

傅宪聪瞳孔一缩,不可置信地看着男人。

池灵涵真的死了吗?他恍惚地想着,发现手机上发来好几条哀悼的消息。

全世界都知道池灵涵死了。

三天前,他在做什么?

他在谢小秋身边守着她,守着她微不足道的伤口。

傅宪聪感到一阵眩晕,他松开攥着衣领的手,摇摇晃晃地后退几步,低声道:“你说清楚,说清楚什么事!”

男人战战兢兢地说:“合众倒了之后,董事长接到了一通电话,就去、去纵火,把您夫人的病房烧了……”

“但是他也没活着出来……”

短短两句话,傅宪聪天旋地转,喉口好像哽着一口鲜血,他的声音嘶哑。

“他也死了?”他短促古怪地笑了一声,“他凭什么死。”

助理已经被他扭曲的神色吓得不敢说话了。

看着傅宪聪沉默地僵在原地,他快步走开,忍不住低声嘀咕说:“当时不来现在事后缅怀有什么用……要不是你,也不会搞得两家人家破人亡……”

傅宪聪听在耳中,悲哀地发现自己无法反驳。

如果不是他要为了谢小秋搞垮合众,合众董事就不会杀了池灵涵。

头顶的阳光明明足以晒得人汗流浃背,傅宪聪却感到遍体生寒,他倚靠在车身上,手指发着抖,连烟都夹不住。

池灵涵死了,池灵涵死了。

他脑海中翻来覆去想着这几个字,却没什么实感。

那个明亮的、恣意的女孩怎么会死呢?

第11章

傅宪聪漫无目的地游荡在街上,浑浑噩噩,不知道自己该去哪儿。

一个小时后,车辆停在了婚房门口。

他兜了很多圈,可还是想回到这里。

大红的喜字还没来得及扯下,客厅还摆放着池灵涵没吃完的薯片。

傅宪聪坐在沙发上,看着茶几上的零食,莫名红了眼眶。

直到现在他才意识到,这栋房子永远失去了女主人,他新婚的妻子,就这样死在了自己的错误中。

为什么,为什么一遇到谢小秋的事情,他就无法做到理智?

可当手机上出现那个女孩的名字,傅宪聪还是下意识地接听了电话。

她的声音带着哭腔,怯懦而悲伤地说:“傅总,对不起,都是我的错,都是我夫人才会出事的……”

傅宪聪说:“不关你的事,是那个挑衅你的女人该死。”

他心烦意乱,听到谢小秋的啜泣时还是忍不住安慰,好不容易哄着她挂断了电话。

忙音响起时,傅宪聪身体一阵阵的发冷。

他说不出来这样的话。

傅宪聪自认为自己是一个理智的人,从小到大,他的优点就是冷静、聪慧。

为什么三番四次面对谢小秋时都会那么不受控制?

可当他那天在车里吻上池灵涵的唇时,那种失控和现在这种感觉截然不同。

想到池灵涵,傅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tingyu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