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经典语录 >> 浏览内容

主角盛年里风景无声的故事如何在《原创小说》中引发了追文热潮?书迷对他的狂热支持有何原因?

小梅 2024-06-11 15:44:29 8
小梅 2024-06-11 8
点击阅读全文

一次醉酒,从浅吻到缱绻,失了两个人心。

其实我是清醒的,没有抗拒他的拥抱,没有拒绝他的亲吻。

可我什么都不在乎,只要是他就好!

多年后,被他拥在怀里,才知道,原来那些小心机都是他早已设好的圈套。

1 开学

开学第一个月,湿热的暑气仍未退,我的情书还差三十个字。听人说凑满九百九十九字的情书一击必中,我冥思苦想的间隙扭头往教室外面看,有位男生在一大片葳蕤的绿藤蔓中不缓不急地走了过去。

我眯着眼注视他很久,拍着桌子大笑起来。快看那个人,走路顺手顺脚!

接下来我飞快夺门而出,跑过去气势汹汹地拦在他面前。这个可怜人会被我选中吓到,只因为他穿了件信科学院的院服。“请问你们学院的陆安景,加入了哪个社团?”

那男生愣了好半天,兴奋地舞起胳膊:“池和你不认识我啦?上周统考的完形填空你还是抄我的!”

他的嗓门大得如同一颗雷,劈开了隔壁教室的门。一身西装的教导主任腆着肚子走出来,大手一挥,我俩就都罚站到了教务处门口,等待接受作弊的处理。

托这个家伙的福,现在我饿得满目金星,那纸情书还落在教室里不知魂归何处。我也终于记住了他的名字叫许盛年。

许盛年精力出奇地充沛,在旁边喋喋不休:“对不起,你原谅我,要不然我问心有愧,一会主任出来了,咱就没法从后门溜了……”

听到这我一个激灵,又惊又愤地瞪过去,他居然有法能从这栋威严的教务主楼逃走,岂不跟越狱里的米勒一样无敌?

但不管怎么说,坐在开着空调的小店里吃凉面的时候,我一边心惊胆战一边充满了喜获重生的刺激感。许盛年告诉我,他们系的陆安景学长正是足球队的前锋。他把入社要填的资料铺了一桌子,对我悉心指导。

很快我便知道了他这般热情的原因。我傻乎乎地站在足球社的办公室,看到穿着球衣的许盛年冲我一脸坏笑,这帮人里连陆安景的影子都没有。教练老师拍拍我的肩,说他们正缺一个女经理,称赞许盛年真是心系球队的好队员。

我义愤填膺地走在回教室的路上,夸张地甩胳膊,懒得理跟在身后亦步亦趋的许盛年那些无聊的辩解。“我之前听错了,以为你找的是我们球队的‘杜延景’。”

他唬三岁小孩,俩名字差很多好不好?他绝对是听到我笑话他走路顺拐,所以故意报复的。也怪我大意,怎么就没想到他这么一个身体不协调的废柴,竟会是足球队的主力?

2 情书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我都没敢去找陆安景。不知哪个闲人拣到了那封未完成的情书,开头的“陆安景”三字已足以找到送达的对象。其实陆安景的暗恋者泛滥成灾,也不多我一个,但我实在没勇气站在大庭广众之下从容地承认,那个连名都不敢署的胆小鬼就是我。

偏偏此时陆安景正经过教学楼下,窗边挤满围观的女生大呼小叫。我好歹懂得矜持,窝在角落里淡定地往下瞄。虽然玻璃有点脏,却不妨碍陆安景的观赏度,他胳膊下夹着数据库的课本,眉眼之间落满清清亮亮的日光。

主角盛年里风景无声的故事如何在《原创小说》中引发了追文热潮?书迷对他的狂热支持有何原因?

突然他停下来,对迎面走来的女生温和笑开。那女生长发白裙,人如其名唤作白璇,与陆安景挽臂离去,秋风里一对璧人。窗边的围观者开始激动地议论,你们看那个就是陆安景的女朋友白璇,是不是好有古典美女的气质?

我的鼻子堵得慌,憋得直想喷气。有古典气质怎么不干脆穿越回古代去,在新社会跟我抢男人作甚?

没有人知道,幼儿园时我已同陆安景相识,对他滔滔不绝的恋慕也是从那时开始。小时候我拿不稳筷子,吃饭特别慢,总是被当天负责收拾餐具的值日生小朋友嘲笑。嘲笑的话语里渐渐带上了一些尖酸刻薄的东西。

“池和不会拿筷子,谁叫她是没爹没娘的孩子呢?”

“她的爸爸被抓进监狱去,妈妈也不要她了。”

每每这个时候,我埋下头将泪水就着米饭一同咽下。

只有陆安景不是这样。他值日的那天,几乎所有小朋友都已吃干抹净准备午睡,他一个人抱着被吃空的粥桶守在我面前,庄严而又坚定地宽慰道:“你不要急,慢慢吃,我等你。”

3 我等你

要是场景换成夜色下的海边,陆安景说“我等你”时抱的不是铁桶而是一捧玫瑰,那我绝对会脱口而出“非君不嫁”。尽管小孩子之间的暧昧浪漫都幼稚的可笑,但那样一个温柔稳重,家中还有一位检察长父亲的优秀男孩愿意罩着自己,怎能不一矢中的,芳心乱颤。

后来我曾傻乎乎地问过相依为命的奶奶,什么才是真爱?她慈眉善目地抚摸我的头:“只要找到真心对你好的人。”

即可对号入座。自此视爱情大过天。

陆安景我为了你,不惜考试作弊也要一路追到重点大学,如今你却领着一位美人招摇过市,这算怎么回事?

转身见到许盛年站在我的身后,隔着迷蒙的泪水我竟看不清他,只觉得他已在那里站了许久,仪态幽怨,往我手里塞了一包心相印。

我想我存放多年的心意,从晚上的酒会之后开始有了些不同,是发酵还是变质,尚未可知。

酒会是足球社为庆祝纳新而举办的,地点是学校旁边的竹洲餐馆,我进去才发现这是上次许盛年鼓惑我“越狱”出来吃凉面的地方。一张大圆桌挤了不下二十个人,教练接到一条短信,突然焦急地问服务员多要一张椅子,摆在了上座。

即将来的人是学校的社联主席,也就是所有社团的顶头boss。照理说不过一个学生官,为什么连教练老师都如此诚惶诚恐,旁边的人便悄悄告诉我,那是因为社联主席的阿玛是咱们省的检察长。我伸长的脖子突然就僵在了空中。

一双长腿踩着休闲鞋走到我面前停住,果然是陆安景。他微微吃了一惊,对我漾开了“好久不见”的笑容,不温不火拿捏刚好。

他准备坐下时被拦住了。“不好意思,这里有人了。”许盛年二话不说,哼哧一屁股坐在我旁边。场面有点尴尬,谁都没想到许盛年会胆大包天到完全不卖社联主席的面子。

但陆安景到底是修养良好的少年,向大家问安过后,选了许盛年右边的座位。我们三人排排坐,感觉十分诡异。众人见相安无事,也就放心地招呼服务员上菜了。

4 较劲

席间,陆安景几次想跟我说话,许盛年就立刻抓起筷子,探身去夹远处盘子里的猪蹄。太滑夹不起来,就保持这个姿势不停跟猪蹄较劲。陆安景只好隔空敬酒,我慌张地去找自己的杯子,可许盛年已经“噌”地站了起来,举杯陈词:“池和是新社员,我替她干了这杯。祝陆主席身体健康,情场官场两得意!”说完,还没碰杯啤酒就咕咚下了肚,怔得陆安景不明就里。

我望着眼前许盛年宽厚的背影,挡住了我投向陆安景的视线。整整一场饭局吃下来,他楞是没让我俩有所接触,活像个凶神恶煞的管家婆。而我独自喝闷酒的过程中,也产生了些许廉价的报复快感。

直到空中群星璀璨,饭局才散场。趁着球队男生们去结账,陆安景终于有机会走过来,声线柔和地问我:“池和,要不要我送你回去?”

我扭头看到餐馆外面停着的奇瑞。上周他接白璇去省委大礼堂演出,分明是开一辆保时捷的。

陆安景,绝对不是我势利眼,但我好歹是你的青梅竹马,你怎么能这样厚此薄彼?郁结在心口的委屈凄凉井喷而出,我哇的一声呕吐起来,彻底在他面前丢了形象。

最后是许盛年英勇地站出来护送我离开的,他脱下外面的T恤,让我找个没人的地方把脏衣服换下来。我坐上他的单车后座,宽大的T恤鼓满冰凉的夜风,连心脏都冷了。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