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经典语录 >> 浏览内容

裴裕白江糯(裴裕白江糯)小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裴裕白江糯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fanhe 2023-12-07 12:09:09 10
fanhe 2023-12-07 10
点击阅读全文

服软:“我不过就是个玩意,怎么敢使气?别人想怎么折腾我,不都是一句话的事么?”

她一边说,一边不经意露出了先前挨的那道鞭痕。

裴裕白余光瞄到那伤,拧了拧眉。

这边的规矩他知道,如江糯这样的,不听话就得挨打。

他瞥她一眼,丢过一张卡,语气缓了点:“行了,先回去,我过几天再找你。”

扔下这话,他便直接上了旁边那辆黑色跑车。

江糯见好就收,也没再纠缠,拿着卡里的五百万交过去,零零碎碎凑足一千万。

大概是这钱来的太容易,养大了老板的胃口,他不肯就这么收手。

江糯被指使着打过去电话,两次都被挂了,第三次接通的时候,他在忙,语气比初见时都冷漠,“什么事?”

“是我。”

他没忘,只是语气厌烦,“说事。”

江糯听到那边女人的娇哼,顿了顿,才道:“爷不来找我了吗?”

知道他喜欢有性子的,她倒是很少在他面前做出这种小女人样子。

他想到什么,语气缓了些,“我回京了,没空来。”

“那……”

“以后没事别给我打电话。”

话还没说完,电话已经挂了。

念在她捞得不算少,老板也没把她怎么着……毕竟下次肯定太子爷还会来,留着她有用。

再次见到裴裕白,是半个月后。

黑色的直升机直接落在了赌场头顶的停机坪上,机翼金色的S夺目耀眼。

裴裕白江糯(裴裕白江糯)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裴裕白江糯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笔趣阁

带着皮手套的修长大手搭在舷梯扶手上,男人一身黑色风衣,内里搭着白衬衣和浅灰色的领带,衬着那张极好的皮相,通身都写着矜贵。

最近外头也传了许多消息来,说裴裕白匆忙赶回京,是宋家内部出了点事。

宋家不止他一个子嗣,他在外面,不少人都不安分,闹出乱子想争权。

这位也不手软,不仅把自己堂兄给送了进去,硬生生力挽狂澜拿回了一个本会告吹的上亿合同。

江糯远远看着,那张脸还是倨傲贵气,却好像清瘦多了。

她这会倒不太想他来,但老板对太子爷的动向格外关注,逃也逃不过。

他才落座,她就被叫了过去。

看他把玩着手中的雪茄不吭声,江糯上前帮他烤了雪茄,声音公事公办:“爷今天想玩什么?”

裴裕白睨着她,似笑非笑:“你说呢?”

于是牌没玩上两把,她便被他带到了房里。

半个月没碰,太子爷对她很温柔,手指一寸一寸拂过她的身体,细细感受着她的颤抖。

他低笑道:“还是这么敏感。”

江糯没忍住红了脸,埋进他怀里,“别笑我。”

他像是检验她这半个月的贞洁一样,“真香。”

江糯颤着身子喘气,偏咬着牙不肯服软求他。

裴裕白明显就喜欢她这股劲儿,撩拨:“不想爷?”

江糯颤得更厉害,手勾着他脖颈轻咬着他结实的肩。

裴裕白亲着她,很快房间里传来了脸红心跳的声音。

最后,江糯受不住了,身子彻底软在他怀里。

这时他才动作,低声问:“舒服吗?”

江糯答不出来话,再次到达时浑身都在抖。

太子爷做完了,抽根烟又要走。

江糯一把拉住,“在这歇会呗。”

说这话的时候,她眼里波光粼粼,没有哪个男人看了不心软。

裴裕白也不例外,重新坐下。

江糯拿来酒杯,深红的酒液,在灯光下格外的美丽。

她笑着把杯子递给他,没想到男人没接,似笑非笑看着她:“不想喝。”

江糯看着他那双上挑的凤眼便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倩手一抬一杯酒便入了自己的口。

另一只手熟练的攀上了裴裕白的肩膀,从他身侧直接岔开腿坐在了他的身前。

茶色的秀发落在他的脖颈,撩得若有似无,有些痒。

她眼眸低垂,俯身靠近裴裕白的唇,轻轻撩过,却不落实。

裴裕白轻笑,大手揽住她的细腰将她压在自己身前。

江糯呜咽一声,像是娇喘,又像是吃痛般的呻.吟。

口中存着那一口酒,她从下而上抬眸看着眼前的男人。

——纤细的手指划过他的喉结,而后凑近他在他唇边将口中的酒往下一咽。

宋泽勾起唇角。

本以为她是要使那用烂了的技巧,将酒送到自己嘴里,没想到她折腾半天,竟自己喝了。

他眸中染了欲,又染了点薄怒。

江糯娇娇一笑,“爷,这酒很甜,真的不尝尝?”

第四章 这酒确实很甜

她那小猫一般的舌尖从自己那红润的唇边划过,裴裕白端起桌上的另一杯酒,喝下后直接吻住了她的唇。

一吻连带着酒全都灌入了江糯的口中。

他抬手擦拭,开口道:“不许咽。”

江糯眼眸微闪,乖巧的把酒包在口中。

他的大手从她胸前缓缓划过,抚上了她的头顶,将她往下按。

江糯算是明白了,双手扶住他的大腿根便将那酒用在了该用的地方。

裴裕白仰头,鲜少的发出了闷哼声。

她的舌尖宛若灵活的小蛇,逗得他不仅收了点力。

等到她再一次从床上瘫软的翻了身,裴裕白已经洗好了澡出来。

见她躺在那绸缎的床上像一朵妖冶的花,他笑道:“这酒确实很甜。”

他这一个半月不来,江糯身上的伤好了七七八八。

唯独那后背的鞭痕,难消。

裴裕白的手指轻抚上那鞭痕,衬着她后背刚才大大小小的吻痕,显得有些碍眼。

他在床头留了一张支票,江糯将其给了金哥。

金哥见钱眼开,笑得合不拢嘴。

挥手让江糯出去时,江糯与刚进来的琳达撞了个照面。

琳达也是与江糯同期的荷官,不过生意没江糯好,多多少少见不惯她,明处暗处也没少使手段。

江糯只为了弟弟,没心思管这个女人。

见她进来找金哥,也心知肚明是要办什么事儿,抬脚便走了。

琳达靠在金哥的怀里,娇滴滴的从包里那个一个透明的小瓶子出来。

一瓶药片,两人眼底都闪着狡猾的光。

江糯再次被叫进来的时候,那玻璃瓶就明晃晃的放在桌上。

干她们这行的,什么腌臜事儿没见过,那瓶子里装的东西,江糯也快见怪不怪了。

只不过她没想到,金哥居然是要将其用在太子爷身上。

江糯难得用诧异的眼光看人。

【你只要让他把这东西吃了,我就放你走】

京圈太子爷,多好的筹码。

只要他堕落,那不就是任他们宰割?

到时候他的瘾一犯,哪儿还分得清东南西北,他们不是想要多少就有多少吗?

没了江糯这个美人计,也无足轻重了。

江糯拿着那瓶子出门,将其放在自己口袋里,一路都有些恍惚。

裴裕白再来的时候,江糯被他牵着甩进了包房中。

两人进门便吻得难舍难分,几日不见,他像是不会知足的野兽,一寸寸将她。掠夺得干净。

趁着他事后洗澡,她将那瓶中的粉末倒入了酒杯。

裴裕白坐在她的身边,勾唇将桌上的酒杯往她那边推了推,“想喝酒?”

他倒是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对酒这么感兴趣了。

江糯回过神来,盯着他笑道:“不如再玩一次?”

她是说上次。

她身上现在只披了一层薄薄的被子,顺着她光洁的肩膀滑落了一半,犹抱琵琶半遮面。

裴裕白刚洗过澡,指尖冰凉。

伸手在她身下轻轻一探,她便轻呼出声。

“刚刚没够?”

一边说着,他一边加重了手上的力道。

等她体内那浪潮忍不住了,他却又突然收了手。

“将那杯酒喝了,我就给你。”

江糯的意识被这句话彻底唤了回来,她对上他那双冷静的眼眸,里面哪有半点情迷的模样。

他早就知道了!

知道金哥要给他下毒,也知道自己是被金哥派过来的。

刚才自己倒入的那瓶粉末,她早换成了催.情粉,这房内的监控她了如指掌,闭着眼都能摸出来。

他不喝,金哥不会放过自己。

可她没想到,他早就察觉了不对。

江糯没解释半分,毫不犹豫的端起那高脚杯便喝了下去。

红色的液体顺着嘴角流出,滑入她的双峰之间隐没。

她皮肤白,衬着这暗红色的被子,更是病态的苍白。

裴裕白眼里情绪不多,带着几分戏谑,盯着她的反应。

不过三分钟不到,江糯便夹紧了自己的双腿。

她面颊通红,红唇微启,眼波流传,只觉得身体一阵燥热。

入了药,她胆子也比往常大了不少,抬手便将裴裕白给推到在床上,俯身骑了上去。

她身体滚烫,裴裕白自然也感受得到她的变化。

对于她的挑逗,他倒是一本正经,都快化身柳下惠了。

江糯将自己知道的那些招数全都用了一遍,他还是不为所动。

体内的药效已经达到了顶峰,她用脸颊蹭着他的脖颈,仿佛只有他的体温才是她的解药。

可这远远不够,她那双巧手已经缓缓下滑到了敏感地带。

“爷。”

她不过是抬起眼眸轻唤了一声,便已经欲说还休让人浮想联翩了。

拉过裴裕白那双大手,她将其主动放在了自己的身下。

“爷,帮帮我。”

她求他,药效让她丧失了所有的思维能力。

就算轻轻触碰都会颤栗不止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fanhe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