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经典语录 >> 浏览内容

傅珩舟夏筱竹(傅珩舟夏筱竹全文免费)小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傅珩舟夏筱竹免费在线阅读)傅珩舟夏筱竹最新章节(傅珩舟夏筱竹)

xiaor 2023-12-04 16:45:37 21
xiaor 2023-12-04 21
点击阅读全文

的儿子叫阿帛,他们家出了点事儿之后这孩子就不爱说话也不爱跟人相处,我看他可怜想着这墓园里也没人就把他接来养着,没吓着你吧?”

夏筱竹认得这老大爷。

他给夏家看守墓园已经有些年头了,夏家墓园里有专门的住宿区,他这些年一直住在这儿。

老大爷不好意思的笑着,生怕主家不开心把他赶出去,一巴掌拍在阿帛的脑袋上,皱眉训斥:“快跟夏小姐道歉。”

阿帛被拍的踉跄了几步,定定看着夏筱竹。

夏筱竹哪里要他道歉,忙摆手:“真不用,是我自己胆子小。”

可阿帛却固执的走到她跟前,一字一顿的开了口:“对不起……”

他的声音很哑,像两块生了锈的铁片摩擦之后发出的声响。

夏筱竹愣了一瞬,再回神时,他的视线已经挪开,漫无目的的盯着远处,好像从没看过她一样。

夏家父母都是开明的人,没有因为这个插曲怪罪谁甚至同意了阿帛住在这,在知道阿帛这几个月一直跟老大爷挤一张床,还特意让人给他单独收拾了一间屋子。

夏筱竹一直在偷偷观察他。

他的话并不多,更确切是没有,他几乎不说话,手心一直攥着她给的那块巧克力。

偶尔抬头视线相对,他会惊愕一瞬,却也只是一瞬,随后又面无表情的移开。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夏筱竹莫名觉得他有一种好熟悉的感觉。

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第38章

“你总盯着人家看干什么?”

夏明安侦查学的倍儿棒,从那块巧克力递出去后,他就发现他这姐姐的眼睛再没从人家身上离开过。

总要找准了机会就盯着人家瞧。

傅珩舟夏筱竹(傅珩舟夏筱竹全文免费)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傅珩舟夏筱竹免费阅读)傅珩舟夏筱竹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傅珩舟夏筱竹)

夏筱竹有种做坏事被抓包的错觉,局促的摸了摸鼻子,她故作无事的转过脑袋:“我就是怕我那反应伤害人家,后期观察观察,也好及时弥补。”

夏明安‘切’了一声,明显不信。

“姐我可跟你说,你这会儿可是正儿八经的谢北骁未婚妻,你别看他那人平时好像对你多宽容,其实他可小气,你招呼他吃醋。”

“你说什么呢?”

夏筱竹一张脸通红,抬起手就要拧夏明安耳朵。

夏明安躲的快,朝她挑眉煞有其事:“我实话实说,你还不信,你忘了上次你在酒吧就多看了个男人一眼,第二天起来那脖子上的印儿,啧啧啧……”

“夏明安!”

他还真是什么都往外说!

得亏爸妈这会儿不在跟前,不然她非得拿针把他嘴缝起来不可!

两人有一句每一句的说笑,没人察觉,夏明安才说完草莓印,阿帛袖子边的手跟着握成了拳。

他就站在不远处,两人的对话他甚至都不用偷听。

视线追着夏筱竹的身影,他眸子里是一眼望不到头的悲戚。

扫过墓,时间已经到了下午。

郊区温度比市中心低一些。

夏父夏母并不急着走,夏筱竹闲来无趣便顺着路走了出去。

才到墓园门口,她抬头却看到阿帛提着个篮子正往前走。

抿直薄唇,她没有叫他,反倒追着他的步子,不远不近的跟着。

他速度不是很快,走起路来脚有些坡。

一直走到一条小溪边,他才停下脚步。

夏筱竹背手而立,看着他随便找了块空地席地而坐,打开篮子从里面掏出一个花卷就往嘴里塞。

他干什么都慢慢的,走路慢,吃饭也慢,一口一口好像吃的格外艰难。

夏筱竹慢慢走进,还剩最后几步,阿帛有所察觉,警惕的回头。

看到是她,他眼底明显闪过一抹错愕,还有些许不易察觉的痛意。

夏筱竹看得真切,没说什么,继续背着手往他的方向走。

“干嘛不跟我们一起吃饭?老大爷做的饭比你手里的花卷好吃多了。”

捏着花卷的手一紧,阿帛的眼神深邃的让人有些看不透。

一早就猜到他不会回答,夏筱竹索性在他身边坐了下来。

扯了根狗尾巴草绕在手里,她有一搭没一搭的摇着:“你找的这地方不错,挺安逸的。”

夏筱竹自顾自说着,她本以为他还是不会搭理她。

却不想,阿帛侧开头‘嗯’了一声:“天气热一点的时候,水里会有鱼,那时候更舒服。”

他难得多说一句,夏筱竹静静听着,不会觉得他的声音难听刺耳,更不会再因为他身上的绷带而受惊。

盯着他缠了绷带的手看了好久,夏筱竹忽然抬头找到他的眼睛:“疼吗?”

阿帛一惊,手里的花卷被他捏破。

夏筱竹却像是没看见一样,又问了一句:“你受这些伤的时候,疼吗?”

第39章

阿帛无声盯着夏筱竹的脸看了好久,久到眼睛发涩。

默默咽下嘴里那口花卷,他无声的错开了视线。

夏筱竹却盯着他没动。

大概是被盯得不大自在,阿帛又闷声咬了口花卷,随后小声吐出两个字:“还好。”

夏筱竹笑了一下收回视线,手里的狗尾巴草不知道什么时候在她手里断成了两截。

“还好吗?看起来挺疼的。”

她声音有点低,有风过来,将这话带到阿帛的耳朵里,他身子有些僵,却还是那个回复:“还好。”

“行吧。”

还好就还好吧,他说还好,那就是还好,毕竟,多疼只有他自己知道。

话头在这里收住,夏筱竹没有再问,阿帛也没有再开口。

两个花卷一顿饭,他细嚼慢咽吃了好久。

吃完后,他慢条斯理的从篮子里取出一瓶水喝了半瓶。

夏筱竹扔了手里的狗尾巴草,忽然看向他:“你会在这里一直待下去吗?”

瓶子被捏的‘嘎吱’一声,这话,阿帛没接。

一直到两人起身,夏筱竹要走,他都没接。

在墓园里待了大半天,要走的时候,天已经全黑了。

阿帛和老大爷送了几人上车。

窗户前,阿帛手里一直捏着个东西,直到车子要开,他才鼓起勇气把那东西从车窗里递进去,塞到夏筱竹手里。

用仅两人能听见的声音开口:“再见。”

伴随着这两个字,车子开了。

那两个字,是他今天除了那句对不起外,第二次主动跟她开口说话。

看着那车子开走,老大爷忍不住叹了口气。

“何必呢。”

“好好的日子不过,非待在这儿,有机会的话……也不是不能再继续啊。”

这话,是对阿帛说的。

阿帛没应,他一直都这样,不爱说话,不爱跟人打交道,那绷带缠住的,不单单只是他不能示人的皮肤,更裹住了他那颗不敢再悸动的红心。

夏筱竹一直看着后视镜,直到车子行驶到拐角,再看不见其他,她才把视线落下去。

手里的东西,是个狗尾巴草编的戒指。

夏筱竹看过很多大牌戒指,狗尾巴草编的,还是第一次。

夏母见她盯着那狗尾巴草编的戒指出神,有些好奇:“我看你今天一直跟那个阿帛说话来着,心里还过意不去啊?”

“算吧。”

夏筱竹轻轻捋着狗尾巴上毛茸茸的部分,脑子里不禁又回想起了下午,他编这东西时认真的样子——

暖阳下,溪水波光粼粼,阿帛盘腿坐在溪边,顺手揪了一根狗尾巴草绕来绕去。

他手很巧,编出来的东西精致,速度也快。

她那时候就在想,他是不是要送她。

说起阿帛,夏母似乎有无尽的惋惜:“今天听那老大爷说起,这孩子也挺可怜的。”

夏筱竹没接话。

对着窗外的夜色看了许久,她忽然抬手将手里那枚狗尾巴草编的戒指扔了出去。

薄唇轻启,慢慢吐出四个字:“再也不见。”

算是回的阿帛那句‘再见’。

其实夏筱竹回过神来的那一刻就猜到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or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