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经典语录 >> 浏览内容

王云昕司梧锦多人追免费无弹窗小说,王云昕司梧锦已完结全集大结局

xiaoy 2023-12-03 23:39:51 16
xiaoy 2023-12-03 16
点击阅读全文

一会儿晃脑袋,傻乎乎的,跟……脑子有什么毛病一样。

司梧锦恍然回神,抬头正好对上谢北骁那双狐疑打量的眸子。

司梧锦干干的摆了摆手,脱口的声音有些嘶哑:“没事儿,就是,躺太久了有点不太适应。”

她这话也算实话。

听说这具身体在床上躺了有几年了,全靠医院里的营养药剂续命。

长期不运动,四肢肌肉都有些萎缩,不过应该是有人每天帮忙按摩的缘故,萎缩的并不是很严重,就是有点使不上劲,她刚醒来的时候差点没从床上栽下来。

谢北骁沉吟半天,扯出一抹温柔的笑:“想去外面晒晒太阳吗?我能带你出去。”

司梧锦也没矫情,今天外头的太阳格外耀眼,她刚刚在床上躺着的时候就想去看看。

见她点头,谢北骁去护士站借了个轮椅便充当起了司梧锦的‘临时保姆’。

大抵是死后余生的惊喜,又或者是没了对王云昕的情感,司梧锦半点伤感的情绪都没有。

这一路,她将谢北骁的来历打听了个底朝天。

知道他24,比她小一点,知道他在部队和司明安关系最好,还知道他这样优质帅气的制服小帅哥居然是单身。

司梧锦问了一路,谢北骁就答了一路,脸上没有一点不耐烦。

等两人再回病房的时候,正好遇见匆匆赶来的司明安。

司梧锦惊喜的朝他挥手,司明安却红着眼眶将谢北骁叫了出去。

两人不知道在外面说了些什么,再进来时,已然只剩司明安一个人。

他面色不大好看,满脸的疲色眼下乌青浓郁,眼底全是红血色:“你到底是谁?”

司明安的警惕性太高,司梧锦几乎一瞬就反应过来。

自己这个弟弟在部队练成这幅性子,能轻易信人才是奇了怪。

想了想,她试探性的举了个例子:“你还记得你初一那年因为喜欢你们班一个女生,然后脑子抽了,把人家新裙子画了的事情不?”

王云昕司梧锦多人追免费无弹窗小说,王云昕司梧锦已完结全集大结局

“你怕挨打不敢告诉爸妈,和人家打算私了,最后偷了我的新裙子去赔的,因为这事儿你还赔了我三个月零花钱你记得不?”

这事儿只有他们知道,那时候,她答应司明安给他保密。

不出所料,司明安变了脸。

司梧锦看到了希望,无奈笑着继续细数只有他俩知道的,司明安的‘罪行’——

“还有你高一那年偷偷带着我去海边放烟花、高二那年拿我零花钱给你女朋友买礼物、高三那年分手把自己锁屋里不吃不喝写了本你和你女朋友的恋爱过往,还有……”

“够!够了!”

司明安听的臊红了脸,比脸更红的,却是他的眼睛。

那些东西只有他姐知道,眼前人不是别人伪装,司梧锦就是司梧锦!

司明安从没这么庆幸自己救下了这个植物人女孩过。

他的姐姐回来了……

司明安红着眼走到司梧锦床边,哭着道歉:“姐,对不起,以后我一定好好保护你。”

“傻不傻,你对不起我什么呀?”

司梧锦尝试着站起身学着以前的样子摸了摸他的脑袋。

司明安身子又是一颤。

直到一通电话打断了两人的温情——

来电提醒是司母,司明安平复了情绪才接电话,那头跟着传来司母咬牙愤恨的声音——

“明安,王云昕又来了,在门口不肯走,警察来了都没用,你什么时候回来?”

听到敏感的名字,司明安本能看向司梧锦,潦草的应了一声后挂了电话干干摸了摸鼻子,忽然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他怕姐姐伤心。

谁曾想,司梧锦面上罕见的没有半点难过的情绪,淡然的仿若只是听到了一个陌生人的名字。

好半天后抬头看向司明安,勾出了一个温柔的笑意:“司老二,我想回家。”

第21章

司明安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她的神情,直到确定她真的没有伤心,他一颗心才落下来。

怕父母会接受不了,在回去的路上司明安就简单的把事情大致跟父母说了一遍。

司梧锦是觉得这事情没必要瞒着。

可无论司明安怎么说,司家父母就是不信,一致认为这是司明安想出来哄他们开心的法子。

尤其是司母,格外抗拒,还一口一个:“你别把人带回来,不管那人和我家锦锦多像,她都不是我的锦锦。”

这话,一直坚持到司梧锦进门。

电话还没挂断,司母看着她瞳孔却骤然放大,眼底写满了不敢置信。

司父也愣在了原地。

“像!实在是太像了!明安,这姑娘你上哪找的?怎么会和你姐姐那么像?”

其实,司梧锦最初看到这张脸的时候,她也被吓了一跳。

不为别的,只因为这张脸和她原本的脸实在是太像了,她自己不仔细看都看不出什么太大的分别。

司明安挠着脖子无奈的吐了口气:“都说了是姐姐,你们非不信,我花那工夫骗你们干什么?”

司父司母看过司梧锦的日记,知道她是攻略者这件事。

虽然很匪夷所思,不过三年前司梧锦确实是无端自愈,他们也只能相信这个话头。

自证身份这事儿,司梧锦有经验,她张口就挑了几个司明安不知道的事儿,顺带暴露了司父的一个私房钱藏身处。

这下,两人再不想相信,也不得不信。

司母拉着司梧锦的手,忍不住落下泪来:“好啊,真好,妈妈的锦锦的回来了,妈妈就知道锦锦是小福星。”

司梧锦从未想过,自己会这么幸运。

大概真就像母亲说的那样,或许,她真的就是小福星也说不定呢……

因为这个身体的主人什么都查不到,司梧锦的身份就来的轻松多了。

为了给司梧锦一个合法的身份,司家父母用了些手段,以养女的身份领养了司梧锦,名字不变。

司家别墅被悲痛浓郁的气息笼罩了七天之久,司梧锦回来后,这份悲痛自然而然随风消散。

熟悉的床,熟悉的家,司梧锦的日子又回到从前,除却没有了王云昕,好像没有什么变化。

王家别墅。

与司家阖家欢乐的气息不同,自司梧锦离开,王云昕抱着那把百合回来之后,就好像变了个人一样。

整日酗酒无所事事,公司也不去了,家里也不管了,每天一副颓靡悲丧的模样。

王母闻着房间里的酒味,忍无可忍拿了钥匙开门。

木质地板上,空酒瓶东倒西歪,王云昕落魄又悲凉的坐在中间,眼神空洞无神,手里还在重复往嘴里灌酒的动作。

听到声音,他抬头本能的呢喃出两个字:“梧锦……”

换来的,却是王母恨铁不成钢的怒骂:“早知现在何必当初!锦锦那样好的女孩你不要,非要那个白若雨!你现在这样就是咎由自取!”

不是想见的人,王云昕又把视线收回来,痴痴翻着腿上司梧锦写的日记。

看着上头她逐字逐句对自己的爱意,心痛的无以复加。

“怎么办啊妈,我找不到梧锦了,梧锦她不要我了……”

他委屈的抹着眼泪,王母痛心,更多的却是愤恨:“要发酒疯出去发!我没你这样的儿子!”

她扯着王云昕的身子将他拉起来往外推。

酒瓶跌落在地上,王云昕浑浑噩噩被推出门,身后是巨大的关门声。

他烦躁的一脚将脚边的花盆踢开,抬头却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穿着白裙从他家门口经过。

王云昕迷离的眼猛然聚焦,嗓子哑然发痛:“梧锦!”

第22章

司梧锦才去花店买了一把新鲜的百合。

从王家经过,听到熟悉的声音叫自己,她本能停脚转头,金色的太阳从叶间洒落,斑驳的光投射到她脸上,美的让人心醉。

王云昕歪歪倒到走出来,眼睛不确定的眯着像是极力想确定些什么。

他还才靠近,司梧锦就闻到了一股刺鼻的酒味。

这味道太难闻,她厌恶的皱眉后退一步。

看到这张熟悉的脸,她脑子里有关于他的记忆片段多如潮水,可那份感情却莫名的贫瘠,甚至生不出半点异动。

司梧锦想起了系统的话。

这抹的,还真是干干净净。

再看到王云昕,她心间真的半点悸动都没有了。

“梧锦,我不是做梦,你就是梧锦,对不对?”

王云昕跌跌撞撞走到她跟前来,一把握住她的手腕。

难闻的酒气铺天盖地落下来,司梧锦皱着眉想走。

王云昕却哽咽着,满脸小心翼翼不许她离开他视线半分:“梧锦,你是梧锦!你没死对不对?我就知道你不会离开我!你怎么舍得扔下我一个人!”

“你能离我远点吗?”

司梧锦木然看着面前这张俊朗的脸,只觉得反感。

她对他的感情是被抹除了,可那些倒胃口的记忆都在!脱离那份感情站在局外人的角度再去看他对她做的那些,司梧锦就觉得好笑。

还真是有人能打着‘爱’的旗号,肆无忌惮的伤害人。

她那时候大概是被猪油蒙了心吧,居然会对他这么死心塌地。

想到这,司梧锦忍无可忍将人甩开,眼底毫不遮掩对王云昕的恶心。

“抱歉先生,我不认识你,请你自重。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oy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