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经典语录 >> 浏览内容

司萝薄谨言(司萝薄谨言)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_司萝薄谨言小说

xiaoy 2023-12-02 14:24:38 17
xiaoy 2023-12-02 17
点击阅读全文

他听不到四周传来的声音。

一片死寂。

薄谨言转身就跑回了家,然后锁上房门,呆呆地坐在床边。

一想起当时司萝答应温言求婚的那一幕,薄谨言的心就跟被绞肉机绞着一样痛。

眉心间还凝固着伤心和思念,他抿了一下唇,再也控制不住自己,躲在被子里哭了起来。

或许他们之间就像是见不得光,一旦见了,就会支离破碎。

随后薄谨言听到了系统的机械音。

【宿主,如果司萝答应了别人的求婚,您的任务就宣告失败了。】

他知道,可是如果当时他上前阻止的话。

薄谨言害怕自己会影响司萝的判断,如果司萝还喜欢自己的话,那就不会答应温言的求婚。

但是她答应了,也就说明司萝已经不爱了。

居然不爱了,那么薄谨言再去纠缠就是自讨没趣了。

【宿主,你,好自为之吧。】

系统走了之后,又只剩下薄谨言一个人了。

他的身上好像有一根细细小小的刺在心尖上扎了一下,起初毫无痛感,可越到后面,越是觉得伤筋动骨,从头到脚的痛。

在房间里的薄谨言听到了司萝回来的声音,看了会时间,快要吃晚饭了。

他尽量让自己恢复成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然后装作若无其事地坐在沙发上。

司萝回来的时候,薄谨言就一直时不时地瞥向她。

第38章

吃饭的时候,司萝也是一直心不在焉的。

司萝薄谨言(司萝薄谨言)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_司萝薄谨言小说_笔趣阁

阮母注意到她的异样,就问:“在想什么呢?”

司萝这才发现自己刚刚伸出的筷子都没有夹到菜,

“我……有一件事情想说一下。”

阮母的脸上的笑容顿时就僵住了,瞧着司萝这满脸愁容的样子都以为是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怎么了?”

却只有薄谨言夹菜的动作一顿。

他大概猜到了司萝想要说的是什么。

“有一个男生,向我求婚了。”

阮母和阮父压根就不知道司萝谈恋爱的事情。

这下一开始就是求婚,让他们顿时怀疑那个男生的人品:“那个男生靠谱吗?鸢鸢,你喜欢他吗?”

她也没想到他们的第一反应居然是这个,“温言,条件都很不错,而且我也喜欢他。”

说着说着司萝就低下了头,阮母和阮父都在以为司萝这是害羞了。

但其实只有司萝知道,她只是为了不看到贺jsg屿之的表情。

“那这件事情你自己决定就好了,我们不干涉你感情方面的事情。”

“嗯。”

这变相的也就说明他们都赞同了司萝的婚事。

薄谨言也埋头在吃着饭,不敢做出什么任何的表态。

也害怕阮父和阮母来问他的意见。

只可惜一般都是怕什么来什么,阮母还是来询问了薄谨言的看法。

“小瑾啊,你觉得鸢鸢这个叫温言的孩子怎么样?要不要代替我们去帮我们看看?”

司萝马上就补充道:“其实他们两个意见见过一面了,在学校门口的时候。”

阮母摆了摆手:“诶,那就见一面肯定看不出那孩子是什么品行,当然是要多问点别的事情咯。”

她并不想让薄谨言过去找温言聊,“要不然我直接把温言请回家给爸妈瞧瞧?”

“当然可以啊。”

他们也想见见自己女孩的眼光好不好,自己去了解未来女婿是什么样的更靠谱。

当然也没有不相信薄谨言判断的意思。

“鸢鸢啊,如果他方便的话就可以让他过来我们家坐坐,不方便的话还是叫你哥去看看吧。”

司萝吃完饭后,一个人走到天台准备打电话联系一下温言。

电话还没拨出去,就被薄谨言拦住了,他道:“鸢鸢,你真的要和温言结婚吗?你真的爱他吗?做好一辈子和他一起过的准备了吗?”

面对薄谨言一连串的问题,司萝放下手机和薄谨言对峙,“薄谨言,你以为你是谁?我喜不喜欢他,要不要和他结婚和你有什么关系?”

“是以我前夫的身份,还是我哥的身份?”

薄谨言知道无论是哪一种关系,都无法说服司萝改变现在的主意,其实他也没有想过真的要让司萝不和温言结婚。

他只是觉得司萝需要好好的思考思考,如果思考之后还是这个决定的话。

薄谨言就不会去干涉。

“我只是想让你选择一个最正确的选择。”

司萝尽管已经克制住了眼眶里面每次都会止不住的泪水,但还是模糊了眼眶。

“和温言结婚,就是我最正确的选择。”

第39章

在筹备婚礼的时候,薄谨言尽管备受煎熬。

却也还是尽到了作为哥哥的责任。

凡事只要是薄谨言能够做到的,都是亲力亲为。

毕竟这是司萝的婚礼,不能有半点的差阮。

只不过越是临近婚礼,薄谨言的身体就越差。

系统有还几次提醒他不要过度的消耗自己的身体,不然的话。

灵体脱离的时间很有可能会提前。

现在的薄谨言哪能听进去系统说的这些话,他满脑子想着的就是布置完这些,然后好离开。

司萝也会来看看这婚礼的现场布置的合不合自己的心意。

薄谨言足够了解司萝,这现场的确布置的很符合司萝的心意。

当温言看到薄谨言这么认真的在忙着他和司萝的婚礼。

心里对薄谨言的怀疑也彻底的打消了。

现在想想,倒真的是自己当时太敏感多疑了。

温言对司萝说道:“你哥是真的很疼你。”

司萝一愣,一开始其实还没有反应过来温言说的是薄谨言,“是啊,我哥从小到大都很照顾我,不过,我却没为他做点什么。”

温言察觉到司萝语气中的自责和低落的情绪,然后把司萝搂在自己的怀里。

“鸢鸢,你过得好就是最好的回报了,再说了,以后也可以帮你哥做点事啊。”

“不着急的。”

司萝点点头,温言就拉着司萝去婚纱店里去试婚纱。

离开时,司萝控制不住地回头看了好几眼,直到视线里再找不到薄谨言的身影。

薄谨言也早就注意到了司萝,因为害怕被司萝察觉到不对劲的地方。

就一直是靠着墙在那里贴气球。

等到司萝走后,薄谨言马上就告诉了阮母自己不太舒服想回家休息休息。

阮母知道最近一直都是薄谨言的忙活,还嘱咐薄谨言多休息一会,不用这么累。

薄谨言以最快的速度赶回了家。

到门口的时候,那脚几乎就像一块橡皮泥一样,一用力瞬间就软了下去。

还是扶着墙才勉强地能够走到自己的房间。

全身瘫软地躺在了床上。

薄谨言感觉到了非常严重的失重感,就像是之前那样。

就算抬个手,都只能感觉到想要抬,感觉抬起来了,低头一看。

那只手还是无力地躺在床上。

现在这样的处境。

他仿佛意识到了,这具不属于他的身体,已经完全不受控制了。

也知道自己的时间已经走到极限了,也没有办法再去亲眼看着司萝和温言完婚。

这样也挺好的,司萝就能放一百个心和温言结婚。

不会有人去大闹婚礼。

薄谨言打心底的祝福司萝和温言。

也希望温言不要像自己一样,一定要对司萝好。

他并没有选择把事情所有的真相都告诉她,因为这样反倒会给司萝现在的生活压力。

薄谨言选择自己默默地离开,尽管变回了苏瑾。

司萝再发现也是在回娘家的那一天。

系统其实也有人类一样的感情,只是这一切都是宿主的选择。

如果薄谨言选择把事情都全盘托出,那么司萝就不会这么快就答应温言的求婚。

虽然她也不会这么快接受薄谨言,但至少还能多和司萝再多待一会。

或许会有挽回的余地。

只可惜,是薄谨言自己选择了离开。

系统也没有办法改变指令。

【宿主,再见。】

系统金光一闪,融入了日光。

消失了。

第40章

婚礼快要开始了。

司萝在婚礼上扫视了一圈,眼眸中透着不安的神色,还不时地瞥向门口。

从昨天晚上之后,司萝的眼皮就一直在跳动,她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

司萝找到阮母,然后问道:“妈,我哥呢?”

阮母回道:“小瑾身体不舒服,我就让他在房间里面休息了,待会婚礼正式开始的时候,他会来的。”

婚礼开始的时候,温言注意到司萝的视线一直飘忽不定,却也没有过多的询问给她压力。

这时,苏瑾穿着一身西装落座了贵宾席。

苏瑾注意到司萝投来眼神时,还笑着向司萝挥了挥手。

这……是薄谨言吗?

紧接着司萝强迫着自己打消这个念头。

不管他是不是薄谨言,也不可能会直接在婚礼上大闹的。

婚礼结束之后,苏瑾就在她的时限内消失了。

司萝再次追问的时候,阮母就说苏瑾已经先回公司工作去了。

等到回娘家的时候。

司萝发现最近的苏瑾一点也不对劲,上一次在婚礼上就已经感觉怪怪的了。

但是这样一直保持兄妹之间的距离难道不好吗?

况且她都已经结婚了。

可她还是忍不住地想要试探一下。

司萝手里拿着一个石榴,然后叫住了刚出房间的苏瑾。

“哥,你能帮我剥一个石榴吗?”

苏瑾停下脚步,回头看向司萝,眼里只有诧异和疑惑,“怎么结婚了还使唤你哥?叫温言给你剥。”

他的语气中只有身为哥哥最普通的语气,不像先前带着醋意和无奈。

所以,现在的苏瑾已经是真正的苏瑾了?

司萝回神,然后扯着嘴角尽量让自己看得更自然一些,“行行行,就知道你不会帮我剥。”

她垂眸,看着桌子上的这个石榴,就好像又看到了薄谨言给他剥石榴的那一幕。

那时的薄谨言是真的爱自己吧?才会有那样的眼神。

一种满眼爱意,时时刻刻都只属于她的。

司萝突然听到了苏瑾的声音,在她的耳边说:“诶,鸢鸢,你怎么哭了?”

她还有些茫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oy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