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经典语录 >> 浏览内容

付瑶汤祁宥(付瑶汤祁宥)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付瑶汤祁宥免费阅读最新章节(付瑶汤祁宥)

lizhi 2023-12-06 22:27:23 21
lizhi 2023-12-06 21
点击阅读全文

不赦的浑蛋,京大要是不开除我们,根本就是自取灭亡。

第459章生病

我睁开朦胧的睡眼,对上学姐焦急的眼神,不觉心中一凛,一定是出事了。

确实出事了,而且是大事,很大的事。

滕静继在林大校友群发布小作文后,在京大的论坛上发起新帖,作文内容比发在林大校友群里的更要真挚感人,我和大哥根本就是十恶不赦的浑蛋,她此举就是为了揭露我们的丑恶嘴脸,京大要是不开除我们,根本就是自取灭亡。

我在滕静的文章里,不仅是个烂人,还是个荡妇,和司南师兄工作的几张合照被上传。因为角度问题,看上去确实靠的有点近,但我们坦坦荡荡,要不是需要读者主观臆想和猜测,完全看不出有什么问题。

一石惊起千层浪。

等我登录论坛时,滕静的贴已经累起快两千层的高楼。

不同于林大的疯狂,京大论坛里虽然热闹得很,但大多数人是理智的。他们没有随意的对我和大哥做出人身攻击,只是就事论事的进行讨论和发表自己的见解,把想不明白或不清晰的地方发布出来,供吃瓜群众共同讨论。

然而,那些不着边际的胡乱猜想,其杀伤力于我和大哥而言,并不会小于正面的攻击。

“发帖的是谁?我没在校内找到她的痕迹,她不是我们学校的吧?”师姐问我。

她在京大读的本硕连读,七八年的时间,校园里就没有她找不到的人。

显然她没有找到滕静存在过的痕迹,这才有此一问。

我点点头,“嗯。”

“林大的?”

“是啊,校友。”

“呵呵,真是个极品。对了,你们有没有带她去看看精神科啊,感觉她心理有问题呢。”

我无奈的笑笑,感觉到无话可说,因为一般的精神科根本看不了滕静的病。

好多时候我真的感觉她有心理障碍,但也只能感觉,毕竟带她去看精神科这种事,怎么轮也轮不到我,保不齐哪天还会因此,被滕静心血来潮的定义为诅咒救命恩人得了精神病。

“别霜打了似的,多大事儿啊。要相信校方和我们的好同学,吃瓜归吃瓜,大是大非上,不会让你失望。卫老师是校长求才若渴渴来的,怎么可能会相信那种无稽之谈。”

付瑶汤祁宥(付瑶汤祁宥)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付瑶汤祁宥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付瑶汤祁宥)

但愿吧。

我现在只盼着大哥能快点解决掉这些,更重要的是,消除这两件事对他的影响。

他那么清澈高贵的人,怎么能被无端的陷害损掉呢,太太太可惜了。

还有滕静,我现在不能把你如何,但未来一定会有那么一天,我会把今天我和大哥所承受的一切,成倍的还给你!

忧虑过度的结果,就是生病。

在山里哆哆嗦嗦的忙了一天,回去连饭也没吃,就一头扎在床上,晕得不行,张不开眼睛。

学姐体贴的把晚饭端到房间要我吃,才发现我发烧了。

村长说村里本来有个老中医的,治个头疼脑热的特别灵,可惜昨天就出门去走亲戚了,哪天回来不知道呢。

见我烧得双颊通红,村长婶子急得直在地上转圈儿。

学姐把我裹得像蚕茧一样,不知打哪弄来个盆子,里边堆满燃烧的竹炭,还端来一盆凉水,洗湿毛巾给我放额头降温。

师兄当然也知道我为什么会生病,几次想要打电话通知大哥,都被我挣扎着制止。

大哥已经够难了,我不要再给他找麻烦。不过一个小发烧,会挺过去的。

学姐和师兄站在离我远点的门边商议究竟要不要通知大哥,因为我的体温上升的太快,这里距离正规医院又很远,他们担心万一我有个什么,没法和大哥交代。

结果是先过了这一晚,如果明早还不退烧,就送我回市区,不会再考虑我的意见。

夜里快十点,我烧得像块通红的碳,同行的小学妹见我无声无息的躺着,突然茅塞顿开,一拍脑门儿跑了出去。

不一会儿手里拿着个长方形的小盒子回来,递给学姐,“学姐这是我妈给我准备的,你看看有没有月学姐能用上的。”

学姐接过盒子打开扫了一眼,松了一口气,抬手啪的拍了一下小学妹,“有药不早拿出来,给你月学姐烧傻了,怎么整。”

“我不是忘了吗,又不是有意的。”小学妹委屈的捂着脑门儿退后,坐在一张四脚凳上噘着嘴。

季学姐给我吃了药,灌了一大杯温水,拿过她的被子给我加盖一层,要我捂汗。

不知是药的作用,还是火盆或被子的作用,或者是我那不想惊动大哥的决心感动了病毒,半个多小时后我开始发汗。

十一点半,烧总算退了。

我周身上下像水洗过一样,粘腻腻的不舒服,但头不疼也不晕了,肚子开始咕咕叫。

我捂着不听话的肚子,心里默算距离明天的早餐还有几小时,我会不会没烧傻,反而被饿成傻子。

“能坐起来不?我给你下碗葱油面,热乎乎的,起来吃点。”

学姐来雪中送炭,感动得我泪花流。

发烧这事有惊无险,但后遗症还是挺凶的。睡了一觉后,太阳穴闷痛,鼻子塞住,脑袋像臭鸡蛋一样晃晃荡荡,说话囊囊的,嗓子干的冒烟儿。概括的说,就是脖子以上没有舒服的。

我拖着病体收拾好自己,打算和他们一起去干活儿时,被学姐和师兄严厉拒绝,尤其是师兄,强硬的命令我卧床休息,还留下小学妹照顾我。

尽管再三表示我自己可以,我是来创业的,不是来享受的,不用人照顾,会耽误进度。可师兄还是强硬的把学妹留了下来,并威胁我要是不听话就把我送回去,交给大哥处理。

为了不在这么关键的时刻给大哥添麻烦,我屈从了。

我掐着手机晕晕乎乎的在床上躺一天,等待着大哥出手对滕静的无耻行为做出有力的回击。

可直到师兄一行人结束工作回来,无论校友群还是朋友圈,都安静得如同一潭死水。

人往往就是这样,一件事发生,不论真假,总会有人冲上去掺和。可看到事情没有按照预期的发展,又觉得没有意思,很快便放弃了。

第460章怀疑

人往往就是这样,一件事发生,不论真假,总会有人冲上去掺和。可看到事情没有按照预期的发展,又觉得没有意思,很快便放弃了。

如今的林大校友群和京大论坛就是这样,事发这么久当事人都没有反应,吃瓜群众觉得没什么意思,渐渐的散了。剩下少数几个还在上蹿下跳,为滕静鸣不平叫冤的,很可能是滕静使用什么手段雇佣的水军。

晚上师兄学姐在房间和我一起讨论为什么过去两天一夜了,大哥仍然没有任何反应,他是就这么认了,还是蓄积力量在等待时机来记重拳。

“如果等待事情自动风平浪静,当作一切都没有发生,我会对卫老师失望的。他总得给大众一个交待,要不然误解深了,想要再扭转就难了。”学姐坐在我床脚,双手抱着小腿,略有失望的说。

师兄用拇指和食指掐着刮得光溜溜的下巴,若有所思的道,“我觉得吧,卫老师绝对不可能吃下这么大的亏。两天都没反应,一定在憋大招。那个滕什么的,这回肯定捅了马蜂窝而不自知。等着吧,卫老师不把她剥层皮,我都不答应。”

显然,这两位都是支持大哥的。还有这些同行的学生们,在此之前他们和我甚至和大哥,基本没有交集,更谈不上什么私交,当事发生了,他们仍然毫无疑问的站在大哥这一边。

可是为什么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lizhi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