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经典语录 >> 浏览内容

秦相念秦相君秦相君秦相念最新章节无弹窗_秦相念秦相君(秦相君秦相念)小说免费最新章节

小琳 2024-03-09 02:12:03 73
小琳 2024-03-09 73
点击阅读全文

秦相念秦相君 》小说主角是 秦相君秦相念 ,本书由作者秦相君倾力打造,它的内容意味悠长,跌宕起伏,大力推荐。《秦相念秦相君》小说精彩内容分享:我听了有些感动,被夫君护着的感觉竟是这般。秦相念见裴行如此对我,又想到坊间传闻我们夫妻情浓,脸上一时挂不住,看向我的眼神中充满了嫉妒和不甘。“王氏的事情,本宫也觉遗憾。”我看了眼四皇子。“但事情恐怕远没有面上看来这么简单。”我跟裴行提起凉亭中的幕后黑手,又问起王氏平日胎象。

封面

《相君缓缓行》精彩章节试读

我听了有些感动,被夫君护着的感觉竟是这般。

秦相念见裴行如此对我,又想到坊间传闻我们夫妻情浓,脸上一时挂不住,看向我的眼神中充满了嫉妒和不甘。

“王氏的事情,本宫也觉遗憾。”我看了眼四皇子。

“但事情恐怕远没有面上看来这么简单。”

我跟裴行提起凉亭中的幕后黑手,又问起王氏平日胎象。

裴行立时明白了我的意思,全面封闭四皇子府,仔细盘问每一个可疑之人,又唤来太医给王氏诊断。

不一会,便有侍卫前来禀告,在秦相念院子后一处隐蔽草丛中找到了一些药渣,经太医鉴定是有损胎儿的药!

秦相念跌坐在地,又过了一会,侍卫押着一个有些眼熟的丫鬟前来。

丫鬟见到秦相念,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四皇子妃,救救奴婢!”

秦相念眼神慌乱,对丫鬟避之不及。

真相大白,秦相念嫉妒王氏有孕,便一早在她的安胎药里动了手脚,恰逢今日宴会,便指使丫鬟将我推倒,撞到王氏,神不知鬼不觉地借我之手除掉王氏腹中胎儿。

只是她没想到,我宁愿自己跌落湖里也不愿意碰到王氏分毫。

她也低估了四皇子对王氏的情意,以为他会忍下我这太子妃的无心之失。

当然,她更是没想到裴行会出现,她以为天衣无缝的计划轻易便被查个水落石出。

四皇子最终还是将事情压下,保全了秦相念的面子,也保全了皇家的脸面。

秦相念毫无疑问彻底失宠了,四皇子为了安抚王氏,褫夺了秦相念的管家之权。

我看着秦相念失魂落魄瘫坐在地的模样,哪里还有半分往日侯府千金的影子。

为了男人、宠爱、权势争来争去到底有何意义,重活一世,我还是不明白。

我扶起秦相念,她却一脸阴郁,面无表情的盯着我:“这下你满意了!都怪你!”

“秦相君,看我落魄你很开心吧,你等着,你的好日子快到头了!”

“我真想看看你从云端跌落的样子!”

……

回到东宫。

秦相念的话一直在我耳边挥之不去,是啊,若是按照上一世,太子的大劫怕是很快就要来了!

12

我看着塌边熟睡的裴行,想起即将发生的事情,有些担忧。

为他,也为自己。

真如我之前所说,夫妻一体,裴行若出事,我也无法幸免。

其实,仔细想想裴行也不是多么穷凶极恶之人,怎么干的出虐杀公主这种事?

我整日里忧心忡忡,连最爱的书读着也不香了。

裴行似乎是看出了我心情不佳,休沐那日竟提出要带我出宫散心。

我欣然接受他的好意,便扮作小厮,跟着他去了。

可我没想到,裴行居然带我来上京最大的青楼散心!

裴行带我进了一处隐蔽的雅间,这熟门熟路的样子,倒像是常客。

推开窗,我才发现,这位置绝佳!

一个长相艳丽的姑娘衣着裸露,在离我们不远处扭动水蛇似的腰肢,额间垂挂的饰品平添了几分异域风情,纤细的脚脖子上系着一串精致的铃铛,舞动间银铃悦耳。

同为女子,我自愧不如。

我回头看了看裴行,他虽看得认真,但神色如常。

我暗自感叹,到底是见过世面的!

“夫君,平日里日子过得不错啊!”

“夫君不给我安排一位姑娘吗?”

我挑眉取笑,裴行瞪了我一眼。

“相君,别闹!”

一曲毕,女子退场,换了另一位女子上台抚琴,同样活色生香。

裴行喊来随从,在他耳边说了什么。

裴行面色越发凝重,又坐了一会便拽着我回宫了。

又过了几日,我竟在东宫又见着了那位青楼跳舞的姑娘!

府中下人来禀,裴行将他安置在离他最近的屋中,与她日夜相守。

难怪,自那日出宫之后,裴行再也没有来过我房中。

原来是温香软玉在怀。

不知道为什么,我心底好似有什么东西打碎了,隐隐有些疼。

裴行这个小人,嘴里上说着带我出宫散心,结果是带我迎他的红颜知已去了。

我与裴行虽无男女之情,但好歹是侯府千金,与青楼女子共事一夫,也太侮辱人了!

我去找裴行的时候,他正在书房。

我正欲推门进去,他的书童拦住了我。

“娘娘,太子殿下此时...不方便。”

13

他支支吾吾,我无端一股怒气,无视他的提醒,轻推房门。

屋内一片旖旎的光景。

那日妖艳的女子此时只披着一件轻薄的衣裙,侧坐在裴行腿上,一双玉臂揽着他的脖子。

裴行则低垂着眼,宠溺似的抚着她如瀑的青丝。

我鼻头一酸,识趣地退出。

原来,男人真的靠不住。

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没有会裴行。

他似乎也发现了我在和他置气,三天两头借着赏赐的名义给我递话。

无非是约我一同用膳,又或是饭后散步,有时是得了新书要与我讨论,我一概拒绝。

我不明白他为何有了新欢,还非得来招惹我。

直到,裴行坐不住了。

我看着有些笨拙地从窗子爬进来的裴行,又好气又好笑。

我讽刺道:“太子殿下怎么做起偷鸡摸狗的行当了。”

裴行有些不好意思。

“孤,只是伸展伸展腿脚罢了。”

“那太子殿下已伸展过了,可以回了。”

裴行见我逐客,也不跟我端着了。

“孤,其实是,想你了。”

“太子殿下日万机,怕是日夜操劳,居然还有工夫想臣妾?”

不知怎地,我居然也说出了这般拈酸吃醋的话,真不像我。

裴行嗅到了空气中的酸味,嘴角扬起,“相君,孤的心意,你还不明白?”

“给孤一些时间,有些事,很快就能有结果了!”

有些事?

我看着裴行有些凝重的表情,又想到府中那位女子,忽然反应过来!

难道,裴行带回来的便是那邻国公主?

我将心中的猜想向裴行全盘托出,裴行看我的眼神从意外到欣赏。

裴行见我对此事已然知晓,再瞒下去也没什么意思。

没错,正如我所料。

只不过,裴行早早便知晓了她的身份不仅仅是一国公主这么简单。

她隐藏身份跻身在青楼,是为了从达官显贵身上套取情报。

裴行知道后不敢打草惊蛇,只能装出一副为情乱智的模样,以身入局,以军机为饵,再趁她传递情报之时将她的情报网连根拔起!

而此时,裴行已然和那间谍公主撕破脸,只待她交待出关键的细作名单便可收网。

14

我为自己之前误会裴行感到自责。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