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经典语录 >> 浏览内容

薛婷白龙耀靖是哪部小说的主角,他给的爱,痛心泣血全文在线赏阅

dong 2023-12-02 18:09:02 25
dong 2023-12-02 25
点击阅读全文

等政委离开。

龙耀靖提着那袋遗物回了房,他盯着看了许久。

终于,他伸手过去将拉链拉开。

里面是薛婷白进首都训练后的成绩表,基本上全是优。

压在最底下的,是一本笔记。

龙耀靖将其翻开,眸色骤然一惊。

这里面竟夹着她出任务前留下的遗书!

第12章

空中救援任务向来艰险。

所有人每次出任务基本上都是抱着必死决心出发的。

因此很多人都会有提前写好遗书的习惯。

薛婷白的这份遗书,便是如此。

她写了两页。

一页是嘱咐沈父的,一页是给龙耀靖的。

对沈父句句离不开身体,希望沈父好好保重身体。

而对龙耀靖,她一开始写了许多,可不知为何,又被她用笔划掉了。

最后只剩一句:愿你幸福,愿你走上你命中注定的轨迹。

龙耀靖看着,眉头却蹙了起来。

什么叫命中注定的轨迹?

他不明白。

薛婷白龙耀靖是哪部小说的主角,他给的爱,痛心泣血全文在线赏析

怀着这股疑虑,龙耀靖走到了窗户边,迎着洒落下来的太阳光,将纸张逆光认真去看被她划掉的痕迹。

薛婷白或许也没想到,这封遗书竟会这么快用上,上面划掉的痕迹并不严重,很快就能辨认看清。

龙耀靖一点点读下来,眉心猝然冷挑。

她写——

龙耀靖同志,说来你可能不信,我很久之前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见我给你生下孩子后就跟你离婚了,离婚后你带着孩子遇见了你命中注定的女主角,一生幸福安乐。

从前我不信,我也不觉得我们会离婚,可直到如今我才发现,原来命运无从抗拒,即便我很努力去抗争了,最后还是落个跟你离婚的结局。

所以我放弃了,放弃跟命运抗争,放弃你。

但我想去过我自己的人生,我情愿死在为之奋斗的理想路上,也不愿默默无闻消失在世界某处。9

所以,若你能看见这封信。

我衷心祝愿你。

愿你幸福,愿你走上你命中注定的轨迹。

看完整封信。

龙耀靖的眉头依旧紧紧锁着,没有片刻的松开。

他的手垂了下来,他不懂,也看不明白。

她凭什么认定他会在离婚后就另娶……

分明,他已经做好了要去首都挽回她的所有准备。

他根本就没想跟她分开!

“薛婷白同志,部队里犯了错的人都要给机会解释,可你对我未免过于狠心,就因为一场梦就能擅自替我做了未来的决定吗?”

龙耀靖望着遗照上的人,脸上露出几分苦笑来。

可屋子里空荡荡,没人会回应他。

这天过后。

龙耀靖在家里待了一周没出门。

就在政委和沈父怕他出意外,险些要上门来察看之时,龙耀靖却换上了军装,提着军旅包一路到了营中。

“政委,我决定去沪南。”

他是一名军人,该去最需要自己的地方。

薛婷白是这样,他亦如此。

原本他也想过继续去首都,可首都他是为薛婷白去的,如今也没有必要了。

对于龙耀靖的这个决定,政委和沈父都没有什么意见。

当天下午。

龙耀靖便乘上了去往沪南的火车。

本该只去半年的调令,龙耀靖却在那里待了三年也没有要调回盛北的意思。

……

1989年8月,沪南军区。

时过三年,龙耀靖已经是上校旅长,是沪南军区赫赫有名的冷面魔王。

军区里,所有人都畏惧敬佩他。

毕竟三年除了节假日和每年的8月27日之外,这位上校从未休过一天假。

节假日他会回盛北,说是陪他岳父。

而8月27日,是他亡妻的忌日。

大家都知道徐上校的亡妻是三年前首都山火救援行动中牺牲的英雄,因此每到这日子前,谁也不会去惹上校不痛快。

今年,这天又是27日了。

龙耀靖从演练场出来,走向了家属楼。

他独自居住着队里分配的一室一厅。

抵达家时,他的脚步突然一顿。

早已等在门口的女人手上提着菜篮子,朝他招手笑。

“你回来了?”

第13章

龙耀靖的脸色却陡然沉了下来。

“你又来做什么?”

等在他家门口的人,正是梁双双。

自从龙耀靖被调到沪南后,不到一年时间,梁双双也跟着被调了过来,之后也不知是巧合或是故意,他总会在各种各样的场合遇见她。

更有趣的是,每次碰见时,梁双双似乎总是遭遇着或多或少的窘迫场景,让他基于军人的基本素养,无法对其视而不见。

久而久之,梁双双就总能以各种理由找上门来与他道谢。

即便他拒绝了一次又一次,下一次总会有又从其他场景跟她碰上。

就像……逃离不掉的‘命运’一般。

这种时候,龙耀靖总忍不住记起薛婷白遗书中写的那个梦。

难道,在薛婷白的梦里,他跟梁双双就是那个‘命中注定’不成?

不过可惜的是,他不信命。

龙耀靖跟梁双双拉开了距离,不厌其烦再度表明:“我跟你说过了,我之前帮你都是职责之内,不需要你对我做任何回报,你如今这样找到我家来,会引起别人的误会。”

“我不在乎的。”梁双双忙道,脸上露出几分羞怯来。

“我在乎。”

龙耀靖冷冷出声,他定定望着梁双双:“梁护士,我有妻子,还希望你能有点自知之明。”

“可沈同志已经……”梁双双的眼眶红了起来,她攥紧了手上的菜篮子,“徐上校,我知道你放不下沈同志,可逝者已逝,生者要往前看才行,我想沈同志肯定也不希望你为了她孤独一生……”2

“够了!”

龙耀靖毫不客气呵斥打断了她,眼底寒意逼人,“今天是婷白的忌日,我不想跟任何人发脾气,但你若是再这么口无遮拦,我也绝不姑息,我的未来要如何继续是我的事,跟你没有任何关系。”

“徐上校,我也是为了你好。”梁双双委屈地红着眼。

“不需要!”龙耀靖警告她,“若是你下次再来,我想我有必要跟你医院报告一下,让你调回盛北,省得在这里无法专心工作。”

梁双双的脸色霎时一白,她没想到龙耀靖居然狠心做到这个地步。

她咬紧下唇,见龙耀靖没有丝毫开玩笑的意思,最终还是转身离开了。

龙耀靖这才掏出钥匙去开门。

隔壁住着营长一家人,老太太将这一幕看了个正着,从窗户边伸头嗔怪:“徐上校,你对人家小姑娘凶得很,这样不好嘞,我看人家说得也没错,你以后总要找个人过下去的。”

“除了我爱人,我这辈子不会再有别的女人。”

龙耀靖神色淡淡,语气却异常坚定。

老太太一时没了声,悻悻住了嘴。

开门进屋。

龙耀靖走进去,这个家里布置得跟盛北的家里一模一样。

他将新买的苹果洗了洗,放在了薛婷白的遗照前。

“先吃点水果,我去给你做饭。”

他说完便进了厨房。

如今的龙耀靖厨艺精湛,已经不需要去食堂吃了。

因此每年这日,他都会做上一桌子丰盛的饭菜。

厨房台面靠着窗。

龙耀靖切菜时,能听见家属楼外面热闹的人声。

正值饭点,每家每户都热闹得很。

唯独他家冷冷清清,但他却并无太大反应,兀自切着菜,时不时张口跟薛婷白说着话,仿佛她还在身边,能听得见一般。

“婷白,今天我给你做个红烧鱼,不过我是新学的,手艺不太好,你将就将就。”

龙耀靖唇边漾着极淡的笑。

话音落地。

他的耳边骤然传来熟悉的声音回应——

“红烧鱼是好吃,就是刺多了点。”

那分明是薛婷白的声音!

龙耀靖处理鱼的动作陡然一顿。

第14章

是幻觉吗?

龙耀靖脑中升起这个念头来。

三年来,他确实奢望过妄想过,能再见婷白一面。

可军人的绝对理智也在清楚地提醒他,这是不可能的事。

但为什么,刚刚他听见的这句话,却那么清晰?

龙耀靖凝神再度听去,却已经没了声。

他想,自己可能是需要找军医聊聊了,在家里倒是没什么,若是哪天在任务时也出现幻听幻觉,那就不太好了。

这么想着,龙耀靖正要重新处理鱼,那道声音却再度穿透耳膜清晰传来——

“哎!鱼跑了!弟弟赶紧抓!”

轰然一下。

龙耀靖身形彻底僵住。

不,这不是幻觉!

那声音是从楼下传来的!

龙耀靖眸色震颤,顺着声源垂目看去,只见一楼的院子里,有一名跟薛婷白身形相似的女人,正手忙脚乱指使年轻男人去抓地上乱跳的草鱼。

饶是理智告诉他不可能。

可龙耀靖已经放下了手中的刀,转身就跑了下来。

他一路跑到一楼,陡然抓住了那女人的手。

“婷白!”2

可他还没来得及看清脸,对方就被吓得惊呼一声,连忙躲在了年轻男人的身后。

年轻男人迈步上前,当即挡住。

“你是谁?要对我姐姐做什么?”

男人看起来二十出头,身形健硕,护着他姐姐的同时,对龙耀靖满是敌意。

龙耀靖缓了缓神,也明白过来确实是自己过于唐突了,吓到了他们。

正要开口做自我介绍。

就见屋里倏地冲出来熟悉的身影,是部队里的书记员。

“哎呦!徐上校!他们刚来,不认识人,不好意思!”

书记员狠狠敲了那年轻男人的头,厉声解释:“这是龙耀靖徐上校,以后是你的长官!”

说着,书记员又对龙耀靖笑了笑:“徐上校,这是刚从首都调过来的陈家,他是陈肖然,跟他爸陈委员长一起调任过来的,这孩子年轻气盛,不懂事,别见怪。”

这个陈家,龙耀靖倒是有几分印象。

一家人都从军,父亲是委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don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