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经典语录 >> 浏览内容

我快被烧死时,妻子奋不顾身去救实习生小说大结局免费阅读全文_我快被烧死时,妻子奋不顾身去救实习生(白鹤陈明)全本免费言情小说(白鹤陈明)

小菁 2024-02-28 01:01:08 31
小菁 2024-02-28 31
点击阅读全文

我快被烧死时妻子奋不顾身去救实习生 》完整精彩阅读,它是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书籍,本书主要讲述了 白鹤陈明 的故事。本书条理清晰,笔下生花,结尾画龙点睛。小说精彩内容分享:还有,告诉许由,警察已经开始调查火灾起因,让他自己小心。”白鹤还想说什么,我直接挂断。并且让秘书通知所有股东今天下午三点开会,如果白鹤来不了,那就由我们投票表决。白鹤气的发疯,不断回拨 dian hua ,我直接挂断。 shou ji 发起震动,是许由发过来的与白鹤的床照,照片里的许由一副胜利的小人模样。

封面

《我快被烧死时,妻子奋不顾身去救实习生》精彩章节试读

还有,告诉许由,警察已经开始调查火灾起因,让他自己小心。”

白鹤还想说什么,我直接挂断。

并且让秘书通知所有股东今天下午三点开会,如果白鹤来不了,那就由我们投票表决。

白鹤气的发疯,不断回拨 dian hua ,我直接挂断。

shou ji 发起震动,是许由发过来的与白鹤的床照,照片里的许由一副胜利的小人模样。

我的指尖轻微颤抖,心底的酸涩苦楚涌上心头。

直到身边的股东陆续走过,我这才反应过来我已经站在门口盯着照片很久了。

身上的烧伤还在隐隐作疼,无时无刻不在提醒我白鹤和许由对我的伤害。

心底对白鹤残存的留恋在这一刻彻底烟消云散。

我点击了保存照片,随后关闭 shou ji 进入会议室。

4白鹤来的时候,会议已经结束。

我重新任职副总,白鹤气的面色涨红,身后跟着的许由也想进来,却被我让人直接赶出去。

许由梗着脖子质问我,“凭什么不让我进去!我是公司的副总!”我冷笑着把他的名牌扔在地上,“之前或许是,但从现在这一刻开始,你只是一个实习生,没有资格进入这个会议室。”

白鹤瞪着我不满的说:“陈明,你有气朝我撒,一直针对一个实习生有意思吗?还有,谁给你们的权力在没有我当场的时候,直接做决定!”身后传来浑厚的男声,“是我决定的,你有意见吗?白总?”白鹤吓了一跳,回过头这才发现后面的投影仪上,董事长一直都在连线,只是刚才一直沉默。

我们这个公司是属于分公司,可以由总公司进行直接的人事调动,只不过平常董事长不会管的太细,人事调动方案传上去一般没什么问题。

但是白鹤显然没有往总公司报备,白鹤吓得颤抖,“董,董事长。

我不知道您在这,我只是…”叶董明显不想搭白鹤,直接挂断了视频通话,挂断前意有所指的留下一句话:“陈明的副总是我指派的,如果有人有意见,那就自己来总公司见我!”白鹤被当众撂了 dian hua ,一脸尴尬。

6

我看着白鹤的窘迫,并不打算替她解围,是我把她保护的太好,让她拥有了总经的位置,却没有符合的气魄与能力。

原本总经应该是我的位置,只不过我让给了白鹤,因为我知道她要强,不肯屈居人下,所以我费了很大的功夫。

还得罪了叶董,却让白鹤一直认为是叶董看重她的能力,真是好笑。

我站起身,笑着说:“既然这样,那就散会吧。”

所有股东同时起身,没有一个人在意白鹤的想法,白鹤气愤的拦住我,“你是不是太过分了!我才是总经,你以为这公司是你打的吗?我花了多少心血才爬上来的!”我脸色冷了下来,步步紧逼,“你爬上来的?应酬喝酒喝到胃出血是我,为了工程焦头烂额四处奔波的是我。

公司被陷害假账偷税漏税的时候,也是我托了多少关系才力挽狂澜。

你只会待在舒适的办公室里,做你的总经,除此以外,你还付出了什么?”白鹤半天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嘴唇嗫嚅着,最后还是硬着头皮说:“好,功劳都是你的行了吧?那你既然一定要副总的位置,那给许由补偿,总监的位置总可以吧?”股东都变了脸色,郑总忍不住开口:“白总,你是不是糊涂了,总监的位置能随便给一个实习生吗?他到底和你什么关系?我们真的很怀疑,你还能不能担任这个总经的位置!”白鹤听后大惊失色,“我当然能担任这个位置。

只不过我觉得许由虽然年轻,但是能力强。

我们公司需要注入这样的新鲜血液。”

一个股东阴阳怪气,“哦,那是我们这些公司老人就该离开了的意思对吧?”白鹤脸色很不好,她不知道如何反驳下意识看向我。

曾经每一次,她的一个眼神,我就会为她奋不顾身。

可现在不会了,白鹤见我不为所动,只能咬着牙解释自己和许由没关系,可是所有人突然一片哗然。

白鹤转过身,脸上血色全无,整个人摇摇欲坠。

5门外响起嘈杂声,许由推开门冲进来,“白鹤姐,快救我,警察要抓我!”白鹤却不为所动,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近乎发了疯似的直接把投影仪给狠狠砸在地上。

7

上面赫然就是她与许由的亲密床照。

面对股东和秘书众人鄙夷的眼神,她只觉得无地自容。

许由还在慌乱的拉扯她,白鹤一巴掌甩过去,怒吼着对许由说:“吵什么吵!这是不是你做的,你敢偷拍我!”许由捂着脸看见投影仪上的照片,也是慌了神,随后他指向我,“是他!是陈明,照片他有,一定是他故意这样做的!”白鹤恶狠狠的盯着我,伸出手想打我,却被我轻而易举捏住手腕,我稍一用力,白鹤就连连后退,狼狈的撞到墙上。

白鹤难以置信,“你居然对我动手!好啊,陈明,我知道我不该因为酒后乱性和许由发生关系,可那只是意外!而你呢,大庭广众把照片发出来,当王八这么让你开心吗?”我讽刺一笑,“你敢做,他敢发。

你们都这么不要脸了,难道我还得维护你们的脸面?赶紧签离婚协议,否则,这事传到总公司,你就等着被辞退吧。”

白鹤第一次慌了神,她追着我一路跑出来,想求我不要传到总公司,因为跑得太急,脚崴了她惨叫一声。

我停住了脚步,白鹤以为我是终究是心里有她,不舍得离开。

可我只是看着正在门口的警察,把他们领进来。

我指着面色苍白的许由,“就是他蓄意纵火,严重损害了公司财物,我还险些送命。

他涉嫌故意杀人,麻烦你们带走调查。”

警察听后一脸严肃的朝许由走过去,许由吓得不行,赶紧抓住白鹤。

哭的稀里哗啦,“白鹤姐,不是我,真的不是我!救救我啊!”白鹤心软下来,她拦住两名警察,神态高傲,“你们有什么证据就想把人带走?”警察很不满白鹤的嚣张神色,但确实需要证据。

于是我配合警察调出监控,许由听见这句话,身体一下放松下来,我当然没错过他得意的表情。

如我所料,当天的监控录像并没有,说是有人恶意剪断监控线,是之后才修好的。

这下警察也为难起来,白鹤看着我更加确认我就是嫉妒许由,故意诬陷。

8

我勾唇一笑,“监控没有,但是我的 shou ji 拍下了全过程。”

这话一出,许由近乎疯狂的跳出来,“不可能!你明明都被柜子压倒了,哪还有时间拍视频!”白鹤奇怪的看了许由一眼,我看着许由狗急跳墙的模样,不屑的说:“我的确被柜子压倒之后没有时间拍摄,可是我从进门之前,就已经开始了拍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