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综合资讯 >> 浏览内容

傅敬远乔婉(傅敬远乔婉小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 傅敬远乔婉小说傅敬远乔婉最新章节(傅敬远乔婉)

xiaoyang 2023-12-06 12:15:03 15
xiaoyang 2023-12-06 15
点击阅读全文

  乔婉皱了下眉,把长发拨到耳后,索性先进房间休息,可她这时这才注意到……床上只有一床被子。

  她迟疑了一下,也许该去前台请服务员给他拿床被子?

  但下一刻,她就摇摇头,算了……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

  到时候他没瞧见被子再自己去吧,自己操这心干嘛?说不定人家都不一定回来呢。

  乔婉自嘲地扯扯唇角,窝在被子里,看向窗外的白月光。

  他们京圈大院子弟之间的爱恨情仇离她这种普通人都太远了,和她有什么关系呢?

  县招待所的被子还是很干净的,而且挺厚实。

  一整天的奔波和惊吓,疲倦如潮水一般涌上来,窗外寒风萧瑟,她裹着被子,沉沉地睡去。

  上辈子,她总是失眠,去了医院才知道是重度抑郁症与重度焦虑症的缘故。

  这辈子,要做个心大的人,天大地大,谁也不能影响她睡觉!

  一个小时后,傅敬远回来的时候,就看见房间床上的姑娘已经抱着被子蜷成了个蚕宝宝,呼呼大睡。

  甚至发出很细小的呼噜声。

  傅敬远眼底闪过温淡的笑意,这贪财的小短腿,不管是惹祸了还是别的什么,总睡得像只猪,心够大的。

  刚才在走廊上偷窥的是她吧?

  “队长,你还头晕不?”陈辰陪着傅敬远上来,站在门口叼了根烟点着,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房间。

  傅敬远转身挡在了他面前,没让他瞧见房间里姑娘的睡姿:“没事,酒醒得差不多了,你先回。”

  陈辰也没多想,点点头:“行,我那自行车今天被小嫂子跳了几下,刚才借了工具修好了,你明早骑车带着小嫂子一起回吧。”

  傅敬远应了,忽然又交代:“我让你查乔婉底细的事,除了你之外,不要告诉任何人。”

  陈辰正色点头:“我知道利害,队长放心。”

  他顿了顿,看着傅敬远欲言又止,最终还是拧着眉心问:“队长,小嫂子如果真有问题,你打算怎么办?”

傅敬远乔婉(傅敬远乔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 傅敬远乔婉小说傅敬远乔婉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傅敬远乔婉)

  他还是能看得出队长挺在意这个小嫂子的,至少比队长嘴上说的在意。

  傅敬远从他手里拿了烟点上,烟雾模糊了他俊美淡漠的脸:“该怎么办,怎么办。”

  他声音很平静,但陈辰却听出了一股入骨的寒意。

  队长对敌人和叛徒从来不会手软,枪毙都是轻的。

  陈辰迟疑了一会:“那如果小嫂子没问题呢?”

  他从村支书那知道了队长和小嫂子当初结婚,算是特殊情况下不得已为之的。

  也知道京城那边的老领导,非常不满意队长这样仓促随便的结婚。

  傅敬远垂下眼,烟头的光明灭不定,也叫人看不清他眼底的神色,似乎在思索这个问题。

  这一次,陈辰看着自家队长从他这里拿了两根烟,平时最多抽一两口的人,居然破天荒地抽完了两根烟。

  傅敬远才似乎做了什么重要决定,他吐出烟雾,舌尖舐了下后槽牙,一向清冷的面孔却露出个近乎邪气的笑来——

  “该怎么办了她,就怎么办了她。”

  陈辰没听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第95章他决定要对她负责!

  为什么如果小嫂子没问题,队长还是要办了她??

  可这语气又有点奇怪,让人听着耳朵燥热。

  但他瞧着自家队长老大似乎没有解释的意思。

  “那我先回了。”陈辰只能道。

  可能是队长自己都没想好吧。

  既然现在还没结论,他还是会把乔婉当成小嫂子来看,队长也是这么交代他的。

  傅敬远点点头,看着陈辰离开,顺手捏灭了烟头,转身进了房间。

  回到房间之后,他看了眼床上沉睡的人影,才提了热水瓶和脸盆直接去了洗澡间。

  解了身上的衣服,他先仔细地洗了袖口上那几滴暗红的污渍,然后把衣服整整齐齐地挂起来。

  他看见她的手帕就挂在洗澡间里,也看到了乔婉给他留的小条子让他将就用她的帕子应急。

  傅敬远迟疑了一下,没有条件的时候,他无所谓脏不脏。

  有条件的话,他的洁癖让他比乔婉一个姑娘还要讲究些,不习惯用别人的东西。

  但是……

  他沉默了一下,还是把乔婉的手帕拿了下来。

  乔婉的帕子是专门裁得比较大的细花棉布,比一般的手帕都大两圈,现在用起来也方便。

  他还是先仔细用冷水洗了洗,然后才覆在自己脸上洗脸。

  一股肥皂的清新味道和属于乔婉身上那种自制花草油的香气扑面而来。

  傅敬远把帕从脸上拿下来的时候,原本已经不红的冷白眼角又泛起一点红来。

  似乎酒意又被帕子上的香气撩了出来,有些晕沉。

  他眉心拧了拧,干脆不用热水,拿帕子沾了冷水擦脸、擦身,以前出任务,能洗冷水澡就很不错了,他也习惯了。

  但不知道乔婉的帕子为什么比一般的棉布帕子都细软,像浸过什么脂膏一样。

  擦在身上就像女孩子细细的皮肉蹭过一般。

  傅敬远冷着脸,干脆有些粗暴地拿帕子地擦洗身体,但越擦洗越觉得身上一股热气浮上来,心底也跟着烦躁。

  他皙白的脸上都浮出一层薄红来,清冷的眼底都隐着暴躁的凶光。

  男人最烦就是这一点,动不动就……有些莫名其妙不受控制的反应。

  尤其是遇到那只兔子以后……

  容昭南站了一会,闭了闭眼,脑海中是她拿帕子擦过细白腰肢的样子,他面无表情地顺手拿起一盆冷水当头淋下。

  二月天,冰冷刺骨的水流顺着他乌暗的长睫、高挺的鼻尖落在肌理结实的胸膛,壁垒分明的腹肌与人鱼线,一路向下。

  呼吸却反而变得炽热,他闭上染着细碎水泽的迷离眼眸,把手里柔腻的帕子粗鲁的按在身上,白皙手背上青筋毕露。

  略显苍白的面容都随着动作,染上异样隐忍的薄红。

  ……

  半个小时后,他一身寒气水雾地从洗澡间出来,神色已经恢复了淡冷。

  他并不怕冷,上身只穿了宽松的白色衬衫,扣子松松,隐约可见肌理起伏的胸膛。

  傅敬远走到床边坐着,拿了干净的枕头巾边擦头发,边看向床上睡得很熟的姑娘。

  床上只有一床被子,而床上的姑娘完全没有给他留被子的打算。

  傅敬远眉心拧了拧,弯腰伸手拉了下被子。

  完全拉不动——乔婉直接把小半床被子卷到了腿中间,当抱枕夹着。

  傅敬远挑眉,这短腿兔子是故意的?想霸占整床被子?呵呵!

  他随手把枕头巾挂在边上,上了床,伸手一把拽过被子,打算硬生生把被子扯一半过来。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反而因为他力气太大,把本来就娇小的乔婉整个都拽了过来。

  他没盖着属于自己一半的被子,他盖了乔婉——

  某人睡得迷迷糊糊的,感觉怀里软乎乎的被子被抢了,干脆直接腿一跨,大腿直接搭在了傅敬远的腰腹上。

  软被子抱枕没了,边上多了个有点硬的大抱枕,整个都有点凉,可又好像哪里热乎乎的。

  乔婉无意识地拿膝盖蹭了蹭,找了个舒服的热乎乎地方,一下就把膝盖塞进去,还顶了顶。

  嗯,舒服!

  “唔——呼——”她迷迷糊糊地吧唧了下嘴,顺势抱住了抱枕——继续打呼噜。

  傅敬远脸色瞬间就不太好了,这死兔子一翻身就把他一边胳膊压住了。

  她膝盖和小腿就他两腿之间……以一种很有侵略性的姿势把他腿顶开了。

  然后整个人半压着他,像被子一样“盖”在他身上。

  “乔婉,你给我滚起来——”他忍无可忍,咬牙切齿地在她脑门上骂了一句。

  睡到半夜有东西在头顶“嗡嗡嗡”地吵闹,乔婉迷糊中直接脑瓜子一顶,嘟哝——“蚊子……压死你!”

  她头顶“咚”地一下直接顶在他的线条分明的下巴颏上,赏了他一个头槌!

  傅敬远瞬间被撞得自动“闭嘴”,还差点被逼"咬舌自尽"。

  他一下子就黑了脸,伸手就想要抓住怀里人的脖子往边上甩出去。

  然而,手才碰到她的后脑,入手软绒光滑如缎的触感,让他顿住了动作。

  乔婉生了一头天生如缎子一样的大卷长发,平时编成辫子不觉得有什么,散开的时候就像卷曲的绸缎一般柔软而光泽,覆在他的身上。

  姑娘柔软的小呼噜轻轻地掠过他的颈窝。

  傅敬远忽然觉得自己身上半压半趴着的——是一只拥有柔软卷毛的大兔子。

  就像他小时候拥有过的那只异国卷毛兔一样,摸起来柔软又温暖……

  鼻尖都是她发梢间的花草精油的植物香气,似乎被人这么“盖着”,也不是那么难以忍受了。

  何况乔婉并不重,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oyan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