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综合资讯 >> 浏览内容

乔时念霍砚辞精彩章节在线看-乔时念霍砚辞美文欣赏

xiaoe 2023-12-03 11:54:18 21
xiaoe 2023-12-03 21
点击阅读全文

“你要去远征?”霍砚辞顿时有点咬牙切齿,“我让你在霍氏任挑一个职位,你不选,却要去远征集团!”

乔时念的呼吸总算平缓了下来,她哼道:“可我除了投资总监的位置,其它职位都不稀罕!”

霍砚辞被乔时念呛住,他压着怒火问,“白依依哪得罪了你,你为什么就非看她不顺眼?”

一提到白依依,乔时念就恨不得撕了她,“她哪儿都得罪了我!”

“是些什么地方,告诉我。”霍砚辞坚持。

害她进精神病院,派人折磨她致胃癌,弄垮乔家,害外公坐轮椅,这些都是前世发生的事,目前不可能查得出什么。

唯一就是程婉欣,她确实被白依依收买,这件事可以查到。

“程婉欣和她是一伙的,你说去查,查了么?”乔时念冷声。

霍砚辞微顿了下,“我最近忙,还没来得及。”

“什么忙,这就是借口!你压根就不信我的话,在你心中,就认定是我在污蔑白依依!”

乔时念说着推了下霍砚辞推不开,气得又用脚踹他,霍砚辞到底顾及着她扭到的脚踝,松开了对她的压制。

“霍砚辞,但凡遇到白依依的事,你都会选择信她而不信我,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不给我个痛快?毕竟离了对谁都是种解脱!”

说完,乔时念跳着进了卧室,从里锁上了房门。

除了头天晚上,之后的这些天霍砚辞可能是怕吵她,都睡在了客厅沙发。

眼下倒是也能互不影响。

霍砚辞看着关闭得死死的房门,默了半晌,压住心头的烦闷,给陆辰南打了电话。

“我晚点发个人的资料给你,你查一下她跟白依依的关系。”

这种事情,陆辰南自然爽快答应。

“辞哥,这是发生什么事了,居然找我查起了人,你手下的能人不够用?”

霍砚辞道,“让你查就查,怎么那么多废话。”

乔时念霍砚辞精彩章节在线阅读-乔时念霍砚辞美文欣赏

“得嘞,保证完成任务!”

陆辰南问道,“辞哥,我听说嫂子和你一起去了M国,你们现在是不是甜如蜜呢,嫂子还在为上次山庄的事生你气么?”

霍砚辞揉了下额头,“白依依的药被换,她都进医院洗了胃,乔时念作为当事人之一,我找她问前因后果,这种行为很过分?”

陆辰南知道白依依在山庄差点药物中毒,也知道乔时念因这事不悦去了湖省几天,但他不知道具体的原因。

没从辞哥嘴里问出来就算了,傅田田竟也不知详情,害他郁闷了好几天。

眼下辞哥主动提了,陆辰南自然不会错过这个可以知晓真相的好机会。

“你问前因后果当然没有错,但你是在什么情况之下,用什么语气问的呢?”

“这很重要?”

“当然重要!”

陆辰南开始了他对女人的分析,“同样一件事,话说得婉转好听,女人不仅不会生气,说不定还会体贴你的难处。反之,就一切都反之。”

霍砚辞没有立即出声。

乔时念那天在医院走后,直接就回了龙腾别墅,连他电话都给拉黑了。

隔天又没有任何征兆地去了湖省,连续几天没有任何消息,他去了湖省也没换来她的好脸色。

哪怕回海城,她被谢立熊下了药,他们发生了最亲密的关系,乔时念对他的态度也没有任何改变。

想离婚的决心更是胜过之前。

是因为他问话的语气不好,让她伤心了?

思及至及,霍砚辞将当晚的事情跟陆辰南简单地说了下,“所有证据指向乔时念,我叫她过去,也是想问清楚,事情跟她有无关系。”

“那后来呢,查到是谁做的么,白依依也没往下追究了?”陆辰南问。

霍砚辞告之,白依依怕他为难,主动说这事可能是误会,并说服了白父,让事情过去,就此翻了篇。

听完,陆辰南叹道:“辞哥,这么多天了,你真没发现自己的问题?”

第130章霍砚辞向乔时念道歉

陆辰南问了句废话!

他要知道问题出在了哪儿,还用得着问他?

霍砚辞不耐道,“有话就直接说,卖什么关子!”

陆辰南掏了下差点震坏的耳朵,“辞哥,我先问你,你相信上次的事是嫂子做的么?”

霍砚辞没直接回答,而是说了下那天的细节。

他们出发药店前,乔时念因为白依依非常不高兴,到了药店自己一个去选的药,也是自己买的单。

“之后不知道什么原因,她突然没有赌气了,说要买酥饼,之后她一个人在车里,我去买酥饼,她确实动过药袋。”

“所以,你觉得跟嫂子有关?”陆辰南问。

霍砚辞不喜欢陆辰南下的这个结论,“我只是就事论事而已,结果没出来,我从来都没说事情与她有关。”

陆辰南又叹了一声气,“可你说了这么多,在我听来,就是怪嫂子的意思。所以她生气的原因之一就是你不相信她。”

闻言,霍砚辞忽地想到刚刚乔时念进屋前说的。

但凡遇到白依依的事,他都会信白依依而不信她。

“只要有证据指明不是她,我肯定会相信她。”霍砚辞说,“可那药没有第四个人经手。我总不能不顾事实地偏袒。”

“怎么就没有第四个人经手了,白依依不是么?”陆辰南轻描淡写地问道。

霍砚辞的俊眉蹙了起来,因为这个话,乔时念也说了。

“白依依差点休克了,她真的会这么做?”

“先不谈白依依会不会这么做,你为什么不能偏袒嫂子?”

陆辰南打抱不平地道,“她明白地告诉了你,事情与她无关,你为什么不信?你就没有想过,她要真被冤枉了,你还那样质问她,她心里会有多伤心多难过?”

霍砚辞想到那晚乔时念不带任何感情的小脸,还有白父质疑她的做法,她问他,“你也这样认为”时,大眼里的失望与冰冷。

心里有了几分闷意。

“可没有任何原因的偏袒纵容,她以后不是会做出更过分的事?”

“辞哥,你要觉得嫂子是这种无可救药的人,那你怎么不索性离婚算了,是打算亲自教好她么?”

陆辰南实在忍不住对着空气翻了几个白眼,要不是辞哥是他读书时代就崇拜的偶像,他肯定要骂咧几句了。

“她是你老婆,不是你的下属。她本就伤心了,你还为了白依依拿出一堆不利于她的证据出来,这事换谁不气不怄,她不跟你离婚她跟谁离婚?”

霍砚辞被陆辰南这些话怼得很不是滋味,“我不是为了白依依,即便药物中毒的不是白依依,我也会这么处理。”

陆辰南知道,辞哥处理工作上的任何问题都认真严谨,习惯用数据和事实说话,不会偏信花言巧语,更不会相信虚浮的表面。

可乔时念她又不是一堆没有感情的数据,也不可能用处理公事的方式去处理这种事情。

“辞哥,女人都很感性,有时候她们需要不是事实和真相,而是爱人无理由的信任和偏宠。”

陆辰南苦口婆心地道,“你既然想和嫂子继续走下去,就得改掉自己的固有思想,学会信任。哪怕全世界都与她为敌,你也得站在她那边,做她最坚强的后盾。让她感觉自己被重视,被你放在了第一位。”

霍砚辞没有出声了。

上次乔时念的手掌受伤,他陪她去医院换药时,医生也说了,任何事都不可能比老婆更重要。

还责备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oe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