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综合资讯 >> 浏览内容

薄景行童樎(薄景行童樎)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薄景行童樎全文阅读最新章节(薄景行童樎)

shuangmiangui 2023-12-04 17:18:13 13
shuangmiangui 2023-12-04 13
点击阅读全文

笑过后童樎合起了自己的戒指盒,“我这对儿留着结婚用。”

话落,抬手伸到薄景行跟前,“帮我戴上吧,哥哥。”

薄景行单膝跪地,取出戒指,手抖得要命。

台下粉丝喊话:“少爷!你克制点!”

“我们知道你很急,但你先别急!”

现场一片哄笑。

谁能想到传闻中那个恣肆张扬的小少爷,求婚的时候能紧张成这个样子。

电视剧里的霸总不是都游刃有余的吗?甚至还能扯一堆骚话。

到少爷这儿,别说扯骚话了,就他刚才那样,怕是连个音节都发不出来。

将戒指戴进后,薄景行缓缓抬眸,眼睛湿漉漉的。

尽管已经知道了答案,但他还是想走个流程。

“乖乖,你愿意嫁给我吗?”

台下观众也及其配合,“嫁给他!嫁给他!”

还有几个爱开玩笑的打趣道:“腚老要是拒绝的话,少爷会哭的。”

“少爷太性感了哈哈哈哈哈哈。”

有人纠正,“是感性。”

在笑闹声中,童樎缓缓道:“我愿意。”

明明现场氛围一片祥和,但台下的某四个人还是哭成了泪人。

却旌留下老母亲的泪水,有种看着自己家儿子嫁出去的既视感。

闻鸢和相乐瑶抱作一团,“呜呜呜好甜。”

薄景行童樎(薄景行童樎)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薄景行童樎全文阅读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薄景行童樎)

看着喜欢了四年的偶像得到幸福,步茗雪偷偷抹泪,“莞尔她值得呜呜……”

旁边递来一张纸巾,步茗雪顺手抽走压在脸上。

泪痕浸湿纸巾,印出两小片泪痕。

宋淮聿突然觉得有点好笑,还有点可爱。

见另外两个女生哭得抱作一团,他拍了拍步茗雪的肩,轻声问了句:“要抱抱吗?”

第83章我想越界

闻言,步茗雪一怔。

刚才哭得太投入,甚至没注意是谁递来的纸巾。

而且还幻听了,好像听宋哥说什么“要抱抱”?

她绝对是神经了,才会把宋哥作为幻想对象。

步茗雪这辈子最讨厌中央空调。

听女生没动静了,宋淮聿歪歪头,抬手揭下了她脸上的纸巾。

步茗雪的睫毛上还挂着未落下的水珠,水眸映着台上镁光灯的光,宛似撒了把碎星般惹人怜。

宋淮聿从前就觉得她像某种小动物,但始终想不起到底是哪种。

小猫?

不对,小雪比小猫乖顺些。

小团雀?

也不对,虽然可爱,但没她那么可爱。

现下见她眼眶红红,眸子晶亮,他蓦然深醒。

好像是小兔子。

“怎么不哭了?”

连个抱抱的机会都不给他。

宋淮聿微微低身,视线与她平齐,唇角微微勾着,噙着淡笑,眼底却闪过一丝玩味。

这表情是步茗雪不曾见过的。

许是他今天穿了便装,头发也没有过多打理,刘海就那么乖顺地垂在额前,平添了几分少年感,她竟然觉得这样的宋淮聿意外的好看。

心跳也不受控地漏了一拍。

慌乱之中,步茗雪飞快地敛眸,避免同他对视,将纸巾ᴊsɢ揉作一团,按在眼周,把剩余的泪水擦干。

“怎么还盼着人哭啊?”

声音中还略略带着鼻音,许是刚刚哭过,语气中还带着些娇,直击某个打算老牛吃嫩草的男人的取向。

宋淮聿笑笑,好整以暇地看着她,“再哭会儿?”

这是什么无理的请求?

难得休假,宋淮聿怎么还跟个上司似的,要求这要求那的,命令她也就算了,竟然还胆敢命令她的泪腺。

脱离公司,就要和工作状态分开,她步茗雪可不是什么上司的舔狗。

自从上次他想占用她的私人时间陪他工作,步茗雪就对他的意见很大。

他是不是以为她很好欺负?

她后撤一步,划了道虚空三八线,“宋淮聿先生,现在不是工作时间,你管不着我。”

“宋淮聿先生”这几个字着实戳到了男人的笑点。

从她刚进公司时的“宋助理”,到“上司兄”,到“宋哥”,好不容易步步亲近起来了,现在又成了“宋淮聿先生”。

他竟然意外的觉得不错,甚至还有点喜欢这个称呼。

步茗雪稔知宋淮聿这个人的笑容大部分都是在营业,微笑是常态,但现下这个肆意的笑容倒是让她摸不着头脑了。

凤眸和眉梢挂着喜色,眉眼生动,卧蚕微微拱起,宛似一轮弯月,好看得不像话。

她有点看呆了。

宋淮聿笑够了,但眼底的笑意未褪半分,语气是从未有过的轻挑,“叫我什么?”

闻言,步茗雪回神,经他这么一问,她突然有些心虚。

但不怵。

现在又不是在公司,怕他干嘛?

“宋淮聿先生。”她重复了一遍。

“把姓氏和敬称去掉?”

“淮……”

步茗雪脱口而出,又及时收声。

突然意识到这不是一道简单的问答题。

“淮聿”这两个字一出口,暧昧的意味就很明显了。

见她一副吃了苍蝇的表情,宋淮聿挑眉,“怎么?”

“没什么,”步茗雪抿抿唇,“就是觉得越界了。”

她始终跳不出上司下属的身份,而且宋淮聿突然让她说这么暧昧的话,一看就是老手了。

很会撩妹的样子。

宋淮聿突然之间就不想迂回了。

因为发现步茗雪似乎是个木头脑袋。

明明对别人的事儿一眼就能看透,怎么独独到了自己就这么笨。

“我就是想越界。”

他的声音不大,但步茗雪就是听得特别清楚。

那一瞬间,仿佛周围的欢呼声,笑闹声,调侃声戛然而止,人潮涌动,二人之间却安静得要命。

所以他这算是告白吗?

步茗雪觉得,听这话从宋淮聿的嘴里说出来,心里总有种莫名其妙的感觉。

像是炸开了几簇小烟花,欣喜雀跃。

但又有种说不上来的心塞。

因为过于突然,她甚至不知道宋淮聿是在什么样的心性下说出的这句话。

在她眼里,他对谁好像都一样。

程昱闯祸了,他帮忙兜着,办公室里的同事加班没能及时吃饭,他会一一关照到。

向来细心周到,甚至还专门为女性员工开了个小隔间,专门存放女性用品。

他记得她不爱吃花生,但他同样记得别的同事的喜恶,从燕麦奶是否过敏,到聚餐时大家各自的忌口。

总之宋淮聿对她没有偏爱,他是博爱,是众生平等。

就是因为对谁都很好,所以步茗雪根本找不到她在他那里的特别之处。

步茗雪弯唇,礼貌回应:“我不太想。”

话落,宋淮聿的表情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

依旧笑得好看,声音温柔,“没关系。”

像是早就做好了被拒绝的准备。

他这个人,步茗雪摸不透。

但她对自己现在的心情很是明白。

对于宋淮聿欣然接受自己的拒绝,并没有丝毫挽留的态度,她有点恼火。

一句轻飘飘的“没关系”就结束了?不打算再挣扎挣扎?

「万一他努努力,我就改变主意了呢?」

脑海里出现这个想法时,步茗雪终于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她刚才拒绝宋淮聿,是因为想看到他表现出对她的喜欢。

是想确定他也和自己一样,是喜欢着对方的。

……

所以她喜欢宋淮聿?

头脑风暴了几秒后,又听宋淮聿再度开口:“我会让你想的。”

想什么?

想越界?

他这话是拿准了她会喜欢上他吗?

好不爽,但又无可奈何。

“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自信?”

她在硬撑。

“我要是自信的话,刚才在你哭的时候就直接抱住你了。”

粉丝都散得差不多了,周围蓦地静了不少,宋淮聿的话就这么大喇喇地落在了在场众人的耳中。

傅椿时:?

程昱:?!

薄景行直接骂出了声,“你他妈在别人的求婚仪式上干什么呢?我在上面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shuangmiangui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