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综合资讯 >> 浏览内容

奸臣别招惹,姑娘此生不动情免费阅读大结局_(柳雩舒严君合)言情小说免费赏阅_(奸臣别招惹,姑娘此生不动情)全文阅读

小梅 2024-03-02 23:08:50 15
小梅 2024-03-02 15
点击阅读全文

奸臣别招惹姑娘此生不动情 》完结版精彩阅读,本书的主角是 柳雩舒严君合 ,它是柳雩舒打磨的宫斗宅斗书籍。这本书的作者层次分明,字字珠玑,备受大家喜爱。小说章节内容分享:柳雩舒耸肩,“第一个睡过的男人。”柳雩舒抿了口茶:“只要是美色,他都喜欢,我自觉不如二嫂美貌过人。”二夫人脸一沉,“你什么意思?”“二嫂想救您的夫君,那您应该牺牲自己去爬严君合的床啊,他应该挺喜欢您这一口的。

封面

《奸臣别招惹,姑娘此生不动情》精彩章节试读

柳雩舒耸肩,“第一个睡过的男人。”

柳雩舒抿了口茶:“只要是美色,他都喜欢,我自觉不如二嫂美貌过人。”

二夫人脸一沉,“你什么意思?”

“二嫂想救您的夫君,那您应该牺牲自己去爬严君合的床啊,他应该挺喜欢您这一口的。”

“你!!!放肆!你竟让我去做这等肮脏的勾当!“

“您嫌脏,我不嫌吗?”柳雩舒冷笑:“况,我只是二哥的弟妹,您才是他夫人!”

“你你……”二夫人被噎得什么话都说不出,因为这事她一点都不占。

“二嫂识大体,明事,您说着,我仔细听。”

二夫人又羞又恼,腾地站起身,气冲冲的离开了。

等那二夫人走远,谨烟啪啪拍起手来。

“太解气了!夫人,对付这种不要脸的,您就得硬气一些。”

柳雩舒也确实觉得解气,上辈子活得憋憋屈屈的,这辈子她就闹个翻天覆地。

这样过了几日,大寺突然来人了,说要搜查侯府与废太子来往的证据。

堂堂侯府,一个大寺说搜就搜,没人敢拦着。

等大寺的人走了,大房二房的四个孩子,齐刷刷的跪在她这漪澜轩。

柳雩舒让谨烟去问,问他们为什么跪着。

几个孩子也不知道具体为何,只说祖母让他们跪的,说要求三婶儿救救侯府,救救他们。

“老夫人这也太卑鄙了,竟然让几个孩子来逼您。您若不答应,往后这几个孩子不得恨您。”

柳雩舒沉了口气。

大房有三个孩子,大姑娘已经出嫁了,不在府上,二公子在国子监读书,四姑娘刚及笄。

二房有两个孩子,三公子在教武院,五姑娘就是小五这小丫头。

“让他们跪着吧。”柳雩舒道。

别人家的孩子,他们自己都不疼,她操什么闲心。

果然不到一个时辰,老夫人来了。

她也不进屋,就在外面喊:“雩舒,为娘的求你了,你就救救你二哥,救救咱们侯府吧。你看这几个孩子,他们还这么小,你忍心让他们丢了性命?”

那老夫人说的悲戚,几个孩子一听会死,也开始求柳雩舒,那四姑娘说着都哭了,只除了小五呆呆的不说话。

见柳雩舒不出面,老夫人抹着泪哭道:“雩舒,你不能这么狠啊,阖府上下几十条人命在你手里呢,你发发慈悲吧。你在屋里不出来,难道是要我这长辈给你跪下?”

谨烟在屋里气得跺脚,“夫人,院外很多下人跪下了,这教您以后在府上如何自处。”

柳雩舒冷笑,“她不是要我露面,我便让侯府露露脸。”

从屋里出来,柳雩舒已经红了眼睛。

“娘,您这是什么道,好似是我要坑害侯府似的。”

“雩舒,你若撒手不管,可不就是坑害了侯府。”老夫人气道。

柳雩舒点头,“老夫人说的都是,我说不过您。谨烟,你把大门打开,咱们去街上说说去,哪个有脸面的人家会逼着儿媳妇,尤其还是个寡妇去伺候别的男人去。”

说着,柳雩舒要往外走,那老夫人拦住她,一下跪到地上。

这一下,府上主子和下人们都惊了。

“娘给你跪下了!”

柳雩舒身子晃了一晃,“母亲,儿媳受不起,既您要这么折煞我,我便吊死在侯府大门上。”

她进屋拿了准备好的白绫,真往府门外去了。

侯府大门一开,白绫挂上去,柳雩舒登上椅子,很快就有很多百姓围了过来。

“这不侯府三夫人,她这是要上吊?”

“她一个寡妇,在侯府没有人给撑腰,定是受了什么天大的委屈。”

“啧啧,可怜哦,还这么年轻。”

9

外面的人议论起来。

谨烟自然要配合着,她抱住柳雩舒的双脚,哭着不让她做傻事。

柳雩舒不哭,只是一脸决绝。

就在这时,余光一瞥!

她看到严君合打马经过,看到她便停了下来,而后依着马一脸兴致的看着她。

这男人喜欢穿玄色的衣服,但面如瓷玉,更显俊美。而一双凤眼修长,不笑时含着一股阴气,笑时又极是不正经。

但柳雩舒深知这人就是疯子,东厂督公是他师父,他手握东厂特权,又考中状元入了大寺,掌管刑案,手眼通天,权倾朝野。

他含笑看着她,那眼神一如在床上时,逼着她做各种羞耻的样子。

禽兽!流氓!无耻!下流!

柳雩舒强忍着一口气,没上去抽他两巴掌。

这时管家跑出来,说老夫人已经回东院了,让她赶紧回自己院里,别再丢人了。

柳雩舒暗暗哼了一声,擦干眼泪,再看了那严君合一眼,转头回家了。

入夜,柳雩舒去了兰园。

这只恶狼,万不能招惹,但如果你无所忌惮,倒也不用怕他。

所以,这次她是自己主动的。

这兰园是严君合的外宅,其实就是养女人的地方。

谨烟扶着她下了马车,一脸担忧之色。

“安心等我。”柳雩舒拍了拍谨烟的手。

进了门,有婢女引着她往后院的落水阁去了。

他又在那儿,想来一定喝了酒。

果然,上了二楼,但见他靠着矮塌,正自斟自饮。这话也不太对,其实不远处挂着一张画像,他满眼看得都是画中人。

这个恶棍,其实还是个痴情种。

画中是个女子,长得温婉可人,尤其一双杏眼,秋波微荡。

她也是一双杏眼,元卿月也是,其实被严君合带到兰园的女人,多少都像这画中人。

上一世,侯府为她请了贞节牌坊,她进宫谢恩的时候,才终于见到这个女人。

彼时她已经是金太后了,而严君合扶持他儿子登上皇位后,反被她构陷,最后落得斩首示众的下场。

“你笑什么?”

柳雩舒侧头,见严君合正看着她,凤眼上挑,带着妖冶的风情。

笑你 bu de hao si 呗!

柳雩舒走过去,在矮塌另一边坐下,“放着元姑娘这么一个大美人,你在这儿喝什么闲酒?”

严君合一笑:“天天摆一张臭脸,一碰她就要死要活的,弄得我逼良为娼似的。”

“你不就喜欢这种性子烈的?”

“确实比你有味道。”

柳雩舒笑了笑,“那恭喜严大人了。”

严君合倒了一杯酒推给柳雩舒,“上好的葡萄酿。”

“我不喝酒。”

“我让你喝呢?”

柳雩舒抄起酒杯,将里面的酒泼了出去。

“有脾气了。”

“从来都有,只是懒得对你发而已。”

严君合笑笑,仰头灌了满满一大口。

这时,一个婢女急慌慌的进来禀报:“大人,不好了,元姑娘闹着要上吊。”

严君合眯眼,“随她高兴。”

那婢女见严君合没有亲自过去阻止的意思,也只好退下了。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